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再遇见 1

*一个老套又狗血的破镜重圆

*OOC预警,自己看着都觉得好矫情哦(。

*今天被动画炸上天感觉不发点什么对不起自己决定把这个大半年前就开始写也并不知道写了点啥的玩意儿发出来管他有没有写完的那一天呢!!!(啥




-



“龙抬头!”

全明星周末现场见过不知多少大风大浪的职业选手们因为一个操作而突然沸腾起来。

谁能使出龙抬头?

叶秋!

叶秋回来了!

在整个选手席的或惊诧或亢奋之中,周泽楷显得格格不入,如他平常一样的沉默,好像是不足为奇,但沉默之中又有些不易察觉的黯然。他在那一瞬间微微睁大了眼睛,继而很快地垂下眼去,抿着嘴唇,握紧了拳头,有段时间没剪过的指甲深深地嵌进了手掌心,力道大得都破开了皮见了血仍不自知。

身边的江波涛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转过头来看着他。

江波涛张了张嘴,难得地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只是轻声唤了一句,小周。

周泽楷抬起眼,眼里盛着的情绪复杂得很,即便是善察言观色如江波涛也看不懂到底是喜是悲。

 

接下来的挑战大家都毫不在意,还在回味着方才的龙抬头,琢磨叶秋闹这一出的用意,交头接耳地调侃几句,中心思想都是叶秋这个不叫人省心的王八蛋,而江波涛则是时不时地扭头去看周泽楷,确保他还好好地在那儿待着,没做什么情绪化的事情。

周泽楷又低下了头,不知在想些什么,在江波涛第十多次看他的时候忽然低低地说了一句没事。

江波涛愣了一下,没想到周泽楷都沉溺在自己的情绪里了,还能把他的关心看在眼里,甚至回应了一句,他这个能言善辩的人斟酌了半天半个字都没说出来,平时能不说就不说的周泽楷竟然说了话。哪怕还是挺放心不下的,他此刻也舒了一小口气,既然周泽楷自己都说了,那起码是真的没什么大事,他念叨了一句没事就好,倒像是在劝自己一样。

过了一会儿他还是没管住自己张扬的八卦心思,不要命地小声问:“你要去找他吗?”

周泽楷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

 

江波涛叹了口气,这两个人实在是互相折腾,他又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是想管也管不了。想想那时候恩爱得像是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不会分开一样,结果却是这辈子还没过多久呢,就分开了,前一天他还在嫌两个人谈起恋爱太过分,亮瞎他的狗眼,后一天就不小心撞见周泽楷一个人躲在房间里,脸朝下埋在枕头里,肩膀一抽一抽,哭得停也不停不下来。

周泽楷的感情一向不太外露,再欣喜若狂也只是扬起一丁点儿的嘴角弧度微微笑,难受到了极点怕是就跟平时一样,不见悲喜,不熟悉他的人根本看不出来。

可那一次他竟然哭得眼睛都又红又肿,作为一个算得上是最熟悉他的人,江波涛一句怎么了刚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能让周泽楷失态到这种地步的人,也就那唯一一个了。

 

怎么会这样呢?

连周泽楷自己都不知道。

他眉眼弯弯地等着他最爱的那个人跑到他面前来,伸手欲拉,他们几天前才约好了要一起吃个饭,他记得他的爱人他的前辈说有东西要送给他,可一开口却是开门见山地要分手,什么原因也不说,少见地冷着一张脸,说完转身就走了,一点留恋也没有,好像之前所有的甜言蜜语,所有的亲吻拥抱都是假的,说不爱就不爱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大活人突然就完完全全地从他的生活里消失了,宣布了退役之后谁也找不到,他抽空去了好几次H市,每次都是空手而归,没有人影,没有消息,早知如此当初他肯定不顾反对也要死缠烂打地塞一个手机给那个原始人。

早知如此……他又怎么可能预料得到呢?

