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方】何其有幸 5

*前文走这里 1 | 4




-



两人在房里腻歪了好久,一出去就看那一群心脏的抱着臂靠着墙聚在轮回房间门口,一个个都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

还真别说,表了个白接了个吻早就把外面一群人忘得一干二净了。

林敬言倒还冷静,他本就是抱着耍流氓的心思过来的,也不怕他们知道,气定神闲地站着,嘴边还挂着一抹温柔的笑意,方锐却是羞得恨不得在地上找条缝钻进去,他的嘴唇还红红润润的,实在是没脸见人。

黄少天一把捂住卢瀚文的眼睛,嘴里还念叨着:“小孩子别看,辣眼睛。”

方锐那一嘴的垃圾话技能此刻全数丧失,稍微张张嘴就觉得林敬言又要亲过来,一肚子埋怨林敬言的话滚了一遍又一遍,然后气冲冲地连刚钓到手的男朋友都不要了,直接就往外面跑。

“老林你真行啊,”叶修顺手叼了根烟,“以后方锐大大就有人管了。”

林敬言立刻严肃地摆出一个负责任家属的架子:“放心,我会好好管他的。”

说罢便跑去追自家小媳妇儿去了。

留下一群看热闹的啧啧感叹,真是虐狗。

 

方锐本来想比赛结束能好好放松几天,和林敬言抓紧时间谈谈恋爱什么的,奈何叶修非要搞个大新闻,又自说自话地退役了,扔了个副队长给他当,顺带着一堆事砸过来,物色新人,安排训练,虽说比起陈果他也不算太忙。

幸好他也不是满脑子恋爱的青春期少年,爽快地把林敬言丢在一边,说是老公要出门赚钱养家啦你就好好待家里带孩子吧,然后一心扑向荣耀女神去了。

林敬言毕竟也退役了,牵扯不到战队机密,有时候就干脆来兴欣帮方锐做点琐事了,但是诸如魏琛、包荣兴这些不太有下限以及不太正常的人看见他还是一脸防备,尤其是包子,老是想和他这昔日第一流氓打一架。

实在是无奈。

方锐怪他自己不享受享受清闲日子,愣是要过来找麻烦。

林敬言心想,这不是有对象在这儿嘛,总不能整天让对象和荣耀女神这么强劲的情敌独处,要是方锐真能生个孩子给他带,他也愿意不出门带孩子。

 

等事情交接处理得差不多了,上头又丢来一个世界邀请赛,这下可好,还没好好约个会,都要变异国恋了。

林敬言是特地陪他回H市待几天的,结果这几天全耗在兴欣了,猥琐如方锐也不得不心怀愧疚,虽说免费劳动力是好,但他也想过过二人世界啊。

方锐还专门问了一下苏沐橙去世邀赛能不能带家属,苏沐橙也一本正经地回答说可以是可以,食宿自理。

他想了想,宿无妨啊,睡一张床就好,食的话……作为兴欣最贵的选手,他一脸纠结地对苏沐橙说,不行,太穷了,睡可以挤一挤随便睡,饭一定得好好吃。

苏沐橙感觉自己又被秀了一脸,掏出手机来给楚云秀打了个电话,当着方锐的面约起了有空去苏黎世哪哪哪玩呀。

方锐携带家属出国门溜一圈的计划作罢,本来还想昂首挺胸地展示一下自己作为一家之主的有权有势地位,最后只能愤愤不平地被林敬言拽过去顺顺毛。

林敬言也没打算过跟方锐跑去国外,又不是结婚度蜜月,跟着一队他的前同事以及他的现男友出去陪打比赛,怪别扭的,所以他买好了回N市的票,等方锐走他也走。

方锐想着他也好久没回过N市了,不如世邀赛结束了也回去一趟吧,便让林敬言就在N市待着,别瞎跑,别出去招蜂引蝶拈花惹草,乖乖等他回来,他一句话里既表现了作为一个男人的占有欲、掌控权,又体现了他优秀的文化素养、成语积淀,说得他特别自豪。

林敬言自己也有些计划,方锐主动提出去N市真是再好不过了,他嗯嗯嗯地应着方锐的长篇大论。

明明是方锐要出去瞎跑,说得好像林敬言真要干什么坏事似的。

别看林敬言现在好像是无底线无节操地宠着方锐,其实他早想好了,先让方锐得意一阵子吧,以后有的是时间好好调教。

 

方锐和苏沐橙先一起去B市参加集训,再随队前往苏黎世比赛,林敬言送他们俩到了机场,方锐旁若无人地在林敬言身上挂了好半天。

苏沐橙非常有先见之明地戴上了一副墨镜,站在一边等着这对还没来得及沐浴爱河的小情侣道完别。

机场里的行人皆是脚步匆匆,偶有投掷在他们身上的目光,他们也不去在意,只是尽情享受着两个人的小世界,好似周遭都是动乱的,唯有他们是静止的。

林敬言耐心地嘱咐了几句要注意天气,注意身体,方锐也不知道究竟有没有听进去,反正就那么黏糊糊地抱着林敬言不松手。

分别的时候方锐大大再度抛下一句豪言壮语:“老林等我再给你拿一个冠军回来,这回是世界冠军!我再回来的时候你就休想逃离我的手掌心了!”

