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澄】解语·五

*例行:变猫老梗,OOC一章更比一章强(。

*前文走这里:   





-




蓝曦臣站在床边,低下头看着江澄,眼神一片清明坦荡,暗地里攥紧了双手,大拇指不安地搓着食指的关节。

江澄也终于从乱成一团的情绪里走出来,尾巴依旧警惕地竖着,昂起头来问:“蓝宗主,你是亲我,还是亲猫?”

蓝曦臣反问:“现在有什么区别?”

“那你是喜欢猫,还是喜欢我?”

江澄这么绕着弯子来问他,蓝曦臣偏就将他的心事直直白白地都剖开来给江澄看。

 

他也不藏起眼底的情意了,就那么直直地盯着江澄,穿透那一身猫毛,直接看到内里的那个江澄自己。他说:“喜欢你。”

“蓝宗主……” 江澄果不其然放软了声音,“我有哪里好,叫你这样惦记?”

“没有哪里不好的。”

“……”江澄虽是一直盼着有人能夸夸他,看见他的好来,可这么不长眼睛的夸,他也实在无法承受,索性翻了个身背对蓝曦臣装死,“那好,蓝宗主,这回我真要睡了。”

蓝曦臣替他掖了掖被子,体贴地留他睡床上,转身准备离开。

江澄总以为没人真正了解他,可蓝曦臣默默地看了他这么多年,自然是多多少少看得清他的。

他本就是嘴硬心软的,平日里装出一副百毒不侵的样子来,让人人都怕他,如今成了一只小猫,任他怎么张牙舞爪也没人会怕他了,蓝曦臣便难得乘人之危地承认说喜欢他,说他好,让他放不出狠话来,也就无法立刻拒绝了,只能缩成一个球,自己再替自己造出一个坚硬的外壳来。

 

江澄闭着眼睛听身后的动静,听见拉开门的声音才意识到自己正赖在别人床上,主人倒要去睡客房了。

像什么样子。

他堂堂江家家主怎么能干这种事。

他不情不愿地喂了一声,把蓝曦臣叫住,“蓝宗主,别麻烦了,晚上就这么睡吧。”

为了彰显他的诚意,一说完他便往里边挪了挪,依旧是背对着人。

蓝曦臣在床边坐下,问他:“天还没黑,江宗主真的要睡?”

江澄总觉得蓝曦臣是在暗暗地戳穿他方才装睡的事情,嘴上也不客气起来:“蓝宗主都说喜欢我了,还叫得这么客气,太假了。”

“……那叫晚吟如何?”

“也不好。”

“晚吟。”

“……”谁让你这么叫了?江澄默默在心里说一句,再度闭上眼睛,岂料这向来说睡就睡的猫壳子在需要的时候倒是死活不灵了。

他困意全无,这么躺着也太过无趣,干脆翻了个身趴在床上。

“睡不着。”

蓝曦臣依旧那么坐着,像是知道他不会睡一样。

他便继续说:“蓝宗主要做什么,带上我吧。”

 

然而蓝曦臣也并不做什么。

只是伏案读书。

江澄便也团在桌子上,有一搭没一搭地翻着书,偶尔抬头看看蓝曦臣写字。

蓝曦臣读书写字都十分专注,字也写得漂亮,直到江澄盯久了,他才抬起头来。

江澄顺势搭话:“蓝宗主还不如魏婴和蓝湛养的那一窝兔子过得有趣呢。”

“晚吟平日里不也总是忙着处理事务?”

