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瑶】戏梦一曲·九

*前文走这里  | 




-


蓝曦臣见金光瑶紧蹙的眉头逐渐舒展开来,便没说什么,只是起身替金光瑶穿好衣服,拉着他在镜台前坐下,替他梳理他的长发。

梳齿轻柔地穿过乌黑发丝,蓝曦臣开口说:“阿瑶,过几天我带你回家。”

金光瑶虽是多年算计,在俗世间沉浮,本性却是通透单纯,没有恶意,他只不过是对无情待他的人狠厉,对爱他的人,他还是个想要讨好但有些笨拙的孩子。

正因如此,蓝曦臣想要再给他多一点的温暖。

 

金光瑶一时没反应过来,盯着镜子看。镜子里的蓝曦臣不似平时那样一丝不苟,而是只穿着一件单衣,披散着长发,却依旧是谦谦之姿。他不由得紧张起来。

他迟疑地问道:“可以吗?”

“当然,你是我要共度一生的人。”蓝曦臣浅浅地笑着,“不管什么事我都替你扛着。”

 

说是几日,蓝曦臣足足给了金光瑶大半个月的时间来做心理准备。

金光瑶自己的衣服多是些黄色的,看着和他的名字倒是挺相配,他翻了大半天也没翻出件素一点的,反倒是他的戏服还更素,他不免心里苦恼。

此时正是秋末入冬,天气转冷,蓝曦臣便拿了一件自己的外袍披在他身上,他缩在这件衣服显得更是娇小,蓝曦臣不禁心生怜爱,伸手捏了捏他的脸,说:“没事,穿什么不重要。”

 

昨日夜里金光瑶紧张得睡不着觉,蓝曦臣便以亲吻来安抚他,这么抱在一团亲着便撩出火来,又是一夜缠绵。

不过蓝曦臣在床事上能掌握住分寸,若是第二天无事那便尽情欢愉,若是有事也不会太过分,因此金光瑶下床走路都没什么异样。

蓝曦臣还是在他腰上按了几把,才揽着他出了门。

 

蓝曦臣先前已经向叔父蓝启仁说过有重要的事情要说,他们进了门便看见蓝启仁神情严肃地端坐在会客厅里。

蓝启仁见了他们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盯着两人交握在一起的双手看。

蓝曦臣拉着金光瑶在蓝启仁面前站定,开口道:“叔父。”

“你想好了再说。”蓝启仁打断他。

“我想好了,”蓝曦臣没有半分犹豫,“我要同阿瑶在一起。”

蓝启仁哪想得到一贯有礼的蓝曦臣竟是半分面子也不给他,立刻站起来指着他大吼:“给我跪下!”

蓝曦臣心里早有预料,乖乖地跪在地上,身边的金光瑶也要跟着一起跪,却被他伸出手臂拦住了。

“你既然要和我在一起,那我也要和你一起面对。”

蓝曦臣无奈,却又感动,只好任凭他一起跪着了。

 

两人这般恩爱忘我一致对外的样子更是让蓝启仁气不打一处来,他抽出鞭子就往蓝曦臣身上招呼。

以免伤到金光瑶,蓝曦臣把他紧紧地护在怀里,忍气吞声,承受着背上一记又一记的狠狠鞭打。

蓝启仁每一下都用足了力气,打得蓝曦臣的衣服裂开,嘴角也流出了鲜血,他这才停下动作,脸上竟是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你们这两个不肖子啊……”

 

蓝启仁说的便是蓝曦臣和蓝忘机两兄弟。

他们双亲去得早,蓝启仁这个叔父便一手将两人带大,视如己出,两个孩子也是有才有能,让他骄傲得很,可以说得上是蓝家这几辈来最为优秀的血脉了。

前几年云梦江家送来了一个没规没矩的少年魏无羡,想让他来蓝家好好学学规矩,结果规矩没学好,还整日撩拨蓝忘机。蓝忘机是个克己守礼的人,在蓝启仁看来是比蓝曦臣还要让他放心的,自然是冷着脸不理会。

谁想到后来不知魏无羡怎么赌气跑了出去,好几天没回来,蓝忘机竟是心急了,亲自出去把人找了回来,从那以后蓝忘机看上去还是那个蓝忘机,却是和那魏无羡混到一块儿去了,整日里做些不知羞耻的事,怕是蓝家上上下下都被他们玩了个遍,气得蓝启仁胡须直打颤,写了封信到江家让把人给领回去,结果只收到三个字的回信。

没办法。

如今更是过分,蓝忘机直接陪着魏无羡云游四海去了,已经是好几年不着家。

 

“你们一个个的……是想气死我啊!”

“一个跟个野男人跑了,一个还想跟戏子过,你们到底有没有当自己是蓝家人!”

蓝启仁再一次被气得胡子抖起来。

“当初忘机走,是我叫他不要有后顾之忧的。若是您答应,我就把阿瑶接到家里,您要是不答应,那我就和阿瑶出去住,但该做的事我一定会好好做的。”蓝曦臣郑重地说,“我和忘机都无法替蓝家传宗接代,这是我们的罪,但我们喜欢了什么人,这不应该是罪过。”

 

蓝启仁毕竟是受过一次刺激的人了,现在也不会真的有太大的波动,连连叹气,很快就冷静下来,他虽然古板,但也一向疼爱这两个孩子,如今一个被拐跑了,他管不着,另一个他也不可能逼走。

至于蓝家,蓝家小辈也并非没有其他男丁,虽比不上他们二人优秀,但香火是断不了的。

“你们都翅膀硬了,我是管不了你们了,”蓝启仁坐回椅子上,冲跪在地上的两人摆摆手,“随你们去吧,我管不了了。”

金光瑶扶着蓝曦臣站起来。

蓝曦臣这才释出一个安心的笑容:“谢谢叔父。”

金光瑶也长舒一口气,跟着蓝曦臣说:“谢谢叔父。”

“你们过得好点,”蓝启仁哼一声,“别白挨了这顿打。”

 

蓝曦臣靠着金光瑶回了房,脱了衣服趴在床上让金光瑶替自己上药。

金光瑶手上使出的力道很小心,在伤口上抹药,在伤口周围按摩,每一下都生怕弄疼了他。

“涣哥,痛了要告诉我。”

“不痛。”蓝曦臣眯着眼睛,指腹在背上传来的触感让他很舒服,几乎都不觉得自己刚刚被鞭子抽了数十下了,“叔父之前打忘机打得还要凶,忘机竟然一声不吭地全部受了,现在我也明白了,要是真的有个死也想在一起的人,挨个打也不算什么。”

金光瑶没吭声,仍是给他擦着药,但眼眶有些泛红。

 

上完了药,蓝曦臣扭过头来,勾着金光瑶的脖子把他拉近,吻上他的嘴唇。

一个绵长而深刻的吻。

一个单纯不掺半分情欲的吻。

唇与唇相贴之间,他们安静地分享着一份相爱相守、相伴一生的喜悦。

蓝曦臣垂下手臂,看着金光瑶,以手掌抚上他的侧脸,认真地说:“我定护你一生周全。”


Tbc.

 
评论(7)
热度(36)
© 一颗喵|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