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再遇见 10

* 默默铲土

* 这个坑还不能甜甜甜急得我想开个甜甜甜的新坑(。




-




周泽楷本来对要去哪儿是毫不在意的,这会儿却是认认真真把攻略翻了好几遍,似乎没哪个景点是离兴欣近的,再加上叶修这死宅属性,估计有空没空都是待在兴欣,肯定是不会遇见了了,便放心地给许悄悄回过去一个好。

许悄悄上一回来H市是很小的时候随父母单位来旅游了,周泽楷虽然时不时地要过来比赛,或是见见叶修,但活动范围也就局限在那一小片,景点什么的还真没怎么去过。

两人就跟新手似的,不停查地图翻攻略。

正逢暑假末尾,很多人抓着尾巴过来玩。在景区那一带玩了一天,许悄悄第二天就有些犯懒了,周泽楷还以为她是想在宾馆休息一天,结果她只是不想去景区人挤人而已,对于在市区里随便逛逛还是很有兴趣的。

不知怎的,周泽楷心里总有不好的预感。

 

周泽楷陪许悄悄逛街的时候通常都很难给予比较热情的响应,大约是他实在发掘不出这项活动的乐趣来,再加上本来就性子闷,许悄悄一说得天马行空起来,他就容易跟着飞到天外去,飞得过头走了神。

走着走着他抬起头来,才意识到这不是兴欣附近了嘛。

他赶紧低下头去,拉起许悄悄的手加快了脚步。

许悄悄不明所以,又觉得莫名有些好玩,一边欣然跟着快步走,一边还四处打量着。

不看还好,一看就看见个眼熟的人了。

她和周泽楷握着的手用了点力,小声地说:“你看那个人,长得好像有点像叶修诶。”

周泽楷下意识地朝她指的方向看过去,正好和两手提着几袋打包饭盒从小馄饨店里出来的叶修四目对上了。

 

他还在原地纠结是不是应该上去若无其事地打个招呼,还是干脆装瞎子,叶修就朝他走了过来。

“小周啊,这么巧,买个馄饨都能碰上你。”

“啊。”周泽楷点点头。

叶修的目光向下移了些,刚好定在两人握着的手上,勾起嘴角笑了笑:“哟,跑这儿来约会啊。”

“是呀,趁你们还没开始打比赛,他陪我来玩的。”许悄悄不怕生,再加上面前又是亲闺蜜的偶像,更想趁机多聊几句好回去让闺蜜羡慕一下,顺便沾沾仙气,“我朋友是你的粉丝,可喜欢你了,能不能给她签个名呀?”

叶修还没回话,周泽楷就抢在前头说:“帮你拿。”说着就伸出了手。

快碰上的时候叶修躲了躲。

周泽楷有些尴尬地缩回了手,心想自己下意识就想去照顾叶修已经是一种习惯了。他扭头对许悄悄说:“没地方签。”

许悄悄翻了翻包,为了轻便出行,还真是一点多余的东西都没带。

叶修总觉得他心底里大概不想让他签,不知道又是搞什么鬼,也没把口袋里塞着的几张便签纸拿出来,顺着他说:“没事,以后机会还多嘛,而且签名这种东西平时我都当辟邪符卖的,太难看,其他也没什么用途了。”

周泽楷抬眼去看胡说八道的叶修,不自觉带上了些笑意。

 

他们就站在路边,也没说几句,叶修提了提手里的馄饨,说:“我可不当灯泡了,小馄饨都要凉了。”

许悄悄热情地跟他挥手再见,还说下次要带闺蜜一块儿来玩。

周泽楷在一旁没说话,目送着叶修走远,直到消失在视野里,他才发现自己刚才在叶修面前整个人都处于肌肉紧绷的状态,现在一下子松弛下来,竟然有种跑了万米长跑似的疲惫感。

他有些恍惚,对着看不见人了的前方很小声地说了一句,比赛见。

许悄悄以为他在和自己说话,问了句什么。

他摇摇头。

在这将近两个月里,他全身心地将自己投入进这段新的恋情里,好不容易已经很久不会去想关于叶修的事情了,偏偏又跑来H市偶遇了一趟叶修。

虽然明面上两人什么都没说,可谁又看得清楚底下涌动的暗流。

周泽楷觉得自己内心深处有个小人儿憋不住了,正在冲他嚎叫:

你看看你,这一辈子都不可能爬出叶修这个大坑了!

 

叶修提着馄饨回了兴欣,方锐立马出来迎接他——或者说是迎接馄饨,嘴上嫌弃道:“你要是回来得再晚一点,明天的头条恐怕是方锐转型后饿死兴欣。”

方锐最近忙着磨合气功师,每天觉都不怎么睡,开着海无量四处练手,消耗大得很,逮着个机会指使叶修出去觅食,还莫名其妙被晾了半天,他打开饭盒一边痛快地吃,一边痛斥无良队长不怀好意,企图饿死实力队员。

叶修难得没有怼回去。

沉迷馄饨的方锐这会儿没有多余的脑子思考这个反常现象。

苏沐橙端着馄饨坐到叶修边上,问他:“怎么了?”

叶修摇摇头:“见鬼了。”

苏沐橙不听他瞎说,拿出手机来刷微博,刷到一条“周泽楷和女友热恋期同游H市”的八卦新闻,推到叶修面前,一脸我知道你见的是哪个鬼的表情。

配图是张偷拍,周泽楷被女朋友挽着胳膊,背影看起来般配极了。

他又想起方才两人牵着手的样子,心里一阵不爽。

可当初人是他自己放开的,后来跑回来找他了,也还是自己推远的,这还能怪谁?

