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方】何其有幸 1

*万万没想到本来想写个一发完的我写得收也收不住大概要好几发才能完了,我果然对林方是真爱

*原著向背景,其余皆私设

*OOC预警,流水账预警

*全程腻腻歪歪谈恋爱,不务正业谈恋爱,不谈恋爱胜似谈恋爱,谈了恋爱还是谈恋爱(。




-




方锐也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林敬言的。

等他发现的时候,他已经很喜欢,很喜欢林敬言了,喜欢到了一点也不想和林敬言分开的狗血地步。

一个大老爷们儿喜欢另一个大老爷们儿真的是一件很别扭的事儿,方锐打心底里这么觉得,但他又是打心底里喜欢林敬言,也确实没把人家当姑娘看。

 

他以前不知道,直到有一回他拉着林敬言看荣耀全明星粉丝性别统计,结果他的女粉丝比例明显很小,至少比林敬言的要小,他很不服气地偷偷看了投票下面几个女生的留言。

“方锐大大其实很可爱,可惜猥琐了点。”

“林大大虽然打荣耀的时候走猥琐流,但生活里还是很温柔的呀,方锐大大嘛,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就是猥琐两个大写加粗的黑体字。”

……

方锐十分生气,扭头问林敬言:“怎么才能讨女粉丝喜欢啊,请林大大赐教。”

这个问题太深刻,最有权作答的应该是周泽楷,但周泽楷必定说不出个所以然,而被问到的林敬言也无法传授经验,只好说:“直接问问她们吧。”

于是方锐真的发了条微博——

“@方锐V:怎么才能有内涵不猥琐?[思考]”

他本来还想加个讨女生喜欢,想想又觉得太直接,反正有内涵不猥琐了那女生就会喜欢了,他撑着脑袋在电脑前看评论,浑身散发着一股莫名其妙的认真劲。

评论里多半是被方锐这条正经又求知的微博吓到了,纷纷说道“方锐大大是想骗回复吧”、“方锐大大居然想摆脱猥琐流”诸如此类没有意义的话,不过方锐看着心情还挺好,至少说明他人气还是挺高的嘛。

撇去不严肃的回复,真心教方锐一两招的评论又不外乎是看书看电影,方锐第一次发现粉丝都这么有才华,说的尽是些不知道什么国家的什么书啊什么电影,反正他连名字都看不懂,眼花缭乱的,恨不得砸了显示屏。

书上密密麻麻的字他也看不下去,好不容易才搜罗到几部中国电影,他兴致勃勃地立马上网下了资源。

 

给他安利王家卫的特别多,一溜儿的都说墨镜王导演特别有内涵看了肯定有用,所以方锐很听话地先点开了一部王导作品。

《春光乍泄》。

电影一开始他就整个人嗡的一声愣在那里。

愣完了整部电影,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汲取到什么内涵,他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哦,是讲同性恋的啊……

他也不是排斥同性恋,只是没见过,不了解。

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的方锐恍恍惚惚地听到林敬言喊他出去吃饭,恍恍惚惚地走出了房间,恍恍惚惚地坐下,恍恍惚惚地拿起筷子,恍恍惚惚地掉了一块红烧肉。

林敬言拿手在方锐眼前晃了晃,方锐这才不恍恍惚惚了,他看清了林敬言的手,看清了林敬言的脸,然后他的心突然就扑通扑通跳了起来。

他一向都和林敬言很亲近,只当是特别好,特别深的友情,直到现在,他看完了一部电影,再看眼前的林敬言,好像哪里都不对了,这才意识到,他对林敬言的感情,大概是和电影里一样的吧。

方锐的脸有点泛红。

林敬言问他怎么了。

他连忙摇摇头,说没事,太热了。

林敬言突然伸手过来在他鼻子下面抹了一把,满脑子不纯洁思想的方锐浑身一激灵,一下子抓住了林敬言的手腕。

“这么热?”林敬言问,“都流鼻血了。”

方锐低头一看,才发现林敬言抹了一手的血。

他随手扯来一张纸替林敬言搓了搓手指:“哎呀,我刚刚出来前照了下镜子,被自己帅出血了都。”

说完他又抽了张纸狠狠擦了几下,闷头灌了一大口冰汽水,心想,能把文艺片看出三级片效果,他的猥琐大概是没救了。

不过看王家卫确实挺有用的,至少看明白了他喜欢林敬言这件事。

 

说是分不开,也不可能真的不分开,又不是连体婴儿。

但方锐没有想到,分开不只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过个假期再回来一起训练这么简单的,分开是很严重的,严重到他们俩再也不能是搭档了。

