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方】何其有幸 4

*前文走这里 1 | 3




-



方锐如今也是经验丰富的老将了,他有自己的规划,有自己的选择,林敬言自然不好也不能再对他有什么实质性的指导。

林敬言在N市待了两天,他们几乎什么也没做,就是吃饭睡觉纯聊天。

但就是简简单单的什么也没做,只是因为有林敬言在身边陪着,方锐就觉得自己的情绪好了很多,也看开了很多。

接下来的路顺其自然就好了。

 

但他没有想到,这个顺其自然顺得有些太过于狂野了。

准备转会这些天他也联系了几个强队,不过都没什么太大的希望。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叶修跑过来让他转型气功师,把他吓了半死,叶修在那儿叨叨了半天他还觉得是在跟他开玩笑。

讲道理,叶修要是去卖安利那绝对一卖一个准。方锐和他你来我往地说了半天,发现自己竟然动心了。

他可是第一盗贼,要他转型当新人从头来过,这算什么事儿啊?

可他就是动心了。

方锐想要一直打下去,既然呼啸不需要他了,那他就到需要他的地方去,兴欣需要一个气功师,那他就转型当一个气功师,有什么不可以?

在他看来,他的鬼迷神疑是和林敬言的唐三打绑在一块儿的,唐三打已经易主,那他对鬼迷神疑也没什么好留恋的了。

出其不意,创造未来,比起一个稳定的毫无新意的未来,他更喜欢这样的词汇,充满了变化和惊喜。

经过了兴欣一日游后,他更是爽快地把自己廉价卖给了兴欣,虽然对兴欣而言,他已经是队里最贵的人了……

方锐本来想跟林敬言说的,但转念一想,提前告诉了那不就没意思了吗,这种震撼人心的事儿就不能剧透。于是他按捺住和林敬言分享未来的冲动,放下了手机。

 

等开完了新闻发布会,他迫不及待地兴冲冲打电话给林敬言,一开口就说:“怎么样!我是不是超帅!”

林敬言在那头仿佛都能看到方锐那神采奕奕的样子,他一向是比较稳妥的人,刚看到方锐的选择的时候他也又是震惊又是担忧,认为这应该是走投无路才会做出的选择,可现在听到了方锐的声音,他又没来由地觉得,在这个人的身上,什么都是可能发生的,什么奇迹都不算是奇迹。

“嗯,”林敬言说,“很帅。”

“老林我们一起加油吧!我现在可是新人了,不过你别等我啊,我肯定立马就又能追上你,你信不信!”

“我信。”

挂了电话之后,方锐的心情更是好上加好,他相信自己的能力,也看得见自己一定可以拥有一个很棒很精彩的未来。

而在他焕然一新的未来里,仍然有一块地方是从始至终没有变过的,是完完全全留给林敬言的。

 

第十赛季很快就来了。

方锐忙着适应海无量,不断地磨合出一个适合他、属于他的海无量,而林敬言也在霸图的轮换中一边调整自己的状态一边继续向前冲。

两个人都在为了冠军而努力,除了比赛对上的日子以外,基本也没有私下见面的机会,只是林敬言始终每天一个电话地跟方锐道晚安,方锐偶尔也会打给林敬言胡扯几句。

常规赛结束,再见面时已是季后赛的四强赛了。

方锐跟着队伍从房里出去,看见隔壁霸图那里同样出来了的,戴着一副眼镜的林敬言,他微怔了一下。

 

以前他经常觉得林敬言那温和无害的形象就适合乖乖地读完高中读完大学说不准还能考个研究生,然后安安稳稳地过日子,可偏偏跑来打职业比赛。

不过,林敬言也确实不像方锐那样从小就调皮捣蛋不爱学习,方锐那是父母也管不了了,打几顿骂几句就随他去了,不学就不学吧,爱打游戏就打游戏吧,还能打出点名堂来,总比学出个半吊子将来找不着工作要强得多。

而林敬言呢,方锐想象得也不错,他本分地念小学,本分地念中学,成绩不好也不坏,普普通通地飘在中游,能考上个中等的大学,将来也能找份平凡的工作,他高中的时候无意间接触到了荣耀,最初是打着解压的,随着等级越来越高,在游戏里越来越突出,他突然觉得自己一眼望到底的人生缺乏了太多东西。

当林敬言对父母说要去打职业比赛的时候,父母也吓了一跳,他是少有的不怎么有叛逆期的男生,却在高中的时候突发奇想地为自己选了一条不被长辈看好的、和本身截然相反的道路。好在父母本也是打算任他自由发展的,没怎么反对,只是让他自己想清楚,别后悔,这才有了现在的林敬言。

方锐喜欢上他以后,偶尔会幻想一下,如果林敬言穿着一身西装三件套会是怎么样,大概是办公室里的白领精英吧,如果林敬言戴上一副金丝边眼镜会是怎么样,大概是大学里受女生喜欢的年轻教授吧,那要是穿上件白大褂呢,就是医院里的明星医生或是实验室的靠谱师兄。

方锐感动于自己超强的脑补能力,就好像林敬言真在他面前换装一样,不过毕竟还是摸不到,想得多了他也曾没头没脑地跟林敬言说:“老林啊,你什么时候戴眼镜给我看看啊?”

