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澄】解语·一

*写东西翻文件夹翻出了半年前(……)开的脑洞

*决定【尽量】把它写完虽然已经不记得准备怎么发展了(。

*变小动物老梗

*无脑傻白甜,就不用带脑子看了(。

*OOC突破天际




-



夜猎。

金凌终于忍不住气冲冲地朝身后大叫:“舅舅!你别跟着我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黑暗里亮了一点光。

江澄大大方方走出来,先撸了一把仙子的狗毛,偷偷摸摸得非常光明正大。

而后他绷起一张脸:“吵什么吵!这一带最近传闻有很多不明生物,你给我小心点,就知道跟我吵!”

金凌这几年个子窜得飞快,在江澄面前呛起声来也格外有底气:“明明是你比较吵!”

江澄心想真是把这臭小子给惯坏了,还知道跟舅舅发脾气了,提起紫电来吓唬他:“你这小崽子!看我不好好教训……”

话未说完就生生被一阵突然的疼痛感给逼了回去。

他低头一看,发现自己左手手腕处被一团黑漆漆的不明生物咬着,正欲甩一鞭子过去,那团不明生物又嗖的一下没影儿了。

金凌被吓了一跳,连忙过来抓起江澄的手腕看,上面有一圈奇怪的牙印。

“舅舅,你怎么样?”

江澄也吓了一跳,倒不是被那东西吓的,只是痛感突如其来了那么一瞬间,现在又是什么感觉也没有了,既不痛,也没流血,搞得他挺莫名其妙的。

他挥挥手:“没事,小怪物罢了。”

 

搞了这么一出,夜猎也没什么大收获。

金凌当然不是随随便便出来的,他本想趁着那什么鬼的不明生物传闻闹得厉害,跑来好好锻炼一下自己,让自家操心的舅舅好好看看,顺便还能跟蓝思追、蓝景仪他们好好炫耀一番,结果被自家操心的舅舅都给打乱了,只得悻悻地跟着江澄先回了云梦。

江澄本还对那不明生物留下的牙印有些心悸,毕竟从未见过这种生物,但时至夜半也没什么不适反应,便沉沉睡了过去。

一夜安稳……

 

安稳个鬼啊!

江澄睁开眼,总觉得看到的东西和以前不太一样,但确确实实还是他的房间,似乎只是暖色的物件要比平时黯淡了几分。

他以为是自己还没睡醒,眼睛迷糊着,便抬起手揉了揉眼睛,等等,怎么……手的触感也不太对?

他把手移开一些距离,瞪大眼睛,眼前赫然是一张粉嫩嫩的小肉垫,以及毛茸茸的小白手。

……这是猫爪?

他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尝试着发出声音,然后意料之中又情理之外地听见了一声软乎乎的“喵呜”。

没错,确实是自己发出来的。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身后的尾巴晃了晃然后塌在床上,就知道被那怪东西咬了不会这么简单……

可是他为什么要变成一只小奶猫?

他哪里像小奶猫了?

怎么着也变成一条英姿飒爽的狗狗吧?

 

这么想着,突然一道狗影破门而入,垂涎着扑向他的猫身。

紧跟着的金凌着急的声音:“哎仙子你别冲进去啊,小心舅舅打断你的腿!”

……我打断你的腿啊!

江澄被仙子扑着,眼前一片漆黑,只有一双狗眼亮亮的,想骂人结果嗓子里又是一声“喵呜”。

金凌在仙子伸出舌头企图往身下不知什么玩意儿舔之前把它抱了起来,才看见下面压着的是一只小白猫:“咦?舅舅呢?”

江澄好不容易呼吸到新鲜空气,抬起前爪朝金凌身上划拉了一下,不过小奶猫爪子还没长锋利呢,只是把金凌挠得有点痒。

连个金凌都治不了……

江澄鼻子里发出哼声,不爽地蹦下床,又蹦上椅子,蹦上桌子,虽然四肢有点短,但步履十分轻盈,弹跳力竟然也不错,从金凌的视角看过去……还是很可爱的。

金凌好奇地跟着他走了过去,只见小奶猫抬起爪子在未干的砚台里蘸了一下,扒过来一张纸,在上面别扭地写下一排字。

“我是你舅舅”

金凌石化,直到他看见小奶猫脖子里是紫电化成的项圈,才完全相信眼前这只猫确实是他舅舅本人,但这事儿还是太难以置信。

“舅舅舅舅舅……你怎么变成猫了?!”

我怎么知道啊!“喵喵喵!”

“舅舅你说什么?”

“……”

江澄又抬起前爪想划拉一下,结果金凌捏住了他的小肉垫握了握,有点兴奋地说:“舅舅你还挺软的嘛,怪不得仙子喜欢。”

“……”江澄张大了牙还没长利索的嘴上去就是一口。

 

金凌无视了江澄愤怒的猫叫——毕竟从那软软甜甜的声音里他也听不出愤怒来——欢喜地抱着他和仙子玩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现在这状况不太对。

他又苦恼了好一会儿。

可这事儿就连江澄也没碰到过,他就更不可能碰到过了,也不可能光是坐着就想得出办法来。

古怪的事情……还是问问魏前辈吧!

