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瑶】戏梦一曲·八

*前文走这里  | 

*瑶妹的过去写得十分放飞自我(。




-


一觉便睡到了日上三竿。

蓝曦臣抱着金光瑶在床上又腻了一阵。

金光瑶埋在蓝曦臣怀里,因昨夜叫得过分了,眼下嗓音低哑:“涣哥,我本来是想给你唱完这一次,就走的。”

“我知道。”

“你知道?”金光瑶抬起头来。

“我感觉得到。”

金光瑶无奈地笑了笑:“什么都瞒不过你,我还这么作是为了什么……”

蓝曦臣揉揉金光瑶的头发:“我也……很害怕,不敢越了界。”

“我想太多,”金光瑶又缩回蓝曦臣怀里蹭,“你太傻。”

“是是是。”蓝曦臣不由得勾起嘴角,安静地享受着这偷得浮生半日闲。

过了一会儿,金光瑶又说:“我有很多事瞒着你,我想把我以前的事都告诉你。”

蓝曦臣这才想起之前聂明玦那句“他杀过人”,这几日来的混乱已是让他忘得一干二净了,如今金光瑶自己提起,他自然也愿意听。

“嗯。”

 

金光瑶本是个孤儿,还是襁褓时便被兰陵金家抱回去养,还给他起了这么个挺珠光宝气的名字。

金老爷待他很好,供他吃供他穿,不会拿他当下人使唤,甚至是亲自教他识字读书。金老爷也从未瞒过他不是亲生这件事,金光瑶起初还有些膈应,后来就拿着养父当亲爹一样看待了。

他七八岁时,金老爷说想听戏,想送他去戏园子里学唱戏,学好了回来唱给金老爷一个人听。

金光瑶那时也不懂事,只想着金老爷对自己好,那么难得对自己有个要求,一定要好好做,让金老爷满意,却不知道金老爷让自己干的是个世人眼里的下贱行当。

 

金光瑶倒确实有戏曲上的天赋,戏园子里的曲艺先生都直夸他唱得好。他也高兴,以后能给金老爷唱戏了。

出师后金老爷拒绝了戏园子的挽留,把金光瑶领回了家,真让他只给自己唱戏了。

金老爷总让金光瑶穿着女装唱女角,唱完了便会笑眯眯地把他抱怀里,在他脸上亲几口。

在他还小的时候他未曾察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直到有一回,金老爷多喝了点酒,没听他唱完就把他摔床上去了。金老爷爬上去压在他身上,将那一身女装戏服扒得一干二净,柔嫩白皙的肌肤尽收眼底。

金光瑶惊恐地瞪大了眼睛,使劲推了好几把也没推开压在身上的人。

“爹……爹你要干什么!”

金老爷一身酒气地贴着他,叫他浑身不住地颤抖。

这受惊小鹿一般的模样自然勾得金老爷色心更甚,他盯着金光瑶一字一句地说:“你以为我会这么好心养你养到现在?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除了和我睡还能做什么?我不过就是养你来玩儿的,要不是我不玩儿小孩儿,早把你翻来覆去玩腻了。”

说完便低头在金光瑶赤裸的身子上挑弄起来,又是揉捏又是亲吻,一片狼藉。

金光瑶的双手始终被金老爷用一只手狠狠摁着,毫无反抗之力。

 

做足了前戏,金老爷便伸手脱了自己的下衣,趁着他另一只手也有些放松,金光瑶猛地挣脱了双手,从他腰间抽出一把匕首,朝着他捅了过去。

一下,两下,三下……

鲜血溅了金光瑶一身。

金老爷还没来得及喊出声便直接断了气。

由于他先前吩咐过下人不要靠近,这一晚都没有任何人会来这里。

金光瑶就这样和一具尸体四目相对了一整夜,他的心凉透了,身体也动不了。

直到天将破晓之际,他才将身上的血迹擦干净,擦得十分用力,皮肤都发红了,试图把这些恶心的痕迹统统擦干净。他穿上身干净的衣服,仿佛尸体根本不存在一般,看也不看一眼便偷偷地走了。

