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再遇见 7

* 前文走这里: 1      2      3      4      5      6




-



叶修彻底走出叶秋这个名字下的一切历史,以叶修——他真正的名字重回荣耀。

叶修究竟是叫叶秋还是叶修,到底这两个名字分别算个什么,只有八卦媒体、吃瓜群众才关心得很,职业选手们只知道,不管他叫叶修还是叶秋,都是那个整天开嘲讽的不要脸的招人恨的偏偏又很厉害的家伙。

江波涛翻了翻新闻报道,随意地跟队长八卦了一句:“你知道叶神叫叶修吗?这才是本名?”

周泽楷点点头,又炫耀似的补充道:“早就知道了。”

江波涛抖了抖浑身的鸡皮疙瘩,心道,小周怎么一碰上叶神就这么不正常,不用说话就能回答的问题竟然还要刻意地说一句话?

所以到底为什么他们俩都分手了还要发狗粮?

 

兴欣最终拿到了职业联赛的资格。

所有人都觉得他们创造了奇迹,但周泽楷却不这么想。

他一直觉得,叶修就是荣耀里最大的一个bug,既然兴欣有他在,那有什么不可能的呢?

随着兴欣的胜利,嘉世与叶修之间的恩怨也被摊在了台面上。

周泽楷之前只是知道叶修和嘉世的关系大概不怎么好,却不知道嘉世对叶修竟做到了这个份上,越看越恼,恨不得立马跟嘉世来一场,打得他们片甲不留,可惜嘉世如今已经没了资格,这个想法是不能实现了,一气之下,他在微博上注册了一个小号,在揭露嘉世恶行的长微博下面点开评论,可惜他的语言技能实在有限,一时之间竟然想不出该怎么骂才好,双手在键盘上悬了半天没动作,只好作罢,把几条热门评论翻来覆去地看,一边学习其骂人精髓,一边在心里疯狂点头,骂得真好。

江波涛明显地感觉到队长在兴欣获得胜利时的喜悦全然被浑身上下燃着的一股无名火所掩盖住,无处发作,整天冷着一张脸,轮回队里所有人的训练计划也突然变得密集起来。

他想了想最近闹得厉害的新闻,恍然大悟,希望队长能一鼓作气到决赛啊。

 

江波涛甚至在媒体打电话来询问周泽楷对这件事的看法时,暗搓搓地站在身后,随时待命,准备抢在自家队长崩人设之前把电话抓过来继续当一个称职的轮回队长代发言人。

然而周泽楷没做什么出格的举动,虽然依旧是绷着一张脸,但还是语调冷静,只回了三个字。

不应该。

负责联系轮回的记者本以为收到的大概是江波涛十分官方的答复,没想到这回周泽楷倒是亲自回了句很好解读的话,他松了一口气,暗地里又想,周队看着冷淡,倒还是很有正义感的嘛。

很有正义感的周队挂了电话,心里想的全都是,岂止是不应该啊,都欺负人欺负到他头上了,他还知道得这么不清不楚的!

他默默地攥紧了拳头。

江波涛紧张兮兮了一阵子,很快又放松下来,觉得自己刚才真是被周泽楷搞得紧张过度了,不就是接个电话嘛,周泽楷哪里会骂人啊。

越想越有理,他便放心地做自己的事了。

而不会骂人的周泽楷又打开了微博热评,认真反复地学习起来。

 

让周泽楷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满心想着学有所成一定要当面怼一顿的嘉世还真来人了,仿佛是上天送他一份大礼。

他认真思考了一番,骂人可能还不行,用眼神杀死对方还是没问题的,于是主动加入了两个战队的谈话。

谁知道这回陶轩还真是来送大礼的。

起初还冷着一张脸向陶轩发射冷冻光波的周泽楷一听说嘉世有意愿把一叶之秋卖给轮回,立刻眼睛一亮,差点憋不住,抢在经理前大喊一声要要要。

作为一个有着优秀商业头脑的商人,陶轩一见轮回经理露出些想要却犹豫的神色来,便立刻添柴生火:“轮回这一次赢了霸图,下一次可就不一定了,我相信你们心里也清楚,轮回需要一个转变。”

轮回经理既然答应了和陶轩面谈,自然是大约摸清楚了这一次大约会是什么交易,便直接开口引出了正题:“我们目前可没有能操作一叶之秋的人选。”

“孙翔。”

“他这么骄傲,能甘于人下?”

