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方】何其有幸 6

*前文走这里 1 | 5





-





林敬言先去洗澡。

见他脱了衣服,方锐情不自禁地瞟了一眼。

然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林敬言的身材很好,肌肉均匀,线条优美,在宅男里绝对算得上是上等身材了。

方锐以前也不是没见过,只是还没想法的时候他完全不在意,有了想法以后他又刻意不去看,不是不想看,就是不好意思。

两个人在呼啸的时候也同床共枕好几回了,结果方锐却在彼此熟悉了这么多年之后,对着对方的肉体浮想联翩,咽了一口口水。

虽说他自己的身材也不差,但比起林敬言的就哪儿哪儿都缺了点什么,所以说,当初林敬言拉他锻炼身体的时候他就不该一脸不情愿啊。

 

方锐开了电视看了会儿,没什么好看的,都比不上林敬言好看,只好百无聊赖地在床上打滚。

浴室里传来的水声,以及磨砂门上隐隐绰绰的人形,都让他心猿意马。

他又滚了几圈然后仰面躺倒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沉思,满脑子不纯洁思想,想着想着就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

反正他早计划着要做点什么了,他想,还忍什么忍呀。

他爽快地把衣服裤子都脱了,内裤脱到一半觉得看上去太饥渴了,又给提了起来,风风火火地闯进了浴室,把淋浴间的门一拉开,就十分禽兽地扑了过去。

林敬言这会儿已经冲完了,刚关了水龙头就被方锐按在墙上。

他身上还挂着水珠,头发淌着水,软软地贴在头皮上,浑身散发着沐浴露的清香。方锐一边看着一边闻着,觉得自己都快要流鼻血了。

他也不管自己还黏糊糊的,而林敬言已经洗得清清爽爽了,凑上去就亲,满脸地亲,还小狗似的伸舌头舔。

林敬言被舔得心头一阵悸动,但还是推了推方锐:“别着急耍流氓,先洗澡。”

耍得高兴呢,才不停下。方锐手一伸把水龙头又打开了,水哗哗地冲下来,他继续在这漫天水花里耍他的流氓。

方锐不听话,林敬言只好从身体上调教了。他一把捧住方锐的脸不让乱动,吻了上去,瞬间就掌握了主动权。

淋着水接吻好像格外的刺激,两个人迅速地起了反应,待他们双唇分开的时候,皆是喘着粗气,下身互相顶着。

方锐别扭地动了动身体,用气声说:“你硬了。”

“你也是。”林敬言回道,“之前是谁那么害羞的来着?”

“你不是说隔音好吗?”


一辆破车


方锐在N市待了有半个月,每天和林敬言腻在一块儿,林敬言上班的时候,他就在家里用林敬言的电脑打荣耀,时间差不多了就悠哉悠哉地跑去公司等着,再一起悠哉悠哉地回家去,偶尔他也打着打着到了兴头上就忘记了时间,回头一看就发现林敬言早就自己下班回来站在他后面当背后灵了。

至于林敬言休息的时间,方锐其实做了不少计划,约会嘛,还是很多地方可以去的,咖啡馆呀,电影院呀,哪怕去逛逛小公园也好的,不过对他们而言,现实却是两个人乔装打扮,到网吧里打荣耀,因为家里只有一台电脑。

方锐将这个行为归咎于他太有作为一个副队长的责任心了。

他苦恼地想,大概要等他退役才能像普通情侣一样谈恋爱,那时候都是老头子了。

尽管如此,方锐也不可能抛下荣耀女神和兴欣退役去专门谈恋爱的,下一赛季很快也要开始了,他还有的忙呢。

 

方锐发觉自己真的是很害怕离别。

每次他和林敬言在机场、车站这些地方的时候,他都忍不住地要去好好地和林敬言拥抱一个,抱到天荒地老,不得不走才松手,还恨不得把林敬言装包里带走。

他埋在林敬言的肩窝里狠狠地嗅了一下,带不走人就把味道也给打包带走吧。

林敬言伸手拍拍方锐的脑袋:“你要再多打几年啊,过几年说不定我会去找你。”

方锐有了点盼头,开心了不少:“到时候我可就是有了好几个冠军奖杯的人了,我养你。”

“好,你养我。”

 

十一赛季,兴欣因为少了叶修这一大支柱,即使有苏沐橙、方锐这样经验丰富的正副队长,在季后赛中也还是有些招架不住,在四强赛上便结束了这一个赛季。

叶修特地打了个电话过来把方锐从头到脚骂了一遍废物点心,方锐一边狗腿地应着是是是一边腹诽叶修这一尊大佛当甩手掌柜当得倒开心。

十二赛季,兴欣在总决赛的舞台上再遇轮回,却没能创造出一个新的奇迹,遗憾败北。

方锐被连着两季的失败逼得发奋起来,网上都说没了叶修的兴欣虽然还是很强,但不可能再拿总冠军了,方锐偏不信,有他方锐在的兴欣怎么可能拿不到一个冠军?

十三赛季,兴欣终于如愿将冠军奖杯重新捧回手中,用事实消灭了网上的一切怀疑。

赛后发布会上,苏沐橙宣布了退役,她从第四赛季出道,至今也有十年了,她玩笑道:“再不退役我要嫁不出去啦。”

方锐立马接腔:“是啊,为了她能尽快嫁出去,我就如大家所愿把队长这活接了啊。”

苏沐橙说:“嗯,这家伙毕竟不愁嫁不出去。”

方锐一脸欠揍地笑。

台下的记者只当他们两人在互相调侃,不知道方锐是真不愁嫁也不愁娶,家里有个林敬言跟他过一辈子呢。


Tbc.



大事不好啦这一章的老林被无良作者附身啦!(。

 
评论
热度(15)
© 一颗喵|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