 

方锐看着眼前戴着眼镜如他想象中一般的林敬言,这下能摸到了,他调笑道:“扮斯文啊?还是受了你们张副队影响,啧啧啧,人模人样的。”

林敬言凑到他眼前:“还不错吧?”

还真别说,方锐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狼血都翻滚着沸腾起来了,这样的林敬言,好像比以前的还要好看,他的喜欢都可以再加一层了。

他小声回道:“太不错了,我都快控制不住我自己了,林大大这是特地来色诱的吧?”

林敬言笑道:“那我目的就达到了。”

 

至于他们对上的那场擂台赛,相比赛前的这些互相调戏就显得有些可笑了。

但可笑之中却是满满的可悲。

自他们二人分开后,大大小小的比赛他们从未真正意义上赤裸裸地一对一过,这是第一次。

他们对彼此都太过熟悉了,熟悉到对方的一点点小心思都能猜得到,都能迅速地做出应对,唯有抛弃这一切认知、毫无观赏性地打,才能结束这一场比赛。

方锐心里有点说不出的难过,自他认识林敬言、和他做上搭档以来,他一直想的都是和林敬言一起,荣辱与共,失败的滋味一起尝,冠军的奖杯也要一起举。

如今却是再也不可能了。

打赢林敬言后,方锐看着屏幕上暗下去的冷暗雷,半点胜利的喜悦也没有,要不是他还得再打下去,他恨不得立刻冲到林敬言面前去,跟林敬言说,一定要等他拿冠军,一定不能拒绝他的感情,一起拿冠军不可能,一起过日子总可以了吧。

 

和霸图的比赛打到了第三场。

兴欣彻底战胜霸图的那一天,方锐本就有些情绪不佳,比赛时完全没有发挥,赛后竟然又从电视里看到了林敬言要退役的消息。

他走出房间打算冷静一下,迎面撞上了从采访间出来的林敬言。

在没见到林敬言之前,方锐有很多话想问他,想问他为什么,为什么说退役就退役,为什么不再为了冠军坚持一下,为什么……不告诉他。

可在真正看见了林敬言的时候,他突然就不想问了,只是扬起嘴角看着对面逆着光走过来的人,说:“怎么先走了啊?”

“该说的都说了,没必要在上面了,晃眼睛。”

“真的决定了?”

“嗯,想了很久了。”

“你会不会跟叶修那家伙一样也休息一年再来啊?”

“方锐大大兴欣待久了就觉得全世界都跟叶修一样非人类了啊,我是真老了。”

“你一点也不老。”方锐纠结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口:“怎么不事先跟我报备一下?这跟我转型不一样,又不是什么惊喜。”

“我怕看见你就下不了这个决定了,”林敬言叹了口气,“真的,我现在就有点后悔了。”

方锐知道他也就是随便这么一说,不可能真的反悔,转而问道:“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回家,先过过日子,说不定一会儿就腻了。”

“腻了就来找我呗。”

“好,我下半生就靠方锐大大了。”

“那得林大大先赚多点钱养我啊。”

他们两之间的气氛不会因为退役这件有些伤感的事而伤感,依旧是互耍着嘴皮子,但终究是维系着两个人亲密关系的一根线断了。方锐相信他们俩的感情,在还没喜欢林敬言的时候,他就觉得哪怕以后他们都变老头了,也还能一块儿约着出去打个牌钓个鱼,但他还是有些害怕,不知道断了这点羁绊后还能不能开始另一段关系了。

他问:“你之前要跟我说的话还算数吗?”

“会说的,等你拿了冠军。”

 

林敬言没有马上离开荣耀,依然跟着看完了最后的三场总决赛,亲眼见证了方锐在台上发着耀眼的光,看着他终于收获认可——转型再封神,看着他拼尽自己最后一点力气报着输出来集中精神,也看着他最后无力地瘫倒在座位上。

林敬言知道方锐此刻在想些什么,知道他已经完全无力参加团队赛了,虽然他根本看不清盖了一脸毛巾的方锐现在的表情,他立刻给方锐发了一条短信,告诉他还没有结束,一句肯定的话语,是方锐最需要的。

他看不见,但他感觉得到,方锐点开他的短信后,会有一个释然的笑。

在屏幕上闪出最后一次荣耀的时候,林敬言看见了,方锐激动地跳了起来,然后四下张望了一眼,不知是真的发现了还是瞎猫撞到死耗子随便瞎看的,总之他看见方锐最后将视线定在了他所在的方向,大屏幕的特写镜头刚好扫过选手席,屏幕上的方锐咧着嘴笑着,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又咽了回去。

“我看见了,”林敬言像是听见了方锐心里的话,轻声说道,“方锐大大是总冠军。”

 

兴欣一行人从采访间出来,看见没去采访的叶修和一群职业选手们全挤在轮回的房间里,而兴欣房间紧闭着门,冷冷清清,顿时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拿冠军的是轮回?

