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再遇见 4

* 前文走这里: 1      2      3

* 私设私设有私设

* 这文大概时不时突然一个回忆杀非常的随意(。

* 于是饥渴的作者炖了一锅过期肉





-




周泽楷坐在全明星周末会场的选手席上,看着舞台发着呆。

明明是不同的场景,却让他恍惚有一种依然是一年前的错觉。

去年他在S市找回了他的叶修,时隔一年,他在B市的会场里,想的都是这段时间里他和叶修稀少的交集。

如今正在挑战赛里搅得风生水起的叶修自然不会再来全明星周末上再搞什么龙抬头赚一波关注度,但周泽楷却觉得,叶修那副自信的样子就在他眼前,即便那次他根本就没露过面。

直到身边的江波涛用手肘撞了撞他,他才回过神来。

已经结束了。

江波涛用眼神询问他,他摇了摇头。

回到轮回的休息室里,周泽楷披上大衣,对江波涛说:“我还有事,你们先走吧。”

江波涛应了一声,又凑过去小声地八卦:“不会是叶神又来了吧?”

周泽楷愣了一会儿,愣得江波涛都快以为他真要去和叶修私会去了,才轻轻摇摇头,不知道是回答还是单纯的自言自语,没头没脑地冒出了一句:“我有点想他。”

江波涛无奈地拎起外套跑了,丢下一句,真是完全搞不懂你们两个。

 

周泽楷还得去参加一个酒会。

酒会是义斩的楼冠宁主办的,楼冠宁的父母与周泽楷的父亲有一些生意上的往来,碍于两家人需要维持住较好的关系,时间上有冲突的周父便强行把刚好在B市的周泽楷给塞过去了。

不情不愿的周泽楷只想去和对方打个招呼,履行完义务就走,干脆去得迟了些,试图尽可能的低调。

他还没进门就听见了里面传来的钢琴声,不知为何,他握在门把上的手有些轻微的发抖,这对于一个职业选手来说,可不是一个好兆头。

推开门后,他的手倒是不抖了,心却开始加速地跳动起来。

人群的焦点,坐在钢琴前的人,是叶修。

 

他才抒发完对叶修的思念没多久,一开始还以为是自己竟被这股子说上来也并没有多强烈的感情冲昏了头,出现了幻觉,定了定神,才确定那个完完整整投射在自己眼睛里的人就是叶修。

他虽然知道义斩和兴欣有些关系,但没想到能在这里看见叶修,毕竟叶修在这方面和他还是很相似的,极其不愿意参加这种抛头露面,充斥着人际交往的活动。他突然有些感谢起自己的父亲来,要不是周父软磨硬泡,他可不会答应过来。

周泽楷的心里是极想离叶修再近一点儿的,但又不想让叶修发现他,只好趁着众人都被琴声吸引了注意力的时候赶紧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一个人缩进了灯光照不到的角落里,静静地听叶修弹完了野蜂飞舞。

他从来没见过叶修弹钢琴的模样,虽说旋律什么的……还真没有,但他给自己加上了充满爱意的滤镜,怎么看都觉得这幅画面给叶修平添了几分魅力。

又强大又迷人。

 

又有些占有欲作祟的嫉妒窜了上来。

周泽楷是知道叶修会弹钢琴的。

他们交往的第二年中秋,周泽楷把叶修拉去了家里一起吃吃月饼过过节。

叶修一向是对这些团圆节日无感的,但因为是周泽楷,尤其是周泽楷还强调了家里没人,他便欣然同意了,就当是过过情人节好了。

周泽楷拎着叶修扫荡了一圈超市,买了一堆食材和几袋月饼,还趁叶修没注意的时候不怀好意地顺手拿了瓶润滑剂。

 

回家之后周泽楷就钻进厨房里忙活了,叶修一开始还窝在沙发里看电视上无聊的节目,看得直犯困,只好也钻进厨房里骚扰周泽楷了。

周泽楷正在水龙头下冲洗着菜叶子,水柱顺着他一双好看的手慢慢流下来。

叶修从身后揽住他,在他的颈窝里蹭了蹭,调戏道:“小周这么贤惠呐,还会做菜。”

“嗯,”周泽楷用湿漉漉的手在叶修脸上摸了一把,“我爸妈有段时间经常不在家,只能自己做。”

叶修被冷得一哆嗦:“小周好好努力,哥这个被泡面荼毒了一辈子的胃就靠你养活了。”

周泽楷笑着点点头。

 

吃了一桌子的菜,叶修揉揉肚子仰靠在椅背上。

就在这时,大门处突然响起了钥匙转动的声音,吓得叶修立马坐正,周泽楷也噌的一下站了起来。

两个人心里想的都是还好不在做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

周泽楷有些尴尬地冲着门口小声说:“妈,你怎么回来了……”

“回来拿点东西,”周妈妈换了拖鞋走进来,看见坐得端端正正的叶修,咦了一声,“家里有客人呀。”

“嗯,他是叶修,是……我朋友。”

叶修赶紧站起来,人模人样地喊了一声阿姨好。

周妈妈亲切地冲他笑笑,又看了看桌上的一堆空盘子,更是笑弯了眼,“哎呀,做这么多菜呀,也是,楷楷难得带朋友回来的,你们是一起打游戏的吧?”