 

像方锐这种四处乱窜不消停的人,也就林敬言这样包容温和的人拿捏得住,他谁也不会去依赖,唯有对林敬言有那么点依恋,两个人确立了关系之后,方锐在恋爱里倒是显得有点黏人,有点孩子气。

方锐在苏黎世的日子里,林敬言在N市的家里,和父母一起住着,找了一份普通的工作,正如他曾经构想过那个一眼望到底的人生,顺着人流挤地铁去上班,再顺着人流挤地铁下班。

在千篇一律的生活里,最闹腾的大概是根本就不在身边的方锐了。

林敬言几乎每天都能接到方锐的国际长途,不要钱似的,跟他讲在苏黎世的生活,要不是他拦着,方锐估计能从起床讲到睡觉,连着做的梦一起讲了,然后再起床,话多的程度几乎赶得上黄少天了。

好在世邀赛对选手的待遇很不错,住的都是单人间,否则和方锐一个房间的那位怕是要被烦死了。

林敬言好奇地问他,跟别人也说这么多话吗。

方锐切了一声说当然不是,他可是吐出来的一字值千金,才不跟那群心脏的说。

林敬言立刻驳回,得了吧,一字千金那是周泽楷。

方锐这才不瞎说八道了:“我就是想说给你听嘛。”

林敬言顿时心下一软,不知道方锐撒娇的技能什么时候又加了不少点数。

 

世邀赛的赛程虽然紧凑,但还是留有一些空闲时间给这些基本没出过国的宅男们出去玩玩的,到了一个全新的国家,哪怕如他们这般沉迷于荣耀女神,也免不了带着些兴奋到街上转转,尤其是对苏沐橙和楚云秀两个女生来说。

她们俩做足了攻略,方锐有时候就干脆当个男闺蜜跟着她们一块儿出去,当然了,干这事儿的也不止他一个,全国家队的男性几乎都跟着当过男闺蜜。

林敬言时不时地会收到方锐发过来的照片,都是些没有新意的到此一游式游客照,但他看得挺开心,照片上是他陌生的异国街道,还有他熟悉的方锐的笑容。

很奇怪,只是因为多了一个方锐,嬉笑怒骂的样子,他都牢记于心,那些对于他而言全然陌生的景象,一下子就仿佛都在他眼前,他感觉自己就在那里,在苏黎世,在方锐走过的每一个街道。

他回复道:“好看,我好像都去过了一样。”

方锐也秒回:“我知道你羡慕了!下回让我带你来浪!”

林敬言说:“好,先等你回来再说。”

方锐看着林敬言发来的这句话,感到莫名的开心,傻笑着抱着手机在床上滚了好几圈。

有人等他回家呢。

 

在方锐回来前,林敬言是打算干完一件大事的。

对他来说,谈恋爱就是结婚,一辈子的事情,现在跟方锐谈恋爱,虽然不能说结婚就结婚,但也是奔着一辈子去的。

从他答应了方锐的那一刻起,他就只认准方锐一个人了。

至于方锐嘛,看上去好像没什么定性,但林敬言了解他,在感情的事情上,方锐就跟打荣耀一样专一。

因此,即便他们才刚刚正式开始谈恋爱,林敬言就已经准备着知会他爸妈了。

早说晚说都得说。

林敬言不怕父母反对,观念上一时的无法接受是必然的,但他相信他们最后还是会点头祝福的,毕竟他们都打心底里喜欢方锐这小孩儿的。

方锐的父母不在N市,他们都还在呼啸的时候,偶尔会跟他回家蹭饭,方锐在职业圈里是人尽皆知的猥琐,但在长辈面前却是嘴甜得要命,把“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表现得淋漓尽致。

尤其是在林敬言家里,林敬言少年老成,一向很是沉稳,父母说的话他都听,唯一一次不听就是来打职业比赛,家里多多少少有些过于客气了,而方锐则是个大小孩儿,嘻嘻哈哈的,给林爸爸林妈妈带去不少欢乐。

方锐在林敬言家的饭桌上,每吃一道林妈妈做的菜就笑眯眯地赞美一番,由于词汇量有限,赞美得都特实在特接地气,但林妈妈就吃一套,一顿饭吃下来被方锐夸得都要上天了。

饭后,方锐还陪着林妈妈看电视,边看边聊,顺便说一些林敬言平日里好笑的段子,电视结束了又拉着林敬言跑去和林爸爸打牌,还会暗地里耍耍小聪明让林爸爸赢得特别有场面。总之是每去做客一次,林爸爸林妈妈对他的好感度都蹭蹭蹭地上去一大截。

以至于林敬言一个人回家的时候,林妈妈都会朝他身后拼命张望,然后才可惜地说锐锐今天没来啊。

为此,方锐特别骄傲地跟林敬言说,全世界的长辈大概只有他的亲爹亲妈不喜欢他了。

 

林敬言这天下了班专程去菜场买了好些菜,提前跟林妈妈说了别做菜,等他回去做。

他烧了一桌子的菜,什么也没说,就让爸妈来吃。林爸爸和林妈妈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就像往常一样,有的没的聊几句,平平常常地吃完了一顿饭。

林敬言这才放下筷子,郑重地开口:“爸,妈,我有件事要告诉你们。”

“我跟方锐在一起了。”

他说这句话就像他当年说要去打荣耀职业比赛一样,语气平淡地仿佛只是出门遛个弯。

林爸爸和林妈妈都愣住了,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林爸爸先回过了神:“你们不是随便玩玩吧?”

