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澄】解语·二

*例行:变猫老梗,OOC一章更比一章强(。

*前文走这里:





-




蓝曦臣让小辈们先回去温书,把江澄抱回了自己的房里。

江澄一路上都耷拉着脑袋,他跟蓝曦臣一直以来都很客气,不怎么亲切,现在倒好,他莫名其妙地变成一只猫之后,又莫名其妙地要靠人家照顾。

这算个什么事。

白白欠人家一份情。

他江晚吟一世英名都要毁于一旦了好吗。

 

一进屋,他就立刻从蓝曦臣怀里跳出来,往地上一趴,缩成一团白毛球,百无聊赖地在空气里乱挥爪子。

这么没面子的时候,他并不想跟任何人交流。

蓝曦臣却又把他拎了起来:“地上凉。”

江澄本欲捍卫一下自己的尊严,怎么能随随便便把他拎起来,虽说他看起来是只猫,可里面还是个货真价实的人,可蓝曦臣的话让他直接熄了火。

他生命里有过的唯一一个温温柔柔照顾过他的人就是阿姐,父亲偏爱魏无羡,母亲对自己严厉,魏无羡作为一个师兄,倒也会护着他,但他们二人通常都是互相斗嘴,在阿姐面前争争宠。

他记得阿姐还在的冬天,他哈着气搓着手从外面回家,都有一碗热腾腾的莲藕排骨汤在等着他,他急吼吼地喝完,阿姐会给他擦擦滴着汤汁的嘴角,对他说:“天气冷,暖暖身子。”

虽说他已经长这么大了,也明白他们都是爱自己的,可他还是独独贪恋那一份温柔。

而蓝曦臣说地上凉的样子,一下子就和他记忆里阿姐说天气冷重叠了。

他举起肉垫抹了把脸,不知道是不是变成小奶猫了连性子也软下来了,他突然很想哭。

意识到这一点的江澄在心里狠狠批判了一顿蓝曦臣。

总这么温柔做什么,装模作样的,哼。

 

蓝曦臣把江澄安置在自己的床上,这才注意到小奶猫那双圆圆的大眼睛泛着水光,他不由一愣,要不是他能听见江澄说话,他还真不信眼前这个软乎乎的小东西是江澄那个拧脾气,他心底一软:“别怕。”

江澄不知道自己现在这样儿楚楚可怜的,蓝曦臣仿佛在哄人一样的语气叫他很是不爽,他眯起眼睛:“我哪里怕了!”

说实在的,一只小白猫发出江澄的声音来还真是很奇妙,比江澄变成一只只会喵喵叫的猫还要奇妙,起初蓝曦臣也挺别扭,好在他适应能力强,波澜不惊地就这么习惯了江澄的画风。

他轻抚着江澄小奶猫的毛,只觉得江澄是在嘴硬。

隔着一层厚实的毛,江澄也能切实地感受到他掌心传来的温度,好似一双大手直接覆上了他赤裸的肌肤一般,他不禁一哆嗦。

蓝曦臣察觉到这一小团的动作,问道:“江宗主冷吗?”

江澄还认真思考了一下,觉得这一身猫毛保温效果还是很好的,便回道:“不冷。”

“云深不知处怕是没什么能让你好好吃的东西,我去镇上走一趟,给你带些吃的回来。”

不说不发现,一说到吃的,这一路上都没被喂过食物的江澄就感觉自己确实是有些饿了。当然,他也不指望金凌那小兔崽子还能考虑到他的温饱问题。

见江澄点了点脑袋,蓝曦臣便站起身来,想了想还是替江澄笼上了一条薄被。

“江宗主先睡会儿吧?”

一路上几乎是睡过来的江澄扬起脑袋精神地回了句:“我不困。”

结果蓝曦臣没走多久他就蜷起身子睡过去了。

这猫身子怎么这么弱啊!

迷迷糊糊之间他还嫌弃了自己的身体一句。

 

江澄醒过来的时候蓝曦臣还没回来,他挣开被子跳下床,在屋里逛了起来。

他以前当然是没来过蓝曦臣房间的,来了也不能白来,趁着这次机会他好奇地四处乱看,蓝曦臣虽然待人谦和,似乎跟谁都能心平气和地交谈下去,但江澄总觉得很难深入了解他。不过这房间就跟人一样,也是看上去布置得很舒适,却没什么能展示性格的装饰。

他跳上蓝曦臣的书桌,上面整整齐齐地摆着几本正儿八经的古籍,都是江澄不怎么能看得下去的那种,他不耐烦地伸出爪子翻了翻摊在桌上的一本,却突然飘出了一张已经泛黄了的纸。

他以为是蓝曦臣做的笔记,可是上面的笔迹很是熟悉,他犹豫了一下,这么不仔细夹着的大概不会是什么私物,便凑过去看了看——

竟然是他当年在这里读书时写的一篇文章。

江澄一下子愣住了。

这篇文章他当时找了很久也没找到,以为是蓝启仁批阅后还回来又被他自己不小心弄丢了,没想到竟然在蓝曦臣这里。

他自然是不记得这篇文章写的是什么内容了,这也不重要了,他眼里只剩下散落在文章不同处的被圈出来的两个字。

曦。

臣。

 

江澄慌慌张张地用笨拙的小肉爪子把那张纸拱了回去,又把书翻回了原来的地方,就好像他从来没有动过,没有发现过一样。

他的小心脏扑通扑通地跳起来,蓝曦臣为什么要藏着自己的文章?