 

他先在兰陵逗留了几天,偷偷看着金家的人闹得衙门那里不可开交。

金老爷的死相金家都看到了,自然明白金老爷是在做什么事的时候死的,家族声誉不能受损,对外他们便说是金光瑶这个养子非要当戏子,还用唱戏勾引金老爷,金老爷一派正直不依他,他便把人杀了。

金光瑶听到这个说法的时候不禁冷笑起来。

他先前信以为真的温暖都太虚伪了。

他以为的家人不过当他一个笑料,一个玩物。

 

兰陵衙门将通缉令下发到各地,金光瑶也在各地间逃窜,躲避官兵的追捕,好几次险象环生。

金氏换了金老爷的大儿子当家后,家业又重整起来,而金光瑶却总是没被抓到,这个时代总是利字当头,既然金氏发展正盛,一个死人和一个戏子也并没有多么的重要,过了一段时间兰陵便撤了通缉。

金光瑶这才缓了一口气,但仍是四处漂泊,在每个地方的戏园里待上个一年半载,便卷着他觉得他应得的银子逃走,逃往下一个地方,却从未扎根。

 

一个戏子,难免会受到凌辱。

金光瑶第一次被侵犯的时候是在他待的第一个戏园,他那时还看着稚嫩,被一个爱玩少年的纨绔给拉到了戏园旁边的一条无人小巷里,脱了裤子就想干。

这无人小巷却忽然来了个云游道士,他一棍子把那纨绔打昏了,还给了金光瑶一种迷药,能把人迷得不省人事,忘记自己晕倒前做过什么或是没做过什么。

道士临走前还将迷药的配方给了他,后来他便总是在漂泊路途中搜集配方上的原料,始终配制着一些带在身上。

 

也正是如此,金光瑶才能扮演着一个多情戏子的角色,却从未失过身。他总是听话地伺候着每一个老板带给他的男人,然后装着自己有“睡前一杯酒”的癖好,哄着那些男人把迷药喝了,等药效差不多了,金光瑶便衣衫凌乱地在他身边躺下。

迷药后劲很大,醒过来时总是虚脱感和无力感相交,那些男人便真的觉得使自己睡得爽了。

 

金光瑶始终坚信着自己能在这一片污浊之中仍是一身清清白白,干干净净,他也从来都看不惯这些花言巧语的男人,不可能将自己的身体交给这种人。

在第一次被他的养父侵犯后,他便对这种亲密的肢体接触产生了抗拒。

他先前想过若是在那小巷里真被那纨绔怎么了,大不了就同归于尽算了,没想到碰上了个称得上是神迹的际遇,是老天叫他命不该绝。

既然如此,那他就继续安安心心地饰演一只待宰的小羊羔好了,等到有一天,他可以露出獠牙,将那些他看不惯的人一口一口地咬碎。

这些年里,他练就了满满的心计、深得摸不透的城府和对世人的痛恨,做着一个表面春风和煦内心一片冰冷的戏子。

只是如今,他还没来得及完全地成为一个心狠手辣的恶鬼,却先碰到了蓝曦臣,这个暖春一样的男人,扫除了他的黑暗,将他完完全全地融化了,让他把整个身体、整颗真心都交付了出去。

蓝曦臣是唯一一个让他使了心计会内疚,让他不舍得去伤害,让他想变得温柔美好的人。

也是唯一一个永远不会伤害自己的人。

 

一见钟情太虚无缥缈了。

他也不会随随便便在第一眼时就将自己的信任和爱都给出去。

可在和蓝曦臣的相处中,他总是恨不得将自己身上所有的肮脏和阴暗都丢掉。


幸好他还活着,能够遇见这个人。

幸好他还没有肮脏透顶,还有希望和这个人在一起。


Tbc.

 
评论(4)
热度(41)
© 一颗喵|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