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再遇见 2

* 前文走这里:1




-



叶修像是要把指环内刻的几个英文字母磨平一般,反反复复地摩挲着,捏得那小小的环都起了热度,却仍是机械般地动作着,无知无觉。忽然他又像被烫到一样缩回了手,戒指稳稳地砸在他的胸口,没什么感觉,但心里很痛,他把链子藏回了衣服里,隔着衣服再一次捏住了两个指环。

这是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的存在。

他满心欢喜地买下了这对指环,期待着他高举到周泽楷面前的那一刻,期待着周泽楷看到时的反应,不知道会不会激动得说不出话来,转念一想,周泽楷不激动的时候也说不太出话来,估计也没什么太大的差别吧,但他还是很期待。

可他到底还是没来得及把东西送给周泽楷,不仅如此,还先送去了一句分手吧。

分手后叶修曾经多次考虑过把这一对玩意儿给扔了,睹物思人,还是眼不见心不烦的好,他也确实这么做了,可还是又多次从垃圾桶里把它们捡回来,最后甚至挂在了脖子上,难受就难受了吧,总好过什么也留不下。

这段反复是叶修人生中最优柔寡断的时刻。

他连离家出走、退役都没有犹豫过,却为了这两个小小的东西犹豫了。

 

这对本该一人一只的戒指也就只好成双成对地滞留在了叶修这里,辜负了身为一对戒指的使命,而它们倒是整天依偎在一起,叶修和周泽楷却是断了联系。

叶修松开手,任戒指自然地贴在他胸口的肌肤上,方才被他磨得发烫,眼下仿佛要在他胸口烙出一道痕来,他无知无觉地躺着,要真留下点什么痕迹也好,或许能让他和周泽楷的羁绊更深一些。

刚才他差点以为自己要把上面刻着的两个名字磨掉了,一下子失了神,理智都离家出走了,现在想来这深深刻下的字母当然不会随随便便就被他磨掉了,但他还是有些后怕,怕将自己在这段关系里对周泽楷仅剩的一点点对方毫无所知的温柔都给抹杀了,那往后就真的再也没有机会了。

他睡了个昏天黑地,闹了那么大一场,第二天的全明星他自然也不会去现场看。

 

周泽楷还是在活动结束前一些时候悄悄离开了,独自在人还不太多的街道上晃悠着,他虽然和江波涛说不会去找叶修,但只要一想起两个人此时还在同一个城市里,就不免心存侥幸,想着能不能再碰上一次叶修。

前一天的偶遇太糟糕,他又是毫无准备又是被半路杀出的迷妹杀得措手不及,想问的话一句也没有问出来,虽然现在就算是叶修自己走到了他面前让他问,他也还是不一定问得出口。

要是真能再偶遇一次,他至少得把人给抓牢了。

要不要问什么就再说吧,能看得见人就好了。

他不知道的是叶修也在犹豫着要不要再来找他一次,不用说话,见他一面就好,可念及自己一年来的决绝,以及往后不得不继续下去的决绝,最终还是放弃了。

 

周泽楷兜了一圈就趁着场馆还没散场回去了,他本就没有太过执着于这一时刻的相遇,只是因为昨天突然间的重逢让他一时魔怔了。这一年来他也没有真的多么放不下,该做活动就做活动,该定战术就定战术,该在赛场上举着碎霜荒火一波乱射也绝不含糊,会想起叶修的多半是夜深人静的时候。

反正叶修也不是彻彻底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周泽楷想,就算他连个手机都没有,但他还在荣耀,那就永远都有办法找到他。

总会再见的。

 

真正再见也不过是四个月后。

周泽楷当时在训练室里和江波涛商量季后赛的战术安排,忽然听见门外一声打碎东西的声响。

他一向不把这些外界的骚乱放在心上,也没多在意,依然在心里谋划着一些战术上的新突破,直到他听清楚了那个打碎杯子的选手突然说出的叶秋两个字,像是一颗子弹飞速地穿透了他的心脏,心跳骤停,他猛地瞪大眼睛,抬起了头。

