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方】何其有幸 2

*前文走这里 1




-




夏季转会窗关闭以后,第九赛季常规赛便来势汹汹。

不得不承认,唐昊对于现在的呼啸来说确实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呼啸一反往常能多活一会儿是一会儿的局面,势如破竹,拿下了不少分数。

即使是方锐,先前还在因为呼啸刚转走林敬言就招来唐昊这个势利的举动而生闷气,如今也服气了,毕竟是为了胜利,而他也是呼啸的一员,这样才是应该有的局面。

只是他习惯了从林敬言的立场上看事情,竟然有些模糊了自己考虑问题的角度了。

 

方锐又开始上网看留言了。

一是因为呼啸的勇猛让他有些振奋,二则是想看看林敬言现在的状况。其实他完全可以直接打个电话过去唠唠嗑,可又觉得有点异地恋的酸楚感,更酸楚的是现在连个恋都不算,撑死了也是他单恋吧,只好借助网络这个神器来关心一下老搭档了。

霸图四大天王名不虚传,似乎是完全不需要一个彼此适应的过程,提枪就上,横扫千军,老将风范应有尽有。

方锐看得挺爽,总觉得林敬言混得好,他自己也涨面子。

但自家的留言就没那么愉快了,表面上看吧,都是因为新队新气象而欢欣鼓舞的积极言论,剖开来再看,那都是在夸唐昊和赵禹哲的战斗风格的,换个角度说,就是非常认同呼啸的新风格,至于犯罪组合的猥琐流,那都过时了。

粉丝们确实是不太爱看猥琐流打法的,他们更喜欢看直观的霸气十足的互殴。

方锐那时候还不以为意,跟林敬言说,猥琐流本来就不是为了给他们看的,只是为了赢而已,能赢就好了,管观众干嘛,爱看不看。

林敬言笑他说那有本事下回粉丝送的礼物都别收了,都扔了。

方锐朝他略略略吐舌头,送上门的当然要,送上门的那都是就爱看他猥琐的。

林敬言虽然语言上没跟他一块儿抨击不长眼的观众,但行动上配合着他在猥琐流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才有了盛极一时的犯罪组合。

 

方锐坐在训练位上,抬头看了看训练室里其他埋头疯狂操作着的队友,虽然他表面上依然嘻嘻哈哈的,但他能感觉得到,自从林敬言走了,他在呼啸的影响也已经越来越弱了,整个战队开始适应以唐昊为核心的新打法,赵禹哲也离这核心不断地接近,只有他一个人,显得格外的停滞不前。

没有人会说他,因为没有人会要求一个猥琐流大师改变风格,只是猥琐流大师如今没人去配合了。

方锐做了一会儿常规训练,心里烦得很,哪儿哪儿都没意思,他又点开了林敬言的微博,林敬言平时不怎么发微博,要么是配合官方的宣传,要么就是一本正经的几句话,小老头儿一个,让别人来看可能比训练还没意思,但方锐看得挺开心,看着看着就笑起来,看着看着又莫名其妙地想哭。

玻璃心愈发的严重,方锐觉得意识到自己有喜欢的人真是一把双面刃,喜欢的人在身边他可以无坚不摧,喜欢的人走了,他一戳就烂。

 

11月20号凌晨,方锐登了个小号在网游里噼里啪啦地虐菜,训练室里就他那一台电脑还发着光,阮永彬回房前催了他一句早点休息,他随口应了一声,一直玩到了现在,虐了一阵有点犯困,就干脆一只手操作,还有一只手抓起了手机,等电话。

他也说不上来为什么,平常林敬言也不会在这个日子有什么特别的动作,都是随口一提就过去了,但他就是有这种预感,林敬言不可能不给他打电话。

这么想着,铃声就响了起来。

方锐连忙接通:“老林啊。”

然后听见了那边传来的他朝思暮想的声音。

“方锐大大,还没睡啊?”

