【周叶】再遇见 11

* 修修生日快乐!!!假装这是一个生贺





-



十四轮结束,轮回轻松地拿到了这一赛季的第五个全胜。

这一场是主场对义斩。周泽楷想起上回他去了楼冠宁的酒会没打招呼,回去被他爸念叨了两句,说是以后要是比赛的时候碰见了,记得代他问个好,虽说他爸根本不知道他们这比赛是怎么排的,他还是决定补上一句好交差。

他跟江波涛说了一声,走到正聚作一团聊着天的义斩那边去。

楼冠宁举着手机说:“兴欣也拿到五个10比0了。”

文客北附和道:“叶修大神太厉害了!”

几个人开着玩笑说看来他们义斩还是能和强队相提并论的嘛。

周泽楷站在一边,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他又靠近了一点点,企图用气场来提醒一下义斩众人,楼冠宁还真就马上发现他的存在了。

因为他们正说着些没头没脑的大话,被周泽楷听了这么一耳朵实在是有些羞耻,好在之前跟叶修混了段时间,脸皮厚度明显提升。

楼冠宁挠挠脑袋,笑了一下,先开了口:“周队啊,有什么事?”

“我爸……”周泽楷说,“跟你问好,他最近忙。”

他说得直白,愣是让楼冠宁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半天才意识到他说的不是荣耀,而是商场上的事情。

“哦!周队也替我向周叔叔问个好啊,上回酒会周叔叔说你要来,结果等了半天也没看见你,下次有机会一定要来。”楼冠宁其实并不知道周泽楷就是周叔叔的儿子,他只知道周叔叔有个儿子也玩荣耀,但真没把两个人联系到一起过。

周泽楷点点头,欲言又止:“叶修……”

楼冠宁好歹也是商场上摸爬滚打的,周泽楷这话说一半他也听得出点意思,只不过以为是周泽楷怕酒会太无聊,有个同是职业选手的人在一起会舒服些。他立马回道:“我肯定会叫的!但是叶修大神这脾气嘛,也不知道来不来了。”

周泽楷此行目的达到,也不多客套了,挥挥手就回去和轮回会合了。

 

江波涛不清楚周泽楷和义斩有什么关系,但义斩和兴欣关系好他是知道的,于是脑补了一堆有的没的,忍着没去和当事人八卦,继续听孙翔抱怨。

轮回自然也看了新闻,知道了兴欣和他们一样拿到第五个10比0的消息,孙翔本来就觉得这回的全胜对象是义斩并没有什么成就感,兴欣那边又传来全胜虚空的战报,这么一比他心里就更憋屈了。

江波涛提醒道:“我们有个10比0就是兴欣。”

“哼!那不算!”孙翔握了握拳,“总有一天我要打败叶修,让你们都看看他有什么厉害的!”

经过这些时间的相处,孙翔早就收敛了身上的戾气,融入了轮回的队伍里,周泽楷和他也是相安无事,心里对他的不满也慢慢在并肩作战中消磨光了。可每回碰上他说叶修的时候,周泽楷还是不太愉快的。

“他厉害。”周泽楷默默接了一句。

“我说队长你怎么老帮叶修说话?”孙翔灵光一现,“你该不会是——”

江波涛提了一口气,心想孙翔该不会是开窍了吧。

“——他的脑残粉吧!那你眼光也太差了。”孙翔皱起眉头,感觉自己道出了事实的真相。

江波涛差点没被这一口气给呛死,他好端端的怎么会觉得孙翔能开窍呢?

周泽楷心里更是不愉快了,走快了几步,直接不理孙翔了。

 

虽然心里一直想着最好别看见叶修,不看见就不会想,可叶修回来了,这一次的全明星肯定少不了他,周泽楷想,反正伸头缩头都是一刀,见面就见面,又不会少一块肉。

全明星投票窗口开启后,被冠以叶修脑残粉名号的周泽楷立刻就给叶修投上了宝贵的票。

投票前他在心里说,总归有叶修的,投不投也不会有任何影响的。

投票后马上揭开那层自欺的伪装改了想法——我还是想见他。

 

最终结果不出所料,周泽楷依然霸占着第一的位置,而叶修重返荣耀,也一下子窜上了第二。

全明星周末如期而至。

轮回众人一块儿坐飞机前往Q市,周泽楷和孙翔的座位挨在一起,江波涛本来想和孙翔换个位置,避免两人之间能让空气停滞的气氛,虽然按周泽楷的性子根本不会闹,但暗地里的不愉快也实在是要人命了,可孙翔偏偏完全不提,江波涛也倒是不好意思主动说了,搞得好像他们队内真的有什么矛盾一样。