他的脑海中闪过好几种可能,先是难道他们俩有仇,蓝曦臣要握着这个当把柄,再是蓝曦臣是不是喜欢自己的字,而后一发不可收拾地朝着不太对劲的方向跑偏了……

他努力想了想这些年来和蓝曦臣打过的交道,都是平平常常的,并无独特深刻之处,他对蓝曦臣客气,蓝曦臣对他也客气,甚至连关系好都说不上。

一定是自己想多了。

而且他为什么这么自然地朝那个方向去胡思乱想了?这猫脑袋里装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他好好的当个正常人的时候才不会想这些东西好吗?

又不是人人都是魏婴那混蛋……

 

他刚平复完心情,蓝曦臣便回来了。

蓝曦臣把一碗鱼肉端到江澄面前,又给他倒了碗水,对他说:“这鱼肉没刺,剁烂了好消化,店家说那一带的小猫都爱吃,江宗主放心吃吧。”

江澄一见到蓝曦臣,就不由自主地想到夹在他书里的那篇自己写的文章,和被圈出来的两个字,他使劲甩甩脑袋,严禁自己再想太多。

他凑过去嗅了嗅,确实挺香。

怪不得小猫爱吃,他也爱吃。

 

吃饱喝足往往最容易放松警惕。

江澄恍惚间还真把蓝曦臣房间当自己屋了,灵活地跳上床,滚了几圈,然后肚皮翻天,四脚朝上,非常没有形象。

不过放在一只小猫身上还挺可爱的。

蓝曦臣跟着走过来,在江澄的小肚皮上揉了揉。

江澄被摸得一激灵,又控制不住地胡思乱想起来,赶紧挥起小肉爪赶走乱七八糟的想法,以及蓝曦臣吃豆腐的手:“蓝宗主,你别乱摸,我又不是真猫。”

哪里不是真猫了,现在怎么看都是只真猫。蓝曦臣见他这样,更是存了几分玩笑的心思,一改往日略带克制的作风,上手又是揉了好几下:“江宗主这样手感真好。”

江澄举起两只小肉垫把蓝曦臣的手夹住,阻止他继续没完没了地揉自己肚皮,再揉下去都要揉得薅掉一层毛了。

此刻他倒是无比庆幸自己是只长满了毛的猫,掩盖了自己被人随随便便一撩就能撩得满脸通红的毛病。

何况也不是随随便便一个人。

这可是公子榜榜首……

还藏着自己写的文章……

还圈了自己写的他的字……

若是个漂亮姑娘这么对他,恐怕他早就欢喜地趁机求抚摸求抱抱了,他想,他现在这副模样多讨小姑娘喜欢呀,可惜眼前的人是蓝曦臣,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好吧,这猫脑袋实在是不听使唤。

 

江澄脸皮薄,虽然心里想知道想得要命,却不好意思开口问。

他明明觉得确实是自己想多了,却又害怕听到蓝曦臣说“哦我也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或者是“我也不知道是谁写的但是写得挺好看”,他可不愿意被人当成是自作多情。

而且就算真怎么样了,他也不能怎么样。

他可是要娶个漂亮媳妇儿的。

于是他拐着弯儿地说:“蓝宗主,我刚刚翻了翻你的书。”

他明显地感觉到蓝曦臣的身体有了一瞬间的僵硬。

“没意思,太无聊了。”他把自己团成一个球,缩进被子里。

大概……不是自作多情?

 

江澄多次想开口跟蓝曦臣说要不别照顾他了,丢给魏无羡插足二人世界整天被闪瞎眼睛也可以,但琢磨着蓝曦臣那样心细如丝的人可能会察觉到他知道了什么,索性还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跟以前一样和蓝曦臣相处下去好了。

反正也不会很久……吧?

然而,夜里,蓝曦臣在自己身边躺下之后,自以为想得很通透的江澄又懵了。

他用小肉垫拍了拍蓝曦臣:“蓝宗主……你睡这儿啊?”

“嗯,”蓝曦臣扭过头看他,“不然呢?”

“……我要下去睡,我习惯自己睡。”

“现在天冷,你发生这个变故,恐怕身子难以习惯,容易出差错,反正也不会很久,江宗主忍忍吧。”

说得挺有道理的,江澄想,反正也不会很久。

 

不知是因为新身体还是新环境,还是新环境里离他很近的地方有个人,江澄一晚上翻来覆去的,做了许多奇奇怪怪的梦,一会儿是他被魏无羡抛来抛去当球玩,然后砸向了一条狗,一会儿是他想跟那条狗交朋友,结果狗冲他就是啊呜一口,反反复复的,他一直是一只猫,而每次被戏耍之后都是蓝曦臣走过来,蹲在他面前,把他抱起来,给他一下一下地顺毛。

蓝曦臣也不习惯身边多了一个活物,还是个翻来滚去的活物,被子早就不知道被拍到哪里去了,睡得十分不安稳。

他叹了口气,将那一团软软的小东西揽了过来,抱在怀里,小东西又挣扎着蹬了几下,好在软绵绵的没什么力气。蓝曦臣安抚了好些时候,小白团子才静下来,乖乖地睡过去了。

 

蓝曦臣一直以来的作息被打乱了,江澄倒是睡好了,现在他睡不下去了。

还好只是一只猫,他低头看着怀里的江澄小奶猫,若是江澄醒着,怕是那样不敏感的人都能看得出他眼里盛满的温柔爱意,他心里想着,要是江澄本人这么乖乖软软地埋在他怀里……

他感觉自己两腿间的东西硬了起来,硬得发涨。

他腾不出手来,只好无奈地等着身体的欲望自己平息。

 

就算只是一只猫,也是江澄变的猫。


Tbc.

评论(8)
热度(130)
  1. 暴躁老哥紫电电一颗喵 转载了此文字
© 一颗喵|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