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镜遇

*摄影师KO x 大学生郝眉




-



0

 

KO是一个摄影师。

他镜头里的山川草木都像是有灵魂一般,能对人诉衷情。

他的人像作品也都堪称完美,但是完美得过分了,用好不容易把他挖来自己工作室的肖奈的话来说,就是没有感情,冷漠得好像是一个尸体在看着尘世间的每一个人,甚至连尸体都不如,尸体说不定还有留恋。

他也想拍出他自己的感情来。

可是经过了无数次的尝试,他发现,不是他技术的问题,是始终就缺了那么一个人。

一个能唤醒他镜头情感的人。

 

 

1

 

第一次遇见郝眉是在A大。

 

KO接了一对新婚夫妇的活,他们相识相爱于A大,便想在A大留下他们爱的记忆。

KO当时正在取最后一个景,两个男生突然闯进了他的镜头里。

他们大概在讲什么笑话,两个人都在哈哈大笑,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入了镜。

KO被其中一个娃娃脸男生的笑晃了眼,手指悬在快门上,盯着他,愣住了。

那个男生似乎是注意到了KO隔着相机还略有些灼热的目光,扭过头来,发现是一个摄影师,便恶作剧般地冲着镜头咧开了嘴,眼睛亮亮的,露出一口白牙。

KO不随大脑控制地摁下了快门,预览定格在了那个调皮的笑容。

他看着预览失了神,屏幕暗了下去他也没能回过神,等到抬头想再用肉眼看看那个男生的时候,那两个人早就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他收起器材对在一旁休息准备的夫妇俩说最后一张不拍了,他没状态。

夫妇俩对KO的业务水平很满意,对着那一张冰块面瘫脸也不好发作,只好点头。

KO本就不在乎他们的态度,收好东西就往工作室走,心里都是那个明晃晃的笑脸。

他觉得他好像找到那个人了。

 

 

2

 

第二次遇见郝眉是在工作室。

 

肖奈的工作室离A大很近,当初选址就是看中了有发展前景的学生市场。

最近是求职季,来拍证件照的应届生特别多,工作室里那么几个人根本忙不过来,阿爽在两个学生交接之际瞥了一眼坐在自己位置上的KO,暗自腹诽,名气响的摄影师就是不一样,想干嘛就干嘛,这种证件照的活儿从来不干。

肖奈把KO挖来,许了他最大限度的自由,不想接的活就不用接,哪怕工作室忙到死。

 

KO当时正在处理那个男生的照片,连肖奈走到他身后都没发现。

肖奈看了一会儿,说:“你的镜头有感情了。”

“嗯。”

KO在数位板上划拉了半天,又撤销了所有的操作,那个笑容太好看,一切细微的改变都让它矫揉造作起来,不如不加修饰。

“他是谁?”肖奈最近被女朋友带出来的八卦之心被勾起来了那么一点儿。

“不知道。”KO回答,他也很想知道。

“上次的客户给了你差评,就因为他吧,”肖奈拍了拍他的肩,“好好把握。”

“嗯。”

 

工作室门口有两个男生要进不进的,在那儿斗嘴。

一个说,你干嘛非得这时候来拍什么证件照,你不是有了嘛。

另一个说,你以为老子想啊,这不是学校统一拍的太傻了嘛。

一个说,你参加个比赛而已,还跟这些毕业生凑热闹。

另一个说,谁知道啊,这么正式,非得贴照片,万一我帅得不用比直接拿第一了让别人怎么办,多不公平。

一个说,郝眉你要不要脸。

另一个说,比你于半珊要脸。

 

前台小哥被这俩朝气蓬勃的男孩子吵得眼冒金星,赶紧打断他们:“两位少年,你们到底要不要来拍?最近人多,得拿号。”

那个叫郝眉的男生赶紧伸手从前台小哥手里接过两个号码牌,拉着那个叫于半珊的男生往里走,边走还边说,听说这个工作室拍出来的效果特别好,来都来了,不能白来啊,你也拍一套,就这么定了。

他在经过KO的时候脚步一顿,咦了一声,再走近一看:“这不是我吗?”

 

KO听见声音,回过头来,那个笑容的主人活生生地就站在他面前。

他嗯了一声,又觉得不足以表现出他内心其实十分澎湃的欣喜,强调道:“是你。”

郝眉盯着电脑屏幕上他的脸左看右看,由衷地赞美道:“你拍得真好看,完完全全地拍出了我的英俊潇洒以及帅气。”

“嗯。”

“你也觉得我长得很帅是吧?”

“嗯。”

“真有眼光!”

