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方】礼物

* 原著背景+一堆私设+傻白甜

* 老林生日快乐!今晚多吃点心!美滋滋!





-



1.

 

五月的第一天。

N市却像是提前进入了夏天似的,又晒又闷。

林敬言出去收了两个快递,都是粉丝寄给他的生日礼物,他之前特地发微博说了不要破费送礼物,可还是架不住几个老粉丝的热情。

他在沙发上坐下,动手拆快递。

不知道什么开始的,可能在他进门之后,可能就在一分钟前,外面竟然下起了大雨。

第一个快递是个公仔,粉丝设计的林敬言卡通形象,配的是账号卡唐三打的装备,还挺萌,两只小圆手之间卡着一张卡片,林敬言拿下来看了看,是生日快乐四个大字。

第二个快递是一盒糖,五颜六色的,不同的水果味儿。

林敬言撕开一颗苹果味的,含在嘴里,心想幸好没送什么贵重的东西来。

 

他正准备回去继续训练,俱乐部的大门被猛地推了开来。

浑身湿透的少年狼狈地跑进来,把行李箱往地上一丢,打了个大喷嚏,带来一身的水汽。

林敬言还没来得及开口问他,就听见他在那儿自顾自地抱怨:“一下车就开始下雨,进门了就不下,一定是老天嫉妒我的才华和帅气。”一边念叨一边把水甩得满地都是。

林敬言朝外看了一眼,雨果然已经停了,太阳都重出江湖了。

他咳嗽了一声,提醒这位才华与帅气兼备的少年这里还有个人。

少年这才看见他,可倒是一点被人撞破自恋现场的尴尬和羞耻都没有,反而嘿嘿地笑,眼睛还亮了起来。

少年走到他面前,跟两方领导人会晤似的双手握住他的手,说:“林敬言!队长!我是方锐!以后多多关照啊!”

林敬言被这突如其来的热情所淹没,愣是反应了足足一分钟,才想起来之前说从蓝雨训练营那儿挖来一个新人,就是叫方锐,准备当他的接班人培养。

 

方锐手握着还没松,眼神已经四处乱飘了,看见了桌上的那只公仔,好奇地松开了林敬言的手,拿起来研究了一番。

“诶……这个长得跟你好像啊——队长,你今天生日啊?生日快乐!请客吃饭吗?”

“……”林敬言心想,你可真是不客气,“你先去我那儿洗个澡吧,都湿成这样了,小心感冒。”

方锐提起行李箱紧紧跟在他身后上了楼,从雨里逃生的鞋底有点滑,差点一脚打滑摔在楼梯上,那这张帅气的脸庞可就惨了。

林敬言把方锐拉住,跟他说了声小心点。

方锐连连点头,又略带惊奇地哎了一声。

“队长,你身上有苹果味啊,真好闻。”

 

 

 

2.

 

方锐在林敬言房里随便冲了个澡,头发也没擦,顶着块毛巾就出来了,水顺着发梢不停往下滴,衣服又湿了一大片。

林敬言没下去,就坐在床边等着他,看了一眼他这形象,无声叹气,把人给拽了过来。

“把头发吹吹干。”

方锐很是潇洒地甩了甩脑袋,睁眼瞎似的,“哪还有水啊?”

林敬言无奈死了,感觉自己不是要培养接班人了,这是要养儿子了。他把人给按在椅子上,插上了电吹风,亲自服务。

方锐的头发有点扎手,林敬言揉了半天,揉得手掌心有点发疼,吹了个八分干就撒手不干了,狠狠地薅了一把这凶器脑袋。

“走,带你下去看看。”

 

林敬言实在看不下去方锐穿着一身湿了几块的T恤四处乱跑,把自己备用的队服外套丢给他。

方锐把外套披上了,屁颠屁颠跟着林敬言出了房间,又颇为留恋地回头看了一眼。

“队长,我以后住哪儿啊?”

“还有几间空宿舍,一会儿你自己挑吧。”

“我不想一个人住一间,我怕黑。”

“……”林敬言被他哽了一下,“我房里另一张床是空的,之前的人刚搬走。”

方锐立马说:“那怎么好意思呢!会不会打扰你啊?”

林敬言想说不会,却又听他说:“不过你人这么好,肯定不会嫌弃我,我还是很好意思的,况且一个人住会无聊的,多一个人比较有意思,是吧?”

“……”林敬言忽然觉得这小孩儿肯定是上天派来闹他的。

“还有啊,我不是你接班人嘛,我们要培养培养感情的。”

这话还有点道理。

林敬言点点头,算是答应了,顺手从兜里掏了颗糖出来,扔到方锐手里。

方锐看了看,草莓味的。

他又蹬鼻子上脸,问道:“还有没有苹果味的啊?跟你的味道一样。”

林敬言摸索了半天,摸出一颗苹果味的来,拍到他手心里,把那颗被嫌弃的草莓味救回来自己吃了。

队长又变成草莓味的了。

方锐赶紧说:“草莓味的我也要!”

