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不言·下

上在这里





-



05.

 

对叶修和周泽楷来说,拍视频没有难度,但是凑齐人手就很难了。

群里通知时间延后的时候,周泽楷已经背着一身的摄影器材站在了叶修宿舍门口。

他迟疑地说:“那……”

叶修推着他出去,把门锁了,“走。”

很神奇,周泽楷很少说话,但叶修马上能明白他的意思,周泽楷不开口问,也能知道叶修想干什么。

像是能用脑电波交流。

拍不了人,那就一块儿去拍拍景呗。

叶修平时很少出来活动,他发现周泽楷竟然知道学校里好几个人烟稀少又风景独好的小角落。

“你是不是经常带小女朋友过来啊?”

“没有,”周泽楷怕说得不够清楚,又补充,“没有女朋友。”

叶修听了挺开心,不知道为啥开心,拍拍他的肩膀:“很好很好。”

周泽楷不明所以,扛着相机继续拍。

 

他们拍了一些视频里用得上的镜头,周泽楷受了启发掏出小本本来对之前的设计做了些改动,递过去给叶修看。

叶修看了看,毫不掩盖地夸道:“小周真厉害啊。”

他们正坐在花坛边休息,身后是一片粉粉白白的小花,叶修冲着周泽楷笑,像画一样。

周泽楷举起相机来拍了一张,速度快到叶修来不及反应。

他企图把相机抢过来:“来,小周乖,给我看看啊,好歹也是我的脸。”

周泽楷往身后藏,不给他。

他又说:“拍我还不给我看,你这是想干嘛呀?”

周泽楷憋了半天说:“……卖钱。”

 

大雨就是这时候泼下来的。

连让叶修嘲笑一下这个答案的时间都不给。

周泽楷第一反应就是用手去给叶修挡雨,叶修把他推开:“相机相机!”

他把包里常年备着的防水袋拿出来给相机包套上。

“对对对,它可比我贵重——”话没说完就被他拉着跑了起来。

两人跑到了最近的一个凉亭里,喘着气,手没松开。

周泽楷有意无意地摩挲了两下,说:“好冷。”

“哎,还真是,”叶修也不把手抽出来,大爷似的,“来帮学长暖暖啊。”

他们沉默了一阵子,望着外面的大雨,叶修还是觉得心跳得厉害,好像又不单单是他一个人,周泽楷的心跳他也能听见,扑通扑通。

他扭头看周泽楷,周泽楷也正好在看他。

就这么对视了一眼,他们一块儿站了起来朝外面冲。

牵着手在大雨里狂奔。

叶修体力不怎么样,没一会儿就在后面被周泽楷拖着跑,可周泽楷的手握得很紧,好像一辈子都不会放开他一样,让他第一回生出一种跑步也挺开心的情绪来。

他一边在想,他俩是不是有病,一边又控制不住地结合了梦里的记忆,抱怨着,该不会一个破梦就把他给掰弯了吧?

跑到叶修宿舍楼底下,周泽楷还不忘提醒他:“记得洗澡。”

“好,回去就洗,你也别忘了啊。”

叶修走了两步回头看了一眼,周泽楷还在那儿没走,两人又默契地同时开了口——

“小心感冒。”

 

 

 

00.

 

我伸出手翻来翻去地看,小小的,还有点肉肉的,哦——我大概还是个小朋友。

我坐在马路边,周围很陌生,又有点说不上的熟悉。

有个阿姨走过来,她问我:“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啊?”

我张了张口,没说出话来,眼看着她变得不耐烦起来:“哦哟怎么话都不会说?不会是那种骗人的小乞丐吧?”

我委屈地瘪瘪嘴,眼泪快流下来了。

过了一会儿又有一个叔叔来了。他看起来慈眉善目的,从口袋里掏出一颗奶糖,我不知道该不该接——应该是不能接的吧——就呆呆愣愣地看着他。

他笑眯眯地说:“我带你回家去呀。”

我摇摇头,不敢看他。

他直接上手想把我抱起来。

这时候我听见他背后有个男孩子的声音响了起来,恐怕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了。

“叶秋!妈妈找你好久了!你怎么老瞎跑!警察都快过来了!”

那个叔叔马上就跑了。

男孩走到我面前来,像个小大人一样,朝我伸手,我握了上去。

我重复了一遍他刚才喊的名字,叶秋。

他向我解释:“哦,那是我弟弟。”说话间他从我的包里找到了一个写着家庭地址的本子,领着我回家去了。

妈妈开门看见我,都快急哭了,问我到哪儿去了。

“生日。”我把一朵小花递给妈妈。

 

那个男孩走之前还是跟个大人一样,特别认真地关照妈妈以后一定要把我看好了,说得妈妈都愣住了。

他这才松开我的手,对我说:“我叫叶修,就住在隔壁那栋楼,以后有事找我啊,我罩着你。”

我点点头,跟他挥手。

我看着他的背影,揉了揉眼睛,一晃眼也不知是过了几年。

叶修家的门牌号我记得很清楚,我按响了门铃。

一个没见过的阿姨开了门,问我找谁。

我说,叶修。

她想了会儿,才记起来是谁:“你说的是那个叶家的大儿子啊,他们不久前搬家了。”

我有点沮丧,心里想着,等我长大了,一定要找到他。

 

 

 

06.

