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不言·上

* 大概是之前看完记忆大师的脑洞

* 用一个悬疑梗写了个纯种傻白甜真的非常大材小用了(

* OOC预警

* 流水账不小心流长了分了个上下(吐血

* 又名《痴汉周的暗恋心事》《薛定谔的直男叶》(。





-




00.

 

我坐在教室后排,靠着后门的位置。

已经下课了,老师还有一页PPT没讲完,拖了几分钟,她的嘴巴一张一合,却没有声音——大概是因为我没在听吧——我用余光瞥着门外,把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在那里。

叶修从后门经过了。

我听见老师说同学们再见,立刻背起早就收拾好了的包就往外走,隔着这么十几步跟在叶修后面。

叶修和魏琛有说有笑的,我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就听见音量调高了的两个词,鸡腿和排骨,我在心里想了想,他们大概在商量中午吃什么。

我不小心走快了两步,就在这时叶修忽然回了头,我飞快地低下头去,以为自己的跟踪行径就要暴露了。

叶修冲后面喊了一声:“黄少天!你干嘛呢!”

我身后有声音回道:“叶修,等会儿有没有空啊,一块儿去网吧,我要跟你PK!”

叶修说:“哦,那等会儿的饭你请了吧!”

黄少天立刻回嘴:“卧槽老叶你也太不客气了吧!连顿食堂都要蹭!”

叶修摆摆手说:“不客气啊。”

 

我松了口气,继续不紧不慢地跟着,直到他们拐进了宿舍楼里,我往前走,回了我的宿舍。

舍友问我:“又一大早起来上那个选修课啊?”

我点点头。

舍友继续感慨:“要是我也有你这种毅力,早就追到美院那个美女学姐了。”

我冲他扯扯嘴角,在自己的书桌前坐下,从抽屉里拿出来一本日记本,翻到夹着书签的地方。

我握着笔在右边的空白页上写下今天的日期,又写了两个字。

叶修。

左边那一页上记着的是昨天的日期,写着同样的两个字。

我想把日记本翻到前面看看,是不是每一页都长这样,可是手却怎么也动不了,顿了几秒又不听使唤地握紧了手里的笔,多写了一句话。

我好喜欢你。

 

 

 

01.

 

叶修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心脏扑通扑通乱跳,他探头望了望,窗帘没拉严实,外面天都还没亮。

他刚刚做了一个梦,从梦里带出来了点紧张和忐忑。

这个梦很奇怪,不知道是从谁的视角看见了自己,梦里的一切都太过于真实,就好像是被植入了一段别人的记忆。

一般来说碰上这种怪事,他肯定得先怀疑,这不是真的,不过就是个梦而已。

可关键是梦里的“我”喜欢他叶修。

俗话说得好,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他一来根本不想和自己这种人谈恋爱,二来从来没喜欢过男生,要真是这样,他是得有多自恋啊。

叶修琢磨了半天,把周围的男生都琢磨了一遍,也没觉得有哪个小子对自己图谋不轨。

想得他脑壳都疼了,本来还想睡个回笼觉,彻底睡不着了。

他轻手轻脚地翻身下床,跑去阳台上点了根烟,吐出一口烟雾来,心想,算了算了,自恋就自恋吧,我这么牛逼的确实不多见。

 

不如他所愿的是,这一整天下来只要他一闭上眼睛,日记本里那两行字就跟循环了十米的胶带一样在他眼前贴满了,可睁开了眼睛又会觉得那字迹模糊难辨。叶修在纸上写写画画了半天,写了满满一页的“叶修”和“我喜欢你”,看得他自己浑身起鸡皮疙瘩。

可惜他除了写自己的名字写得够潇洒,其他字都不能看,想靠这样写出点梦里的模样来,完全是不可能了,还白恶心了自己一场。

叶修把纸揉成团扔进垃圾桶里,唯一记得的是梦里的字又整齐又漂亮。

 

 

 

00.

 

我从自习室出来,准备去操场上跑几圈。

教学楼和操场之间有一条近路,要穿过学校里的一个小公园,说是公园,其实也就是个小树林。

这个点来小树林谈情说爱的小情侣不多,但我还是隐约看见了一对。

本来我是不对这种八卦有兴趣的,可我听见了叶修的声音。

他的声音,我不可能听错的。

我朝他们走过去,看见叶修抱着苏沐橙。苏沐橙把头埋在他肩膀上,一抽一抽的,像是在哭,他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抚着苏沐橙的背。

我听见他说:“没事儿,别哭了,有我在呢。”

我心里有点难受,落荒而逃。

叶修的女朋友是苏沐橙吗?那他肯定不会接受一个男生对他微不足道的喜欢了。

 

我像个游魂似的跑步吃饭,连书都忘了带,就去上晚课了。

然后我看见了孙翔——他是从叶修在的软件学院转来数学系的,据说他跟叶修的关系不太好,我也管不了这些了——我坐到了他身边,他瞪大了眼睛看我,显然对我这个举动很是不理解。

我问他,叶修和苏沐橙,什么关系。

他回答得挺爽快,叶修和苏沐橙从小一块儿长大的,跟亲兄妹似的。

我心想,那也不是亲的呀。

他突然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吓得我以为他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呢,结果他却说:“没想到你这么八卦,既然你这么八卦,那我再跟你讲一个八卦啊!”