江澄还不太习惯被这么称呼,浑身打了个颤,都不去思考蓝曦臣平日里离他那么远,怎么对他做的事情倒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当了几天的猫,什么事都做不了,只能极其悠闲地过日子,习惯起来之后他还真的差点忘了自己以前也是忙着大大小小的事情,确实没什么立场嫌弃蓝曦臣过得无趣。

他整天逼着金凌练这练那,金凌被逼怕了就溜回房间去,还不忘关门前对他说一句,舅舅你这么凶,还这么无趣,怎么可能有人要给你当媳妇儿哦。

江澄这回是偷偷瞄了一眼又继续读书做批注的蓝曦臣,心里想着,真的有人要给他当媳妇儿,可惜人家也不是媳妇儿……

 

江澄看着蓝曦臣的字,又想起了他书里藏着的东西来,反正都说破了,干脆就捅得更明白些:“蓝宗主,把我那篇文章还我吧。”

蓝曦臣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江澄连这个都知道了,便点点头说,好。

“好歹也是我的东西,蓝宗主这么不问自取,说出去也不怕别人笑话吗?你要是真想要,跟我说,我又不会不给……”江澄又问他,“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啊?”

“很久了,比你想的还要久。”蓝曦臣也没忘了江澄前一句话,又道,“那就给我吧,晚吟。”

江澄还是不太相信,可偏偏什么证据都摆给他看了,连本人都毫不避讳地承认了,搞得他不知该作何回应,心里不自在得很,却又不太想改变现在的状态,只好答应了蓝曦臣继续收着他那篇文章的事,继续无趣地趴着。

反正他也不是真心要讨回来的。

 

蓝曦臣写完了一篇,发现原本在桌角的茶杯被推到了他手边,他看了一眼江澄,后者正一脸嫌弃地拍着猫毛沾上的灰。

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温度刚刚好,再不喝怕是要凉了。

他冲浑身上下写满不关我事的江澄笑了笑,把杯子推过去。

 

江澄再去看蓝曦臣的时候,脸上还有一抹明显的残存的笑意,看得他心里有些微波荡漾的,情不自禁地伸出舌头在杯子里舔了一口,又舔了一口。

确实有点渴了。

他忽然觉得闲着也挺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哪怕什么也不做,就这么待着,也很好。

他没有再去细想,究竟是这样的日子好,还是蓝曦臣好。

 

两人这样相安无事地过了几日。

只不过夜里再不像之前那样自然地睡在一块儿,江澄努力地贴着墙,面壁睡,蓝曦臣也尽量往床边靠,拉开两人的距离。

自从变成了小猫,江澄很容易做一些杂乱无章的梦,有莲花坞有云深不知处,有魏无羡有蓝忘机有金凌,有猫有狗有兔子,偶尔还会有他的父母,他的阿姐,当然还有身边的蓝曦臣……

大约还是这猫脑子不好使,已经过去的事,甚至子虚乌有的事,都一股子地涌进来,放给他看。

出现最多的还是蓝曦臣。在每一个让他害怕让他愤怒让他悲痛的片段里,在他孤身一人嚼碎伤痛往下咽的回忆里,都平白多出一个蓝曦臣,陪着他,哄着他。

于是噩梦趋于缓和,甚至有变为好梦的趋势。

蓝曦臣后来再没提过喜欢他这件事,他自然不会主动提及,但在这一夜又一夜的梦里,他却觉得蓝曦臣又在朝自己施加压力。

而他还不敢承认,蓝曦臣对他而言,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这一夜他难得睡得十分安稳,一夜无梦。

只是……醒来时好像觉得眼前的景象有些不同。

房间还是那个房间,床还是那张床,蓝曦臣也还是那个蓝曦臣,只不过这个蓝曦臣的脸好像有点太近了些。

刚醒过来的江澄脑子还不太清楚,唯独觉得冷得瑟瑟发抖,就像被剥了一身的毛一样。他忍不住又往蓝曦臣身上缩了缩,这才觉得哪里不对劲,低头看了一眼。

一身的毛确实没了。

他变回了人。

还光溜溜的什么也没穿。

江澄被吓得顾不上冷了,往后退了老远,被冰冷的墙壁冻得一哆嗦,又没骨气地缩回了原处,虽说他想变回来想了很久了,每天都惦记着要赶紧回莲花坞去,远离蓝曦臣一阵子,可他完全没有考虑过变回来是一件这么尴尬的事情。