 

 

 

3.

 

林敬言把方锐带到训练室里,跟遛宠物似的向队友们介绍了一圈,方锐这人挺人来疯,三言两语就跟大家混熟了,在那儿胡扯。

林敬言赶紧把人扯出来,拎到自己座位边上,给他开了机,上了荣耀,再摸出一张以前就准备好了的流氓账号卡来。

方锐一见荣耀就不瞎疯了,乖乖坐了下来。

他们开了修正场打了一局。

林敬言一边操作一边觉得自己胸腔里有沸腾不止的热流在拼命地向上蹿,快蹿上喉咙口了,又是激动,又是亢奋。

打完了一局他立马拔了方锐那张流氓的账号卡,又翻出来一沓卡来,挑了半天,挺郑重地交到方锐手上。

“试试这个。”

“刚才那个有问题吗?”方锐有点懵,低头仔细看了看新的卡,“盗贼?干嘛玩盗贼啊?”

林敬言没正面回答:“先别问。”

“哦哦哦,你这是想测试我的应变能力吧!队长你看着啊!”方锐脑子转得挺快,自己给自己找了个满意的答案,就兴奋地进去跟林敬言PK了。

 

林敬言默默收回了自己先前的吐槽,方锐确实是上天派来的大惊喜,但不是专门来闹他的,恐怕是个宝贝,是份礼物啊。

他又换了个模式。

“再来组队。”

这一回一打就是几乎半天的时间,两个人都百分百地投入了,甚至连别人叫他们都没听见。

林敬言摘下耳机,重重地喘了口气。

他对方锐说:“别做我的接班人了。”

“啊?你不要我啦?”方锐说完就要抹眼泪了。

太假了。

林敬言差点破功,笑出声来。

他忍了忍,接着说:“练盗贼吧,做我搭档。”

“啊?”方锐的大脑又当机了,这个人生转折太刺激,“我没玩过盗贼啊。”

“刚才玩得很好,”林敬言说,“你在蓝雨训练营练的什么?”

“气功师。”

“那你现在练流氓和练盗贼有什么区别?”

“有啊,我来之前偷偷练了一阵流氓呢……”方锐小声嘟囔了一句。

“还是说,你不想跟我并肩作战?”

这误会可就大了,方锐赶紧摆手,摆得飞快,否认道:“没有!我想的!”

“那就练盗贼,跟我练配合,”林敬言笑笑,又问了一遍,“做我搭档,好不好?”

方锐听了直点头,看着林敬言还有些发愣。

林敬言此刻的眼神不像他平时一样温温和和的,而是有些发烫,灼人,灼穿了方锐的厚脸皮,莫名臊得慌。

“队长,你这话听着……好像求婚啊。”

 

 

 

4.

 

第四赛季结束。

大家都各回各家,开始夏休期的修整。

林敬言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用余光瞥着明显就不在认真玩手机的方锐。

“你放假不回家啊?”

“不回,我爸妈嫌我烦呢,我留在这儿行不行啊?”

方锐眨巴着一双挺大的眼睛,闪啊闪的,看着怪可怜的。

林敬言说:“要不你跟我回家吧。”

“好啊好啊!”方锐立刻跳起来,拿起背包塞衣服。

“你就在这儿埋好坑等着我了是吧?”

林敬言朝他扔了个枕头,又被他抛回来,边抛还边得意,可劲儿点头,说着对呀对呀我厉害吧。

林敬言拿他没办法,随手捡了双袜子丢他。

方锐接住了又烫手似的扔开,嫌弃道:“老林你不嫌臭啊!”

“那是你的。”

“哦!怪不得闻着怎么这么香呢!”

方锐继续腆着大脸说:“你以前都朝我扔糖果的!现在就厌倦我了!这还怎么做搭档呀!”

林敬言真是服了他了,刚来的事记到现在,“早吃完了。”

“唉,”他深沉地叹了口气,“怪不得你现在都不甜了。”

 

林敬言的房子就在N市,但是离呼啸俱乐部挺远,所以一般也就夏休期的时候会过来住。

方锐一进门就进行了细致的实地考察,每个房间兜一遍,最后在卧室里嗷嗷乱叫。

“老林!怎么只有一张床!怎么只有一间房!”

“我什么时候说过有两张床,两间房了?”

“你这个行为,是欺诈消费者。”

林敬言朝他伸伸手,手掌摊着。

方锐戒备道:“干嘛?”