我眨眨眼睛,如果不是叶修的八卦,那我不是很想听。

他说:“苏沐橙今天刚刚失恋!”

我愣了一下,怪不得。

 

 

 

02.

 

叶修的适应能力很强,第二回做这个疑似自恋的梦就已经习以为常了,醒来的时候甚至还调侃般地自言自语了一句,又见面了啊。

他打开QQ,点开了孙翔的头像,发过去一句:孙翔啊。

孙翔回得挺快:卧槽叶修你找我干嘛!

叶修开门见山地问:有谁问过你我和沐橙的关系啊?

孙翔:太多了记不清。

叶修:沐橙分手那天呢?

孙翔:就那天最多!

叶修:你这记忆力不太行啊,还记得住数学公式吗?

孙翔气得再没理他。

这次梦见的大概是半年前的事了,叶修就随口这么一问,也没打算真能从孙翔那儿问出点什么来。

他正准备合上电脑,QQ上又收到了新消息。

方锐:老叶!江湖救急!软件学院学生会需要您!

 

叶修这个大四老学长被方锐拉去给软件学院和数学系联合举办的歌手大赛搬砖了。

坐成一圈的学弟学妹们还挺热情,一见他进门就齐刷刷喊了声叶神,软院现任会长苏沐橙对他说:“我们分配任务呢,要不要给你个优先选择权啊?”

叶修在学生会的时候几乎每个部门的事儿都干过,也无所谓了,便是:“你们先挑吧,挑剩下的给我就行。”

周泽楷过来的时候任务差不多分好了。

几个学姐一改方才正经矜持的模样,争着抢着说:“小周来我们这组吧!”甚至几个爱凑热闹的男生都加入了拉客行列。

叶修抬眼看了看周泽楷,他们的交集只限于见过几次面,但他对周泽楷这个一入学就被冠以校草光环的小帅哥还是久仰大名的,眼下看着小帅哥站在门口左看看右看看,不知道该接受谁的邀请,一脸无辜地眨巴着眼睛,还挺可爱的,便也冲人招了招手:“小周啊,不如跟我一组吧。”

数学系的江波涛接话:“叶神,你现在还是个流动人员吧。”

叶修坦然道:“对啊,小周不愿意和我一起流动啊?”

周泽楷又冲他眨了眨眼睛,一个字也没说,就屁颠屁颠地跑到他身边坐下了,一副跟他一起流浪都没问题的样子。

趁着在给别的组解释具体任务,叶修凑到周泽楷耳边小声说:“你要是忙的话可以少干点活。”

周泽楷摇头:“一起。”

叶修满意地点点头:“那我就给你打打下手吧。”

“……”

他发现周泽楷的脸有点红,倒了杯水过来,笑了笑说:“外面很热啊?”

周泽楷又摇头,不看他,端起水杯抿了一口。

他直接从周泽楷手里把杯子拿了过来,也喝了一口,见周泽楷鼓着嘴巴一脸震惊的样子,解释道:“这是我的杯子。”

周泽楷一口水咽一半,直接呛了个半死,脸更是涨得通红。

叶修心想,这个小学弟还挺容易害羞。

 

 

 

00.

 

我们班一起去兴欣孤儿院做志愿。

我又看见了叶修,或者说,还没进大门我就听见了他的声音。

我跟身边的人说有东西在车上忘拿了,一会儿再进去,自己躲起来偷偷地看他,他在院子里逗小孩儿,用一双漂亮的手变了个魔术,很快就把哭得停不下来的小孩儿逗笑了。

我也笑了,他好温柔。

叶修大概是有急事,很快就走了,我这才进去找同学,一块儿打扫布置房间的时候,我听见有人问院长,软院大神是不是经常来啊。

我竖起耳朵来听着。

院长说:“是啊,小叶第一回来也是像你们这样的志愿活动,后来一有空就会过来,给孩子们买吃的,教他们读书,比我这个院长还院长了。”

我心里软得一塌糊涂,大概不会再有比他更温柔的人了。

 

下午陪小孩儿玩游戏,在草地上滚得一身泥,回宿舍第一件事就是洗澡。

我在镜子前面站着,镜面上蒙着重重的水汽,我伸手去抹开来,可是怎么抹都是一层雾,看不见镜子里的人到底是谁。

舍友问我要不要一起玩两局游戏,我摇摇头,说今天有点累。

他说:“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喜欢小孩儿啊?”