旁边的于半珊撑着郝眉的肩膀连连作呕,要不要脸到底要不要脸,还有那个摄影师,要不要这么配合啊。

 

郝眉本来以为这么多人肯定得等很久,正准备找个沙发坐下来玩会儿手机游戏,结果KO站了起来,走到他面前,说:“你跟我来,我帮你拍。”

郝眉看了一眼他的工作牌,惊喜道:“你就是KO啊,我们班有好几个女生找你拍过写真,都夸你拍得好,她们说你从来不拍证件照啊。”

“可以给你拍。”KO带着他走到自己的摄影棚,又回过头来说,“那些拍得不好。”

阿爽刚拍完一个,打算喝口水休息一下,就看见KO领着个人进了棚,吓了一跳,问肖奈:“老大,KO怎么突然给拍证件照了?”

肖奈高深莫测地说:“因为爱情。”

 

郝眉的小表情很多,KO暗搓搓地拍了不少,然后洗了一版露半齿的和一版严肃脸的给他。

临走时郝眉指着KO的电脑问:“那张照片能不能也给我呀?”

KO点点头:“要怎么给?”

“发我邮箱吧,”郝眉报了邮箱,想了想,又报了串数字,“这是我手机号,我叫郝眉,不过你别存郝眉啊,我不喜欢这名字,太娘了。”

KO嗯了一声,把号码存进手机,名字还是写了郝眉,反正他挺喜欢的,这名字挺实在的,说的是大实话,确实美。

 

于半珊抢过郝眉的小袋子看他的照片,不满道:“你怎么有两版啊!你加钱啦?”

郝眉也拆开于半珊的看,果然只有一版。

他得意地说:“我魅力大,不用加钱,免费送的!”

 

 

3

 

第三次遇见郝眉又是在A大。

 

KO背着相机包在校园里走,被郝眉叫住了。

他从教学楼跑出来,穿着连帽衫,反扣着一顶鸭舌帽,刘海软软地贴在额头上,一路喊着KO的名字飞奔过来。

KO总觉得像是一个巨大的光源朝自己扑了过来,下意识地眯了眯眼,下一秒就被郝眉勾住了肩膀。

郝眉是个自来熟,就只是正式见过一面,就能像对着老朋友一样对着KO这张写着生人勿近的脸说话。

“KO,你又来我们学校拍照啊?上次是不是婚纱照,我好像看见了穿婚纱的,这次又是拍什么呀?”

“随便走走。”

“我跟你一起走吧,然后一起吃个饭,怎么样?”

“好。”

 

一路上KO又替郝眉拍了几张照,郝眉跟个神经病似的乱拗造型,他把相机抢过来看预览,哪里有神经病,都是阳光大男孩。

他扭头问KO:“你怎么能把我拍得这么好看?”

KO脸上带着几分不易察觉的微笑:“你好看。”

郝眉那厚脸皮也透出点红色:“你怎么老夸我,夸得我都要不好意思了。”

 

郝眉带KO去了校门口的一家烧烤摊,点了一堆串儿,不一会儿他的面前就是一堆吃完了的空签,他看KO没吃多少,便举起一根肉串伸到KO面前:“张嘴。”

KO张嘴咬了一口,说:“你吃吧。”

郝眉便收回去,顺着KO咬过的地方往下啃,包着一大口含糊地说:“这么好吃你都不吃,太浪费了!”

KO想说看你像只小仓鼠一样鼓着嘴的样子就能饱,又怕太直接吓着这只小仓鼠,便说:“你多吃点。”

 

“KO,你真好呀。”

郝眉嘴角弯弯,眼神清亮,腮帮子一动一动,可爱得要命。

KO的视线几乎黏在他身上。

他想,就是这个人了。

 

 

4

 

第四次遇见郝眉是在他的新家。

哦,大概可以算是个约会?

 

KO自从遇见了郝眉,就再也没接过人像写真的活,电脑屏幕上除了景,就是郝眉。

肖奈也随他去,现在就只给他看看风景照的活儿要不要接了。

KO正看到一半,收到了郝眉发来的短信,让他帮忙去搬个家,附上了一个地址。

他背上包,跟肖奈说他有点事,先出去一下。

肖奈心想,当真是男大不中留。

 

KO到楼下的时候,郝眉正意气风发地站在花坛边上指挥几个搬家公司的工人替他往楼上扛东西。

郝眉也看见了KO,冲他露出个阳光灿烂的大笑脸来,招呼他过去。

KO问他:“不住宿舍了?”

“嗯,”郝眉说,“我报了个实习,住宿舍有点麻烦,干脆搬出来啦。”

“怎么不叫你舍友帮你?”

“他们有课,忙着呢!”郝眉话音一顿,又嘿嘿一笑,“其实是我想你啦。”

 

多给了些小费,送走了搬家公司,郝眉便领着KO上楼去,地上堆满了纸箱子,他看着都心累。

KO跟他一块儿收拾,不一会儿就见他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便让他先休息一下。

他打了个哈欠,乖乖地抱着一只小猪毛绒公仔躺到了沙发上。

KO忙前忙后,终于把这房子弄得像个家的样子,转身一看,郝眉早就睡得不知今夕何夕,衣服下摆往上掀起来,翻出白白的肚皮,便无奈地拿了块毯子替他盖上。

 

郝眉醒过来发现周围仿佛变了个世界,原本冷冷清清四四方方的房子突然充满了人味儿,惊叹道:“KO,你真是贤惠啊!跟你过日子肯定超超超幸福!”

