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小太阳 11

*前文走这里 1 | 10






-






11

 

两个人窝在家里腻歪了几天,刚刚经历过情事的快感,食髓知味,不免多擦枪走火了几次,郝眉吃KO做的菜,KO就吃郝眉,弄得他休息了好几天,身体酸软还不见好,反而更严重了。

“蜜月假”过完之后,郝眉艰难地起了床,揉了揉自己饱受摧残的腰,依然是一条好汉。

他在副驾上瘫成一条咸鱼,对开着车的KO说:“老三是不是早就知道咱俩的事了呀?”

“嗯。”

“真是的,也不说一声。”郝眉抱怨了两句,又生出一个想法,“别人都还不知道呢吧,我想啊,我们都那什么过了,要不要跟他们公开了算了呀?”

“听你的。”

 

郝眉一进公司大门就拍着手招呼大家围过来:“各位!我有一个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愚公问:“怎么了呀?你跟KO去哪儿浪去了?几天不来,一来就想搞个大新闻啊。”

郝眉不理他,专心搞事:“我跟KO在一起了。”

“你们俩不早就住一起了吗有什么稀奇的?”猴子捧着一手瓜子一边嗑一边说。

“哎你这单身猴!我说的不是这个!”郝眉一把抓住KO的手,十指紧扣着,然后甩到他们面前去,“这个!谈恋爱知道吗!”

致一科技众直男纷纷呆若木鸡。

猴子的瓜子壳喷了一地。

不远处的肖奈和贝微微两口子一副“朕早就知道了”的表情,围观不嫌事大。

“我靠眉哥你什么时候弯了的!”

“亏我一直以为你们是纯洁的革命友谊!”

“我的天哪我一直以为我们致一这个男女比例永远只要承受一对虐狗就好了没想到现在都突破性别了。”

“等等!”愚公突然打断大家的感言,“合着你上次魂不守舍地来问我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这个人是KO啊?”

“啊……是啊……”郝眉一下子有些窘迫,“我不是跟你说不许说出来的吗!”

“你俩都修成正果了还怕什么呀?”

KO捏了捏郝眉的手,传递过去一种名为“你这么喜欢我我很开心”的情绪。

接受到了这份情绪的郝眉扬起脑袋,对KO甜甜地笑了笑。

“哎哟哟,美眉哥啊美眉哥,你说你怎么突然就弯了?我这么英俊潇洒的男人,跟我住了四年也没见你弯啊。”

“滚滚滚,KO比你帅多了好吗,人家还会做饭,人家还比你大!”郝眉这几日来深切感受到了KO的尺寸,不禁脱口而出,语惊四座,连忙捂住了嘴。

身边的KO一脸淡定地接受了他的夸奖。

 

一旦接受了这个郝眉不再是个单纯的小直男这个设定,致一众直男们都对他们表达了衷心的祝福——

“太好了眉哥有人管了!”

“太好了以后找小姑娘就少了个竞争对手啊!不对,两个!”

“太好了可以蹭一顿喜酒了!”

“太好了老三和微微师妹也可以跟我们一起感受一下被闪瞎眼的滋味了!”

 

“你们能不能说点好的!”郝眉怒摔。

他跑到自己位置上去,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我要跟KO一块儿坐,你们给我让让啊。”

肖奈这才淡然现身:“不行。”

“为什么呀?”郝眉不满道。

“坐一起降低工作效率。”

郝眉委屈。

贝微微拍了拍他的肩,劝慰道:“美人师兄,距离产生美。”

KO倒是无所谓,反正一抬头还能看见,况且他们住在一起,想干什么又不需要在公司干。

 

KO平时有早锻炼的习惯,这是郝眉不能理解的,他一直向KO灌输,早上这种大好时光就应该赖床,应该睡懒觉,否则床的意义在哪里呢。

KO当然不会听他的,先是身体力行地告诉了他床的意义,之后反而打起了强拖他起来早锻炼的主意,照他这么懒下去,以后身体太容易出毛病了。

 

六点起床,洗漱更衣,KO便回床上拖人去了。

他摇了摇郝眉,郝眉烦躁地一甩手:“不起来,我腰疼。”

“昨晚没做。”

“我不管,没做也疼。”

碰上郝眉这样不讲道理的人,KO也只好不讲道理直接上手了。

他在郝眉腰上戳了两下,把人从床上戳得跳起来,正要来一段不清醒的嘴炮攻击,他就又把人按回床上,使劲挠痒痒,直把人挠得无法反抗。

郝眉气呼呼地说:“KO你怎么不讲道理呀?你都答应不戳我了!”

