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方】何其有幸 9(完)

*前文走这里 1 | 8




-




荣耀职业赛依然如火如荼地举办着,林敬言和方锐平时有空了,也会挑几场有看点的呼啸主场比赛去现场看,总决赛更是年年不落,买了票跑去看。

方锐退役后,作为队内职业选手经验最丰富的小天使,乔一帆接班了队长,这些年来乔一帆越发沉稳,信心也不断上涨,但为人依然温和谦逊,颇得人心,是个当队长的好苗子,由于和微草现任队长高英杰关系熟稔的缘故,兴欣和微草倒是常常进行友谊切磋。另外,乔一帆又能最好地拯救兴欣越发往猥琐无下限上歪的画风,大家纷纷鼓掌叫好。

兴欣稳定性越来越强,但也并非是常胜将军,几家实力强劲的战队都夺过冠,连着几年倒是都没出现过某某战队蝉联的情形。因此,林敬言和方锐两人也是每年都跑不同的城市,跑去H市以外的地方的时候,方锐就不是特别开心,倒不是身为一个前队长的荣誉心发作了,而是因为在H市办比赛他就能厚着脸皮问陈果要两张亲友票,其他的还得买,多不划算啊。

毕竟是过了好几年柴米油盐的日子了。

方锐经常嫌弃林敬言不懂得节俭持家,劝说他其实霸图的比赛也可以去要票嘛。

林敬言可干不出这种缺德事,嘴上还是捧着方锐:“我就待了两年,没地位,不像你还当过队长。”

方锐听着挺开心,继续给林敬言出主意:“不然问问韩文清或者张新杰,哦他俩感觉有点不太可能……那张佳乐呢,他肯定行!”

林敬言扶额。

方锐灵光一闪:“其实我们每场比赛都能找人要票啊!”

 

他们从未真正离开过荣耀这个圈子。

他们用了好多年的账号卡如今还在职业比赛的舞台上发着光,说不怀念当然是假的,但比起拿回手里珍藏,他们更愿意看见自己的角色还活跃在职业圈,有一种他们也依然存在的感觉。

十三区开放的时候他们一块儿创了两个小号,两人下了班就一人一台电脑在书房里练级刷副本,虽然年龄大了,手速下降不少,但在网游里依然算得上雄霸一方。

他俩都在的职业群最近也是反常的热闹,一看就是一群网瘾中年退役之后生活空虚寂寞冷,少了一篇肆意征战挥洒热血的沙场,整天在群里瞎嚷嚷,在十三区玩的人也挺多,经常有人冒泡约刷副本纪录。

方锐帮着兴欣公会在十三区开荒,还挺有责任感,林敬言的上司也果断丢下了之前练到了神之领域的大号,开了小号跟着方锐混,偶像去哪我去哪。

林敬言上班看见上司都有些不能直视,多好一个端端正正的有为青年,怎么偏偏爱跟方锐学猥琐呢?

开荒期忙不过来的时候方锐也拉着林敬言一块儿帮忙,帮得多了,后来林敬言干脆就加入了兴欣公会。

张佳乐有一回跟他们一起刷副本,看见林敬言名字上大喇喇挂着的兴欣公会,愣是静止了几秒开始思考他以前是不是在霸图待过,然后痛心疾首地对他说:“老林你这个叛徒!”

 

他们当年那群职业选手里找了工作过普通日子的和继续留在自家俱乐部帮忙的大概一半一半,能约得起来的多半是大晚上。

方锐一般都特别积极,吆喝着PK啊刷副本啊,别人圈他也是秒回,水群的积分名列前茅,除了雷打不动的榜首黄少天,他也算是个稳定的话唠。

于是方锐连续几天没在荣耀现身的时候,群里不少人略有些不习惯,都在喊他出来。

夜雨声烦:方锐大大呢?怎么不上线?在家带孩子呢?

百花缭乱:这么守妇道啊!

索克萨尔:感情真好^_^

君莫笑:哟,第几个孩子了?

海无量:滚滚滚!老子路见不平一声吼英勇牺牲了,休养生息呢!