林敬言在呼啸越来越难待下去了,这是方锐感觉得到的。

自从唐昊在全明星赛上一场以下克上,林敬言在呼啸的地位也被动摇了。

更何况他们没能进入季后赛。

方锐是喜欢有事没事看看微博评论、粉丝留言什么的,可是这一回他看到的全都是对林敬言的指责和谩骂。

进不去季后赛都是队长的错。

这样的人还留着有什么用啊。

老了就不要逞强了,干脆退役好了啊。

方锐看着这些言论,气得恨不得砸了鼠标。

林敬言为呼啸付出过的,这些只会隔着屏幕当键盘侠的人怎么可能懂。

他气鼓鼓地正准备开个小号和这些人对骂,林敬言过来抓住他的手,叫他别闹。

好好的力没处使,他一下子泄了气,连带着看没脾气的林敬言也很不爽,直接往他身上砸了一拳。

看着狠,劲也不是很大,林敬言便哄着他:“别生气了,又不会真把我怎么样。”

“干嘛不还手啊,”方锐瞪着林敬言,“跟我来打一架嘛,去去火气。”

林敬言笑:“我又不是真流氓。”

方锐觉得只要他还能看见林敬言在笑,那大概真的发生什么都不要紧了。

他把微博、论坛全关了,直到林敬言离开呼啸都再没去看过。

只是他还坚信着,林敬言和他,流氓和盗贼,唐三打和鬼迷神疑,荣耀的犯罪组合,是不可能随随便便就散了的。

 

然而林敬言终究还是走了,好在并没有走得随随便便,虽然没有他巅峰时期该有的价钱,但转去的毕竟是霸图这样的明星战队,还是很风光的。

方锐得知这件事的时候松了一口气,他知道这段时间林敬言非常迷茫,害怕无处可去,甚至还对他说过,要不就这么退了吧,也好过苟延残喘。

方锐当时有些生气,他拎着林敬言的领口问他是不是真心喜欢荣耀,怎么能这么轻易地放弃。

他说:“你可是第一流氓。”

林敬言叹了口气说:“不是了。”

方锐一向嘲讽惯了,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人,斟酌了半天才说:“在我心里一直是。”

也不知道是不是方锐这句话起了作用,林敬言后来就没再提过退役的事情,而是很努力地找各个战队的信息,看看能不能有他一个位置,直到霸图来找他,给了他一个位置,一条新的路。

 

方锐倚在门边看林敬言收拾行李,可两眼却空空的,不知在想些什么。

呼啸给林敬言办的欢送会刚刚结束,整场欢送会他都没有说过话,很没有他日常的风格,但也没有人来调侃他。大家都知道,林敬言对方锐有着怎样的意义。

林敬言在那儿叠着衣服往行李箱里放,他也不过去帮忙,就那么站着,一句话也不说。

大概是方锐这副失了魂的样子比他猥琐起来更可怕,林敬言清了清嗓子说:“方锐大大就这么看我收拾啊?”

方锐回过神来,但还是十分无耻地点了点头:“嗯,老林你慢慢收,不着急。”

林敬言虽然也是网瘾青年,但在网瘾青年群里,还算是个生活得很有条理的人,行李箱里衣服叠放地整整齐齐,生活必需品也分门别类地归在一起,东西倒不是很多,反正日用品之类的去了Q市再买也不迟。

方锐的目光始终跟着林敬言的手在动,手在叠衣服,他的眼睛就跟着一块儿叠衣服。而脑子里在想的,林敬言就控制不了了,他自己也控制不了。他在想,本来以为可以一直在一起的,那喜不喜欢的,好像也没那么重要了,反正一直在一起,跟夫妻生活也没什么区别,可是现在要分开,以后可能只有比赛的时候才碰得到面,那“喜欢”这两个字,就只能烙在他自己心上了。

现在要是不说出口,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有机会。

 

方锐在林敬言动手抽他床上的被单之前,一屁股坐在床上,然后瞪着一双眼睛盯着林敬言看。

“今天怎么了?”林敬言放弃了抽被单的动作,挨着他也坐了下来,“舍不得我啊?”

方锐继续瞪着眼睛:“嗯。”

林敬言愣了一下。

他以为方锐会一脸嫌弃地说舍不得个鬼啊又不是见不到了哪那么大脸呢。

结果方锐什么都没说,只是看着他,嗯了一声。

林敬言摸了一把方锐的额头,没烧。

方锐见他这动作便皱了皱眉,他把林敬言的手拉下来,说:“你看着我的眼睛。”

林敬言听话地瞪着他。

方锐问:“真诚吗?”