结果就是周泽楷和孙翔一路上也没说几句话。

孙翔每次憋得难受了,往周泽楷那边看一眼,就觉得他脸上明确写着“别和我说话”,只好安慰自己,队长是叶修脑残粉,他们俩说一句就会吵架的,哦不对,队长不可能吵得起来,那更惨了,是要直接打架的。

周泽楷不知道孙翔的内心戏这么足,但也察觉到了时不时飘过来的目光,干脆把耳机戴上,翻了部电影出来看。

 

这是一部科幻大片,他和叶修一起去电影院看的,还是看的零点首映。

上映那天刚好是叶修的生日。两人在一起还没多久,这是第一个有纪念意义的日子,想好好过过,可又无奈于他们整天打游戏搞不来浪漫的事实,只好翻了翻最近的院线排片,很是大众地选择了看电影。

周泽楷选了两个观影效果好的位置,正要付款,叶修把他的手机抢过来,退到前一步,点了对情侣座,又塞回他手里。

他看了一眼叶修,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便付了钱,耳根都有点红了。

叶修捏捏他的耳朵,笑道:“大半夜没人注意我们的啦。”

 

尽管叶修这么说,尽管周泽楷当时的粉丝还没现在这么多,但好歹也是个公众人物,周泽楷还是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了再出门。

在电影院取了票,叶修问他:“热不热呀?”

他点点头。

叶修便往他手里塞了杯冰饮,还不忘凑到他耳边撩一撩:“等进去了我帮你脱啊。”

周泽楷有点委屈。

来看首映的人还挺多,大庭广众之下又不好动手动脚的,只能在叶修身边站着,等着进场。

 

情侣票上有个非常醒目的粉色标识。

周泽楷还是不太好意思,把票丢给叶修,检票的时候一直低着头,连检票员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叶修则是接受了检票姑娘的目光在他们两人之间来回扫了好几遍,接过撕好了的票根时还报之以一个十分灿烂的微笑。

一边往放映厅走,叶修还一边对周泽楷说:“刚刚检票那小哥长得挺帅啊。”

周泽楷猛地抬起头往回看,意识到自己被骗了,又毫无杀伤力地瞪了叶修一眼。

叶修笑嘻嘻地把人往厅里推。

 

情侣座中间没有扶手挡着。

他们坐下的时候还是像正常座位一样,各坐各的。

周泽楷刚才还说热,现在又一动不动,叶修见他这样,就知道他还等着自己帮他脱,心里有些好笑,觉得这个后辈兼小男友真是可爱死了,但还是说话算数,凑过去替他把压得死死的帽子给拿下了,又摘了口罩。

叶修故意摸到他的腹部,摸索到牛仔裤的拉链,问他:“这里热不热呀?要不要也脱了算了?”

周泽楷坦荡荡地回道:“好。”

叶修的手放在那儿,拿开也不是,真脱也不是,幸好电影开始了,他反击一句:“我得跟你们轮回经理说说,其实你适合练流氓。”

 

电影的开篇是一个引子,不容易吸引人,叫人看得云里雾里的,周泽楷干脆专心谈自己的恋爱,整个身子慢慢往叶修那边靠,一次只挪动一点点,生怕被叶修发现。

可叶修哪可能不知道他这点小动作,等他心满意足地把自己的大腿和叶修的紧紧贴在一起时,叶修扭头看他:“小周不认真啊。”

他刚泛起一点忏悔之意来,又被叶修把手捉了去。

叶修拉着他的手放在自己腿上,一下一下地捏着,从手指尖儿捏到手掌心,他的骨头都快被捏酥了。

电影开始走剧情了,两人也认真盯着荧幕了,叶修始终没松开手,跟做按摩似的。

 

他们都更喜欢看大制作大场面的电影,这一部刚好在这一方面有很高的评价,自然让他们看得投入,只不过中间会结合一些物理学天文学的知识来做些解释,就叫他们这两个不怎么热爱这一类学习的人很是困扰了。

叶修先打了个哈欠,周泽楷被传染着也打了一个。

叶修立马在他手上掐了一下,他偏过头去看捉弄他的人,那人也笑意盈盈地看他。

眼睛很亮,在黑暗的背景中看过去,好像真的有星星似的,又很温柔,温柔到可以容下他的全部。

周泽楷情不自禁地倾身过去。

两人的唇碰在一起。

这时候电影的声音不大,周泽楷也不敢搞出太大的动静,只是用力压着,蹭来蹭去。

他的眼睛睁着,叶修的眼睛也瞪着,气氛有些紧张,又非常的不浪漫。他伸手把叶修的眼睛给捂住,自己也闭上了,蹭出了些感觉来。

就在他企图把舌头给伸进去的时候,电影爆发出一声巨响,震得两人把牙齿给磕在一块儿了。

叶修赶紧把他推开,捂着嘴小声说:“小周牙齿不错啊。”

