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喜欢

*起名废(。

*原著向背景,有出入

*本来想写不说破的暧昧期,结果还是控制不住地谈起了恋爱(。

 

 

 

-

 

 

1

郝眉很喜欢跟KO在一块儿。

虽然他面瘫又不爱说话,一点儿也不有趣。

但他会做菜呀。

俗话说得好,不会烧菜的黑客不是一个好面瘫。

郝眉对他和KO莫名其妙成了知己好友这件事进行了深刻思考和剖析,得出一个重要结论——

美食才是人与人之间交流最必不可缺的媒介。

只要端一盘色香味俱全的糖醋排骨到他面前来,他就能蹭的一下站起来,摇着尾巴跟着走,让他去哪儿他都跟,卖身都行。

 

何况KO还是一个好人。

哪怕全致一上上下下没有一个人有这种看法。

于半珊在多次跟KO沟通失败之后,跟郝眉抱怨了几句KO这个人真是不好相处。

郝眉下意识地反驳,KO怎么不好相处了呀,KO是个好人,做菜做得那么好吃肯定是个好人好嘛!

坐在座位上的KO留意着于半珊拉郝眉咬耳朵的举动,听到了郝眉这句音量增大语调上扬的话,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怎么突然就被发了两张好人卡,能不能好好维护他?

于半珊扶额,这还是不是亲舍友了,怎么胳膊肘向外拐的呢,他还什么都没说呢!

郝眉这才想到应该问一声。

KO虽然不爱搭理人,但在工作上绝对是认真负责的,沟通失败的唯一可能就是于半珊没跟他谈正事。

“KO怎么你了呀?”

“他把我电脑上几十个G的资源都给删了啊,我的精神动力啊!”

“那肯定是你怎么他了,KO才不会无缘无故黑你呢。”

于半珊再度扶额,他进公司前不就无缘无故黑你了吗,你的女神啊,你都不记得了吗!

“上帝作证,我可什么都没干!”于半珊庄严地竖起三根手指。

“你肯定干什么了,得了得了,那我让他给你恢复呗。”郝眉扬起眉毛昂起头,“来来来,小于子,给朕端点吃的来,朕就替你在KO那儿美言几句。”

半小时后,于半珊惊喜地发现电脑里的东西都回来了,热泪盈眶地抱紧郝眉大腿:“眉哥你真行!”

 

于半珊到底干了什么?

不过就是把KO给郝眉带的一袋子零食抢过去吃了而已。

 

 

2

郝眉发现KO很爱给他带吃的,跟养小宠物似的,天天投喂。

他觉得这样很没有尊严,男人,怎么能靠别人吃饭!

但他就是没出息了,宠物就宠物,只要有好吃的,他不是人都行。

而他最爱干的事就是给KO表演一个报菜名,天天不重样,然后一脸期待地眨着他亮闪闪的眼睛,恨不得挂个牌子写上一串字——

“我要吃!求投喂!求包养!”

第二天KO就会拎着几个保温盒来上班,全是他点的菜。

 

KO大概是把说话和表情的技能点都往厨艺上加了,什么菜都能做,天上飞的地上走的水里游的,荤的素的,甜的辣的,味道都是一绝。

外面饭店的招牌菜他只要吃一次就能回去给你复制一份出来。

所以,除了吃KO做的各种好吃的之外,郝眉还有一大爱好,就是带KO去吃各种好吃的,毕竟吃过一次就会了,简直是居家必备省钱小能手啊。

于是在KO说他之前住的地方到期了能不能在你家住一段时间的时候,郝眉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

郝眉一把搂上KO的肩,笑嘻嘻地说:“你卖身给我啦,我的一日三餐你包了!”

KO顿了几秒说:“好。”

 

某日下班,郝眉把KO推着出大门,说要去吃附近一家水煮牛肉,特别好吃,特别有味。

到了店里,KO开口要了个小包间,郝眉坐下后问他:“哎,KO啊,你跟我出来吃饭怎么老要开包间啊?”