林敬言从善如流地点头。

“那我跟你说句真心话。”方锐顿了顿,又补充道,“很真诚的啊。”

好在林敬言性子好,点点头等着他说,要换别人来早得把他给踹飞了。

“老林……”从来没表白过的方锐大大吞了吞口水,酝酿了一下情绪,“我挺喜欢你的。”

开始继续低头在行李箱里摆东西的林敬言手上动作没停,顺嘴就说:“嗯,方锐大大我也挺喜欢你的。”

方锐拽了一把林敬言的衣服:“哎,都说了我很真诚的,我喜欢你。”

林敬言这才顿住,感觉他的脑电波堪堪和方锐的对接了一点儿,扭过头去又盯着方锐看了半晌,终于意识到方锐应该是在跟他表白。

“我……不知道,”林敬言的目光躲开,“我以前也没喜欢过男人。”

“我难道喜欢过吗?”方锐驳了一句,觉得不过嘴瘾,又说,“你连恋爱都没谈过好吗。”

林敬言张了张嘴,又被方锐堵上:“好好好,老林你别说,我是也没谈过。”

“老林你干脆别说话了,让我说,老觉得你要给我发张好人卡。”

“你要不答应跟我谈恋爱,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好了,我也不是存心给你添堵,就是我自己不说不舒服。”

“不过你要记着我喜欢你也没事,反正多个人喜欢也挺光荣的嘛,何况还是被我这么牛逼的人喜欢是吧。”

“哎你还真别说,这么羞耻的话说出来了之后,都能随随便便跟你说了,以后你要是缺爱了就找我,我能跟你表白个十次八次的。”

方锐一股脑儿说了一堆,都快赶上黄少天的水准了,林敬言打断他:“方锐,你别紧张。”

“老林你说谁呢,我哪儿会紧张,我可是咱们队的冷静担当。”方锐的话头被掐断了之后好像突然没什么好说的了,特别是说到咱们队,他差点咬了舌头,哪里还有咱们队,没有了,他拍拍林敬言的肩膀,“好了你快收拾啊,我看着你。”

林敬言叹了口气,跟人表白完当什么事都没有,留被表白的在那懵,大概也就方锐这种没良心的了。

尤其是他竟然又跑去靠门边儿纯围观了。

林敬言冲他说:“方锐大大帮我拿一下那本书呗,就你手边。”

方锐瞥了一眼:“不拿,要拿自己拿。”

林敬言无奈地专程在房里走了一个来回把书拿过去。

 

林敬言理起东西来就跟他人一样,温温吞吞的,也不着急。

要是不去帮忙的话,他就能多理一会儿东西,在这儿待一会儿,晚走一会儿,方锐靠在门边一边看一边想,就能让自己多看几眼了。

最好再慢一点,慢得晚点了更好,干脆别走了。

 

可惜林敬言的动作虽然不快,但时间还是掐得挺准。

方锐只好瘪着张嘴把林敬言送到车站。

他一路磨磨蹭蹭地走,林敬言也就拖着行李箱磨磨蹭蹭地跟着他,等两人磨蹭到了车站,广播里已经开始喊着N市到Q市的车检票进站了。

“方锐,”林敬言在进站口停下,“那个……让我再想想。”

“想什么想!”方锐摆出一副失忆的欠揍样子,“你跑去霸图又不是去整天胡思乱想的。”

林敬言无奈,方锐这人没法讲道理。

“那我上车了啊方锐大大,下次再见可能是比赛了。”

“嗯,林大大加油,我不会手下留情的。”方锐挥一挥手赶他走。

林敬言刷了车票走过闸机,又被方锐叫住,他转过身去,方锐还是站在那里,一点也没有动过。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方锐的眼睛有点红。

然后他就听见方锐朝他喊:“林敬言!你要拿冠军!”

 

方锐就这么下意识地吼了一嗓子,等到林敬言冲他笑一笑,扭头走了,再也看不清人影的时候,他才想起来,刚刚那句话,简直就是明摆着背叛呼啸……

他四处张望了一下,好像并没有什么荣耀粉的样子,这才舒了一口气,表白也表过了,对林敬言的期待也说过了,他一身轻松地回了呼啸。

虽然呼啸上个赛季没能进季后赛,他们也过了一个长长的假期,但拉来了唐昊这样的强势新秀,他们必定是要在下一赛季争取更强的地位。

方锐的训练依旧是日复一日,并无不寻常之处。

林敬言是奔着冠军去的,他也不想和他差得太远。哪怕是对立的赛场上,也要有底气地面对面。

只是他偶尔想偏过头去和身边的林敬言吐槽两句的时候,才发现身边早就没有人了。


Tbc.

 
评论(2)
热度(29)
© 一颗喵|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