“对呀,”差点脱口而出一个等你,方锐赶紧改口,“睡不着,虐菜呢。”

“没吵醒你就好,那……祝方锐大大生日快乐,又老了一岁啊。”

方锐切了一声:“反正没你老。”

林敬言的声音传过来的时候,他就下意识地停下了手里的操作,屏幕上还处于PK过程中呢,小号转瞬间就从打人变成了被打,他赶紧随手动了两下才没被一波打死。

他们这段时间也没有通过电话,只是偶尔在QQ上聊两句,所以这通电话有一搭没一搭地也聊了挺多,方锐吐槽吐槽新呼啸,林敬言也配合着吐槽吐槽霸图。讲了老半天,手机都微微地发烫了,两人才停下来,只余下伴着电流的呼吸声。

林敬言看了下时间,总觉得大半夜不睡觉非常对不起张新杰连日来的监督和教导,便催促着方锐挂电话:“这么晚了,早点休息吧方锐大大。”

“好好好我这就去睡啊,林大大。”方锐趁着林敬言没挂电话,赶紧接着说,“你跟我说声晚安呗。”

“嗯,晚安,去睡吧。”

林敬言温柔的声音从方锐的耳朵里钻进去,滋啦滋啦地在身体里肆意游走了一圈。

“晚安,”方锐说,“谢谢你,老林。”

没等那边反应,他迅速地挂断了电话。

他一只手没停着,一直在随便地跟人打,现在还打到一半,但是方锐不管小号死活,果断地切断了电源,非常听话地回房间睡觉去了。

 

之后方锐的精神就挺好的,也不太在乎呼啸是不是不需要他了,他只管站在他应该站的位置,该打就打,该猥琐就猥琐,唐昊负责打,赵禹哲负责打掩护,他就在后面撒撒网,布布陷阱,倒也是给呼啸练出了一套不太和谐的既勇猛又猥琐的套路。

早知如此,他应该早点跟林敬言打个电话什么的,看来以后他得多给林敬言打电话骚扰骚扰他了,要不干脆叫他录个音频每天循环放?

方锐呸呸呸了自己一脸,感觉自己宛若一个变态。

 

新年的全明星周末是方锐和林敬言这近半年来第一次真真实实的再次见面,之前其实在常规赛场上也见过,但是除了正式比赛外,时间紧张,也没有说上几句话。

方锐本来以为自己会心潮澎湃,冲上去挂在林敬言身上抹一把鼻涕眼泪,在众职业选手面前丢个大脸。

他都做好准备解释说是搭档情深,情难自已,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吧啦吧啦。

结果林敬言真站在自己面前了,他却非常的淡定,只是挥了挥手,说了声好久不见啊老林。

方锐认为自己还是非常要脸的,哪怕他平时猥琐惯了大概根本就没脸了,但在这种事上,说实在的,他还是挺害羞的。

倒是林敬言直接走过来抱了抱方锐,还凑在他耳朵边上说:“想我了没?”

方锐被林敬言呼在自己耳朵上的一股暖流吓得倒吸一口冷气,脆弱的小心脏都受不了了,也不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只能压低了嗓子回道:“耍流氓啊你。”

“嗯,”林敬言笑了一下,呼吸全往方锐脸上喷,“耍得挺好吧?”

“要脸不要脸不?”方锐赶紧挣脱开,脸红扑扑的,恨不得埋围巾里去,“霸图就教你这个啊。”

“不用教,纯天然的。”

方锐切了一声,他非常不明白,明明他比林敬言要高那么一点儿,为什么每次他在人家面前一点气势也没有,所以说,还是年龄比较重要。

张佳乐抱着臂站在后面一脸嫌弃:“好了好了,你们这什么腻歪劲,不嫌丢人。”

方锐朝他做个鬼脸,他又捂心口:“啧,欺负我这个孤家寡人,没有老搭档跟我卿卿我我。”

说完便转身去找黄少天练嘴皮子去了。

 

两天过去得很快,方锐也没什么时间跟林敬言去腻歪,他们队的车票买得早了点,匆匆忙忙地赶去车站。

上了车方锐才想起来有个重要的事没跟林敬言说。

他赶紧掏出手机来,刚想按拨号键,又觉得自己要说的话挺羞耻的,大庭广众之下难以开口,何况身边都是队友。

他拿着手机跑去了厕所,非常不道德地占着厕所打电话。

林敬言接得很快,估计也是在等车玩手机。

“怎么了?”