周泽楷还有些意犹未尽,可电影终于来到了高潮部分,把他俩的高潮给打断了,只好委屈自己忍着了。

 

散场的时候他们还牵着手。

因为电影的结尾确实精彩,又调动了起他们的情绪,再加上本来就经常熬夜,他们现在一点都不困。

街上几乎没有人。

他们放心地像普通小情侣一样散着步。

周泽楷偷偷把手指塞进叶修的指缝里,牢牢捏住了,想永远都不松开。

这条路也像是没有尽头似的,能走一辈子。

 

如今再看这部电影,周泽楷竟然觉得当初很无聊的科学解释部分也变得有趣了,他第一次完完整整地看过了一遍,好像有一肚子的话想说。

身边的孙翔早就因为太没劲而睡着了。

周泽楷叹一口气,心想,就算他醒着,也没法跟他说啊。

 

起飞时延误了一会儿,到Q市机场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轮回提前在这儿订了辆车,江波涛正掏出手机来跟司机师傅联系,就听见有个女声在喊他们。

周泽楷转过去,看见苏沐橙朝他们这边小跑过来,后面是兴欣一行人,最后才是懒懒散散走着的叶修。

方才在飞机上还想着叶修,现在这画面叫他总觉得是一场大梦,揉揉眼睛就醒了。

但他真真切切地听见了叶修的声音,叫了他一声小周。

苏沐橙说:“我们本来想打个车,一直叫不上,现在好像有点晚了,能不能一起过去呀周队?”

江波涛挂了电话,把手机塞回口袋里,看了一眼周泽楷,周泽楷点点头,便回道:“好呀,我们的车挺大的,坐两个队正好。”

作为队长,叶修还是站出来说了句话:“真是不好意思啊,我们实在太穷了。”

陈果赶紧踹了他一脚。

 

叶修在外边抽完了一根烟才上去,只剩下孙翔边上有空位了,他啧啧地往那边过去。

孙翔可不愿意和叶修挤一块儿,赶紧对隔了个过道的周泽楷说:“队长,你坐过来吧。”

周泽楷歪歪头以示疑问。

孙翔搜刮了一肚子借口,最后说:“……这里风景好。”

周泽楷这会儿看见叶修,就明白了,干脆站起来:“跟你换。”

孙翔一愣,对啊,他怎么忘了他们队长是叶修脑残粉了。

 

车上虽然位置多,但空间不怎么大,周泽楷坐在窗边,长手长脚地缩成一团,看起来怪委屈的。

叶修便说了一句:“小周平时没少被孙翔欺负吧。”

音量还挺大。

“你别血口喷人啊!”孙翔一着急,直起身来,头猛地撞到了车顶上,痛得他直叫唤。

周泽楷还是实事求是地回答了一声没有,又动了动身体,试图找到一个舒服些的姿势来,手在不经意间碰到了叶修,触电一样缩了回来。

后来就再没说过话,周泽楷基本上全程盯着窗外,看孙翔口中的好风景。

余光看见叶修靠在后背上,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周泽楷便做贼似的伸手过去捏了捏他的小指,见他没反应,就保持着这个动作。

手上没使力,他们的皮肤只是轻轻擦着,是最小程度的接触,弄得周泽楷有点痒痒,手上痒,心里也痒。

 

到了霸图替各个战队提前订好的酒店,周泽楷想叫醒叶修,叶修却好像知道一样,自己就睁开了眼睛,还悠悠地扫了他一眼。

他心想,叶修跟狐狸似的,狡猾得要命,刚才说不定根本就没睡,那就一直清楚他做了些什么,偏偏还不说破,叫他现在窘迫起来。

他揉了揉刚才和叶修接触过的指腹,有点甜蜜又有点酸楚,还能品出点苦涩来,五味杂陈的,从下了车到出了电梯,一直都不敢朝叶修看。

他们不住在一个楼层,周泽楷闷着头往外走的时候,叶修喊了一声:“小周。”

周泽楷回过头,脸上困惑纯良的表情就跟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样。

叶修冲他笑:“一会儿见啊。”


Tbc.

评论(4)
热度(33)
© 一颗喵|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