江波涛问清了情况后小心翼翼地问还呆愣着的周泽楷,要不要过去看看。

周泽楷又是想又是怕,想见他,怕见他,不知该点头还是该摇头,正踌躇着呢,经理就打了个电话过来通知他俩赶紧带着账号卡一块儿过去。

周泽楷心里的天平本就往去见他那个方向偏去了,刚好经理替他又在那边托盘上丢了一个超级重的砝码,这下就好了,给了他一个完美的和叶修面对面的理由,反正这是经理喊的,不是他上赶着非要去见的。

江波涛偷偷斜着眼看了看周泽楷的情绪,看出点不声不响的激动来,估摸着自家队长的心早就飞去经理办公室了,便拿上他俩的账号卡迈出勇敢的第一步,给队长壮壮胆,助个威,一路上嘴里还念叨着叶神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然而周泽楷还是高估了自己的冷静。

他本想平静地不带感情地喊一声前辈,打完了招呼就不说话了,站在一边当个吉祥物,乖乖听着老板发话就好,和叶修之间就当是普普通通的前后辈关系一样,保持好该有的距离,至少表面上得是这样。可到了叶修面前时,他却是连一句简简单单的前辈也说不出口,哪怕是在过来的几步路上做足了心理准备,也还是难掩内心的慌乱,生怕自己一开口就是止不住的颤抖。

江波涛见他欲言又止的样子,赶紧挑起外交大使的重担,主动跟叶修打起招呼来。

叶修倒是真的冷静,看向周泽楷的眼神里竟然半点波澜都不起,只是一半亲近一半客套地说了句小周还是不爱说话啊,眼神就又飘走了,多一点儿的停留都没有。

周泽楷不免悲从中来,一时之间搞不清楚究竟是叶修太过冷漠薄情,还是他太过纠缠于过去。

 

在他们分手后的这两次见面之间的那段时间里,君莫笑的名声从小部分职业选手中彻底传开来,传遍了整个职业圈,叶修在第十区横行霸道之时,轮回公会和他的接触并不如蓝雨阁、霸气雄图、中草堂三家那么深,也就没有发现什么端倪,只当是网游里一个不得了又讨人厌的高手,并未和战队方面联系。

在一部分人已经知道君莫笑即叶秋的时候,周泽楷也只是知道有这么个人在网游把各大公会搅得风生水起,心里莫名浮现出叶修那张嘲讽脸来,便在第十区开了个神枪手的小号,跟着君莫笑刷了好几个副本。

他一声不吭,只是偶尔在组队窗口打几个字当回应,在听到耳麦里传来叶修的声音的时候,意料之中,却还是愣了神,手上一个操作失误,赶紧打了一句不好意思过去,却是没收到任何回应。

他操作上只是发挥了半数水平,也就跟网游里一个挺厉害的玩家差不多,自以为装得天衣无缝,结果他说了句要下线了之后,君莫笑在原地静止了几秒,私聊窗口上亮起了一句话。

君莫笑:小周?

周泽楷被这么敏锐的叶修吓了一跳,什么也没说就匆匆退出了游戏,关了机,房间里等也没开,电脑屏幕迅速地暗了下去,他一个人在黑暗里坐了好久,平复着怎么也下不去的心跳。

 

周泽楷这会儿又想起来网游里那次不尴不尬的碰面,心里更是难堪,表面上却是一如既往的云淡风轻,其中细微变化也只有江波涛这个专业翻译器和叶修能看得出来。

可叶修还是没事人一样,压根没去看他怎么了,转而拉着老板谈起了生意,跟自家人似的拿来了江波涛的无浪给他们展示了起来。

周泽楷一边看一边有些精神恍惚地想着,不愧是叶修啊。

正式谈生意的时候他和江波涛就不该在场了,在离开办公室前他刻意看了叶修一眼,有些惊讶地发现叶修也正抬起眼来看着他,两个人交换了一个不明意味的眼神后,周泽楷转身出门了,叶修也低下了眼继续等着跟轮回老板磨。

 

走出轮回大门,叶修抬头看了看天上粉色的晚霞,心想谈生意真是累,不知不觉就耗掉了一个下午,虽然他也蹭着电脑玩了好一会儿,但也算是彻底感受到了外交谈判的艰难,幸好当初没有乖乖留着继承家业。

