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方】何其有幸 3

*前文走这里 1 2




-




方锐断断续续地唱完了一整首歌才消停。

林敬言叹了口气,把方锐从桌上扶起来。方锐搁桌面上的那半脸已经被压得通红,压出了一道印子,林敬言替他揉了揉脸,半搂半抱地把他带回了霸图。

林敬言动作极轻,还捂着方锐的嘴不让他发出声音来,生怕吵醒了隔壁房间作息规律到了极点的张新杰。

张新杰倒是没被吵醒,和他一间房的张佳乐揉着眼睛炸着一头乱毛从床上弹了起来。

他怎么看眼前都是两个人,还以为自己睡糊涂了,再揉了揉眼睛还是两个人,一个林敬言一个方锐,他一惊一乍地说:“老林你怎么把媳妇儿都领回来了!”

“去你的,别瞎说。”林敬言把方锐扔床上,头也不回地反驳。

“要不要我出去睡啊?”

“你赶紧睡你的!”

“我不看我不看,你们继续啊。”张佳乐把空调开了,调低了点,然后一头钻进被窝里,坚持非礼勿视。

林敬言拿了一套自己的睡衣,极尽艰难地给一滩烂泥方锐大大换上,即使在空调下面也出了一身的汗。

他随便冲了个澡便在方锐身边躺下,刚要睡着整个人就被方锐两手两脚地紧紧缠住。

方锐埋在他颈窝里蹭了蹭,又哼哼了两声。

他浑身一酥,然后悲伤地发现自己……起反应了。

他弓起身子,生怕方锐醉梦中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异样做出什么更可怕的事来,又庆幸方锐喝了酒不会有胡乱亲人这种动作,否则他大概硬得更厉害……

方锐大大缠着林敬言睡得香甜。

林敬言却被他弄得这也不好那也不好,好半天过去,实在是没力气了才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方锐已经很安分地滚在一边了,自然也不知道昨晚他睡得有多可怕以及林敬言过得有多么的难熬。

他起来洗漱完,被林敬言带去吃了个早餐,接着就跟在林敬言后面在霸图里转了一圈,还背着手跑去训练室里走了一个来回,装得像是战队老板来视察一样,有模有样的。

张佳乐非常嫌弃地把他推了出去。

张新杰倒是问了一声他什么时候走,让方锐挺有尊客之感,不过林敬言知道张新杰只是为了定个时间让他准时回来训练而已。

 

方锐回去的票是早上的,所以也没能在霸图里为非作歹胡作非为,只能遗憾地被林敬言送去了车站。

他们俩在车站肩并肩走着的时候,方锐忽然有些怅惘,以前他们永远都在一起,一起在训练室,一起在餐桌边,一起在房间里,以前队友们总是调侃方锐爱黏在林敬言身后,方锐就跟他们说是在练习战术。

说得也没错嘛,搭档之间练练默契,跟在后面练练猥琐,反正特别有道理。

可是现在,他们的见面好像总是在车站,人来人往,见证了多少的悲欢离合,现在就有一个小孩儿哭着喊着让爸爸不要走。方锐不喜欢这里,这里有太多的不定数,空气里有太多的离愁别绪,很奇怪,明明也有很多重逢,为什么他感受得到的都是难过呢?

 

他坐在候车室里一下一下地踢着腿,企图捱到最后一秒再上车。

林敬言坐在他身边,短暂的沉默后,对他说:“方锐,等我拿了冠军,我有话跟你说。”

方锐一下就乐了:“你这预告得也太早了吧,怎么就冠军了,谁跟你说你就冠军了啊。”

林敬言这才意识到自己确实有信心了不少,哪怕他曾经是一队之长,都不曾有这样的雄心壮志,但是在霸图,几个老将,在职业生涯的最后几年里拼搏一把的信念,确是真真切切地传递给了他。

他就是冲着冠军去的。

但他还是对方锐说:“要不你当冠军也行啊。”

“我当冠军的话能怎么样?”方锐想了想,马上说,“我要真是冠军,你就跟了我吧,给我当压寨夫人。”

“方锐大大哪个寨的?”

“流氓寨,一群流氓,你来当流氓头头,第一夫人,怎么样!”方锐说得开心,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跳起来就往进站口跑,一边跑一边还意犹未尽地回头对林敬言继续说,“就这么说定了啊!”

