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澄】解语·四

*例行:变猫老梗,OOC一章更比一章强(。

*前文走这里:  




-




当天夜里江澄没有翻来滚去,蓝曦臣也就没有把他塞自己怀里,不过就算是他又乱动,在刚被一本书揭穿了这种心事之后,蓝曦臣也不太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占暗恋对象的便宜了。

第二天一大清早,蓝曦臣就轻手轻脚地出门了,给江澄留了张字条说是外出有事,让他自己小心。

这事来得也巧,倒也给了他一个逃避一会儿的借口。

江澄却是乐得自在,他也没觉得自己这样有哪里不安全的,何况他还要瞒着蓝曦臣去看看那本书呢。

只是他自己在云深不知处也不太方便,还得找人带他去。

 

蓝曦臣不在,他也没法跟别人交流,想找魏无羡也只能在云深不知处漫无目的地瞎逛。

幸好魏无羡和蓝忘机在一块儿之后没那么放飞了,基本找着蓝忘机就能找着他,两个人整日里黏在一起,真是腻不死他们了。

江澄一边嫌弃一边提溜着四条腿跑去了兔子堆,果不其然看见了黏在一起的两位。

其实按他现在的视线确实没有看见两个人,光看见了一堆兔子,和一个魏无羡的背。

走近了才看清楚是魏无羡那流氓把蓝忘机给扑倒了按地上啃,围了一圈儿兔子在那儿观摩,也不怕带坏兔子。

云深不知处什么时候不禁白日宣淫了?

当年那个正经又正直的蓝二跑哪里去了?

江澄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

都是魏婴这个臭不要脸的搞的。

 

他恶狠狠地朝那两位喵了一声。

魏无羡衣衫不整地从蓝忘机身上爬起来,蓝忘机扭头看见是江澄,下意识地皱了皱眉。

魏无羡跑过去把江澄小奶猫往兔子堆里一扔,说:“干正事呢,先跟兔子玩吧。”

江澄朝魏无羡绵软无力地踹了一脚:“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反正也听不懂,江澄骂了个爽,才用前爪按着一张纸朝魏无羡推过去。

魏无羡好奇地拿起来,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带我去藏书阁。”

江澄本想写得明白点,以免魏无羡逗他玩故意不带他去,可惜他用小肉爪扒拉了半天才扒拉出这么几个字,再写下去怕是他自己都不认得了。

魏无羡倒是难得地没趁机耍他,竟然乖乖地一手拖着蓝忘机一手拎着江澄朝藏书阁过去了,大概是因为没法跟一只猫耍嘴皮子,太没意思。

他还贱兮兮地当着江澄的面跟蓝忘机说:“二哥哥,我们等会儿继续啊。”

蓝忘机点点头,一把将江澄从魏无羡手里拿过来,自己拎着。

江澄被晃得喵呜喵呜乱叫,恨不得吐他俩一身。

所以说他为什么要来找魏无羡?

 

江澄非常担心魏无羡和蓝忘机直接在藏书阁就少儿不宜起来,谁知道是不是已经有过了呢。

蓝忘机刚开了门,他就挥舞着前爪把两人赶走了。

你们赶紧回去干正事去吧!“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魏无羡切了一声:“专程陪你过来,还不让我们坐会儿啊。”

说罢便不满地拽着蓝忘机走了。

 

江澄深吸一口气,努力地跳起来把那本书扒拉了下来,翻了不一会儿就看见了那个令他讨厌的不明生物的画像。

然后,他的眼里就只剩下了两个词——

男欢女爱、心悦之情。

他的脑子里轰的一声炸起平地一声雷。

虽说在他看见那篇被收藏得十分妥当的他的文章之时,他就已经有了这个猜想。可他又坚持像蓝曦臣这样的君子,心中怕是没什么地方来藏着掖着这种小情小爱的。

而此时此刻,蓝曦臣能听懂他说话有了解释,他也是完完全全地确定了,蓝曦臣对他存有不一般的心思。

 

江澄从没喜欢过别人,也没被别人这样小心翼翼不露痕迹地喜欢过,一下子有些缓不过来,好似被一团巨大的说不明白的情绪包裹着,有害怕,有抗拒,甚至有点喜悦,四条腿也跟踩在软绵绵的云彩上似的,走路都走不稳。

他走远了才反应过来自己没法把藏书阁的门给关上,正想回去以他渺小的猫身试试,他可不想给云深不知处这边带来什么麻烦,抬头却看见魏无羡和蓝忘机就站在不远处,这会儿正朝他走过来。

魏无羡嘿嘿两声:“就知道你没法关门。”

江澄也没心思跟魏婴贫了,理也不理魏婴,喵都懒得喵一声,就迈着小腿儿跑了,只听见魏无羡在身后嫌弃道:“这种跟江澄一样的猫肯定没人要养的。”

说完又立刻换了一副嘴脸,极其不要脸地朝蓝忘机说:“二哥哥,我们要不要去藏书阁里……”

江澄甩了甩脑袋,听不见听不见。

但他还是控制不住地想起了书上那几句话,脑子里全是蓝曦臣平日里一派温和的模样,和夜里拥着他入眠的睡颜。

这没出息的猫脑袋……

 