KO回道:“安静点。”

郝眉撇撇嘴,大厨就是不一样。

这家店除了招牌的水煮牛肉,其他菜也都很不错,郝眉一不当心就点多了,又是吃不下又是想吃,直到KO说他回去也能做,别吃了,郝眉才心满意足地放下筷子。

郝眉甩了甩胳膊,发现实在撑得慌,照理说该起来消化消化,可他实在懒得动了,干脆在沙发上躺下了。

他揉了揉撑起来的小肚子,情不自禁地想打个滚,然后扑通一声摔在了地上。

KO眼疾手快地在他砸上饭桌前扶住了他的脑袋,顺手揉了几把头毛,手感真是不错。

 

“走吧。”

“不要,走不动,”郝眉转到KO那一边,又躺了下去,把头枕在KO的大腿上,“让我再躺会儿啦。”

KO浑身一僵,伸手在郝眉的娃娃脸上捏了捏。

郝眉抬起眼看他,咧着嘴眯起眼睛笑,小孩儿似的。

郝眉说:“你做得肯定比这儿还好吃,回去一定要弄给我吃啊,不然就不给你住了。”

“嗯。”

“嘿嘿,KO啊,你人怎么这么好呀。”

“……”又莫名被发了一张好人卡的KO不由得加重了捏某人脸的力气。

“哎哟疼,你是不是太感动了啊!”

 

 

3

两人同居后饭也一块儿吃,班也一起上,同进同出,比肖奈和贝微微还黏糊,看上去还虐狗。

于半珊暗地里跟肖奈说:“老三你说KO对咱美人是不是有什么企图啊,之前天天送饭,现在都跑家里去了。”

肖奈意味深长地看他一眼:“你的反射弧太长了。”

 

致一步入正轨后,越来越多的项目对他们抛出橄榄枝,都是做得游刃有余,大获好评。

郝眉主负责的一个项目却是中途杀出个程咬金,非要和他们争,弄得郝眉每天加班加点地优化程序,誓要比对手高出一大截。

大差距拿下项目后,郝眉松了一口气,放出土豪气场来,说要请大家好好搓一顿。

能蹭到土豪的饭是致一全体员工最乐意干的事儿,当然是一呼百应,跟着大吃大喝去了。

 

这是郝眉第一次单扛项目,结果就遇到些变故,搞得他精神紧绷了好久,这下没压力了,忍不住喝了好多酒,连桌上一个一个好看好吃的菜都没怎么动。

郝眉的酒量并不怎么样,到最后已是神志不清,醉眼朦胧。

KO熟门熟路地从他包里拿出钱包来结了帐,散了伙。

郝眉傻乎乎地笑着,对着KO张开双臂:“KO,我们回家。”

KO心里一软,想把郝眉拉起来,结果使了半天劲也拉不起来这死沉死沉的醉汉。

郝眉撅起嘴巴,有点不满意:“背我。”

KO从善如流地弯下身子,任郝眉一下子压上他的背。

他叫来一辆车,郝眉却死活不肯从他背上下来,更别说上车了。

郝眉趴在他背上迷迷糊糊地嘟囔着:“不要下去,你背我。”

声音透过他的身体,引起一些轻微的震动,震得他心里发麻。

KO只好放弃了车,幸好这里离郝眉家也不远,不用走太久。

郝眉感觉到KO正稳稳地背着他向前走着,满足地闭上眼睛,双手勾住KO的脖子,把脸埋在KO后颈处,蹭来蹭去。

微长的睫毛扫过KO的皮肤,扫得他身上痒痒的,心里也痒痒的。

 

KO小心地把郝眉放到床上,替他脱了鞋换了衣服,还用湿毛巾给他抹了一把脸。

郝眉在被擦脸的过程中把小脸皱成一团,挥了半天没能把在自己脸上瞎动的毛巾挥开,啊呜一口咬了上去。

KO赶紧把郝眉的嘴扒开,抽出来毛巾,谁知道郝眉没了毛巾可以咬,干脆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指,往嘴里塞。

