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瑶】戏梦一曲·十(完)

*前文走这里  | 

*本来想回家前发完的结果竟然忘记了,回家之后作息混乱就更加忘记了(。



-


“傲苏园,就不要再待了。”蓝曦臣边穿衣服边说。

金光瑶眼神一亮。他辗转待过的戏园很多,也有一心一意唱好戏,不做其他花边生意的,但更多的还是这样以赚钱为本的,他厌恶这样不干净的地方,奈何苏老板将他吃得死死的。

若是往常,他神不知鬼不觉地便能逃走,可现在他想要光明正大地从那里走出来。

“苏老板不会放人的。”

“大不了把你抢出来,我还会怕他吗?”

蓝曦臣难得露出这样任性的样子,让金光瑶不禁笑了起来。

 

苏老板确实不敢对蓝曦臣怎么样,他要是踩到蓝家头上,早就可以掌管整个姑苏城了,还开个戏园子作甚。

蓝曦臣向他讨人的时候,他也不敢将不愿意表露得太明显:“蓝公子啊,您看您也是要来我们这听戏的,要是把阿瑶带走了,您还来听什么啊对吧?”

“那便不来了。”蓝曦臣答得也是爽快,直接噎得苏老板接不下话。

他连忙赔笑着说:“您这不是要我的命吗……”

面对苏老板,蓝曦臣这么个老好人也实在甩不出什么好脸色了,何况还是来要人的。

“苏老板,我是想和和气气跟你商量带人走的,若是你不答应,”蓝曦臣顿了顿,环顾四周,“那这傲苏园你也留不住了。”

 

事实上,即使蓝曦臣不对傲苏园做什么,没了几个静心唱戏的戏子之后,傲苏园也是难以挣扎下去了。

蓝曦臣并不是只带走了金光瑶一个人,他还挑了几个以往来这儿看戏时注意到的几个恪守本分的戏子。

剩下的人里也不是没有唱戏唱得好的,只是他们多半还想往上爬,听戏的人敷衍,一双色眯眯的眼睛盯着他们看,他们唱戏的也就敷衍了,唱着唱着便唱到床上去,做一场身体、金钱和名利的交易。时间长了,傲苏园已是变得跟个妓院一样,全然不像个戏园子了。

后来,苏老板牵扯进了一桩贪赃案子,傲苏园便从此一落千丈,苏老板卷着家当跑路了。戏园子被改建成了一个挺神气的酒楼,有趣的是,这酒楼还是用着傲苏园这个名字,传闻是酒楼老板懒得换名字了……

金光瑶问他为什么不干脆赶了苏老板走,重新修整,恢复曾经那个他喜欢的傲苏园。他说这个地方已经在金钱欲望里浸淫了太久,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改变了的,倒不如让还守着本心的人离开这里,重谋出路。

金光瑶心里想的当然是对苏老板赶尽杀绝,让他无路可走,该忍气吞声的时候他忍了,能狠的时候总得狠一把。

蓝曦臣知道他曾经从戏园子里溜出来时都会给待自己不好的老板下一些奇奇怪怪的药,弄得人好一阵生不如死的,自然也能知道他的心思,但毕竟一向是待人宽容,还是留了苏老板一条逃生之路,不过在苏老板逃走前也没少给他添点折磨,磨得苏老板半条命都快没了,也算是顺了金光瑶的意了。

 

在一处不太繁华的街道里,有一个戏园子,看上去朴实无华,甚至过于朴素,让人几乎会无视了它的存在,也没有招牌,只在大门处写着“戏园”两个大字。

戏园的主人是一个年近六十的老伯,他唱了一辈子的戏,年纪大了便转为传道受业,园子里的戏子都是他亲手带出来的,老实本分,安安静静唱戏而已。

蓝曦臣带着金光瑶和另外几个戏子来了这里,另外那几人年纪都不大,他本想让他们自行决定出路,非得要在这条路上一头走到黑,可他们考虑了一会儿,觉得自己除了唱戏也无事可干了,对戏曲也是付出了几乎全部的心血,便都求着蓝曦臣带他们走。

 

戏园老伯阅历深,有一双识人慧眼,自然看得出他们都是真心想唱好戏的,便都留了下来。

戏园里的客人不多,但都是资深戏迷,没有乱七八糟的杂念,只是来看戏听戏的。

金光瑶在这里感到很自在,他虽是被养父推上了戏子这条路,却也是投入了感情的,他喜欢唱戏,唱纯粹的戏。

 

不用登台的时候,金光瑶就待在蓝曦臣的书房里读书,要登台的时候,蓝曦臣都会忙完手边的事,专程去戏园里看他,等他结束了再一起回家。

蓝曦臣坐在台上,看着台上的金光瑶,和第一次见面时一样,依然是唱腔动人,却又是完全不一样了,如今的金光瑶眼底不再是透着冷冰冰的寒气,而是严冬过去,坚冰融化的一份暖意。

 

这一日,蓝曦臣依旧去戏园里坐着等金光瑶。

抬眼看到金光瑶上台时,他登时一怔。

他知道今日唱的是《桃花扇》,却不知道金光瑶唱的是李香君。

他愣愣地盯着台上那个女装打扮的金光瑶,没一会儿便已是彻底沉浸于戏曲之中了。

一曲唱罢,蓝曦臣立刻起身跟着金光瑶到了后面的梳妆室。

 

金光瑶坐在镜台前,说:“涣哥,这是我最后一次唱李香君,唱给你听,以后再不唱了。”

他第一次为蓝曦臣唱李香君时,是抱着一颗决绝离开的心,最终却没能按捺住心底最诚实的欲望,与蓝曦臣一夜云雨。

他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为蓝曦臣唱李香君时,是怀着彻底抛下过去的决心,他穿着女装在金老爷面前唱李香君,是一场噩梦的真正开始,如今他以李香君结束了这场苦涩冗长的梦,清醒过来,便能安安心心地和蓝曦臣生活。

“涣哥,你说得对,我不应该拿自己和李香君比,我和她不一样,戏里的角色终归是戏里的,我要是一直这么想,就永远无法从梦里出来了,多亏了遇见你。”镜子里的金光瑶已是卸下妆容,素面朝天,“涣哥,有你真好。”

蓝曦臣一边听他说,一边替他摘下头饰。

待他说完,便已不是戏里那个李香君,而是蓝曦臣的金光瑶。

 

蓝曦臣轻轻抚了几下金光瑶的长发,而后俯下身,靠在他的肩上,双手伸过去环着他。

金光瑶先是盯着镜子里亲密的两人出了一会儿神,接着便勾起嘴角,转过头去,贴上了蓝曦臣的唇。

 

戏梦一曲后。

余下唇齿之间细细密密的缠绵。

与最单纯炙热的爱意。


Fin.

 
评论(10)
热度(55)
© 一颗喵|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