叶修连忙回了个嗯,心里说以后还得跟您儿子正面对打呢。

 

周妈妈拿了东西就赶回学校去了,她是个大学老师,本来好好放个假想回家陪陪儿子,结果节后马上有个学术研讨会,材料实在是来不及做完,只好几个老师一块儿去学校加加班了。

眼看着门又被关上,叶修就瞬间瘫倒在椅子上,“吓死我了,我可最不会跟长辈打交道了。”

周泽楷似乎是认真回忆了一下叶修刚刚的表现,夸道:“挺好的。”

 

 

这些日子以来,因为两人不曾见面又鲜少在网上说话而慢慢被荣耀挤出去的叶修又以一副强势的姿态重新获得了周泽楷大脑的主导地位。

周泽楷揉了揉有些发酸的眼睛,贪婪地盯着那个身影,即便现在正在弹奏的人已经换成了那个有些厉害的叫唐柔的新人,他的眼神也依旧死死地锁在那一个人身上。

直到叶修又被楼冠宁拉着去了别的地方,他才收回目光,起身离开,甚至连这一行的主要目的都不管了。

 

结束了年前的比赛,在队里开了个简单的总结会,周泽楷便收拾东西回家去了,这几年轮回的发展势头极好,身为队长,他自然也忙一些,平时都不回去,再加上他父母本来就忙,一个到处飞做生意,一个到处飞做研究,即便都在S市,也只有过个春节能团圆一回。

一踏进家门,周泽楷就被周妈妈拉过去摸摸脸蛋又捏捏手臂,念叨了几句怎么又瘦了呀要好好照顾自己的呀。

这几日他一直陪着爸爸打打球或是下下棋,陪着妈妈逛逛街或是看看电视,没有压力也没有念想,很快便到了除夕夜。

一家三口围坐在饭桌旁,多半是周父周母你一句我一句,从时事聊到身边事,周泽楷负责认真听讲,听完嗯啊哦。

 

他正夹起一块排骨放进碗里,突然听见原本在讲同事女儿怎样怎样的妈妈把话题瞬间扯到他身上:“楷楷啊,之前来过我们家几次的,那个叫叶修的孩子,怎么好长时间不来啦?”

“……他很忙的。”

“忙什么能忙一整年的呀?你们是不是闹什么矛盾啦?有矛盾要好好解决知道吧,我看你难得有个能带回家来的朋友,要珍惜的。”

周泽楷嚼完了嘴里的排骨,又塞了一大口饭进去,含糊着啊了一声。

周父在一旁插嘴道:“好啦,年轻人自己的事情哪用得着你瞎操心。”

周泽楷面上很是冷静,心里跟炸开了烟花似的,假装漫不经心地说:“那我明天找他。”

“大年初一跑人家那里凑什么热闹。”

“不热闹的,他……一个人。”

在外颇有学术界泰斗之风在家却敏感多情的周妈妈暗自脑补了一个悲伤的故事,拉着周泽楷的手臂叫他要多关心关心人家。

周泽楷巴不得多给叶修送送爱心,很是听话地点点头。

周妈妈思维活跃,又瞬间把话题拉了回去:“刚刚跟你讲的那个小姑娘,人蛮不错的呀,跟你年纪差不多,人家现在也是单身,要不要见见面呀?”

“不用了妈……”

“你看你也老大不小了呀,要着急的呀……”

“……妈,”周泽楷连忙打断她,“我有喜欢的人了。”

“真的呀?怎么没听你说起过?”

周妈妈眼里放着光,连周爸爸都放下筷子,露出点好奇的神态了。

“我……还在追。”

“哦哟,哪家的小姑娘还看不上我儿子啦,那你加把劲啊,明年过年争取带回家来给我们看看,晓得伐?”

“嗯,晓得个。”

周泽楷又埋头继续扒拉米饭。

明天他就去追。


Tbc.

评论(1)
热度(41)
© 一颗喵|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