他还以为他们能一直,一直在一起呢。

 

他还能听到别人对这个消失了的人议论纷纷,或惋惜或谩骂,他有时候很想偷偷为他的前辈说几句话,不是这样的,不是你们说的那种人,但到底还是什么也没说,因为他的前辈从来都不是会在意别人看法的人。

队里很多人也都在不解叶秋怎么就退役了呢,旁人看不出,但他们都知道叶秋不可能已经到了打不下去的地步了,就冲着那家伙的嘲讽劲,怎么可能甘心走。就在全明星周末举办前周泽楷还无意间听见了老板和经理在讨论要不要请叶秋来当个嘉宾,炒炒热度,他很想站出来告诉他们,那不是叶秋,那个家伙叫叶修。

这个名字的前面曾经还有一个定语,他的。

是他的叶修,周泽楷的叶修。

可叶修说走就走,把前面的定语给扔了,留下周泽楷一个人在原地手足无措。

 

和叶修分手后,周泽楷开始心无旁骛地训练打比赛,他想,他是一定要站到第一人那个位置上去的,无论叶修在不在,那都是他一直以来的追求,他都想做给叶修看看。除此之外,他便做什么都提不起劲来了,老板给他接一堆的商业活动他也兴趣缺缺,摄影师让他笑,他僵硬地勾勾嘴角,若是换一张脸,恐怕就是笑得很难看了,摄影师只好让他自由发挥,好在他生得一副好皮囊,面无表情也能惹得迷妹阵阵尖叫。

轮回里唯一知道他和叶修的事的就是江波涛,周泽楷本来是想瞒着所有人,奈何江波涛对他的一举一动都能看得透,根本藏不住秘密,反正也不会害他,索性就承认了。现在想来,还好他承认了,至少在江波涛面前他可以不用伪装,后来难过得受不住了,也能当着人家的面哭一场,倒是搞得江波涛这个人精有点不知怎么办才好。

今天的比赛快结束了,周泽楷默默地起身先自己离开了,方明华看到自家队长突然跑了,往左一看杜明还沉浸在被虐得体无完肤的悲痛之中,无奈地摇摇头,往右凑了凑问了一声怎么了,江波涛随口瞎编解释说:“小周家里有些事,心情不太好,让他一个人待一会儿吧。”

方明华点点头,对于队长翻译机,他自然是无条件信任的。

 

叶修和苏沐橙在冰淇淋店门口分开,苏沐橙吃得心满意足,踩着比赛结束的点回轮回场馆去和嘉世会合,叶修就朝着另一个方向漫无目的地瞎走,全然不在乎自己刚刚掀起了一场怎样的轩然大波。

他在离开前有意无意地朝轮回选手席那儿看了一眼,看见周泽楷低着头,整个人都阴沉沉的,像要下雨了似的,看着他心里揪着疼。

想到这儿他就没瞎逛的心思了。

他在街上快步走着,想早点儿回酒店去好好睡一觉,否则满脑子都是周泽楷那难受样儿,这两天什么都别想干了。

想着想着突然直直撞进了一个人的怀里。

他垂着头快速地说了一句不好意思啊,却见那人就那么站着,挡着他的路和太阳,没有半点挪开的意思。

他抬起头来,眼前的青年戴着一顶鸭舌帽,压得很低,估计是怕在路上被人认出来,脸上没什么表情,嘴上也什么都不说,就这么直愣愣地看着他。

他咽下一口口水,嗓子有点发烫,这才勾了勾嘴角,吐出两个字。

“小周。”

 

周泽楷虚虚地伸了伸手,又克制住了想触碰近在咫尺的叶修的欲望,后退了几步,保持了一个安全距离,回答道:“前辈。”

叶修不记得有多久没听到周泽楷这么称呼他了,上一次还是在他们还没在一起的时候。谈了恋爱之后,周泽楷说什么也不肯再叫叶修前辈,叶修老嫌他没礼貌,事实上是只对自己一个人没礼貌,他被嫌了老半天也死不悔改,还是直呼其名地叫叶修,半点不肯示弱。

叶修觉得这个倔强的后辈真是可爱,便随他去,爱怎么叫怎么叫,反正他本来就不在乎辈分啊称呼啊这些东西,他可是个拿着假身份证打比赛的人。

叶修这个真名和他全部的事情,他都一字不漏地告诉了周泽楷。那会儿他们刚谈恋爱,周泽楷还挺害羞,一副想笑又不太敢笑的样子,搞得叶修更是窘迫,嚷嚷道:“想笑就笑!哥也年轻过好吗!”

有一回两人办完事儿,叶修又想起称呼这事儿来,整个人靠在周泽楷身上好奇地问到底为什么不叫他前辈了,以前不是叫得挺好嘛。

周泽楷想了一会儿,说:“会超越你。”

叶修微怔,又听他说:“和你并肩。”

叶修这才明白,周泽楷不愿意叫他前辈,是不愿意仅仅像个后辈一样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周泽楷想比他强大,才能照顾他。

他那时候好像还搂着周泽楷的头揉了好几下,把人家顺顺的头发揉得乱七八糟,难得主动地凑过去送上了一个深吻。

而现在,他们分手了,周泽楷又叫他,前辈。

 

叶修心里翻滚着,表面却状若无事地问:“怎么出来了?”