林敬言看着方锐的背影,轻声应了一句好。

 

新格局日渐成熟的呼啸不负众望地杀进了季后赛,而且不再是以前那样吊车尾式的挣扎,这一回仅次于霸图、轮回,积分排到了第三。排在前列在季后赛的优势很大,方锐自然知道,所以他也是信心爆棚,兴奋得不行,哪怕他在队伍里的作用已经越来越弱了。

他和林敬言的约定兑现之期越来越近,反正要不就是林敬言跟他坦露个心声,他估摸着林敬言要说的话也不会是拒绝他,就算不答应嘛,也还是有希望的,要不就是他直接把林敬言娶进门,那就更好了,如果他们都拿不到冠军……

没有如果!

方锐甩了甩脑袋把消极的想法都甩出去。

他一定会赢的。

呼啸会有冠军。

他到时候可以神采飞扬地举起冠军戒指给林敬言看,让他乖乖和自己回家。

 

方锐算了一下,呼啸要和霸图碰上,那得是一直赢到总决赛,他一定要赢到那个时候,他想要站在总决赛的台上,他也希望林敬言可以站在总决赛的台上。

至于他们谁比较厉害,到时候再一决高下吧。

可惜天不遂人愿,呼啸一骑绝尘地呼啸而至,却还是在和轮回的比赛上铩羽而归。

不可能说不遗憾,但方锐觉得,对于他而言,有了一点的遗憾,才又有了更多的动力再拼下一年了。

因为林敬言在,他自然对霸图的关注也多过了对其他战队。所以霸图和轮回的总决赛他也是一场不落地跟去了现场。

然而面对轮回,霸图也没能赢。

本来是一个与方锐无关的结果,奈何有了林敬言先前的口头承诺,方锐就有点不太爽快了。

林敬言刚结束采访,走出去就看见方锐在那儿等着。

方锐一见着他就说:“你要跟我说的话怎么办呀?”

林敬言拍拍他的肩膀:“继续努力,明年再说吧。”

“喂喂喂,你这流氓怎么耍得越来越不讲道理了啊!”

“流氓怎么讲道理?”林敬言依然是无害地笑,“要不然……你觉得是什么就是什么吧。”

“你什么时候这么随便了,去了霸图我都不认识你了。”方锐不满,“那我现在亲你是不是也可以啊?”

“可以啊,我也不亏。”

“滚滚滚,我才不亲。”方锐觉得没理由就他着急,要拉着林敬言一块儿着急才好,“我就不问,你就憋着吧!”

 

方锐回去以后,发现呼啸的大家也没闲着,都还在进行着常规的操练,或者是随便玩两把练手,经过了这一回,他们都更加坚信自己能走得再远,再往前走几步,就是巅峰。

一个大活人走进去也没人积极地打个招呼,气氛和从前到底是不一样了。

经过了长时间的磨合,方锐也渐渐没有了当初在新风格里的违和感,他觉得呼啸大概是能够将唐昊的勇往直前派和他的猥琐流派很好地糅合在一起的……吧?

即便也会有观念上的不合,即便唐昊和赵禹哲都不喜欢他的猥琐流,他也还是忍下来了。

直到荣耀这一次推出的夏季嘉年华活动。

 

百鬼夜行。

他们一个个心里的鬼也跑出来了。

方锐和赵禹哲的冲突几乎是摊开在了台面上,就差直接对骂一场了,唐昊的态度模模糊糊的,但大家也都明白。

下线以后,他掏出手机发了条微博。

“@方锐V:变天了。”

他刷了刷评论,大多是没什么实际意义的,也就图个一乐,无意间刷到一条问他怎么了,他心里头一下子泛起一阵苦涩来,便动起手指回了一句。

累感不爱。

还欺骗自己什么呢?

他早就预感到了的,呼啸崭新的未来里是没有猥琐流这三个字的。

他们努力地闯进了季后赛,在比以前任何一次都接近冠军的时候,又遭遇失败,但是没有人气馁,他们继续埋头猛厉地向前冲,没有人看一看已经是另一条道路上的方锐。

方锐想跟他们说,可以试试看再练一种新打法的。

但是没有人看他一眼。

他叹了一口气,退了微博,关了机,根本不知道自己随意发牢骚的一条微博引发了一场轩然大波。

 

所以,他知道老板会来找他,却没想到会这么快。

是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

他这下子可是切身地体会到了林敬言当初的心境。

只是轮到他了,却没有人陪着他迷茫了。

去哪里?

