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方】何其有幸 8

*前文走这里 1 | 7




-




十四赛季,兴欣成功蝉联了冠军,而且是在H市主场,晚上便直接在路边摊上摆了个十分接地气的队内庆功宴。

当了一年队长的方锐兴致高涨,喝了人生中最多一次的酒,酒量还是一样的差,只是醉得晕乎了还一杯一杯地灌,就好像往一杯已经满了的杯子里倒水一样,醉到极限了,也不会再醉了。他大概还有那么点儿理智,知道再喝就得一吐千里了,便放下酒杯,打了个带酒气的嗝,撑着家属林敬言站了起来。

“同志们!我要退役啦!”

 

兴欣众人该吃吃,该喝喝,仿佛什么都没听见,不去理会方锐投下的自以为的大炸弹。

方锐大大生气地说:“你们这群小兔崽子没反应啊!”

叶修和苏沐橙这一趟也专门赶过来看了总决赛,顺带借着队内老前辈、前前队长以及前队长的身份蹭了顿饭,一人在那挑着菜吃,一人低头划着手机屏幕。

魏琛拉着伍晨和公会的一帮人在另一桌上划拳划得起劲,互相灌酒。

乔一帆小天使乖乖地给方锐倒了杯饮料。

莫凡冷漠脸。

安文逸淡定地抬手推了推眼镜。

罗辑一脸茫然以及无辜。

包荣兴在叶修走了以后也经常跟着方锐混,俩人还挺合得来,于是他很讲义气地挺身而出:“老大,你别走,我舍不得你!”

后来加入的几个小孩儿在队长淫威下也纷纷点头附和。

方锐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谁想包子又补了一句:“上回你买早饭的钱还没还我呢!”

方锐:“……”

方队长很难过,队员一个个的都没良心,唯有向家属求安慰。

他往林敬言身上倒过去,带着哭腔可怜兮兮地说:“林大大,我没人疼没人爱,只剩下你啦。”

林敬言揉揉他的一头毛,温柔地说:“好,那就乖乖跟我回家生孩子去吧。”

 

第二天的发布会上,方锐正式宣布了他要退役的决定。

记者老生常谈地问道:“为什么选在今年退役呢?”

方锐说:“打了十年,凑个整。”

记者无语,这种没意义的理由根本没什么可写的好吗?

方锐继续说:“要给新人一些机会。”

记者继续无语,说得好像你在别人都没机会打了一样?

谈一谈这一年当队长的感想,方锐清了清嗓子严肃地说:“叶修,苏沐橙,我这兴欣历史上的第三个队长可给你们长脸了吧!”

从方锐这儿套到的都是废话,记者们都习惯了,正准备收拾收拾录音笔大炮三脚架走人了,却不想方锐在下台前拿着麦冲着电视直播的主镜头突然喊了一句:“林敬言,我爱你!”

喊完就跑,特别刺激。

台下的记者都没反应过来,一个个全愣在原地,等想起来要趁机多挖些八卦的时候人早就跑没影儿了。

当时正和兴欣一群人坐在电视机前看直播的林敬言被吓得手里的苹果滚到了地上。

叶修看着他一脸嫌弃地说:“你们家方锐真是不要脸。”

 

队长工作交接完后,林敬言先陪着方锐回了一趟G市的家,对于方爸爸没有追着打屁股这件事,做好了充足的挨打准备的方锐至今不能理解,还真就以为林敬言是个幸运符,带在身边就万事大吉了。

方锐带着林敬言在G市玩了几天,一起重新走过了他的小学、他的中学,即使他在学校里并没有什么深刻的回忆,甚至他根本不想去回忆那段无心学习的无聊时光,但也算是带着林敬言走过了自己前一段的人生,弥补了相识不够早的一点遗憾。

不过说是这么说,方锐当然不可能只给林敬言看他小时候的污点,他拉着林敬言到了小学附近的一条小巷子,自豪地伸出手臂来从巷子头指到巷尾:“给你看看我以前称霸的地方!”

林敬言本来还有些好奇方锐是怎么称霸这些地方的,打了个群架或者是很会玩儿当了个孩子王之类的,结果方锐只是带他白吃白喝了一路,一张嘴就把每家小吃店的叔叔阿姨哄得随便他们吃,长到这么大,这点技能倒是还没丧失。

林敬言被投喂得都撑了,果然不能对方锐的话抱有太大的希望……

 

刷完了G市副本,林敬言便赶紧把这小吃店祸害拎回了N市,他之前在N市买好的房子终于也开始了装修计划。

他们对房子都没什么太高的要求,能住人就行,所以装修得很朴素,整个家里最贵的就是书房里的两台高配置电脑,以及卧室里一张结实的床。

林敬言本来的计划是电脑买好点就好了,谁知道方锐赖在家居城的一张还挺贵的床那儿不肯走,他无奈地把人从床上拉起来:“床买那么好干嘛呀,能睡就够了。”

方锐反驳道:“谁说的啊,还要运动呢!”