“里面闷。”周泽楷说。

差不多有一年没见过面的两个人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周泽楷有很多问题想问,想问他这一年你都去哪儿了,想问他你今天搞出个龙抬头是什么意思,想问他是不是一个人,一个人过得好不好,想问他为什么要分手。

然而字字句句在嘴里绕了了半天,他什么也问不出口。

远处有两个小姑娘突然尖叫了一声朝他们这边小跑过来,一边跑一边还在喊着周泽楷那是周泽楷吗。

这场面周泽楷也见多了,他不爱跟人打交道,下意识地就想跑,抬起腿来又深深地看了一眼叶修,叶修笑了笑说:“快跑吧,再不跑一会儿人更多,想跑也跑不掉了,我可帮不了你啊。”

周泽楷便迈开步子跑远了。

叶修一动不动地盯着他越来越小的背影看,想起他们以前出去约会的时候也被他无处不在的迷妹看到过,那时候他抓起叶修的手腕没命地跑,好像后面追着的不是花痴的小粉丝,而是饿极的豺狼虎豹。

叶修平时不爱运动,根本追不上周泽楷的速度,被这么强行带着跑了一段,停下来的时候气都喘不上来,他弯下腰来双手撑着膝盖一边想着人长得帅就是不一样,粉丝多得太可怕了,他先前碰到过苏沐橙的粉丝也没这么大阵仗的,一边儿又跟周泽楷一通抱怨:“跑什么呀,不就是签个名拍个照嘛。”

周泽楷手抚上他的背替他顺了顺气,说:“你在。”

 

叶修思绪转回来的时候周泽楷已经完全没影了,他意犹未尽地想着,周泽楷长手长脚的,跑起来也真好看,可惜以前没好好注意过。

那两个小姑娘自然是追不上周泽楷的,便调转矛头指向了刚刚站在一块儿的叶修。

她们满含期待地问道:“刚刚那个是周泽楷吧?”

叶修作出一副疑惑的表情:“周泽楷?谁?是明星吗?我就个问路的。”

两个小姑娘本以为抓不到周泽楷,抓到个周泽楷的朋友也超幸运了,结果只是个无关路人,互相说着好可惜啊就走了,根本没想到说上了话的是鼎鼎大名的叶秋。

叶修有点好笑,要是他刚才说他是周泽楷前男友,甩了她们的男神,不知道她们会是什么反应,会不会想把他打死。

其实每回想到周泽楷,他自己都挺想把自己打死的。

好端端的当初到底干嘛要去招惹人家?

 

周泽楷直接回了轮回俱乐部,刚好碰上散场回来的轮回众人。

江波涛拉着他进了房间,问他怎么样,好点了没。

周泽楷答非所问:“我看到他了。”

“什么?”江波涛吓了一跳,“这么巧啊……你们说什么了?”

“没有。”

“什么都没说?哎,也是,小周你这性子也说不出什么,叶神也什么都没说?”

周泽楷点了点头没说话。

江波涛叹了口气,他总觉得自从知道了这个惊天大秘密之后他每天都得叹好几口气,老了不知道多少岁了都,真是操碎了心哟。他说:“以后肯定还会再见的,说不定还是赛场上,叶神今天那一下子不可能只是来随便玩玩的。”

周泽楷还是点了点头,接着就把自己闷被子里睡觉去了。

今天情绪起伏太大,他感觉浑身的骨头都快散架了,身心俱疲。

 

此时此刻,离轮回俱乐部不太远的一家酒店里,叶修大字形仰面躺在床上,伸手摸了摸脖子上的一根链子。那根链子很细,色泽也不亮,不容易惹人注意,甚至叶修自己也会忘记自己脖子上还挂着根东西,可今天见了周泽楷之后,他又突然之间觉得这链子太重了,好像勒着他的脖子,呼吸都困难。

他把链子从衣服里扯了出来。

链子上坠着两个戒指,一模一样,没有奇异的形状,也没有繁复的花纹,只是很素很普通的指环。

叶修摩挲着指环,感受到指环内侧的凹凸不平。

他一直挂在身上,却很久没碰过了,都快不记得了,两个环里面还刻了字呢。

一个刻着YX,一个刻着ZZK。


Tbc.

 
评论
热度(65)
© 一颗喵|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