方锐捧着手机飞快地打字,吧啦吧啦地编起故事来,一旁不太在群里说话的林敬言眼看着故事情节就要朝着科幻片一去不复返了,赶紧冒泡。

冷暗雷:他前两天骑车摔坑里,腿摔折了。

下面迅速地跟上一排哈哈哈。

方锐气呼呼地抓起桌上一个一次性塑料杯子往林敬言身上扔。

 

方锐的平衡感一向很差。

但他不知道竟然能差到这种地步。

他老坐林敬言的后座也有点不得劲,总觉得太没气势,男人嘛,得潇洒地在前面骑啊。

这么想的下场就是林敬言不在的时候他骑着车出去溜达,还没溜多远就拜倒在了路上一个不明显的坑里,一倒一压,他的左腿就压折了,折得还挺厉害。

幸好没出什么交通事故,也没压到花花草草。

他自己把自己作成了唯一一个受害者。

 

方锐生无可恋地躺在医院里,一条残了的腿翘得老高,林敬言请了几天假,坐在床边给他削苹果。

他张开嘴等着林敬言的苹果投喂,然后一边嚼一边说:“我粉丝怎么不来看看我?”

“这段时间公司忙,”林敬言切下一小块自己吃了,“托了你的福,这些假是老板白给的,不然肯定要扣工资。”

方锐把他手里剩下的苹果都抢了过来:“福什么福!”

 

这周末就是全明星了,这一回在N市办,方锐本来还打算去凑个热闹,看看现在的明星小孩儿。

现在好了,腿断了,还看个毛线啊。

林敬言在群里吆喝了两声,准备把他俩的门票都送了。

下面立刻接了一句方锐的话。

海无量:要钱的要钱的!不送!

冷暗雷:别听他的,要的跟我说。

海无量:林敬言你敢不听我的!

夜雨声烦:本群禁止虐狗!

一串表情刷屏。

海无量:哪里虐狗了!这是吵架!

方锐正打算继续发,就看见屏幕上跳出来一句,您已被管理员禁言15分钟。

方锐:“靠!”

 

全明星周末第一天快到傍晚的时候,方锐的病房里涌进来一群人,都是挺久不见的老面孔了,虽然群里天天见。

方锐翘着条腿跟个旧社会老爷似的招呼道:“嘿,我人缘这么好啊。”

黄少天作为代表发言:“谁来看你了,我们来看老林的,每天窝在这陪你太可怜了!”

方锐胡乱伸手往桌上摸个梨就要扔过来,林敬言拽住他的手劝道:“不要浪费粮食。”

方锐一想也是,收住了动作,把梨往嘴里一塞,连着皮啃了一大口。

他们一行人没待多久,象征性地探望了一下就走,再不走,这一大群人的,值班护士看着都头疼,就算值班护士看在他们长得还不错的份上不赶人,方锐也是要赶的,毕竟他这住院理由实在是没脸见人,能少见一会儿就少见一会儿。

也不知道造了什么孽,每回没脸见人都能见着这群人。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临走前他们很嚣张地在方锐那条翘得老高的腿绑着石膏的白色绷带上一个一个地签了名,方锐莫名有一种变成了关爱残障儿童慈善爱心晚会上的签名板的即视感,关键是人家签好了名还在那儿争谁的签名比较好看,比较值钱,这怎么能忍,他抢过了笔更嚣张地坐起身子在绷带上大笔一挥,潇洒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当然是他的签名最好看!最值钱!

方锐看着这乱七八糟的绷带,看着看着还看出点有趣来了,等人都走光了他也喊着林敬言来签个名。

林敬言的字很清秀,每个字都写得好看,不像他,能给人看的就方锐两个大字。

林敬言把名字签在了方锐的后面。

方锐总觉得少了点什么,盯着两人的名字看了半天,然后拿起笔在中间画了一颗爱心。

 

医院里全是消毒水味儿,方锐感觉自己的鼻子都快要失灵了,饭菜香也闻不清楚,花果香也闻不明白,了无生趣。

他朝林敬言勾勾手,林敬言过来了,他一把拽了过来,埋怀里死命地嗅。

林敬言问他干嘛呢。

他仍旧埋着,声音闷闷的,抱怨医院味道重,再不闻闻别的就活不下去了,眼下闻闻鲜活的人气儿最实在。

林敬言哭笑不得:“那你闻别的,张佳乐扛来那花篮挺香的,我帮你拿过来你贴着花闻,闻我干嘛,都是汗味。”

方锐严肃道:“不,那是你的体香。”

 

晚上方锐嫌一个人睡不好,非要让林敬言爬上来陪他睡,林敬言怕会碰到他的伤腿,不答应。

方锐不听:“你睡相那么好,不会碰到的。”

事实证明,林大大睡相再好也没用,方锐大大睡相差啊。

早上醒过来林敬言发现方锐整个人都贴过来了,翘着的腿差点没掉下来,他吓了一跳,赶紧把人扶好,方锐再怎么让他一块儿睡他都不答应了。

 

方锐在医院住了两周就吵着闹着出院了,绑着石膏拄着拐杖回家去睡家里的大床了,按他的话说,就是这么贵这么舒服的床要好好利用不能浪费啊。

一个月后去医院拆了石膏,方锐没了石膏拄着拐杖回家,虽然还有个大负担,但好歹甩了一个包袱了,他喜滋滋地坐在床上,把左腿抬起来叫林敬言来看:“老林,我的左脚终于重见天日啦!有没有什么表示呀?”

