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澄】解语·三

*例行:变猫老梗,OOC一章更比一章强(。

*前文走这里: 



-




天蒙蒙亮的时候,蓝曦臣又开始想江澄,不是他怀里的那一团小猫,而是当年来云深不知处的少年。

那个让他怦然心动的江澄。

那时候,他好似在笑着注视每一个少年,却又打心底里想把所有温柔的目光都停驻在江澄一个人身上。

他喜欢看江澄和魏无羡整日互相斗嘴,喜欢看他明明关心魏无羡关心得要死却什么都不说,也喜欢看他拼了命地想追上魏无羡超越魏无羡,无论做什么,都喜欢看。

一向风平浪静的心情竟然会跟着江澄的一举一动泛起涟漪,会因为他笑而偷偷地笑,因为他生气而暗地里生气。

 

蓝启仁让蓝曦臣帮忙批阅文章,他出于私心先抽出了江澄的,字迹工整,又有说不上来的跟本人脾气一样的拧巴,文章写得很好,言语之间铿锵有力,他无意中发现这篇文章里居然有他的字。

那两个小小的倔强的字就好像江澄站在他面前,叫他,曦臣。

他把那两个字圈了出来,然后把这张纸小心翼翼地夹在古籍里,直至如今。

 

那时候他还不知道自己是喜欢江澄,自以为是欣赏江澄,或是比欣赏再高出那么一点点。

他读得懂蓝忘机脑子里那些汹涌澎湃的对魏无羡的爱,却读不懂自己心里那一份轻轻柔柔的对江澄的喜欢。

直到魏无羡死后,江澄疯了似的到处找被夺舍了的人,逼问他们是不是魏无羡,那时候,蓝曦臣竟然几分妒忌几分心疼。

他妒忌魏无羡能让江澄失去理智到这种地步。

他心疼江澄活得这么痛苦,又背负了这么多。

他从未有过这种负面的情绪,这才后怕地意识到,他对江澄,是喜欢,甚至是爱。

 

他缓慢地把这些年来屈指可数的和江澄的交集在脑海里过了一遍,也说不上来到底是为什么会这么喜欢,可能是因为每看一眼他就能记上一辈子吧。

他的心,给出去就要不回来了。

不如趁着江澄还是只软萌好拿捏的小奶猫的时候,多和他相处上几天,为他们仅有的交集再添上几笔。

想到这里,天已大亮,怀里的小东西也动了动。

 

蓝曦臣朝怀里看,江澄小奶猫已经睁开了眼睛,只是一双圆圆的眼睛还朦朦胧胧的,他轻轻问:“醒了?”

说话带出的气息全数扑到一张猫脸上。

江澄浑身一抖,这小身子实在不禁吓,老是颤颤巍巍的……

而后他才清醒地意识到自己身处何地,是蓝曦臣的床上,又不只是蓝曦臣的床上,还是蓝曦臣的怀里。

平常心……

他深吸一口气,尽量说服自己蓝曦臣不过是当他一只猫而已,然后嗯了一声,淡定地从蓝曦臣怀里钻了出来,说:“蓝宗主早啊。”

蓝曦臣觉得这大概也算一个变相的心爱的人在自己怀里醒来的画面,不由得勾起嘴角:“江宗主早。”

蓝曦臣笑起来真是过分好看了,江澄心里嘀咕,还给不给别的男人活路了,还怎么让他找个漂亮媳妇儿,漂亮姑娘都得跟蓝曦臣跑了。

 

见江澄小奶猫愣在那里,蓝曦臣以为是变猫这桩怪事对身体还有什么其他影响,便问道:“有哪里不舒服吗?”

江澄挥了两下爪子以示非常健康:“我好得很,蓝宗主觉得我那么弱吗?”

“没有,”蓝曦臣无奈,又顺了一把毛,“我今日去藏书阁替你看看有没有解决办法,江宗主要去吗?”

“当然。”

 

午后。

蓝曦臣带着江澄去了藏书阁。

他本想把江澄小奶猫抱过去的,谁知道江澄抗拒得很,怎么也不肯,非要自己走,搞得他倒像是个有什么恋猫怪癖的流氓一样,无奈之下只好让他自己走。

江澄四条短腿跑起来也挺快,蓝曦臣跟在他身后,看着他仿佛是要证明自己能跑能跳身体很好的拼命样子,摇着尾巴晃着身子,四条腿灵活地向前迈,蓝曦臣心情也极好,这样比抱他过去要有趣多了。

蓝曦臣边走边与他说话:“云梦那边还好吧?”

江澄便放慢了些步子,“最近没什么大事,小事现在有金凌,他处理得还算勉强可以吧。”

这话里带着些想夸又碍着面子不怎么愿意夸的味道。

蓝曦臣笑笑,一并将两位都夸了:“江宗主把金凌教得很好。”

江澄切了一声:“好什么好,整天惹麻烦!要是能养成蓝宗主这样,那才让人省心。”

江澄难得直白地说人好话,蓝曦臣一向不在意别人对他的看法,却被这么一句话说得心里熨帖,生出了些逗逗江澄的想法来。

他带着点笑意问:“江宗主喜欢我这样的?”