仍在迷茫之中,方锐打开手机,接到了程思嫣的电话,上了微博,这才看见多到没法看的消息提醒。

他第一眼看到的是林敬言那句“什么情况”,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回复,微博毕竟是公开场合,总不好当着大家的面找老搭档哭诉吧。

然后他才看到叶修那条被戏称为真爱的转发,看得他浑身上下泛起阵阵恶寒,谁要和叶修这个极品真爱啊,太可怕了……

 

这些一看就是凑热闹的微博方锐只是一笑置之,而后就进入了一种游离于现实世界之外的状态,继续迷茫。

呼啸战队官方微博宣布他会离队的消息时,他也没在意,倒是职业选手们又凑起热闹来,在叶修的带头下纷纷向方锐抛出橄榄枝。

正巧霸图几位正一块儿吃着饭,张佳乐闲不下手,一手拿筷子夹菜,一手还要拿出手机来刷刷微博,这就刷到了刚热闹起来的方锐这事儿。

他顺手也发了一条,还是先斩后奏替林敬言发的。

“霸图,有你最熟悉的老搭档。”

结果下面那条纠缠于老这个字的回复让他瞬间破功,直接在饭桌骂了一声。

林敬言闻声扭头过来看,便看到了那条官方消息。

他举着筷子僵了几秒,开口道:“我……”

张新杰直接阻止了他的婆婆妈妈:“想去就去吧,现在严格意义上是假期。”

张佳乐便加大风力煽动:“老林你快去安慰安慰你媳妇儿吧。”

林敬言这下也不犹豫了,更没心思去纠正张佳乐叫顺嘴了的“你媳妇儿”,果断地跑去买车票。

他离开饭桌的迅雷之势令霸图另三位天王也不由刮目相看。

 

林敬言什么也没带就去了N市,也不知道会待几天,反正就这么过去了。

他大咧咧出现在呼啸俱乐部门口的时候,门口的保安小哥都吓了一跳。

林敬言想了想还是没进去,他要进去了估计看起来挺像是来新仇旧恨一笔算的。保安小哥可能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愣是呆了半晌才反应过来林敬言跟他说麻烦叫一下方锐,然后手脚都有点不太协调地进去叫人了。

方锐正一个人闷在屋里,一听到林敬言来了,整个人直接跳起来就往门外跑,简直是日夜沉迷网游的宅男所能达到的最高时速了。

他看见站在门口风尘仆仆的林敬言的时候,一颗阴霾了许多天的心一下子就柔软了下来。

他猛地扑进了林敬言的怀里,埋在他胸口,他的心跟他说,可以下雨了,下一场雨就什么都好起来了。

于是他就这么颤抖着身子躲在林敬言的遮蔽里,哭了出来。

方锐不管这是人进人出的门口,林敬言不能不管。他拖着还哭着的方锐一边轻轻拍着他的背一边拖着去了一个没人的墙角,就这么安安静静地等着怀里的人哭完。

方锐哭累了也不起来,仍然保持着埋头的动作,吸了下鼻子,可怜巴巴地说:“老林,我好想你啊……”

 

没什么地方可去,林敬言只好把方锐拎回了事先订好的酒店里。

要不是方锐现在还蔫着,他起码得兴奋个半天,这基本上可以算是林敬言带他出去开房过夜啊。

为了缓和方锐的情绪,林敬言先跟他开玩笑说:“怎么样,要不要来我们霸图啊?”

“才不要!”方锐大哭了一场之后说话还带着点鼻音,“你们霸图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我去了岂不是待宰的小羊羔啊。”

“那兴欣呢?叶修都为你发了第一条微博了。”

“他那一看就是不嫌事儿大,他们那么穷。”方锐说着突然转个话题,“老林你是不是吃醋啊?”

 

方锐就这么和林敬言一起坐着,他忽然想起自己刚去呼啸的时候,林敬言带他在各个地方转悠,熟悉了一圈,然后也是像现在一样,就这么坐着。

那时候林敬言对他说:“想不想和我做搭档?”

方锐一开始是按着接班林敬言的模式训练的,已经练了一阵子流氓,他问:“那我玩什么能和你做搭档呀?”

“你觉得玩什么好?”

“玩盗贼吧,一个流氓一个盗贼,听着就牛逼。”

“好。”

方锐从训练营时期的气功师,到现在的流氓,再到以后的盗贼,他对职业没什么执着的,只要能玩荣耀,玩什么职业都可以。

他在练流氓的过程中和林敬言也玩过很多场,他很喜欢和林敬言在一块儿操作的感觉,如果能和林敬言当搭档,并肩作战,那一定比接班要有趣多了。

他在最初只是单纯地喜欢荣耀,后来慢慢的,在喜欢的列表上又多了一个,林敬言。 


Tbc.

 
评论(4)
热度(21)
© 一颗喵|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