一边实习的导购姑娘顿时红了脸,四处看风景,不懂你们在说什么。

方锐不要脸惯了,笑嘻嘻地跟姑娘说:“别多想啊,就是抻抻腿什么的,睡前运动,能减肥。”

睡前运动什么的,小姑娘脸更红了……

林敬言怕再这么扯下去,他们可能要被拉入这家家居城的黑名单,便连连应声,好好好买买买,付了钱定了送货时间就把方锐推走了。

 

方锐当不来家庭妇男,也不想当个无业游民,但他想找个正常工作又没林敬言容易,林敬言好歹读完了高中,不像他读了初中就死活不读了,现代社会这都算个文盲了,投了好几份简历出去都打了水漂。

方锐不是没想过留在兴欣继续发光发热,可又满心欢喜地想着跟林敬言过没羞没臊的退休二人同居生活,内心纠结得很,尤其是在成为难就业老龄人之后,也开始盘算着要不还是回兴欣得了。

他要是去,林敬言肯定跟他走,这么一想就又觉得对林敬言太不够意思了。

 

林敬言去复职的时候果然被上司要求陪玩一会儿,于是他明智地带上了方锐,作为一个兴欣真爱粉,上司见到偶像也格外热情,划了账号卡之后就丢一边拉着方锐问东问西,诸如怎么就退役了我看你还能再打几年呢以后准备做什么工作呀有什么需要可以找我……

听到这里,方锐很配合地点点头:“还真有。”

他跟林敬言的上司,或者说是自己的粉丝说明了一下情况,粉丝老板人脉还不错,想起自己有个朋友是开发一些网游的,大大小小都有,平时都需要做游戏性能、体验的测试,现在正缺人呢。

粉丝老板自然是出于私心不想让方锐离这个领域太远,这也正合方锐的意思,反正别的工作他也不爱干,测试游戏什么的听起来还不错,而且可以继续和林敬言好好地待在N市,工作时间上也比较宽松,有时候待在家里也能做。

林敬言再一次切身感受到,打荣耀真是好啊。

 

荣耀始终没有过时,反而不断地推陈出新,在游戏的领域里独占鳌头,仿佛永远不会老一样,方锐看着熟悉的面孔一个个退役,取而代之的是一代代新涌现出的职业选手,他终于不再只是调侃林敬言老,也带上了自己,凑一对来感叹时光催人老了。

国内的电影市场开始向国外看齐,也开始考虑做一些游戏改编电影,首推的当然就是不老的荣耀。

起初电影公司想做一部真人电影,但粉丝们千千万万地不同意,纷纷嚷着除非把叶修周泽楷什么的都叫来演,否则绝对不买账,不如把以前选手们拍的宣传片翻出来反反复复舔。

迫于受众压力,电影公司只好退了一步,寻求了一家国内顶级动画制作公司的合作,定下了做动画电影的计划,鉴于国产动画的水平这些年来也越来越高了,粉丝这才勉勉强强地同意了。

 

电影最终定档八月,是非常火爆的暑期档,林敬言和方锐也好奇地准备去电影院凑热闹了。

他们先前在网上看了些制作介绍,电影里的角色主要是第一季到第十季这十年间的明星账号卡,方锐光是看着文字介绍就觉得自豪,他可是有过两个明星账号卡的人呢,还真是想看看拍成什么样。

上映那天,他们从楼下车库拉出了他们的坐骑——一辆机车。

由于他们上班都是坐地铁的,这辆机车的主要用途就是被他们骑着到处约会。

 

当初买下这辆机车也算是个意外。

为了出行方便,林敬言便和方锐一块儿去市中心的4S店挑车,还没走进人家大门,方锐大大那个不成调的就一脸兴奋地拖着林敬言去了隔壁的一家进口机车专卖店。

方锐看着里面各式各样的机车,心驰神往得很。

“老林,我们买机车吧,多帅啊!”

“不实用啊。”

“我们也不经常用啊,”方锐选择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毕竟他的必杀技就是真诚,“就算买轿车也不会经常用嘛,我们一块儿出去才用得到嘛,约会的时候开机车,多帅啊!”

除了在床上,林敬言多半是要被方锐打败的。

最终他们看也没看4S店一眼,在机车店挑了一辆方锐喜欢的车型买了。

 

第一次骑这辆爱的机车,方锐摩拳擦掌,林敬言在一边候着他坐上去,等了半天也没人动,倒是方锐先发话了:“老林你怎么不上去呀!”

林敬言这就懵了:“你不要骑吗?”

方锐摇着头说:“还要载人呢,我的车技超神,怕你一时无法在我的速度与激情下生存,还是你来载我吧!”