“不是消费者吗?先交费。”

他把爪子搭在林敬言手上说:“我挺值钱的,你收了我吧。”

“不嫌弃只有一张床了啊?”林敬言笑着问他。

“不敢不敢,我还要靠你收留呢,挤一挤,有利于促进感情和默契。”方锐严肃地说。

林敬言向他的爪子里塞了盒牛奶。

草莓味的。

方锐谢主隆恩,接过投喂,插了吸管喝了一口,又犯毛病了。

“这个草莓味没有你以前给的糖好吃。”

 

 

 

5.

 

方锐这人吧,住在呼啸宿舍的时候还看不出来,一住到林敬言家里来就浑身懒毛病都现形了。

整天就是吃了睡,睡了吃,以及拖着林敬言玩荣耀。

住进来的时候林敬言还跟他说,不收你费,你得做家务,洗碗拖地什么的。

说了白说。

林敬言洗着碗,而方锐呢,躺在沙发上,抱着一袋子薯片,咔咔地吃着,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屏幕,时不时笑两声,美滋滋的。

还能怎么办,林敬言对他实在是没脾气。

一说他两句他立马认错:“对对对,是我太懒了。”然后死不悔改。

过了一会儿又拉起林敬言:“我们去练配合吧!第五赛季马上就是我方锐的天下了!”

 

家里只有一台电脑。

两人要一块儿玩荣耀的话得去小区边上的网吧。

网吧老板跟林敬言挺熟,夏休期都会给他留两个好位置。

他们还没练多久,显示器突然就黑了,紧接着网吧的灯也全灭了,两人面面相觑,就听见老板在那儿说,停电了,不知道得多久才修好。

方锐苦恼地说:“看来是我的豪言壮语震撼到了发电厂。”

林敬言失笑道:“回家吧。”

回了家还是一片漆黑,这回还是个大规模停电,整片小区和附近街道都遭受了迫害。

林敬言翻了个手电筒出来递给方锐,方锐立马打开来放在下巴那儿,苍白着一张小脸儿朝林敬言扑过去。

“怕不怕!”

林敬言把他搂住,一不当心被手电筒的光刺得快瞎了,赶紧伸手关了电源,瞬间重归于黑暗。

“别闹,小心绊着啊。”

两个人在黑暗中面对着面,离得很近,太近了,都能感觉得到对方的一呼一吸了。

林敬言觉得身上有点发烫,还没动手,方锐就自己先跳开了,结果真的绊到了桌角,结实地摔在地上,疼得直叫唤。

林敬言拉他起来,拍了一把他的屁股。

他又嗷了一声:“流氓!”

 

等了好久也没来电。

林敬言随便弄了点中午剩下的饭菜,两个人凑合着吃了。

方锐照旧不洗碗,吃完就跑,在沙发上刷手机。

洗完了碗,林敬言又顺便洗了点草莓,他在厨房里喊方锐,问要不要吃草莓,半天没回应。

他只好捧着一碗草莓出去亲自投喂。

而方锐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

手机掉在肚子上,屏幕还没暗下去,林敬言拿起来看了看,方锐刚才在看微博,看的还是他的微博评论。

他平时不怎么发微博,粉丝想跟他说话,要么就发私信,要么就在最新的微博里说着跟原文无关的话。

方锐的手机屏幕上是一句还没发出去的评论——

“老林!你做的饭真好吃!冷了都好吃!”

林敬言轻笑出声,把手机小心地放在茶几上,挨着方锐在沙发上坐下,俯下身子,用手指碰了碰方锐的脸,又顺着一路摸到了嘴唇。

他在嘴唇上轻轻地来回蹭着,心里想着,这家伙到底是上天派来闹他的,还是送他的礼物呢。

可能两者都是吧。

第一天见面时埋在他心里的种子此刻萌了芽,破土而出。

林敬言凑过去,亲了亲方锐的嘴唇。

他有点紧张,嘴唇发着抖,却又不太舍得松开。

就这么足足贴了十几秒。

方锐一直没动静,他松了口气,起身从碗里拿了一颗草莓吃了。

这草莓他前两天也买过,两人还直夸它很甜很好吃,吃了不少,可现在他怎么吃也吃不出甜味来。

这什么烂草莓。

以后不买了。

 

 

 

6.

 

第五赛季,方锐正式出道。

他和林敬言一个盗贼一个流氓的搭配在赛场上大放异彩,为呼啸增添了一个新的亮点,也让本来还担忧林敬言对方锐的培养路线突然转变会不会太大胆了的呼啸经理没了顾虑,拍着两人的肩说再接再厉。

网上立刻给他们这对组合起了个名字,犯罪组合。

方锐看着这四个字,皱着眉头,略带不满:“我们俩看着这么纯良,干嘛起个这么坏的名字啊。”

林敬言刚想给他解释解释这流氓盗贼的确实挺坏,他又立刻自我排遣了。

“不过听着很是霸气!很好!”