偏偏蓝曦臣还被他的动静吵醒了,睁开了一双眼,蒙着层水汽,有些茫然。

随着那双眼睛越发的清明,江澄明显地感觉到蓝曦臣的上半身正人君子地僵着,眼神飘忽不定,脸也微微红了,下半身却十分流氓地顶着他。

他连忙一把将被子扯过来,裹着坐起来,对尚且懵着的蓝曦臣说:“蓝宗主,借身衣服。”

 

蓝曦臣回过神来,取了一身白衣过来递给江澄。

江澄接过来,见蓝曦臣一副并不打算走开的样子,又躲进了被子里去,把衣服换上才下了床。

他比蓝曦臣略矮一点,肉眼上并不太看得出,衣服也合身,只是他很少穿白色,再加上这又是蓝曦臣的,一穿上就好像浑身被主人的气息包裹着,怎么看怎么别扭。

方才为了尽快钻出来,衣服穿得有些着急,他便低头理了理,抬头却见蓝曦臣跨了一步就站在自己面前。他自己别扭,却不知道在蓝曦臣眼里看来,他穿着他的衣服,头发散着,这幅样子太招惹人了。

蓝曦臣双手压住他的肩膀,在他一句“你干嘛”没说完的时候就堵住了他的嘴。

还是用嘴堵的。

江澄反应过来的时候蓝曦臣已经退开了,其实没有很过分,只是嘴唇碰了碰而已,可他还是听见蓝曦臣罕见慌乱的声音说,对不起。

他大概是魔怔了,控制不住地伸出手去,攥紧了蓝曦臣的衣袖。

 

蓝曦臣睁大了眼睛,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来,紧接着像是怕江澄清醒过来一般,着急地将人揽了过来,再次覆上了双唇。

这一次他不再满足于浅尝辄止,江澄那欲拒还迎的动作让他想要索求更多,他在江澄还未缓和起来的嘴唇上蹭了蹭,将温度传过去,再慢慢撬开牙关,探进去。

蓝曦臣的吻是温柔却不容抗拒的。

江澄基本已经放弃思考,任凭对方的舌头揪住自己的,缠绵许久,吻得他有津液顺着嘴角流下来,才唤回几分理智,轻轻咬了一下蓝曦臣的舌头,把人给推开。

他心里气得很,不知是气自己还是气蓝曦臣,干脆举起手来用蓝曦臣的衣服擦了擦嘴角,瞪着对方,不说话。

毕竟他实在没什么立场去骂人。

 

蓝曦臣和他隔着一臂的距离,进退两难,犹豫半晌后开了口。

“你——”

“蓝宗主,我想洗洗脸。”

“……我替你取热水来。”

蓝曦臣端了水回来,却发现房里已经没人了,江澄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桌面上放了张纸,可只有个墨点,什么也没写。

大概只是为了告诉他要走了,不是出意外了。

他想去追,但心里明白江澄现在不想看见他,坐了一会儿才出门,先去了找了一趟魏无羡。

魏无羡倒是没和蓝忘机在一块儿,像是意料之中地看见了他,朝他挥挥手:“蓝大哥!”

“晚……江澄他来过没有?”

魏无羡嘿嘿朝他笑:“来过啦,刚刚走呢,蓝大哥你要是现在追,还追得上哦,穿了你的衣服,可显眼了。”

蓝曦臣摇摇头:“他看上去,不生气吧?”

“脸有点红,你们怎么啦?”

“……没什么。”

“蓝大哥,”魏无羡依旧笑嘻嘻地看他,“我一提你,江澄就脸红,暴躁得要命啦,我可没见过有谁让他这样的。”

“我——”

“干得漂亮!”

“……”


Tbc.


下一回就能迅速地抓回媳妇儿并修成正果了!ヽ(・ω・´メ)

评论(8)
热度(123)
  1. 暴躁老哥紫电电一颗喵 转载了此文字
© 一颗喵|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