我说:“很可爱。”小孩儿可爱,叶修也可爱。

爬上床躺着以后却又睡不着了,对着天花板干瞪眼,我拿出了手机,点开相册,最新的照片是白天在门外偷偷拍下的叶修。

照片里的叶修侧着脸,正在冲那个大哭的小孩子笑。

我把它放到最大,手指停在叶修的脸上没舍得动,过了几秒又蹭了蹭,假装自己在抚摸他的脸,可是被放大了的叶修跟着我的手指一块儿动。

就好像在手机里养了一只叫叶修的小猫咪,跟着我的手指逗猫棒来回动。

我把照片设成了锁屏,关了屏幕,又摁开,我看着屏幕上的叶修,凑上去亲了亲,然后把锁屏给换了回去。

 

 

 

03.

 

叶修已经把这个随机播放片段的梦当睡中小故事看了,大概是第一视角的缘故,他特别能感觉到那个人的深情。

那个人不停地说他温柔,可他觉得那小子比自己还温柔呢。

刚醒的时候他有想过,要不要去问问院长谁去做过志愿,脑子彻底清醒了之后他意识到,学校里几乎大半的班级都有兴欣幼儿园的志愿活动,这怎么可能问得出啊。除此之外,他也觉得顺其自然就挺好,说不定哪天的梦里这个小痴汉就露出马脚来了。

他没来由地想起了周泽楷,得找他商量宣传视频的事情了。

叶修没那种手机不在身边就慌的毛病,在床上摸了半天没找着手机,他下床去在书堆里翻出来了。

已经下午四点了,宿舍里其他三个人出去浪了,晚上不回来。叶修打开微信,把周泽楷给拎出来——他们在开会那天就加了好友,但后来没说过一句话。

周泽楷的头像是一只白白的小猫咪,叶修给他发消息,问他晚上有没有空,来宿舍讨论讨论。

他回得很快,就一个字,好。

 

周泽楷晚上又有课,九点到的宿舍。

叶修领他到自己书桌前,给他搬了张板凳过来,一块儿坐下。

他们都不是临到关头才开始想怎么做的人,两人讨论起来,多半是叶修在说,周泽楷在写,视频的剧情设计很快就敲定了。

叶修把周泽楷做的笔记拿过来看,整整齐齐的,跟下面有把尺子对着似的,赏心悦目极了,看着看着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便问他:“小周,你的字我看着挺眼熟啊。”

“写过宣传栏板报。”周泽楷说。

叶修哦了一声:“怪不得呢。”

接下来开始设计分镜了。

叶修说打下手就真打下手,撑着脑袋在边上看周泽楷画,时不时地说点自己的想法。

心有灵犀似的,他有时候就说了两个字,周泽楷就明白了,画出来他心里想的样子,甚至还要更好。

画到关键点,周泽楷有点卡壳,举着笔愣在那,叶修突然握着他的手继续画了下去,顺畅地画完了这一幕。

两人笑着对视了一眼,这才发现手还握着。

周泽楷赶紧抽出来,不小心在叶修手上画了一道,他拿手指蹭了蹭,好歹蹭得痕迹淡了。

叶修调侃道:“没事儿,我以前经常做做作业困得往脸上画一道,要不你也让我画一道?”

周泽楷郑重地把手伸过来。

叶修被他给逗笑了,忍不住捏捏他的脸,吐出了自己第一次见他时就有的想法:“小周啊,你可真可爱。”

周泽楷的脸被捏红了,但还是不甘示弱:“学长更可爱。”

 

 

 

00.

 

我坐在图书馆。

抬头就能穿过两个书架之间的空隙看见那一边的叶修。

他每天都坐在那个位置,所以我选了这里,一直能看见他。

快期末了,他自己也有一堆大作业要赶、一堆考试要准备,可还是分出心来给学弟学妹解惑,本来就不太充裕的时间被他压得更紧了。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平时看着对什么都漫不经心的,可做起事来比谁都认真。

我很喜欢他,越来越喜欢他。

我在准备第二天的考试,整理笔记、刷题,偶尔抬头看他一眼,一下子就充满了电,有更多更多的动力了。

我在试卷上不停地写,试卷一片空白,我写过的地方是模糊的黑色,看不清任何的字迹,桌上的每一本书都看不清。

 