“没答应。”KO把人从床上拽起来。

郝眉苦着一张小脸说:“要不你背我跑吧。”

“好。”

于是KO一把公主抱起了他。

他在KO怀里挣扎:“背!不是抱!放我下来!我要自己跑!”

KO便嗯了一声,把他放了下来。

郝眉蔫了似的跟在KO身后出门,难过地说:“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以前很宠我的。”

 

照顾到郝眉的速度,KO跑得很慢,一直跟在他身边,气息平稳,一点也不带喘的。

郝眉拖着两条残腿气若游丝地说:“KO你体力怎么这么好啊?”

“你不知道我的体力好吗?”KO意味深长地反问道。

郝眉假装不知道他的言下之意,继续埋怨道:“……你是个厨子啊,哦还是个黑客,手快点就好了嘛,跑这么快干嘛哦。”

“健康。”

“你怎么跟我妈一样……”

“小眉……”

“你连叫我都跟我妈一样,除了我妈都没人这么叫我。”

“你体力太差了。”

“哪有!我跑三千米还是及格的!”

“你不是省状元吗?”

“高考又不考体育!”

郝眉勉强跟着KO跑完了早锻炼,回去吃了KO亲手做的早点才原地满血恢复,然而他还是不想动,赖在椅子上,对KO说:“你过来亲我一口我就去上班。”

KO过去亲他。

他拉住KO交换了一个深深的吻。

 

天气渐渐转冷,一年也快要到头了。

在抱着郝眉看着他入睡的时候,KO经常会想,这一年最好的事情,莫过于和他走到了一起,走到了现在,而且还会有很长的未来可以走。

唯一一件越来越麻烦但他却仍然甘之如饴的事情,大概就是每天早晨郝眉蜷成一团缩在被子里死活不肯起来,而他十分有耐心地连哄带拖把人拉出去坚持早锻炼。

KO把被子掀开,再把团子郝眉拉到自己怀里,郝眉一点反应也不给,大有睡到地老天荒的架势,KO便把他的睡衣直接脱了,扔到一边去,亲自给他换衣服。

郝眉突然之间光溜溜的,皮肤和空气直接接触,虽说屋里的温度不低,但还是冻得他一个哆嗦,一下子清醒了一大半,往KO怀里又多贴近了几分,无比享受地任由KO给他穿上衣服。

 

郝眉很怕冷,但他属于要风度不要温度的臭美星人。

KO为此又是很伤脑筋。

他每回往郝眉身上丢一件厚衣服,转眼就看见郝眉换上了一件又薄又有型的外套,御寒能力可忽略不计。

KO只好改变策略,不听劝那就强上。

郝眉一出门,立马打了一个喷嚏,在短短的从家门口到坐上车的过程中就把鼻尖冻得通红。

KO问他:“冷不冷?”

“当然冷啊。”

KO便跟变魔术似的变出件厚棉衣来:“穿上。”

“车上不冷嘛。”

“还没上车。”

“马上就到了!”

“穿不穿?”

“不穿,这件一点版型都没有。”

 

KO转过身去,直接把人捞过来往衣服里塞。

一旦郝眉有企图把衣服脱了,KO就甩过去一个炙热的眼神,把人盯得不敢轻举妄动才罢休。

郝眉不爽道:“干嘛把车停得这么远……”

说完立刻又打了个喷嚏,缩了缩脖子。

KO看了看他依然光裸着的脖子,叹了口气,又变出一条围巾来,在他脖子上缠了几圈。

郝眉扯扯衣服,又拉拉围巾,顺便看了看穿得依旧很少的KO,指责道:“KO你怎么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呢,自己穿这么少,让我穿这么多!我要投诉!”

“我不怕冷。”KO揉了揉他红红的鼻尖。

他抓住KO热乎乎的手,说:“不公平,太不公平了!”

控诉归控诉,郝眉一路上还是没放开KO那能当暖手袋用的手,尽情取暖。

 

到了车上,郝眉大呼解放把围巾松开,外套脱了,仿佛这才是重获自由和新生。

KO不咸不淡地补了一句:“下车记得穿上。”

郝眉哼哼两声以示抗议,但也不敢真的抗议,乖乖地坐在副驾上开始刷手机。

他看着锁屏上的日期,后知后觉地说:“快过年了呀。”

KO嗯了一声,然后感觉到郝眉的语气变得有些小心起来。

“KO,你怎么过年呀?”

“不过,可以帮你看家。”

“那也是你家。”

郝眉的话有如一道暖流,流到KO的心里去,滋润了他多年无家可归而造成的干涸,却不想这还不是最让他感到温暖的。

郝眉又说:“要不……你跟我回家过年吧。”


Tbc.

 
评论(5)
热度(85)
© 一颗喵|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