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瑶】戏梦一曲·六

*前文走这里  | 

*虐不过一章系列(。

*这是一章靠唱戏来凑字数的(。

*为了下一章开车

*然后才能好好谈个明白的恋爱╮(╯▽╰)╭



-


蓝曦臣终究是个做不到决绝狠心的人,何况是对他心悦之人。

所以,苏老板专程到蓝府登门拜访的时候,他仍是客客气气地把人请了进来,苏老板说金光瑶特地为他准备了他最喜欢听的戏的时候,他也没有拒绝。

 

金光瑶是想趁此机会和蓝曦臣一刀两断的。

苏老板为了让他好好服侍蓝曦臣,准了他一天的假,让他不用登台唱了,在房里专心对蓝曦臣一人唱就好。

金光瑶答应了。

唱完这一次,最后一次,为他倾慕而不可得的男人唱一曲,然后便了无牵挂地离开这里,去下一个地方继续从前的生活。

 

蓝曦臣次日午后便过去了,只是听听戏而已,无须多想。

他本以为苏老板一定会叫金光瑶化好了妆换好了戏服来给他唱,可进了屋却发现金光瑶仍是那素面朝天的模样,穿着惯常的衣服,就像是他们平日里的每一次相见。

 

这一回金光瑶没有拿茶壶,而是直接拿了一坛子酒。

“蓝公子能喝酒吗?”

听到这生疏的称呼,蓝曦臣愣了愣,也学着金光瑶的客气样子回道:“都听金公子的。”

“那便陪我喝几杯吧,权当助兴了。”金光瑶替蓝曦臣斟上一杯,再给自己倒满。

“好。”

蓝曦臣举起杯子和他碰了碰,一仰头灌了进去。酒是烈酒,液体毫无缓冲地顺着咽喉流淌而下,辣得蓝曦臣一阵发疼。

蓝曦臣不爱喝酒,只有在生意往来打交道的时候才会喝得多一些,现在答应金光瑶喝酒,也只是想顺着金光瑶而已,又或许是他自己也想借这酒来消消愁。

 

两人相互喝了几轮,喝得脸上都烧起来了才停下。

虽然已经是醉醺醺的,却还都很清醒。

金光瑶咽下最后一口,然后站了起来。

“蓝公子,我今日便只为你一个人唱这《桃花扇》。”

 

金光瑶带着醉意开了口,声音有些摇摇晃晃的,在曲调附近飘着。

蓝曦臣抽出了别在腰间的一支箫,跟着金光瑶的唱词吹起了他早已烂熟于心的曲调。

蓝曦臣的箫吹得很好,却很少在人前吹过,所以没人知道他吹得有多好。金光瑶听到箫声也是一愣,几乎和台上专业的配乐没什么区别,还更有感情些,他慢了几拍才堪堪追上节奏,又沉浸在戏曲之中了。

 

金光瑶只有一个人,却是唱了每一个角。

从前蓝曦臣只是听金光瑶在台上唱侯方域,书生气十足,一听便是个意难平的才子。

李香君的词也只有在第一次谈天时随口唱过一句,当时并未听出些韵味来,如今金光瑶一开口,直接便把蓝曦臣惊艳到了。

蓝曦臣从未想过金光瑶能够将女角唱得如此入味,仿佛在他眼前的就是那个名妓李香君。

 

欢娱事,欢娱事,两心自忖,生离苦,生离苦。

 

蓝曦臣现在真正明白了当时金光瑶所说的他觉得自己就像是李香君。

金光瑶唱出了她的一腔才气,唱出了她的一身傲骨,好似是切身感受到了那种生不逢时的悲哀,无法拥有爱情的无力。

不是好似。

是确实能够。

 

想起那拆鸳鸯,离魂惨。

隔云山,相思苦,会期难。

情人寄扇,擦损桃花。

到今日情丝割断,芳草天涯。

 

唱着唱着,金光瑶已是眼中盈着泪水。

他一边唱着,一边又拿起酒坛,给蓝曦臣和自己分别满上。

蓝曦臣早已停下箫声,专注地听金光瑶唱了。

他举起酒杯一饮而尽,金光瑶也趁着两句的间隙喝一杯。

 

金光瑶这一曲唱得用情至深。

唱到最后已是泪流满面,唱腔已成哭腔。

蓝曦臣情不自禁伸手替金光瑶抹去了眼角的泪,欲收回之时,却被金光瑶一把抓住。

金光瑶也只是顺从他的身体做出了下意识的动作来,他拉着蓝曦臣的手到嘴边,然后含住了蓝曦臣的手指,上面还沾着他的泪水,咸湿的,苦涩的,又在他的舌尖化开,好似是他将他的情动寄在这泪水里递给了蓝曦臣,又从那里收了回来,他的心底有一些悸动,与他的初衷相违背的悸动。

他拉着蓝曦臣的手指,轻轻揉揉地舔弄着,润湿着,挑得蓝曦臣浑身一颤,酥酥麻麻的感觉直抵全身每一个角落。 

 

却没人再有动作。

只是蓝曦臣望着金光瑶,金光瑶也望着蓝曦臣。

不知望了多久,不知是谁先动了。

两人的距离慢慢拉近,嘴唇相撞,先是唇与唇之间单纯的摩擦,继而是撬开了彼此的牙关,唇齿撞击,舌尖纠缠,吻得忘情,以至于津液顺着嘴角流了下来,也无人察觉。


Tbc.

 
评论(7)
热度(36)
© 一颗喵|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