他慢慢踱步到了不远处的一个小公园。

公园里多半是晚饭时间比较早的爷爷奶奶来饭后散个步,有的还带着小孙子小孙女,一派温馨和睦。

他仿佛也被感染到了情绪,勾起嘴角来,脚步也变得轻快了,朝偏僻处的一座小假山走去,远远的就望见了一个修长的身影靠在岩壁上。

 

从前他们也是这样,恋爱关系不方便暴露,两人又身处异地,幸好S市和H市离得不算远,叶修有时兴起便告诉周泽楷一声,直接买了张票就跑过来。

江波涛替周泽楷在轮回那儿打了个掩护,周泽楷便开心地一路小跑着出去了。

江波涛见了自家队长这副难得一见的兴奋模样,又是觉得好笑,又是唉声叹气,总觉得这两个人的画风有点熟悉,又很是违和,想了好久才想起来,这分明就是中学里背着家长老师偷偷摸摸搞早恋的小情侣嘛。

周泽楷到了两人常常接头的小公园,一眼就能看见懒懒散散靠着假山的叶修,便加快了脚步跑过去,一把将人抱在怀里,亲亲头发,又舔舔耳朵,像个大狗狗。

叶修被他抱得要窒息了才挣脱,然后仰起头来在他唇上印上一吻,挑起眉来说:“小周还是这么乖啊,奖励你。”

 

叶修在距离周泽楷几步处就停了下来,两个人互相望着,眼里却没有神,好像同时沉湎到了某段记忆里,一时挣脱不出,也不想出来。

隔了一会儿,竟是周泽楷先开了口:“前辈……”

“嗯?”叶修回过神来,“别叫前辈了吧,听着别扭。”

他又自嘲般地一笑:“以前还老让你这么叫,现在自己也听不下去了。”

周泽楷听到叶修这么无所谓地提起了他几乎是以血以泪刻在心上的“以前”,一阵心痛。

叶修看他不说话,便挑起话头来:“小周上回也看了少天找我PK吧?我的君莫笑怎么样?”却是只字未提他开了小号找自己的事。

周泽楷点点头:“厉害。”

“嗯,知道厉害就好,以后肯定要碰上的,早点做好准备啊,你现在可是荣耀第一人了,别被我打趴下啊。”

周泽楷牛头不对马嘴地回了一句:“你瘦了。”

叶修一愣,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继而笑道:“是吗?那还挺好,不显虚胖了啊。”

分手后再想像朋友一样聊天总是有点尴尬。

两个人又莫名其妙地陷入了新一轮的沉默。

周泽楷努力地想要说些话,却无奈于自己实在是不会讲话,此时要是黄少天附身就好了,怕是话多得讲也讲不完了,哪里还有空去尴尬。

他有点忍不住了,张口叫了一声叶修,倒是乖乖听话没再叫前辈。

叶修抛来一个疑问的眼神:“怎么?”

他指了指马路对面的一家酒吧,问道:“能不能喝几杯?”

“哎小周,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酒量。”

周泽楷还是定定地看着叶修。

叶修也是怕了他这眼神了,风平浪静底下又带着点撒娇和执拗,让人拒绝不了,心一横,便说:“去就去呗。”

 

周泽楷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非要拉着叶修去喝酒,他就是想和叶修多待一会儿,而喝醉了的叶修又显得好拿捏一些。

他们以前很少喝酒,为了自己的职业寿命都是能不喝就不喝,只有少数庆祝的时候,会买两瓶酒来喝着玩儿,也不会喝太多。

叶修是根本喝不多。

周泽楷酒量倒是不错,但从来也就是那么几杯封顶,便再不碰了。

尤其是和叶修在一块儿之后,他还得看着身边这个一杯倒的家伙,也腾不出手来喝了。

 

他伸了伸手想去拉叶修的手,又想起来他们俩已是今非昔比,哪儿还能做这些亲密的小动作,僵在半空中,过了一会儿才收回去。

叶修也看见了他伸出了一小截的手,却装作没看到,迈开步子走在了前面。

周泽楷几步之差落在后面,自然是看不见叶修眼里的一丝不管不顾,更听不见他心里想的,就这么一回,让他任性这么一回吧。


Tbc.

评论(2)
热度(58)
© 一颗喵|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