孙翔的脾气谁不知道,轮回经理对这场交易十分期待,而唯一担心的就是这一点。

“他的性子是需要磨一磨,这段时间也磨得够了。”陶轩说,“他现在最需要的是变得更强,拿到冠军。”

周泽楷在一旁忍着,恨不得把嘉世的人给打出去,一叶之秋是叶修的,才不要孙翔,可脑子还是清楚的,如果他们要更进一步,确实需要孙翔。

毕竟叶修又不可能来。

他咬了咬嘴唇,终于等到要商谈合同细节的地步,在经理赶他们走之前就出了门。

跟在他身后的江波涛内心忐忑:“小周啊,我老觉得你要打人了……”

 

两方敲定了最终价格,陶轩一离开商场,便一改方才谈价时咄咄逼人的气势,浑身一松,长叹一口气,抬头却看见周泽楷依旧冷冷地盯着自己看。

陶轩无奈地笑了笑:“周队,叶秋……叶修他现在很好,你也不必这样看我了。”

周泽楷一愣,眼睛微微睁大。

陶轩没继续说下去,转身离开。

周泽楷赶紧跟了上去。

到了大门口,陶轩才回过头来:“我知道你们的事情,我也知道你想问我,他当初退役跟你有没有关系。”

周泽楷点点头。

陶轩答道:“关系肯定是有的,但也不完全是因为你,他既然不想告诉你,那我也不好多说什么。”

周泽楷垂下头,眼里含着懊恼。

“我以前觉得你们这样……挺恶心的,”陶轩看他那副模样,莫名有些触动,“现在倒觉得你才是真的关心他的人,比我可强多了。”

可惜两个人要想真的走到一起去,不谈别的,光是过叶修家里这一关就是难上天了。

陶轩不禁又叹了一口气,方才一声是叹嘉世终究还是在他手上走入了没落,这一声是叹这两人坎坷的情路了。

他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说:“祝你们好运吧。”

 

江波涛发现,周泽楷这几天憋着一股火气混着怨气没往哪儿发作,但是聊了几句QQ的工夫,莫名其妙地就平复了,依旧是往日里波澜不惊的周泽楷。

聊天自然是没那么大威力的。

只是跟他说话的是叶修。

他那次跑去H市找叶修以后,这是叶修第一次主动和他说话。

就发来四个字。

君莫笑:小周别气

他回了个问号过去,那边秒懂,又回复过来——

君莫笑:这种采访竟然不是小江代你说的,你肯定是不正常了

“……”

周泽楷意识到先前关于叶修和嘉世恩怨的采访文章大概是出版了。

什么叫不正常,明明是心疼你,周泽楷在心里腹诽。

那边又发来消息——

君莫笑:我没事啊

最后再加上一句前辈必杀技——

君莫笑:季后赛了,好好比啊

周泽楷看完便微微勾起了嘴角,想起陶轩跟他说的叶修现在很好,心想果然如此,反倒要叶修来安慰他了。既然叶修都不放在心上了,那一切都过去了吧,他还瞎生什么气,哀什么怨,这么想来,心里一下子就轻快了。

现在这样挺好的,很好了。

他手指灵巧地在键盘上敲字回过去。

一枪穿云:好

一枪穿云:叶修

一枪穿云:你也加油

 

嘴上这么说,但叶修的一举一动周泽楷都绝对是不会放过的。

新队发布会刚好是轮回开作战会议的时间。

周泽楷堂而皇之地在投影上放出了发布会直播视频。

江波涛嘴角一抽,琢磨着一向公私分明的周队什么时候有了以权谋私的苗头了。

杜明倒是乐得开了花,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唐柔女神的每一个镜头,嘴上还不忘记夸几句自己的好队长:“队长真是太有先见之明了!早就知道以后要碰上兴欣,一开始就关注了,现在连发布会都不放过!”

方明华往左看一眼杜明,又往右看一眼队长,总觉得俩人盯着屏幕的眼神差不多,像是浓烈又炙热的……爱意?杜明喜欢唐柔他们都是知道的,但是周泽楷……

方明华把兴欣里的人过了一遍,心想自己的眼神儿可能出毛病了。

 

叶修的队长感言着实是没什么看头,可周泽楷还是看得津津有味,即便是隔着屏幕,也要将他们不在一块儿的时间都给弥补回来。

如果说叶修在QQ上的几句话打消了他大部分的怒气,那么叶修此刻在发布会上说的关于嘉世的一切,都让他心里仅存的几分恶意消失殆尽。

哪怕是到了现在,叶修亲手将嘉世送出了联赛的舞台,他对嘉世倾注的所有情感和努力都是真的,对嘉世以后发展的期望也是真的。

周泽楷定定地看着说着这些的叶修的脸,在脑内暗暗地偏了思绪,他这辈子恐怕是要完蛋了,会不会真的要一心扑在叶修身上了。

一开始他只是敬佩叶修荣耀打得漂亮,后来有了接触,又是喜欢叶修时不时对他进行的语言及身体上的调戏,再后来谈了恋爱,喜欢叶修的身体,总是缠着他做,还喜欢他的性格,甚至包括缺点。