他本打算让郝眉咬个几口过瘾就算了,结果郝眉却含着他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舔了起来。

他挣了挣,无法脱困,喊了句松口,郝眉不满地皱起眉头,说他饿,然后更带劲地舔。

KO想想今晚郝眉确实没吃多少东西,不饿才怪了,只要无奈地任郝眉把他的手指当食物。

郝眉的舌头每在他手指上滑过一下,他全身的热度就往下身窜一分,脑子里开始不受控制地想一些不可描述的画面,比方说郝眉含着另外某个地方卖力地吞吐。

 

“你勾的。”KO轻声说了一句,便在郝眉身边躺下。

他倒是想趁机揩点油,可那张粉嫩的小嘴还咬着他的手指,无从下口,只好凑过去在侧脸上碰了一下。

郝眉醉梦间感觉身边多了个大型抱枕,翻了个身缠过去,把大型抱枕紧紧搂着,怎么硬邦邦的,但是还挺舒服。

KO快被郝眉撩出火来了,却只能忍着不动,尽职尽责地当一个好抱枕。

他少见地叹出一口气,在郝眉耳边说了声晚安。

 

郝眉醒过来的时候发现他的床上不止他一个人,第一反应是酒后乱性睡了哪个美女,第二反应是他们公司哪儿来的美女,除了一个名花有主的三嫂,然后抬起头来,看见了KO那张面瘫脸。

他吓了一跳,努力地揉了揉眼睛,睁开眼来,还是那张面瘫脸。

面瘫脸开口说:“醒了?”

郝眉懵着应了一声,然后问他:“你怎么在我床上?”

“你不让我走。”KO起身,“我去给你弄点吃的,起来吧。”

郝眉无赖地在床上打了两个滚,头发乱得一塌糊涂,但他还是一脸正气地说道:“不要起来。”

KO便没管他,自顾自地开灶去了,反正香味能把这小吃货给勾起来。

 

郝眉想了半天也没记起来昨晚他干嘛了,怎么就不让KO走了,他就记得好像半夜吃了什么好吃的,估计是KO弄给他吃的吧。

半晌又反应过来,两个大老爷们儿睡一张床而已,多正常的事儿啊,他在纠结个鬼啊。

可他心里就是有点异样。

他也不是没跟男人睡过一张床,大学的时候他们宿舍一块儿去旅游,床位紧张,他就跟于半珊挤一张床,半夜还把于半珊从床上踢了下去,被拎起来一通揍。

总之就是一边儿嫌弃着踹两脚一边儿还能肆无忌惮地睡一起。

跟KO就不太一样,除了舒服之外,好像还有点甜滋滋的。

郝眉把头往枕头里埋,打断自己的胡思乱想。

 

过了不一会儿,他闻到点儿食物的香气,情不自禁地坐起来,看见KO靠在门口,问他:“起来吃吗?”

他立刻从床上蹦起来,一手拽着KO的胳膊往饭桌边走,一手捂着肚子大叫:“吃吃吃,我快饿死了。”

 

 

天气转凉,郝眉睡相又差,一脚踹开被子,有点冷了又把被子给叼回来裹着,裹出一身汗又嫌热,再把被子踹掉,直到最后踹下了床。

第二天他便不负众望地感冒了。

他吸着鼻涕出现在饭桌边的时候,KO轻蹙起眉头,他的鼻头红红的,眼睛还泛着点不知是刚睡醒还是感了冒而有的水光,看起来可怜巴巴的。

KO拉开抽屉拿了包药出来,放到郝眉面前:“吃药。”

郝眉抬起可怜巴巴的眼,无比委屈地望着KO,他什么都爱吃,酸的甜的辣的咸的,就是不爱吃苦,药就更别提了。

KO拆了一颗巧克力糖递给他:“吃糖。”

他才不情不愿地吞了药,脸看起来比药还苦,他立马把KO手里的糖抢过来丢嘴里,脸上恢复了笑意。

KO见他这副吃了糖的样子,心想他真是跟小孩儿一样好哄。

 

夜里KO抱着枕头进了郝眉的卧室。

郝眉如临大敌,绵软无力地靠在床上大喊:“你你你要干嘛!”