 

歌赛已经很近了。

叶修醒来的时候才发现他趴在电脑边就睡着了,视频还差最后一点儿没剪完。

梦里的记忆一下子不知道跳到了什么年代去,他倒是真的记得这个小孩子,可是他根本不知道他的名字,好像连话都不怎么会说,都是一个词一个词往外冒。

他想到了周泽楷。

他最近总是想到周泽楷,大概是两个人总是待在一起,周泽楷的形象和梦里模糊的人影越发的重合,他越想就越觉得大事不好他不会真的要被梦里那哥们儿给搞弯了吧——关键是他竟然还挺高兴。

群里发了通知,说是要去主干道上挂宣传品,白天人流量太大,只能半夜去,有空的举个手。

叶修看了看视频进度,白天能剪完了,于是在群里发了个举手,周泽楷很快就跟了一个举手,好像守着他一样。

 

挂宣传品之前他俩先去打了个杂,在宿舍楼里贴海报。

叶修一边按大头钉一边说:“流动人员心里苦。”

“我陪你。”周泽楷递来下一个大头钉。

“你这是要扎我。”

叶修从上到下贴完了海报,拍拍手,忘记自己还站在最下面的一节台阶上,脚一踩空就往下倒。

周泽楷张开双手接住了他,没稳住,后退了几步直接撞在墙上。

叶修把手伸进周泽楷和墙之间去,摸他的背,“疼吗?”

他摇摇头,轻轻把头搁在叶修的肩上。

叶修继续在他的背上摸来摸去,像在给小宠物顺毛似的。

电话铃声打断了两个人诡异的互动,叶修开了免提,听见方锐在那儿喊着:“你俩还挂不挂了!”

叶修说:“你先挂吧,我俩就不送你上路了。”

方锐靠了一声,把电话给挂了。

叶修最后拍了一下周泽楷的背:“走,我们一起挂。”

 

宣传品是一串串的小球,挂在主干道的树之间系着的绳上。小球白天能吸收太阳光,透着光也能闪闪的,晚上更好看,有夜光效果,像小星星。

叶修这两天一直熬夜,挂了一会儿就困了,对周泽楷说:“我先休息会儿啊。”

周泽楷点点头,把他手里的球接过去。

他本来是准备看看周泽楷养养神的,一不留神就睡着了,醒过来的时候方锐一脸嫌弃地站在边上说:“你直接回去睡觉得了。”

“那不行,我跟小周一块儿流动的。”

“要不你俩一块儿回去睡?”

叶修这才发现自己是靠在周泽楷肩膀上睡的,可他刚才是随便挑了棵树靠着的——怪不得越睡越舒服,身上还披着周泽楷的外套。

他坐起来,揉了揉周泽楷的肩膀,问他酸不酸,麻不麻,又把外套还给他。

周泽楷摇头说:“你穿得太少了,晚上冷。”

“那多不好意思啊,”叶修嘴上这么说,动作还挺快,直接就把外套穿上了,他随手从袋子里捡了个球出来,放到周泽楷掌心里,“作为回报,送你颗小星星。”

 

 

 

00.

 

入学的第一天,我拖着行李箱走进了校门。

我没让爸妈送我来,一个人办完了所有的手续,朝宿舍走的时候有很多挂着志愿者证的学长学姐过来问我需不需要帮忙,我都拒绝了。

我掏出手机来看地图,低着头往前走,撞到了一个人。

“别老是看手机啊,”他看了我一眼,大概是看见了我的大背包和行李箱,冲我挺亲切地笑了笑,“新生啊?用不用带你走?”

不知道为什么,我很愿意跟他走,他甚至连个志愿者的证都没有。

经过的每个地方他都会跟我介绍一遍,但我听得出来他平时也不太逛校园,说的词特别官方,网上一搜就有,但我喜欢听他说话。

 

走了一半他主动帮我拖了一会儿箱子,还顺手给我拿了一堆宣传单,关照我说,这些是有用的,其他就别看了,都是骗人的。

说得还挺大声,也不怕人家来打他。

我跟在他后面走着,总觉得这个场景很熟。

他把我送到了宿舍楼底下,看了看时间说:“哎我还有事儿,迟到了这么久应该够了。”

我:“……”

说是这么说,他也没着急走,继续跟我说话。他问我:“你是哪个系的呀?”

“数学系。”

“我是软院的,我叫叶修,其实也不用介绍了,我名气还挺大,过两天你就知道了。”

叶修。

我的脑子里只剩下这两个字。

我直直地盯着他看,想说我知道你好多年了,想说我终于找到你了。

但我都没有说,我怕我会像小时候一样没在他的人生里留下哪怕一点点的痕迹。

“……”我着急地说,“我叫……”

我不知道我说了什么,我想再听一遍。

时间回到半分钟前。

这一回我听清楚了。

“周泽楷,”我说,“我叫周泽楷。”

 

 

 

07.