江澄跑得正欢,差点被吓得平地摔一跤,一时不知道该说喜欢还是不喜欢,怎么说都不对劲,好一会儿才说:“蓝宗主很好。”

 

小辈们都在午休,藏书阁此时空无一人,蓝曦臣的步子很轻,江澄的小肉垫踩在地上也不会发出声音,空气里安静得只余下翻动书页的声音,和时不时停下动作时的呼吸声。

他们面对面坐在窗边的书桌旁,确切地说是蓝曦臣坐在椅子上,江澄坐在桌子上。江澄这肉爪子翻起书来也费劲,但毕竟关乎自己能不能变回人,他还是极为艰难地认认真真翻着古籍,速度上自然是比不上蓝曦臣的。

 

午后的阳光刚好透过窗子洒进来,一人一猫被笼在这暖人的阳光之中,浑身泛着金黄色。蓝曦臣抬头看看还在艰难翻书的江澄,由于受了太阳的眷顾,江澄浑身细小的绒毛都能看得一清二楚,看上去竟是比先前还要再软上几分,蓝曦臣不由心里一动,生出了一种岁月静好之感。

江澄察觉到蓝曦臣过于专注的目光,浑身发热,脑子也发热,抬起头来也不说话,干脆就喵了一声。

叫完才冷静下来,太蠢了,老子为什么要学猫叫!

“继续看吧,就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发现。”蓝曦臣回过神来,“怎么不说话,我又不是听不懂。”

“懒得说。”江澄又低下头去继续动爪子。

 

蓝曦臣很是享受此时此刻静谧安宁的气氛,一边儿想着晚点找到解决法子就能多和江澄单独待一会儿,一边儿又希望江澄早点变回来,虽然能独处,但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云梦那边自然是离不开江澄的。结果大概是后者更强烈一些,他没多久就从浩瀚书海里翻出了这回的不明生物的记录来。

这不明生物确实很不明,这本先人的奇珍异兽记录里都没能给它起个名字出来,大概是觉得千百年来再也没有什么生物跟它撞了名字,干脆一直写着不明生物,从记录里看也就那一位先人发现过这种生物,也有可能是这位先人觉得后人没什么机会见到,就连名字都不给了。

不明生物的画像和江澄描述的一样,就是一团黑漆漆的毛球,看上去挺温和,事实上除了会咬人之外确实挺温和,只是被咬到的人会变成猫,生效时间视具体情况而定。

蓝曦臣觉得有点儿好笑,变成猫这种诡异的后果竟然写得这么一本正经仿佛是吃顿饭一样,生效时间……古籍里都只记录过这一次,那根本就无迹可寻,自然是没有规律了。

这位先人也是很幽默。

蓝曦臣继续往下找解决方法。

事实证明,这位先人确实很幽默。

古籍上写着:“解决方法没有,后人若有幸得见,可自行发掘,若是发掘不了也无妨,过几日自然会变回人形,无其他伤害。”

即使是蓝曦臣这样有耐心的人都恨不得把书丢了。

 

他正欲放弃这本笔记,又突然瞄到一行字。

“被咬之人化猫形后与猫无异,可直接当猫饲养。”

后来又有更深的笔迹划去了“无异”二字,并在后面写道:“有一点异处,若对被咬之人怀真情者,则能听到其真声而非猫叫。”

大概怕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又附上了注解:“此真情非亲情友情,而是男欢女爱,心悦之情。”

蓝曦臣一愣,飞快地合上了书。

对面的江澄似是发现了蓝曦臣脸色不太对劲,抬头问道:“蓝宗主怎么了?”

“没什么,”蓝曦臣起身把这本怪异的笔记放回原处,“这本书有些地方不太对,需要修正。”

蓝曦臣坐下后,看着江澄那毛茸茸的小奶猫样子,总觉得心里一点羞耻的秘密被剖开来放在了阳光下,怪不是滋味,也很难在这样和谐的环境里和江澄单独相处,他实在是坐不住了。

他对江澄说:“江宗主也累了吧,要不先回去休息?”

“不累,我怎么会这么容易就累……”江澄还未反驳完,就被蓝曦臣一把抱了起来,根本无力反抗,“哎,蓝宗主,是你累了吧,其实你把我留在这儿也无妨,我还不至于不能一个人看书。”

蓝曦臣继续抱着他往回走,并不搭他的话。

他只好作罢:“好吧好吧,那就回去吧……”

 

江澄自然是感觉到了蓝曦臣的不寻常,他发觉变成猫之后他的各个感官好像都比当人的时候敏感了一些,想得多了,感觉得也多了,这倒是挺好,至少现在都能发现一些平时发现不了的东西了。

他发现蓝曦臣是看了那本古籍之后才开始不寻常的,还特地把书放了回去,既然还要修正为什么要放回去?别的书翻完了怎么不见他专门一本本地放回去?古怪。

所以说,那本书上肯定有跟他有关的东西,至于蓝曦臣为什么不给他看,他想了半天,只想到可能是没有解决方法,或是后果极其可怕,所以蓝曦臣这个大好人才想瞒着他的。

好在他特地记了一下那本书的位置……


Tbc.

评论(5)
热度(120)
  1. 暴躁老哥紫电电一颗喵 转载了此文字
© 一颗喵|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