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哄哄你

*还是先写写泳池梗吧🙈

*设定KO已经把美人吃干抹净了

*哄人什么的当然要用身体啦

 

 

-

 

 

郝眉在KO第八次游过自己却不停下来之后,一脸沮丧地蹲在地上,低着头撅着嘴在地上画圈圈。

整个泳池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那帮家伙把哄KO的任务丢给他之后就都跑了,真是没良心。

第九次,KO终于浮出了水面,往泳池边这个小蘑菇脸上泼了把水。

小蘑菇抬起脸,看起来可怜巴巴的,长长的睫毛上缀着几颗水珠,扑闪一下,水珠就落了下来。

他软软地叫了一声KO。

KO盯着他,不说话。

 

作为一个被压也要被压得有尊严的男人,郝眉并不想放下身段去谄媚,见KO居然这么摆架子不理他,他重重地哼了一声,说:“你再不理我,我就再也不让你亲我了!”

KO这才发出声音,嗯了一声。

“嗯什么嗯!这不算理我!”郝眉不满道,“你真生气了啊?”

KO:“嗯。”

“那你真不去烧烤了啊?”

KO:“嗯。”

 

郝眉这下着急了。

他还想吃KO亲手烤的大鸡腿儿呢!

尊严是什么?

他的眼里只有烧烤。

他小心翼翼地开口:“别生气啦……”

KO趴在泳池边上看着他,他便心一横,难得主动地低下去凑到KO面前,亲了上去,还伸出小舌头讨好似的舔了舔KO的嘴唇。

KO心里泛着点甜味儿,脸上却还是没表情,问道:“不是说不亲我了?”

郝眉说:“哄哄你。”

 

KO便一把将人带到了水里。

郝眉蹲了半天,腿都麻了,随便一拉就能被拉下水。

他不会游泳,只能在池子里乱扑腾,呛了一大口水,被KO抱着摁在了池边才消停。

郝眉问道:“现在还生气吗?能烧烤了吗?”

KO心说你就知道烧烤,嘴上便强硬地拒绝,不能。

郝眉又蔫了,他这都出卖色相了!怎么还生气呢!

他想了想平时老三生气微微师妹是怎么哄人的,想了半天觉得老三竟然好像没对微微师妹生过气,那微微师妹怎么哄老三更开心呢?

他为什么这么自然地就把自己代入了微微师妹的角色里,他也是不想的,毕竟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眼下这个情况,只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他时常觉得微微师妹喊人师兄的时候能把人喊得心里一酥,要不是他现在弯得直不回去了,他可受不住小姑娘甜甜地叫他师兄。

他便大着胆子双手勾住KO的脖子,凑到耳朵边,软绵绵地学着叫了一声,KO师兄。

KO却说:“换个称呼。”

郝眉:“……啊?”

“床上怎么叫的?”

“……”郝眉的双腿间毫无防备地被挤进来了一条KO的腿,还在他下面蹭啊蹭的,蹭得他都硬了,脑子里哗啦啦地出现了不可描述的画面,他羞愤难当,红着脸,为了烧烤,豁出去了。

他说:“老公,别生气啦。”

KO这才满意一点:“你不相信我。”

郝眉又说:“老公,我错啦,我哄哄你还不行嘛。”

他的双腿也往KO身上缠,勾人似的蹭几下。

 

KO心里火还没灭,下边又被撩起了火,直直地吻了上去,一边亲吻一边将手伸进了郝眉宽松的裤子里去,握住了硬起来的小美人,细细把玩。

他把人玩得浑身瘫软了,才稍稍松口,离得依然很近,唇与唇之间牵着一根银丝。

他拷问道:“知道哪里错了吗?”

郝眉哭丧着脸说:“我不该不相信你,KO你这么厉害,怎么可能赢不过老三!”

KO再问:“下回还敢不敢了?”

郝眉立马接话:“不敢不敢!”

“还让不让我亲?”

“让让让!随你处置!”

“想不想吃烧烤?”

“想想想!”

“让我先吃饱。”

郝眉豪迈地将上衣一脱,将自己白皙滑嫩的肌肤全数暴露在空气里,整个人朝KO靠得更近一点,舍身就义一般念道:“随便吃!”

 

KO这下才满意,原本的不爽也逐渐被欲火盖了过去。

他在郝眉裸露的肌肤上吮吸着,舔吻着,在脖子上、肩窝处都留下好几个深深的痕迹。

他含住郝眉胸前的凸起,又是舔又是咬,激得郝眉抑制不住地发出呻吟来。

直到郝眉感觉到某人那玩意儿都对准了入口了,赶紧喘一大口气,说道:“别在这里……”

某人心想,你可是来赔罪的,怎么能提要求?

 

考虑到一会儿还要给这小吃货烧烤喂饱他,KO没有做得太过分,发泄了一回就把人抱起来去浴室清理了。

郝眉整个人还迷迷糊糊的,KO说什么他都应。

“游泳池对面的房间是大床房。”

“嗯……”

“我跟你睡。”

“嗯……”

“晚上继续。”

“嗯……”

 

烧烤的时候郝眉一手举着鸡腿一手扶着腰,贝微微笑得一脸荡漾凑到他边上,盯着他领口处若隐若现的红痕,感叹道:“果然还是美人师兄最有用啊。”

郝眉面上飞红,赶紧把衣领往上拉了拉,跑到角落里一脸委屈地啃鸡腿,心里大骂KO这个老流氓死流氓臭流氓,一天到晚就知道干这个。

KO过来往他手里又塞了个鸡腿,问他好吃吗。

郝眉把吃完的签子丢给他,开啃下一个鸡腿,嘴里塞得满满的,仿佛刚才还在心里怒骂了面前人一通的人不是他自己一样,朝KO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好吃!”

 

至于夜里,KO不由分说地便跟着郝眉回了房,顺手把人给扑上了床。

郝眉则是一边哭喊着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你了,一边被KO压着狠狠地贯穿,到后来只能呜呜咽咽,哭也哭不响,喊也喊不出。

KO轻咬了一口他的耳垂:“你说要哄哄我的。”

夜还长。

得多哄哄。

 

Fin.

 
评论(19)
热度(653)
© 一颗喵|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