 

叶修这两天一直在补觉,歌赛当天直接睡到了开场。

苏沐橙给他打了个电话,问他还去不去看了,给他留座了。

他回,去啊,留座了当然要去。

他的心还跳得厉害,刚从梦里出来,他还分不清究竟是他在兴奋,还是他替……周泽楷在紧张。

他甚至觉得这段时间以来对周泽楷的好感都只是梦的移情作用。

叶修打算把这事儿搁一搁,先不去瞎想了,他随便拾掇了一下赶去了礼堂,已经是第一轮的第三个选手了。

苏沐橙给他留的位置正好能看见周泽楷——在台口递麦克风,他现在不太想去看周泽楷,怕更生出些不真实的感情来,可他俩之间那该死的心灵感应又出现了,周泽楷转过头,冲他笑了笑,很腼腆,很好看。

叶修最擅长装没事人了,也笑回去,还想着得笑得比他更好看。

后面几首歌他有点欣赏不来,干脆跑礼堂外面抽烟去了,顺便冷静一下。

 

歌赛结束后学生会一帮子人订了个豪华包唱歌去了。

叶修其实不想去的,可鬼使神差地就跟着过去了,坐在沙发上拼命吃零食,假装自己不存在,他一向不参加这种活动,来了就挺惊悚了,没人会逼他做什么。

周泽楷就不行了,存在感太强,被起哄着上去唱了首歌。

他的声音很好听,平时不太说话所以给人的感觉不是很强烈,可唱起歌来就真的太迷人了,尤其是叶修闭着眼睛假装睡觉都能感觉到那一道视线,很炙烈,快把骨头烧酥了。

 

有些人用一辈子去学习

化解沟通的难题

为你我也可以

我的快乐与恐惧猜疑

很想都翻译成言语

带你进我心底

……

在你的盲点里寸步不移

不论天晴或下雨

陪着你悲伤欢喜

你难道从来不觉得好奇

你身旁冷清拥挤

我一直在这里

不说一句*

 

叶修感觉得出,周泽楷是真的很喜欢自己了,其实不用从歌声里,光是从这些日子以来断断续续的属于周泽楷的记忆里,他就知道了。

然后,他再回忆起两个人相处的细节,周泽楷的每一个动作都好像在说,我喜欢你。

 

后来他真的睡着了,不知道被谁扛回宿舍的,总之又是睡了一整天,睡了个够本。

没有做梦了。

醒的时候天彻底黑了。

叶修到阳台上抽烟,看见前面那幢楼正对的宿舍阳台上有个人。

那是周泽楷。

他心想,周泽楷是不是经常会在那里看自己?那也太痴汉了一点。

周泽楷大概在打电话,叶修突然有了一股子冲动,他把烟给掐了,冲那边喊了一声。

“周泽楷!”

那边的人回头了。

其实这么远的距离根本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可叶修却看得很清楚,周泽楷眼里的惊喜、紧张,以及说也说不完的喜欢。

 

叶修直接冲到人家宿舍里去了。

敲开了门就说:“小周,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周泽楷大概还处于学长突然跑到面前来了怎么办的情绪之中,有点愣。

叶修接着说:“你喜欢我。”

好了,周泽楷这下彻底愣住了,有点紧张地搓着手指。

叶修也不想解释了,直接上手,跑进宿舍里——没别人在——他把周泽楷的抽屉打开,抽出日记本,在周泽楷震惊的注视下,他翻到了今天还没写的那一页上,心想,今天的字不太好看了,日记本兄你见谅啊。

他写了两行字,举到周泽楷眼前。

叶修说:

我也喜欢你。

周泽楷看清楚了之后还有点恍惚:“真的?”

“假的!”叶修气他,“喜欢我干嘛不告诉我?”

周泽楷这就委屈了:“怕你反感。”

“我确实不喜欢男人,”叶修叹了口气,挺无奈,“是你我才接受的。”

 

周泽楷一把抱住了他。

他像哄小孩儿似的在背上拍了拍,继续拆台:“以后别整天亲照片了,我人还在这儿呢。”

周泽楷脸红到了耳朵根,凑过去亲他,羽毛拂过一样,没什么感觉。

叶修笑他:“小周没经验啊。”

好胜心被激起来了,他又去亲叶修,想亲得热烈一点,可是在舌头缠上之前先磕了牙齿。

叶修捂着嘴笑个不停——被周泽楷把脸扳起来,亲过眼睛,亲过鼻尖,亲过脸颊,亲过耳垂,最后在唇上盖了个章,温柔得快要化了。

“好了好了,以后慢慢亲,”叶修往他头上揉了一把,“还有啊,热牛奶也别偷偷摸摸送了,这么喜欢当田螺姑娘啊?要不要顺便把我宿舍也收拾收拾?”

“嗯。”

“以后别跟着我了啊,挺吓人的。”

“嗯。”

“你不说的话,我也都懂的。”

“喜欢你。”

叶修一愣,说得好好的怎么突然来套路了?

周泽楷把他抱得更紧了,强调一遍——

“我说,好喜欢你。”


Fin.


*林忆莲《词不达意》

评论(4)
热度(35)
© 一颗喵|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