林敬言捏着他的脚上轻轻按了几下。

“我还以为你要亲一口呢。”方锐不满。

林敬言便真的俯下脸去在脚背上碰了碰。

方锐耳根子都红起来:“哎你真亲啊……没味道啊?”

林敬言也严肃道:“体香。”

 

方锐有时候懒得去撑拐杖,干脆单腿在家里跳来跳去,跳出了一条“黄金右腿”来。

林敬言看着都紧张,总觉得他随时都要摔倒了,毕竟平衡感那么差,跳一步就倒都是有可能的。

然而方锐竟然奇迹般地一直跳啊跳啊跳到了能慢慢开始走路,林敬言都有点相信他真的练出来黄金右腿了。

林敬言拉住在屋里一跳一跳的方锐,目光里燃着熊熊火焰:“方锐大大既然这么厉害,我就不忍了。”

方锐一脸问号,被掀翻在了昂贵的大床上。

两个人一个多月没做过,身体都诚实地很快就进入了状态,林敬言挺动的过程都很小心,生怕碰到了方锐的脆弱左腿,又把哪根骨头给弄折了。

碍着方锐还是个残障人士,林敬言做了一回就停了,把人搂怀里躺着。

 

方锐伸出只手来够床头的手机,群里滴滴滴地都在喊他。

还真不是有多想他。

方锐受了伤以后天天这时间在群里叽里呱啦地吵,有两天积分都赶超了黄少天,他不承认是他话唠,他只是太寂寞空虚了。

不过今天寂寞的身体被填满了。

方锐脸上还带着情事过后的潮红,冒泡回复他们。

海无量:我跟老林在床上呢,刚没看见。

夜雨声烦:卧槽在床上你为什么要说出来?这他妈跟我们有关系吗?

海无量:我又没说我们在干嘛!

夜雨声烦:卧槽你还想说你们在干嘛!!!

百花缭乱:本群禁止虐狗。

君莫笑:踢了吧。

海无量:老叶你不顾昔日队友的情谊了吗!

海无量已被管理员禁言15分钟。

下面哗啦啦一排的本群禁止虐狗,以及同意附议等废话,连不怎么说话的周泽楷都嗯了一声。

方锐眼尖地看见了这飞快刷过的屏幕上出现的罕见的名字,一过禁言期限就立刻回复——

海无量:周泽楷你都说话!同期出道的情谊呢!

鬼刻:跟你哪儿来的情谊?

海无量:靠靠靠靠!!!

冷暗雷:快睡觉。

海无量:……

海无量:老林你老拆我台,还是不是一家人啊!

 

痊愈后的方锐受到严重的惯性作用,好几天都没缓过来,依然处于无法无天整日瘫着的状态,仿佛是逆生长了一段时间,不是说越活越年轻,是越活越小孩儿了,自理能力基本归零。

林敬言深刻检讨这段时间太惯着方锐了,把人给宠坏了,再这么下去真的得返老还童变熊孩子了,太可怕了。

于是他默默地收拾行李,心安理得出远差去了。

临行前上司问他要不要有空替他来照顾照顾方锐,林敬言连连摇头:“别,千万别,他都痊愈了,让他自己待着吧。”

 

方锐被迫怨妇般地过起了望夫石生活,深深感到了生活中有一个林敬言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他想,这可不行啊,男儿当自强。

怎么才能既展示自己强大的生活能力,又牢牢地拴住林敬言的整个身心呢?

唯有做菜。

自此,一个没林敬言时专吃外卖方便面有林敬言时林敬言烧的方锐同志开始沉迷于上网搜各种傻瓜烹饪教程,以及在电视上看美食节目。

 

他进行了多日的理论教学,终于走进厨房动手实践。

继打坏了数个鸡蛋、切番茄差点切到手、把盐当成糖、厨房差点烧起来等诸多事故后,方锐进入了状态,开始他的第一盘西红柿炒鸡蛋。

就在这时,家门咔擦一声,林敬言提着行李箱回来了。

他手上抱着一束花,一脸震惊地看着一片狼藉的厨房及按理来说不该出现在厨房里的方锐。

方锐朝门口望了一眼,说了一句你回来啦,就又跑回去折腾西红柿炒鸡蛋了。

还杵在门口的林敬言莫名生出一种新婚妻子等待出远门丈夫回家的感觉来,心里有点泛着甜味。

不多一会儿方锐端着菜出来了,色泽倒是不错,红是红黄是黄的。他这才看清楚林敬言是个什么状态,手里捧着束花。

方锐一愣:“回来就回来,带花干嘛,客气啥呀?还是你又当我小姑娘呢?”