方锐刚准备张口问叶修,包子就在一边兴奋地做了个撸袖子的动作,问道:“这是干什么呢?打群架吗?”

叶修连忙看管好自家小孩,朝他脑袋上拍了一下。

黄少天没等一个正常的发问就率先抢答:“我们本来想在你们屋等着,给你们泼泼凉水灭灭威风的,结果哎哟,我都说不下去了,你说这得有多可怕,你知道现在谁在里面吗?老林啊!他不都退役了吗怎么又跑来了还一副想要来求婚的样子啧啧啧,方锐大大你赶紧去看看吧我真是没眼看了。”

张佳乐补充道:“你们其他人就别去了先在这儿呆着吧,给人家两口子留点空间。”

“什么两口子,怎么就两口子了?”方锐回道。

这还没来得及两口子呢,他倒是想啊。

于是方锐顶着众人八卦得快要烧起来的目光,一个人走进了兴欣的房间。

 

房间里林敬言正坐在沙发上,一看见他进去就拿着一束花站了起来。

方锐愣愣地看着林敬言朝自己走过来,站定在自己面前,然后笑着举着花束,说:“恭喜啊,总冠军。”

方锐嫌弃地白了一眼那一大束鲜艳的花:“你当我小姑娘呢,还买花,丢不丢人。”

他知道林敬言会来找他,但不知道林敬言竟然就这么光明正大地带着花当着这一群心脏的面来找他。

简直是……太丢人了。

怎么看都好像他是个小姑娘啊……

“乖,”林敬言揉了一把方锐的脑袋,“不然我就不说了。”

方锐一听这话立马乖乖地抿起嘴巴,一脸真诚地看着林敬言,只听他一字一句认真地说道:“方锐大大,我也喜欢你的,我答应你。”

“答应我什么啊?”方锐犯起傲娇来,“我怎么不记得我让你干嘛了。”

“谈恋爱啊。”

“不记得啦,你再问一遍,我再考虑考虑。”

“好,”林敬言清清嗓子,“方锐大大要和我谈个恋爱吗?”

“那你去年想说的话和现在是一样的吗?”方锐趁机翻旧账。

林敬言点点头,又因为受了两年张新杰的影响,严谨地补充道:“还是有点不一样的,我现在更喜欢你了。”

“那你去年不肯说!故意吊着我啊!”

方锐大大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方锐大大决定高冷地不理林敬言大大了,谈什么恋爱,别谈了。

 

坚持了这个决定有足足一分钟,方锐又蹭到林敬言身边,把他抱着的花接过来,非常少女地闻了闻,然后皱着眉头把花丢在一边,郑重地说:“哎老林,让我亲一个呗,我想亲你想好久了都,天天做梦流口水流你嘴里。”

林敬言做出一个呕吐的表情。

方锐趁着他微微张着嘴扑上去就咬,咬住了他的嘴唇还不够,还伸着舌头在他嘴里乱闯。

胡乱亲了一顿之后方锐退开,一脸懊恼:“我好像还不太会……等我学学我再来亲你啊!”

林敬言没说话,直接伸出手臂把方锐揽过来,轻轻柔柔地贴上了他的嘴唇,细细地碾了几下,舌尖在他软软的唇上舔了舔,才撬开牙关,引着他的舌头,来一场绵长深远的唇齿交缠。

方锐先是瞪大了眼睛,而后被林敬言的节奏带着沉浸其中,直到他宅男式的肺活量告急,林敬言才松开他。

他迷迷瞪瞪地眨着眼,整个人还好似飘在天上。

林敬言对他说:“是我不对,我仗着你喜欢我就把你吊着,我这辈子除了来打荣耀就没干过什么离经叛道的事情,就是想把这事想想清楚,不想太随便,我应该也早就喜欢你了,不比你喜欢的少,方锐大大你相信我,别生气了啊。”

林敬言把感情的事看得很重,不是认定了能负责到底就不开口不开始,可他没有意识到,在两个人的心思都有些变化了之后,他还是像以前一样对待方锐的方式就有了越界的亲昵,搞得两个人的关系也不伦不类了,就只差了他的一句话。

换句话说,他们早就无意识地开始谈恋爱了吧……

方锐被这么温温柔柔地吻了好久,哪儿还有气,浑身软绵绵的,嗯了一声,就乖乖地瘫在林敬言身上了。

“那我们还谈不谈恋爱啊?”

“谈,必须谈。”

 

Tbc.


就是要让方锐大大肥肠高调地爱情事业双赢(。

 
评论(5)
热度(27)
© 一颗喵|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