KO把枕头往他床上一丢,自己也爬上床,靠在他身边,说:“跟你一起睡。”

他不爽地嘟囔道:“我又不是小孩子。”

“你踢被子。”

“我会传染给你的。”

“不会,我身体好。”

“我半夜会把你踹下去。”

“不会。”

郝眉刚想反驳说怎么不会了,于半珊就被他踹过好几回,然后他就发现根本没必要反驳了。

反驳也无效。

因为KO把他圈进了怀里。

这样还真不会踹人下床了。

 

郝眉整张脸埋在KO的胸口,再加上感冒的鼻塞,都快呼吸不过来了,他闷闷地开口道:“你松点,我要窒息而死了。”

KO便听话地松了一点,但还是保持着把人抱怀里的姿势。

郝眉带着点儿鼻音的声音特别可爱,KO难得想主动开口勾人说话。

他说:“你什么时候跟我结婚?”

“……啊?”

“幻想星球。”

“哦,”郝眉不知为何老脸一红,反正KO也看不见,“你是男的。”

“你是女的。”

“……”郝眉无法反驳,只好继续埋着头装鸵鸟,半晌才答道:“随你呗。”

 

 

5

郝眉发现KO其实是个无赖。

他都病好了,KO还赖在他床上不走。

他怒而斥之。

KO一本正经地说:“习惯了。”

郝眉没出息地被一句话噎住了。

因为他好像也……习惯了?

 

晚上,郝眉又被KO抱着睡,他愤愤不平地在KO的胸口狠狠咬了一口,并未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多么的浪。

KO握了握拳,心想这是你先撩的。

他一把捞起缩成一团的郝眉,捧起脸来亲了一口。

郝眉瞬间炸毛:“你你你亲我干嘛!”

KO说:“你先咬我的。”

“我咬你那你干嘛亲我啊!”

于是KO懂事地凑过去在郝眉的嘴上轻咬了一口。

郝眉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

KO摸了一把他红得像要滴血的脸,说:“你的脸好红。”

“你亲我!我当然红了!我亲你看看你红不红!”

“好。”

郝眉蜻蜓点水地在KO的唇上一碰。

KO岿然不动,而他自己的脸更红了……

“是因为你的脸皮太厚了!”郝眉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半分钟后反应过来,“不对啊我为什么要亲你!”

 

太迟了。

KO又亲了过去,这一次撬开了郝眉不怎么牢靠的牙关,跟他软软的小舌头纠缠在一块儿,直把人吻得喘不过气来。

KO松开他,问道:“要不要跟我结婚?”

郝眉小媳妇儿似的扭捏道:“不是结好了嘛……”

“不是游戏里。”

“哦……那你要天天给我做饭吃。”

KO满意地轻笑了一声,又吻了吻郝眉的眼睛。

“郝眉,你喜不喜欢我?”

“不知道。”

“再说一遍。”

“……喜欢。”

 

 

郝眉觉得和KO在一起之后也没什么太大的差别。

他们依然每天同进同出。

KO依然每天给他投喂。

致一员工依然每天在被肖奈那一对闪瞎狗眼之余又被他们俩疯狂虐。

唯一一点不同就是KO总是欲求不满地亲他,以及把他按在床上翻来覆去地干一些体力活。

他和KO的关系就这么顺其自然地发展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但他对KO的感情好像一直没什么变化。

如果这就是喜欢的话,那他又是什么时候喜欢上KO的?

记不清了。

大概有很久了吧。

 

Fin.

 
评论(13)
热度(862)
© 一颗喵|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