而最喜欢的,始终是叶修对荣耀的那份专注和热爱,几乎是荣耀精神的实体化,让他又是喜欢得要命,又是偷偷吃着飞醋。

当周泽楷在电视屏幕前看见叶修对着镜头说,我回来了,他心里涌起了很多的情绪,像是激动,感激,庆幸,思念,等等,混杂在一起的情绪,几乎要流出泪来。

如果能等到叶修对他说,我回来了,那该多好。

 

而在兴欣那边,叶修一边忙着战队的大大小小事宜,一边也关心着季后赛的进程。

轮回对霸图的决赛那天,他也难得在网吧一楼跟大家一块儿看直播,一半是对这一季冠军的好奇,一半是想看看周泽楷如今成长到哪一种地步了。

最后结果不负叶修的期待,轮回这一次的战术制定得非常适合,打蛇打在七寸,抓住了霸图的弱点,成功蝉联冠军。

叶修托着脸看了会儿赛后的采访,周泽楷依旧是憋半天回答出来个嗯,虽然话少,但站在那里依旧是耀眼的存在。

记者提起兴欣的时候他的目光闪了闪,仍旧什么话都没说,却让叶修想起了当年来。

 

如果说第五赛季的时候周泽楷让轮回在战队中崛起还让某些人不怎么信服他的实力,只觉得是一个昙花一现的奇迹的话,那么第六赛季他依然突出的表现可以说是说服了所有人。

在某一次对轮回的采访上,记者们也还未放弃撬开周泽楷嘴巴的念头,使劲问他问题,叶修隔着屏幕看见他微微蜷起手指,多数时间在沉默,其他时间则是嗯啊哦来回答一切问题,心想,小周在镜头前比在私底下还要内敛许多。

周泽楷锋芒太重,而叶秋又一向是媒体们的矛头所指。

有个记者举手问道:“你觉得你会超过叶秋吗?”

他沉默的时间比之前还要久,搞得叶修也莫名有些期待起他的回答来。

最终的回答依然是一个嗯,叶修却在他眼底看见了让自己无法抵抗的光芒。

后来江波涛是如何用一通官话来给这个嗯字做了句子扩写,显得自信又不失谦逊,叶修也不去在意了。

他拎起外套就去了S市,刚好在车站碰上回来的轮回一队人。

他远远看了一眼周泽楷,后者就像是感应到了一般,朝他这边望过来,而后对江波涛说了句什么,便放慢了脚步。

叶修走了过去,短短的路程他竟走出了一种失重的感觉来。

近一年以来,他都热衷于撩拨周泽楷说话,起初可能只是觉得他好看,又好玩,而方才电视里的那一眼,他却觉得心跳得有点厉害。

他活了这么多年没谈过恋爱,也没想谈过恋爱,倒是毫不在意自己第一次心动是对着一个男人,甚至还想着,如果非要试一试的话,他还挺愿意和周泽楷的。

 

叶修走到周泽楷面前,往口袋里摸了半天没摸到一根烟,这才发现出来得太着急拿错了衣服,只好作罢。

正好,也不荼毒青少年了。

他其实根本不清楚周泽楷对他到底有没有点什么意思,甚至不清楚周泽楷到底会不会对男人有点什么意思,但他还是问了——

“你想不想试试跟男人谈恋爱?”

 

周泽楷没回答,动作倒是快得很,干脆地在人来人往的地方抱住了他,一点不含糊。

叶修被勒着,呼吸有点不畅,但也不是很想放开,只是拍了拍周泽楷的胳膊。

“喂,我说是谁了吗就这么上手,我是想给你介绍个小鲜肉。”

周泽楷把头埋在叶修的肩窝里蹭了蹭,手上的力道加重了几分。

叶修无奈,薅了一把他的脑袋,说:“你还没答应呢。”

埋着的脑袋动了动。

叶修又说:“你这是点头还是摇头呀,我看不见。”

周泽楷这才发出点声音来,轻轻嗯了一声。

乐于逗人的叶修心里终于满意了,压了压周泽楷的头发,笑道:“嗯,小周真乖。”


Tbc.

评论(2)
热度(43)
© 一颗喵|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