叶秋说万一周泽楷喜欢了别人怎么办,他还觉得不会有这种可能,可现在看来,周泽楷本来就没有任何义务要原地不动等着他。

比赛总是要照常打的,至于他和周泽楷这段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恐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好在无论是周泽楷还是叶修,都是该做什么的时候不会去考虑其他无关事情的人。

第十赛季的第一场比赛在轮回和兴欣之间打响。

周泽楷在擂台上和叶修相遇的时候就如他在赛场上的每一秒一样,心无旁骛,只想着把对方打败。

在10比0大败兴欣后,他还欣慰地想,只要一直能以这样的状态去面对叶修,他们之间的关系总会恢复正常的,正常的竞争对手,正常的荣耀好友。

在休息室里看兴欣众人调戏记者的采访时,他仍旧是这么想的。

可当他们在通道里相遇时,叶修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他忽然又觉得不对劲了,先前那种挥洒自如的感觉溜走了,只剩下了紧张,莫名觉得自己做错了事的紧张。

其他人在说什么他完全不知道,甚至不敢去看叶修,只好死死盯着叶修身边的方锐,缓解身上强烈的压迫感。

江波涛在一旁感知到了队长的不正常,偷偷用余光瞥了一眼,又顺着队长的目光锁定了方锐……以及边上的叶修,内心又是一阵咆哮。

我靠这哪里像是彻底分手了的样子啊?

我就知道这俩人肯定没完。

江波涛挑起重担,和对方周旋了两句,赶紧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队长和一脸不爽的孙翔给拉走了。

 

方锐被周泽楷盯了半天,自然察觉到了,等人走远了迅速摸了摸胳膊上起的一层鸡皮疙瘩,问叶修:“周泽楷干嘛含情脉脉地看我?”

叶修笑了笑,拍拍他的肩膀:“那是因为小周被我的气场震到,不敢看我,才委屈一下看看你。”

“你太不要脸了。”方锐立马翻了个大白眼。

苏沐橙小声地八卦起来:“周泽楷不是交女朋友了吗,怎么还这么看你?”

“哪儿看我了,看的是方锐大大。”

“我可没这么好忽悠,”苏沐橙恨不得拿一袋瓜子出来嗑嗑,“你们到底算怎么回事?”

“不知道啊。”叶修云淡风轻地回了一句。

这回真不是忽悠,他是真不知道往后会怎么样了。

 

往后周泽楷也没再见过叶修。

轮回主场的比赛许悄悄有空时也会过来看,而后在轮回众人艳羡的目光中把他们队长拉出去吃饭。

周泽楷和许悄悄独处的时候却是越发地心不在焉,好像先前为了彻底走出过去所做的一切都成了无用功,自以为可以对叶修放得了手,却没过多久又回到原点了,叶修老是时不时在他脑海里冒个头,挥也挥不走。

第三轮和霸图的比赛结束后,许悄悄专程来接他,一起回了一趟高中。

他们绕着操场走了两圈,然后在看台上坐下,吹着风,看操场上肆意奔跑的少年们,谁也没有说话。

操场上一群长跑测试的男生跑完了整个一千五百米,许悄悄才开口:“我们分手吧。”

周泽楷这些天时常在想这个问题,他确实不应该再浪费许悄悄的时间了,但又怕无征兆地说出口会伤了女生的心,这一刻他才真的意识到,自己可能从未真正把许悄悄放在心上过,不知道她究竟是怎样的性格,也不知道自己早就被她看了个穿。

他点点头:“好。”

“你不喜欢我,”操场上换了一批女生测试八百米,许悄悄看着她们,就好像并不在和周泽楷说话一样,“我本来以为你和以前一样,在这方面还是这么单纯,还想试试看自己能不能打动你呢,可是你明明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许悄悄突然转过头来,嘿嘿一笑,眼神里带着些狡黠:“我知道你喜欢谁哦,你喜欢叶修对不对。”

陈述句的语气让周泽楷根本无从反驳,虽然也根本反驳不了。

他还真没想到许悄悄把他看得这么透,也不知是许悄悄的眼神太犀利还是他表现得太过明显。

他像是被发现了小秘密一样,往后缩了缩,才答道:“嗯。”

“你别担心,我不跟别人说,我也不会……看不起你们。”许悄悄继续说,“上次在H市碰见他,我就觉得你有点怪怪的,后来留意了一下,每次一说到叶修的事情,你整个人的状态都变了,你知道你那时候都是什么眼神吗,都要让人溺死在里面了,但你从来不会这么看我,你看我的时候就跟看个小妹妹似的。”

“……对不起。”

“没什么好对不起啦,喜欢谁本来就不是能控制的,我也不知道你们怎么了,非要这么折腾,不过要是你还需要折腾下去的话,我不介意继续当当你的挡箭牌哟。”

“谢谢。”

“好了,”许悄悄舒展了一下胳膊,“这下舒服多了,甩了个全民男神的滋味真是太爽了!”

周泽楷见她这么心大,自己也感觉卸下了一个重重的包袱,舒了口气,眯起眼睛笑了笑。

“这才对嘛,”许悄悄看他这模样,举起大拇指来,“你也别委屈自己啦,我看你是不可能不喜欢他了。”

“嗯,”周泽楷仰起头看着天,原本蒙在心头的阴霾一扫而空,在恋爱关系里跌跌撞撞懵懵懂懂的青年好像在被戳破心思后一下子成熟了起来,看清了自己唯一想要的东西,“我只想和他在一起。”

许悄悄不清楚他们之间的事情,也不好胡乱发表意见,便说:“那我也要找个特别特别特别喜欢我的人。”

“会的。”


Tbc.

评论(3)
热度(47)
© 一颗喵|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