于是他便果断地带着江澄小奶猫和仙子朝姑苏去了。

你个小崽子你要把我带哪去啊!“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江澄变成小奶猫后似乎比还是人的时候更容易累,路上颠着颠着就睡了过去,一路上迷迷糊糊的,再醒来时周围已是云深不知处的景象。

他对云深不知处的印象大多是年少时留下的,那时魏婴还在身边,整日只知道和自己斗嘴,以及撩拨蓝忘机。

他举起小肉垫揉了揉眼睛,仰起脑袋,眼前突然出现一张放大的魏婴的脸,一副藏不住的戏谑看热闹的样子,身后不出所料地跟着一脸淡漠的蓝忘机。

他突然觉得,这么多年过去,这么多事过去,其实也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嘛。

除了自己变成了一只猫……

 

魏无羡捧起江澄小奶猫的脸看了半天,感慨道:“还好是只猫,要是变成狗我要叫蓝二哥哥把你扔出去。”

陪着仙子站在魏前辈安全距离以外的金凌很生气,但是并没有什么办法,他可是来拜托人家帮忙的。

他压了压火气,大声说:“魏前辈,舅舅要怎么变回来啊?”

魏无羡在那儿玩得还挺开心的,随口道:“别变回来算了,这样多好玩。”

江澄伸出爪子狠狠抓了魏无羡几下。

“变成猫了还这么大脾气……”魏无羡啧了两声,然后才正经起来,“这我也没见过,我就跟凶尸打交道,又不跟小动物打交道,不过倒是可以在藏书阁里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

远处的金凌点点头,心想魏前辈还是靠谱的,除了嫌弃他家仙子之外。

他不免对他家可爱的小仙子心生同情,蹲下来揉了一把仙子的脑袋以示安慰。

这动作只让魏无羡看得心惊肉跳的,他低头看了看江澄小奶猫,觉得还是小奶猫看着比较顺眼,难得江澄可以这么让他单方面欺负的,一定要欺负够本才好。他也伸出手揉了一把江澄小奶猫,又抓起摇来摇去的尾巴用力捏了几下,看这架势是恨不得拖着尾巴遛几圈,脆弱的江澄小奶猫喵呜喵呜直叫。

蓝忘机走过来把魏无羡拉开:“别乱碰。”

江澄心想还好蓝二是个讲道理的好人,否则魏无羡真是要无法无天了,就听魏无羡笑嘻嘻地说:“二哥哥吃醋啦?”

蓝忘机抿抿嘴没说话。

魏无羡凑到他耳边:“回去让你摸个够呀。”

蓝忘机点点头:“好。”

……悄悄话不要说得这么大声好吗信不信我咬死你啊!

江澄自以为恶狠狠地又喵呜了好几声来表达不满。

 

“江宗主在这儿?”

蓝曦臣刚好领着一群蓝家小辈往这边走,被正在表达不满的江澄吸引了过来。

后面的蓝家小辈们循声望过去,而后面面相觑,哪里有江宗主?

魏无羡也疑惑地看了蓝忘机一眼,以眼神问他是不是告诉蓝曦臣了。

蓝忘机摇摇头。

走近的蓝曦臣也面露困惑:“不在吗?我方才听见他的声音了。”

江澄下意识地问:“蓝宗主听得见我说话?”

“听得见,”蓝曦臣四处看了看,然后锁定了声源,一只白白的小奶猫,“……江宗主?”

江澄小奶猫喵呜,在蓝曦臣听来则是一句“是我”。

其余人皆是听见江澄小奶猫喵喵喵了几声,然后蓝曦臣自然地回应了他,然后江澄又喵喵喵。

非常可怕。

“……”

魏无羡率先发问:“蓝大哥,你听得懂江澄说话?”

“嗯,江宗主这是怎么了?”蓝曦臣蹲下身去,企图跟小奶猫平视,可惜小奶猫实在是太小,他只好把江澄抱起来托着。

见那几个知情人仿佛没有替自己解释一下的打算,江澄便自己喵喵喵地讲了起来,蓝曦臣皱着眉听着,有时候还点点头。

这情景在其他人看来太过诡异,魏无羡捂着嘴用肩膀碰了碰蓝忘机:“二哥哥我好想笑。”

蓝忘机把魏无羡往自己怀里带了带,于是魏无羡便埋在他肩上笑得不住抽搐。

蓝景仪则是一脸崇拜地拽着蓝思追说:“宗主好厉害,连猫语都听得懂。”

 

魏无羡本意是想这几天帮着照顾照顾江澄,好歹也是他亲师弟,当然,顺便欺负欺负,结果蓝忘机吃醋吃得紧,又是不许他抱又是不许他摸,他生怕被弄得真的下不来床,而金陵又要赶回金鳞台去,可江澄这小奶猫样总不能没人照顾吧,正巧老好人蓝曦臣来了,居然还能听得懂江澄说话,简直是一个不能更完美的托付对象,魏无羡如获大赦。

他赶紧把小奶猫往蓝曦臣怀里又塞了塞,说:“既然蓝大哥能和江澄交流,那江澄这几天就麻烦大哥啦。”

说得一点也不客气。

蓝忘机也认真地看着蓝曦臣,蓝曦臣仿佛从他认真的眼神里读到了什么不太纯洁的东西,看得只想捂眼睛。

江澄此时埋在蓝曦臣的怀里,嗅着他身上淡淡的好闻的清香,情不自禁地蹭了几下,而后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少女思春般的黏腻动作,浑身一僵,又羞又恼,喵呜一声,蓝曦臣却紧接着在他身上顺了一把毛,顺得他舒服极了,身子又软了下来,瘫在蓝曦臣的怀里,听着上方传来一声:“好。”


Tbc.

评论(11)
热度(162)
  1. 暴躁老哥紫电电一颗喵 转载了此文字
© 一颗喵|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