“林大大,你以后多给我打打电话呗。”

“想我啊?”

“哎你别耍流氓了,别真当自己是流氓啊。我就是想找你充个电,上回我生日,那通电话……到现在快没电了,撑好久了。”

“嗯?”林敬言在那边有点不明所以。

“看在我这么喜欢你的份上,我就是想听你说说话,可怜可怜我呗。”

“要不我跟我们副队学学,每天准时给你打个电话催你睡觉。”

“别准时,千万别,跟闹钟似的,怪吓人的,你就随便打。”

“好,我听方锐大大的。”

“嗯,那就这样啊,说好了啊。”方锐听见外面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大概是等了挺久憋不住了,赶紧小声说,“我先挂了啊,外面还有人要上厕所呢。”

“你躲厕所里啊?给我打个电话这么见不得人。”林敬言哭笑不得。

“我害羞行了吧,挂了挂了。”

方锐开了门出去,在外面的人准备开口骂他两句前,风一般地溜回了座位。

 

林敬言果不其然每天晚上都给方锐打一个电话,霸图那边都以为他有了什么情况,是不是谈了个女朋友。

韩文清和张新杰都不会主动问,但是招架不住张佳乐八卦,林敬言只好随口跟他坦白是方锐。

没想到张佳乐更加夸张,恨不得摆出一副泪流满面抱头痛哭的样子:“你们又欺负我这个孤家寡人……”

方锐听到林敬言那边闹哄哄的,看这个时间点也就只有张佳乐了,他皱起眉头说:“老林你出去说,小心以后运气不好啊。”

张佳乐冲着电话吼了一句:“靠!我出去!”

林敬言一脸无奈,仿佛在看两个小朋友远程打架,拉着张佳乐叫他别出去了,然后对方锐说:“方锐大大晚安,快睡吧。”

张佳乐抖了一地鸡皮疙瘩。

方锐好似被顺了一身的毛:“嗯,老林晚安。”

这样的情况基本上隔几天都要来这么一次。

 

再见到林敬言是在常规赛上,霸图主场。

方锐怀着一腔热血地跟着呼啸一块儿去了Q市。

他还挺想和林敬言两个人站在台上比一场的,可惜还是和上一次一样,没能一对一地碰上,两人都没打个人赛,擂台赛也错开了,只能在团队赛里见见,打个群架。

林敬言在台上的时候方锐还没上场,他就坐在台下看着,恍惚之间觉得他们还是像以前一样,林敬言还在呼啸,而他在下面给他加油。

要不是林敬言下场了,他怀疑自己等会儿就能喊出一声老林加油来,然后被呼啸这边的粉丝给打成猪头。

虽然他在台下挺飘忽的,但上了场他还是分得清东西南北的,还能化悲愤为力量,打得还挺狠,又狠又猥琐。

可惜最后还是不敌霸图主场以及四大天王的威势,呼啸落败。

 

这一场比赛在四月底,方锐算好了时间,让队友们先回N市去,别管他。

阮永彬看了眼日期,心知肚明,拍拍方锐的肩膀说:“也替我转告一声。”

方锐便背了个包一个人找林敬言去了。

好在林敬言没走多远,他出了场馆跑了几步就追上了。

他之前没跟林敬言说,霸图一队人在一块儿走着,林敬言看见他也没惊讶,跟其他人说了一声,然后走向了他,就好像从来都知道他会来一样。

方锐本来也没打算给林敬言什么惊喜,所以即便林敬言这么没有惊也没有喜地看着他,他也挺开心。

他说:“我特地多留一天,陪你提前过生日,感动不?”