哦,其实就是你不太会骑吧。

林敬言早就摸清了他满嘴的胡言乱语,顺着他的意跨上了车。

方锐屁颠屁颠地跟着跨了上去,贴在林敬言身后,缝也不留一条。

林敬言一发动,他就伸过双臂到林敬言身前去,搂紧了腰,还顺手不怀好意地掐了一把,手背立刻被林敬言拍了一下:“别闹,注意安全。”

 

林敬言骑车很稳,车速不是很快,跟机车有些违和,但看着又挺帅。他载着方锐去了江边大桥,停了车在码头边坐了一会儿。

那会儿正是日落时分,方锐不知看到了远处什么有趣的东西,一边笑一边扭头拍林敬言。林敬言把头转向他的时候怔了一下,他咧着嘴笑着,比平常还要真诚好几百倍的那种笑,可以感染到人心里去,整个人刚好笼在夕阳的余光里。

林敬言看得朦朦胧胧,虽然不太恰当,但他觉得这样的方锐就跟天使一样,再加上内里的话,大概是个头上长了对恶魔角的天使吧。

虽然他始终不知道方锐在笑些什么,却一直记得方锐在夕阳下的这个笑容,忘不掉,也不想忘。

他心里一动,凑过去碰上了方锐的嘴唇。

轻轻一触便松开,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但触感是真实的,也确实发生了——

不远处几个小女生还在小声地尖叫,冒着星星眼泛着粉红色泡泡的那种。

真是冲动啊,林敬言心说,都这么老了怎么还这么冲动呢……

 

再骑上车的时候方锐干脆撒了手,展开双臂迎着晚风嗷嗷地乱叫。

林敬言难得动一些坏心思,突然加了速,吓得方锐的双臂赶紧又乖乖地抱了回来,抱得比之前还要紧。

方锐搂着腰,侧着头贴在林敬言的背上,保持着这个姿势被林敬言载着沿着大桥又兜了一圈,直到回了家才松开。

 

此时方锐也是这么听话地搂着林敬言,骑着他们爱的机车去往电影院。

他们本以为影院里估计都是些青春期小男生小女生,没想到却有不少他们这个年纪的,这才意识到荣耀初期的玩家大概是很长情的,等着电影上映也迫不及待地来重温青春了。

方锐买了一大桶爆米花抱着,林敬言一手一杯可乐。

入场前他们居然碰上了几个当初都还在呼啸时的朋友,笑着打了个招呼,还收到了一句由衷的夸奖:“你们俩感情真是好啊。”

 

电影的画面、特效、配乐都做得很精彩,堪称业内一流,基本算得上是哪怕零剧情也能看得下去的片了。它也确实情节老套,简单概括就是几家公会被boss的诡计骗了,作恶多端的boss把坏事都甩锅君莫笑,大家立刻集火君莫笑,君莫笑逃走之后,带着一队草根新兵一路破解boss的骗局,证实了清白,最后联合起了几家公会打退boss的故事。

真的是非常的老套。

听着就跟君莫笑主角光环疯狂加成的个人传记一样。

不过还真不是这样,电影中可以明显地感觉到主创的野心,君莫笑只是一条主线,串起了其他所有的公会,而主创团队想要把每一家公会的特色都放大突出,结果由于时间有限,节奏也很难把握,最终没有做到位,反而得不偿失,每条支线甚至包括主线都不怎么吸引人,在情节上还是靠了一张情怀牌。

方锐一边看一边跟林敬言小声地吐槽,整部电影结束时居然吃光了整一桶爆米花。

其实他还挺满意鬼迷神疑和海无量的人设,林敬言的唐三打和冷暗雷的也不错,很忠实游戏,又为了电影效果做得更帅了点。电影里的设定是鬼迷神疑和唐三打因为公会理念有矛盾而闹了不和,鬼迷神疑投奔君莫笑摇身一变成了海无量,而唐三打则被另一个唐三打趁机取代,隐姓埋名,化身冷暗雷,跟在大漠孤烟身边,从而引发了后来几场大规模的乱战。

编剧大概是专门为了方锐和林敬言两个人在荣耀界惊天地泣鬼神一点都不知收敛的感情打造了这两个角色,在全程打打杀杀的剧情里宛若感情戏担当,颇有相爱相杀又破镜重圆的调调,满满的狗血感,根本吐槽不过来。

对此,方锐说:“我觉得吧,我们俩那戏份实在太少了,唐三打和鬼迷神疑,冷暗雷和海无量,两生两世,虐恋情深,光是这些就可以拍几百集连续剧了啊!”

林敬言回他:“你要嫌少我们自己演啊,你来跟我闹个分手打个架,我配合你。”

方锐拒绝:“这种都是电影效果,狗血泼得越多越好,况且我们哪会闹矛盾呀,我俩都甜得发腻了。”

过后又补充道:“不腻,我不腻,你也不许腻啊。”


Tbc.

 
评论
热度(26)
© 一颗喵|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