他在房子里兜了好几圈,然后往KO身上一挂:“以后我的家就是你的家!”

天色已晚,家里还没置备厨具食材,KO便叫了两份外卖,两个人一边吃饭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闲扯,多半是郝眉在说他的学校日常,而KO认真地听。

吃完饭,郝眉去洗了个澡,穿着件卡通睡衣踢里踏拉跑出来,对等在沙发上的KO说:“今晚别走了吧,就住这儿。”

 

 

5

 

第五次遇见郝眉是一块儿去郊外玩。

这可能比上一次更像是个约会。

 

郝眉说他没饭吃,要找KO蹭饭,便跑去工作室等他下班。

按理说KO想走就走,不过他刚接了个活,肖奈在给他看客户要求。

两人边讲边出了办公室,肖奈瞥见等在一边休息区的郝眉,有意无意地拔高了音量,说可能要去西郊多待几天,客户想拍出一天二十四小时的不同变化来。

郝眉一听见这话就立刻问道:“KO你要出外景去啊?”

“嗯,”KO又问,“风景不错,你要不要一起去?”

郝眉眼睛一亮,他之前就听说西郊那一带风景好,跟于半珊丘永侯约了好久都没约上大家有空的时间。

“我也可以去吗?”

“嗯。”

郝眉欢呼一声,便愉快地忘记了大明湖畔的于半珊和丘永侯。

 

KO自己开车,郝眉坐在副驾驶上,东张西望,扭头对KO说:“你都不用导航啊,是不是经常来拍?”

“嗯。”

“一直拍一个地方会不会腻啊?”

“不会。”

“那你给我多拍几张吧,我还没来过呢,你要是真拍腻了,就拍拍我,保证你眼前一亮,哎这算不算以权谋私啊?”

“好,不算。”

郝眉的手机快玩儿没电了,便伸手掏KO口袋里的手机,拿出来解了锁,一不小心点进相册。

他看见屏幕上扑面而来的全是他,站着的坐着的,发呆的笑着的,看得他一愣,对KO说:“你拍了好多我的照片呀。”

 

前几天的拍摄还算顺利,KO一边拍客户要的片子,一边拍各种各样的郝眉。

最后一天忽然毫无征兆地下起了大暴雨,KO给相机套上防水罩,又把外套脱下来给已经浑身湿透了的郝眉披上,牵着他的手往酒店跑。

回了房间,郝眉把外套脱下来,他的刘海湿漉漉地黏在额头上,胸前两点透过白T若隐若现。

KO看得喉咙发干发痒,憋了半天说出一句快去洗澡吧。

谁想到郝眉突然凑过来,呼出的热气打在KO脸上,两个人互相望着,都能感受到彼此越来越快的心跳。

“KO,”郝眉打破沉默,“你是不是喜欢我?”

“嗯。”KO点头。

郝眉又凑近一点碰上KO的嘴唇:“我也喜欢你的。”

 

两个人拥抱着接吻,直到气息不稳才分开,KO拉着郝眉去浴室洗澡,欲望在热腾腾的蒸汽之中勃发。

郝眉浑身什么都没穿就被KO压倒在床上,一边哼哼唧唧一边又发出享受的喟叹,被KO压了一整晚,吃了个一干二净。

第二天睡到天大亮才睁眼。

郝眉扭头看KO,发现KO正死死盯着自己,也不知道醒了多久。

他一想到昨晚,不由得动了动身体,结果浑身散架了一般酸痛,他不满地撅起嘴,控诉道:“KO,你这是诱拐风华正茂的大学生!”

“不舒服吗?”KO一本正经地问。

郝眉脸一红,嚷嚷道:“不管,下回让我来!”

“你不用动,躺着就好。”

郝眉想了想,竟然觉得这样也不错,便哦了一声,彻底把自己给卖了。

他又问:“你是不是对我一见钟情啊?”

“嗯,”KO点头,“我以后都只给你拍照。”

郝眉觉得这个福利还真是好,激动得一个翻身,结果压到了屁股,痛得嗷嗷叫了两嗓子。

KO把他抱过来,替他揉揉屁股,又说:“你也只能让我一个人拍。”

“答应你有什么好处呀?”

“证件照随便拍,不要钱。”

“我要拍那么多证件照干嘛呀!”

“我帮你打扫房子。”

“那我考虑考虑。”

“还能满足你的身体需求。”

“……”

 

郝眉把头埋在被子里,KO一把将他捞出来,凑过去吻了吻郝眉亮亮的眼睛,有点发红的鼻尖,再深深印上软软的双唇。

 

 

6

 

那个能唤醒他镜头里的感情的人,他遇见了。

而此时此刻,他也抓住这个人了。

从今往后,都不会再松手。

 

Fin.

 
评论(14)
热度(257)
© 一颗喵|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