 

被方锐念叨那几颗水果糖念叨久了,林敬言就真的存了心思再去买点,可吃的时候没在意,吃完了都不记得那包装纸长什么样了。

他只好私信了送他糖的粉丝。

小姑娘被翻了牌简直要激动死了,秒回一个牌子,还分享了一个店铺,说这里的绝对正品,最后还极其八卦地问了一句,送女朋友啊。

林敬言待人温和,粉丝八卦什么的他也不会在意,认真回了小姑娘一句,不是,是送小孩的。

之前下的单正好今天到了。

他把糖塞进包里,带着方锐出去搓了一顿,按方锐的话来说,就是纪念犯罪组合诞生,这么有意义的一天,不吃点好的怎么行。

这家馆子离林敬言家里近一些,他们吃完了干脆没回呼啸去,散着步回了林敬言家里。

方锐也就在这儿蹭了个夏休期,再回来倒像个主人似的,非常不客气地拿被子接了水,咕咚咕咚喝光了,又倒了一杯放到林敬言面前。

“喝啊,别客气。”

林敬言没说话,拿起来在方锐刚才喝过的地方抿了一口。

 

吃了顿大餐本来就已经不早了,再加上两个人散步回来的路上方锐老是到处瞎转,花了不少时间。

他们轮流洗了个澡就一块儿躺床上去了,人手一个手机刷微博刷新闻,林敬言对这些网上的东西没什么太大的兴趣,看了一会儿就打开了消消乐,方锐倒是越看越乐,尤其是发现自己还有了粉丝,更激动了。

两人就这么一心二用聊着天,多半是方锐扯开的话匣子。

“老林啊,”方锐又说起来了,“你上回在外面的沙发上亲我,我知道的。”

林敬言手一抖,这关玩不下去了,手机都被吓得滚到地上了。

“流氓。”方锐说。

林敬言心想,这可怎么办,要不让他打两下出出气。

方锐转过头来,眼睛亮闪闪的。

“你怎么不多亲一会儿呀?”

林敬言有点晕,他觉得他自己也该摔地上去了。

方锐朝他伸手,“糖。”

他更晕了,觉得刚才那几句话是他的幻觉,只能机械地从地上的包里翻出糖来,挑了颗苹果味的。

方锐没动静。

他又挑了颗草莓味的,问方锐:“要哪个?”

方锐把苹果味的剥开了,塞进林敬言嘴里,再剥开草莓味的自己含着,翻了个身突然凑到林敬言面前去,亲他。

林敬言愣了一会儿就反应过来了,搂上方锐的腰和他接吻。

草莓味和苹果味混在一块儿,两颗糖碰来撞去,两个人的舌头也缠在一起。

好不容易松开了,方锐脸通红,还舔了舔嘴唇,硬着头皮撩。

“老林你真甜。”

“老林你好流氓啊。”

林敬言受不了了:“方锐,我想犯罪了。”

 

老流氓去扑小盗贼,被小盗贼死命拦着打了一架。

可惜小盗贼还是太嫩了点,打不过老流氓,还被老流氓死死捉住了。

这下可难逃一劫了。

老流氓把小盗贼这个自己送上门来的礼物给彻底拆了。

 

 

 

7.

 

又是五月的第一天。

呼啸这一年给林敬言办了个小型生日会。

大家凑在一起吃吃喝喝,方锐拼命拦着林敬言,在他耳边说:“我给你买了个蛋糕哦,你少吃点,留着肚子,跟我单独过!”

林敬言一边好好好一边继续吃,被方锐捶了一拳肚子。

两个人找了个借口提前开溜了,其他人不满道:“自从你俩搞了个组合,就整天整夜搞在一起。”

说者无心,听者就有心了。

方锐脸一红,梗着脖子反驳:“搞什么搞!不要乱说!”

 

方锐把林敬言拉到宿舍里,还特地反锁了门,生怕那群人喝多了跑上来瞎闹。

他从柜子里端出来个小蛋糕摆到桌上,又点了一根蜡烛插上去。

林敬言问他:“我就一岁啊?”

“少臭美,这个叫认识方锐一周年,比你生日还重要。”

林敬言点头道:“那有没有礼物啊?”

“有啊!”方锐指指自己,“我,方锐,无价之宝,不退不换,你就说你喜不喜欢吧!”

“喜欢。”

“这就对了,认识我就是你这一年来最大的礼物了!”

“不是。”

方锐不服气:“哪里不是了!还有什么比认识了我还好啊!”

林敬言抱着他亲了一口。

“你喜欢我才是。”

 

Fin.

评论(5)
热度(62)
© 一颗喵|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