叶修最近经常熬夜,桌上永远放着大量的咖啡。

咖啡喝多了,没用了,又开始喝茶。

他有时候会皱起眉头来,我知道是他不舒服了,我想过去抱抱他。

我看见他拿着手机出去了,应该是去接电话,桌上是一杯放凉的咖啡——又换回咖啡了。

我立刻跑去楼下的咖啡店里买了一杯热牛奶回去,在杯身上贴了张字条,写了一句注意身体,挺老套的,但我就是希望他能好好休息。

我偷偷放到他桌上,坐在他对面的女生抬头看我,我竖起食指来放在嘴边,指了指那杯牛奶,摇摇手,示意她不要说。

她冲我笑了笑,笑容里有些暧昧不明的,好像看穿了我的心思,她重复了一遍我的动作,跟我保证,不会说的。

叶修回来了,他看见那杯牛奶,有点懵,他四处望了望,我赶紧低下头去,过了一会儿才去看他。

他像是怕这是个恶作剧,小心翼翼地抿了一口,嘴上沾了一圈白沫,咂咂嘴,放心地接受了这份善意。

 

我的意识有些恍惚。

忽然间跳转到了叶修的宿舍。

我是谁?哦我现在就是叶修。

我对魏琛说了这件图书馆奇遇记,他哈哈大笑:“你是不是睡糊涂做梦了,哪来这么好的田螺姑娘,请给我一打!”

我舔了舔嘴唇,牛奶挺好喝的,白他一眼:“那应该是个田螺汉子。”

 

 

 

04.

 

前一天晚上弄到太晚,叶修干脆让周泽楷留下睡了,反正空着三张床呢,不过考虑到周泽楷跟他们不熟,叶修把自己的床让给了他,自己睡了魏琛那张。

醒的时候周泽楷已经走了——这认真的小学弟一大早又有课了。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床铺,揉了揉眼睛,被子叠得方方正正,标准豆腐块儿,他心想,得把它留到检查卫生才不亏。

周泽楷还留了张字条——

“我先走了,买了早饭。”

边上是一杯豆浆和一个鸡蛋饼。

叶修看着这字,后知后觉地想起自己根本没去看过宣传栏的板报,那怎么会眼熟呢?

他的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不会是梦里见过吧?

可转念一想,又觉得周泽楷不像是这种暗搓搓的痴汉,自己都帅成那样了,哪儿用得着暗恋啊,直接表白肯定不会被拒啊。

他虽然做了这么多回梦了,可心里还是挺直,完全没去想万一是男的会怎么样,反正他是暂且安心了。

两个人在设计上很多灵感都很合拍,叶修心想着得趁热打铁,又给周泽楷发消息,今天晚上还来不来。

周泽楷还是秒回,还是一个字,来。

 

宣传视频不长,剩下的分镜很快就画完了。

“顺便把需要的人手给定了吧,我发群里去,早点凑够人手早点开工。”叶修把周泽楷从凳子上拽起来,“屋里闷,阳台上吹吹风去。”

他习惯性地点了根烟,想起来边上还有个看上去很乖的小学弟,问了一句介意吗,小学弟摇摇头。

他放到嘴边吸了一口,有点好奇地问:“抽过吗?”

周泽楷还是摇头。

叶修难得碰上个这么乖的,来劲了,把手上的烟递过去:“试试吗?”

周泽楷犹豫了几秒,接了过来。

空气很好,晚上能看得见星星,两个人就这么你一口我一口地一块儿抽同一根烟,看着像两个可怜的老烟鬼,但还挺浪漫。

周泽楷吸个烟吸出了醉酒的效果来,脸红红的,叶修看着他,突然想起梦里那个和照片的吻来,和周泽楷隔着香烟接触了好几次的嘴唇开始发烫。

在此之前叶修可从来不会因为跟哪个同性朋友有这类接触而产生这种反应的,他感到头皮发麻,整个人都被这段时间的梦给带偏了。

可他还是很相信周泽楷,甚至想跟他多说说话。

他问:“你相不相信一个人能梦到别人的记忆啊?”

周泽楷一脸困惑。

他继续说:“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最近经常梦见有个人暗恋我,跟真的一样。”

他从来没有把这件事跟任何人讲过,可就是愿意告诉周泽楷。

可能是因为周泽楷绝对不会说出去,而要是跟方锐魏琛之流说了,恐怕扭头就宣传——软院大神不要脸,夜夜做梦玩自恋。

周泽楷有些僵硬,叶修还以为他是冷了,心想要不要把这祖国的花朵给领回去,冻坏了可不好。

但他开口了:“说不定,是真的。” 


Tbc.

评论
热度(25)
© 一颗喵|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