林敬言配合地说:“嗯,感动。”非常没有说服力。

方锐白了他一眼:“切,不要我就走了,车还没开呢。”

林敬言这才笑起来:“你想走我也不放你走了,饿了吧,我带你去吃东西。”

 

Q市路边的大排档很多,走哪儿都能往摊上一坐,叫几份烧烤来几瓶啤酒,特别爽快。

林敬言带方锐去了离霸图俱乐部不远的一家烧烤,他们平时来得挺多,跟老板也熟,打了个招呼就在一个不错的位置上坐下了。

天气已经开始转热,他们坐的地方有一阵阵的海风吹过来,把心里的躁动、杂念都吹干净了,此时的方锐就想这么坐着,和林敬言待在一起,什么都不干也很好。

林敬言要了几瓶啤酒,拎了一瓶到方锐面前:“给我个面子,难得喝一回啊。”

方锐十分豪爽地启开了瓶盖,倒了一满杯,举起来对林敬言说:“别被我喝趴下了啊!”

事实证明,他是喝不趴林敬言的,他自己得先趴。

一瓶还没喝完,他就已经开始迷迷糊糊,满嘴跑火车,揪着林敬言的衣服连说了好几遍我喜欢你我好喜欢你啊。

林敬言被说得也不好意思了,周围都是人,方锐声音也不小,几乎是惹得所有人都在看他们。

两个大老爷们儿演偶像剧挺有意思的,不多见,围观人员不嫌事大,一边喝酒一边看,估计都不是荣耀粉,没认出俩人来,也没人当真,只觉得那个一直委屈兮兮地喊着我喜欢你的小伙子大概是受了什么情伤,找兄弟倾诉来了,没人想得到这位兄弟就是对象。

围观人员们听了一会儿发现受情伤小伙子说来说去除了我喜欢你之外就是些听也不听不懂大概也是在表白的胡言乱语,也没听出来什么大八卦,没多大意思,就回到自己的小桌上聊自己人的八卦去了。

 

方锐这时候趴在桌上,侧着脑袋看着林敬言,嘟囔了一句不知什么东西,林敬言只好俯下身去听他说。

“我好像……想起来我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了……”方锐打了个嗝继续说,“老林……就那次出去唱歌,你记不记得……”

他说完你记不记得就停住了,酒力涌了上来,弄得他一阵发昏,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幸好林敬言确实知道也记得他说的是什么,不然真要急死人了。

他说的那次出去唱歌,还是在犯罪组合如日中天的时候,当时呼啸赢了一场挺艰难的比赛,他们当时都觉得赢的几率不大,但还是坚持着,结果就碰上了那不大的几率,接下来刚好是一个长假,他们便约着出去浪一场,胡吃海塞了一顿之后又在KTV续摊。

每个人都唱了,方锐唱了几首搞怪的有气氛的嗨歌,林敬言则是很符合他温和的性格,唱的都是抒情歌,他已经记不太清是哪几首了。

但方锐还记得一首《开不了口》,倒不是林敬言唱得有多好,只是在唱这首歌的时候,方锐清楚地感觉到自己浑身像过了电一样。

那时候他以为只是喝了酒而产生的心率过快,现在,借着酒劲,现实世界里早已不辨黑白,但在回忆里他却是清晰可辨地记起来,那时候,大概就是心动了吧。

 

方锐还是那个姿势,趴着唱了几句,他不太唱情歌,醉了更是不成音调,可是林敬言听出来了。

就是开不了口让他知道。

你对我有多重要。

他愣了一下,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听出来的,过了足足有半分钟,他突然想起来,他唱这首歌的时候,好像无意间看了方锐一眼吧。


Tbc.

 
评论(1)
热度(20)
© 一颗喵|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