“我们都是认真的,我是想和他过日子的。”林敬言说。

林爸爸和林妈妈对望了一眼,眉眼里透出一些纠结来。

现在社会包容度也高了,他们对同性恋也不会有歧视了,只是发生在自家儿子身上,总是有些奇怪。

不过林敬言也是继承了他爸妈的温和性子,一家人都没什么脾气,他们三个人就这么坐在饭桌边上,陷入了沉默。

林爸爸和林妈妈都在想,这样好不好,会不会有什么风言风语,以后会不会很辛苦。

林敬言在等,无论父母要对他抛出怎样的难题来,他都会说,他不怕,方锐也不怕。

正如林敬言了解他父母在想些什么,他的父母也知道林敬言的性格,若不是考虑清楚了,他是不会这么直接不带一点起伏地告诉他们的。

林妈妈说:“我们一向不怎么管你,你们小孩儿的事就自己去闹腾吧,看在锐锐那孩子那么讨我喜欢的份上。”

林敬言无奈:“妈,我还是不是您亲生的啊?”

 

林敬言没把这事告诉远在苏黎世的方锐,给他留了个大惊吓。

世邀赛结束后,方锐随队先回了B市,然后再片刻不停地飞来了N市,一下地就拉着林敬言去超市买吃的喝的说要去孝敬二老,林敬言就提着几大袋东西跟在他后面。

直到他们到了林敬言家楼下,林敬言才说:“方锐,我跟你说件事啊,做好心理准备。”

“你说,我强大的心脏什么都受得了。”方锐眨巴着眼睛好奇地盯着他。

“我们的事,我告诉我爸妈了。”

“什么?!”方锐大大一秒怂,把手里的东西往林敬言怀里塞,转身就跑,“要不我还是改天再来吧!”

林敬言腾出一只手来抓住方锐的衣领:“你别怕,他们不反对。”

“真的吗?你别逗我啊,要是我一上去叔叔阿姨拿着锅子铲子等着招呼我怎么办啊?”

“好了好了,别怂了,我爸妈怎么舍得打你?”

方锐呜呜咽咽地跟着林敬言上了楼,看见林爸爸林妈妈的时候眼神都躲躲闪闪的,好像自己拱了他们家的白菜,心虚得很,殊不知林爸爸林妈妈也是把他当自家白菜的。

二老跟没事儿人一样,该吃吃,该喝喝,往常方锐过来蹭饭的时候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方锐这才放下心,相信了林敬言说的话,他们真不反对。

 

晚上方锐有点不好意思留下来,毕竟他和林敬言的关系现在发生了质的变化,又当着林爸爸林妈妈的面,纵是方锐这么厚脸皮的人也是不太能承受。

然而偌大的N市,除了林敬言家他也没地方去,总不能跑去呼啸说看在他老副队长的面子借住一晚吧。

他偷偷扯林敬言的衣摆:“我今晚住哪儿啊?”

“住这儿啊,”林敬言不解,“你还想去哪儿?”

“和你睡一起啊?有多的房间给我睡吗?”

“没有,只有沙发。”

“那我睡沙发吧!”

“……”

林敬言很委屈,平时坦荡荡的方锐现在连和他一块儿睡都不要了。

“我不是不想和你睡!”方锐突然发现重点好像歪了,“我想得不得了,可是叔叔阿姨都在家看着呢,我晚上万一把持不住怎么办啊?”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啊。”林敬言凑到他耳边轻声说,“我房间隔音好。”

方锐一张脸通红。

以前怎么没发现方锐这么容易害羞,林敬言觉得这样的方锐真是可爱得要命了,他伸手去搓方锐的脸,搓得更红了。

 

反正也没辙了,只能留下来,方锐准备着赶紧躲林敬言房里去假装自己不存在,结果就被林妈妈拉过去说话。

林妈妈光拉着他闲聊,问他在新的队伍里怎么样呀,去苏黎世玩得怎么样呀,就是不提他和林敬言的事。

方锐还是很喜欢和林妈妈聊天的,林敬言和林妈妈更像一些,他以前就觉得和林妈妈坐着说话的气氛和跟林敬言瞎扯一样,舒舒服服的,所以很快便不再胡思乱想了。

林爸爸和林妈妈晚上休息得早,他们收拾了一下就要回房睡去了,这时候,林妈妈才拉着方锐的手,说:“你们要好好的啊。”

方锐顿时就感动了,鼻子酸酸的,有点想哭。

他说:“会的。”


Tbc.


因为隔音好

所以下一章^_^

 
评论
热度(23)
© 一颗喵|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