林敬言刚要跟他解释,他又把西红柿炒鸡蛋推了过来,递了双筷子,捧着脸满眼的期待。

“我的处女作!方家菜,爱情的味道!以后你别老烧了,我也可以烧,不比你难吃。”

林敬言夹了一筷子送到嘴里,认真品味了一圈,确实是爱情的味道,别的啥也没有。

他说:“好甜。”

“咦,糖放多了吗?”方锐抢过他的筷子夹了点吃,这一口在嘴里待了一秒就被

吐了出来,“老林你没事吧,你味觉失灵了啊?这也太咸了。”

他不信邪地又吃了一口,照样吐了出来,嘴巴里嘀嘀咕咕:“我明明换了糖了呀,怎么还是盐啊……”

林敬言见他那架势怕是要吃完一整盘才相信这到底是咸的还是甜的,赶紧拦住他,把手里那一大束花塞他怀里。

“拿好了,”林敬言说,“里面有给你的东西。”

“什么呀?”方锐一边问一边翻了翻,在一朵长得不太一样的花心里看见一点闪光。

 

林敬言把戒指拿出来在他眼前晃了晃,在灯光下有点晃眼。

林敬言这回出差,本来就有点赌气性质,虽然他的脾气根本也没气。走了两天他就觉得浑身上下哪儿哪儿都不舒服,少了个方锐好像什么都不上正轨了,这才意识到,不光是他宠坏了方锐,方锐也惯坏他了。他就喜欢有个方锐跟着自己,依靠自己,平时什么都听方锐,想怎样就怎样,到了床上就他想怎样方锐就怎样方锐。

他考虑了几天,在最后一天的时候跑去买了对戒指,回来的路上又买了束花,心想反正都是要在一起过一辈子的了,方锐什么烂样子他都喜欢管,老夫老夫的也过了好几年了,不如赶紧拴牢算了,也不早了。

结果回来看见方锐摇着尾巴做着菜,又摇着尾巴捧到他面前,活像一直讨要主人奖励的小狗,难吃是真难吃,可爱也是真可爱。

真的是得栓栓牢呀。

这么可爱的锐锐要是跑丢了上哪儿找再找一个?

 

方锐如遭雷劈,看着那个发着光的小圈圈,半晌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久才发出点声音,迟疑地问道:“这是……啥?”

林敬言笑起来:“方锐大大连戒指都不认识了啊。”

 

方锐眨巴着眼睛没回答,脑子里却走马灯似的把这几十年人生都过了一遍。

他觉得他挺幸运的,很幸运,太幸运了。

他感谢荣耀,没有荣耀也不会有他一生的荣耀,恐怕他还是个不学好的坏孩子,混吃混喝混日子。

他很感谢呼啸,是呼啸把他带到了职业比赛,带他认识了林敬言,从此之后的年年岁岁里,从亦师亦友,到爱人伴侣,从青葱岁月,到霜雪满头。

他更感谢兴欣,是兴欣让他尝到了冠军的滋味,让他对荣耀的追求不止于第一盗贼,让他开始改变,开始创造,开始相信不可能的都是可能。

他以前一直觉得他和林敬言大概是不会受到肯定的,可无论是林敬言的父母还是他的父母,甚至于网络上来自四面八方的声音,都是祝福声多过骂声的,哪怕还不是真正的理解,也在尝试着支持。

退役后和林敬言一起生活的日子里,他好多次都在想,他怎么能这么幸运呢,能碰到这么好的人。

自从认识了他,好像什么厄运都没有了。

还是因为有他在,所以厄运也变得不可怕了?

而现在,这个好到不真实的人就站在他的面前,在他们要一起过一辈子的房子里,举着一枚小小的戒指。

 

“方锐大大,嫁给我吧。”


Fin.



第一次写完这么长的文好激动!(哪里长了……

写这篇的初衷是写写林方老夫老夫的岁月感,写完了感觉是傻白甜撒狗粮……

不过还是很满足╰( ̄▽ ̄)╮

谢谢大家喜欢~

 
评论(6)
热度(35)
© 一颗喵|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