江澄没回蓝曦臣的房间,他不是不敢,有什么好不敢的,又不是他喜欢人家……

他只是有点没法面对。

那屋子里全是蓝曦臣的气息,叫他心烦意乱的。

他不知不觉又溜达到了兔子堆里去。

兔子们抱着胡萝卜在啃,一只小兔子看见江澄,虽然不是同类,但跟它们一样又白又绒的,一定不是坏动物,就用前掌推了根胡萝卜过去,眨巴着红眼睛看他。

江澄有点懵,不知该如何拒绝一只兔子的好意,只好低头啃了一口。

啃完的唯一想法是——

蓝曦臣那碗鱼肉真是太好吃了。

 

江澄生无可恋地趴在草丛里。

他也没有完全被蓝曦臣的心意冲昏头脑,他还是记得看一看解决办法的。虽然说得很明白,总会变回人的,但比起这个确定的结果来说,未知的时间点更让他不爽。

他只想快点变回去,越快越好,尽早离开这里,回到莲花坞去,再也不见……至少在蓝曦臣打消对他的念头之前,都再也不要见蓝曦臣了。

他实在是不想对一段他回应不了的感情负责。

 

蓝曦臣找到江澄的时候,江澄还在兔子堆里揪地上的草玩,这才放慢了脚步。

他回房没见到江澄,一下子就急了,云深不知处虽然很安全,但江澄那副样子,还是有太多万一可能发生了。

他平日里向来处变不惊,此时却慌了神,步履间也不见往日的冷静了。

若是一路上有人碰见他,一眼就能看出蓝宗主有些反常。

直到看见江澄安静地、安好地待在这里,他才松了口气,暗暗斥责自己想得过多了,真是关心则乱,太不应该。

兔子们大概是对外来物种十分好奇,平常看腻了魏无羡和蓝忘机两人,如今跑来一只小猫,便都簇拥着看他揪草玩。

蓝曦臣看着这幅画面,心底是软得一塌糊涂,只想把江澄抱进怀里,好好疼他。

偏巧这时江澄抬起了头,他也来不及收起自己眼底的绵绵情意了。

 

江澄自然是看见了。

他从未被别人这样注视过,第一反应竟是有些害羞,过了片刻才冷硬起来,朝蓝曦臣挥了挥爪子。

他决定了不跟蓝曦臣坦白他知道了一切,两人现在的相处模式很好,当朋友很好,可说透了,过界了,场面就太尴尬了。

蓝曦臣这样的品性必然不会否认自己的真实感情,可承认了就代表他得做出回应,他不可能答应,他又不喜欢男人,可直接拒绝……他好像也说不出口。

说到底他还是回应不了。

倒不如就这样算了。

 

蓝曦臣过来将他抱起来,他也没反抗,心里暗示自己,反正现在是只猫。

他听见蓝曦臣在头顶问他:“江宗主饿不饿?”

他使劲晃晃脑袋:“我困了。”

蓝曦臣便微微蹙起眉来:“现在还早,睡太多对身体不好。”

江澄便不回了,摆出一副我就是要睡觉你别管我的样子来。

他说困原本只是个借口,可蓝曦臣的怀抱实在舒服,窝在里面随着稳稳的脚步而轻微的起伏,颇有催眠的效果,真的犯起困来,眼皮也耷拉下来。

江澄迷迷糊糊了一路,觉得那劳什子先人的记录里应该再添一笔,变猫期间极其嗜睡。

直到被蓝曦臣轻轻地放上床,他才稍稍清醒过来,但由于不太想面对蓝曦臣,还是闭着眼睛,假装自己睡得正熟,拐着弯儿的赶蓝曦臣忙别的去。

谁知他等了半天,那人影始终杵在自己面前,不仅不离开,反而似乎还靠近了些,衣服上的清香扑过来,挠得他心里痒痒的,差点就憋不住睁开眼睛来,吼一句,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江澄看不见蓝曦臣此时的样子,他俯下了身子,趴在床沿边,静静地看着江澄。他心思细腻,又对江澄格外上心,自然感觉得出江澄对他的态度有一些微妙的变化,思来想去,大概也只有那一件事了。

等变回去了,江澄肯定是要走的。

以后他们可能不再会有这样单独相处的机会了,又会回到最初,客客气气的样子。

蓝曦臣有些舍不得,他不是放不下的人,可上苍把他最想要的人丢到他面前来,温存一段时日,总归是要残忍地收走。

若是从未得到过,一辈子就这样过去他也是不在意的。

可如今人就在他触手可及之处,虽说也不是个人形吧,他还是有些不甘心的。

蓝曦臣一时魔怔,把脸凑过去,在江澄毛茸茸的猫脸上碰了碰,又觉得不满足,换了嘴唇碰上去,轻轻蹭蹭。

 

蓝曦臣退开的瞬间,江澄瞪大了猫眼,浑身炸起毛来,尾巴也竖了起来。

他觉得自己应该有一万句一千句话要说,又不知从何说起,气鼓鼓地哼了一声。

没想到蓝曦臣竟是这种人!趁着睡着耍流氓!

怎么能对一只猫下得去嘴!不怕糊一嘴毛吗!


Tbc.

评论(8)
热度(119)
  1. 暴躁老哥紫电电一颗喵 转载了此文字
© 一颗喵|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