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瑶】戏梦一曲·五

*前文走这里  | 

*虽然是私设,但是瑶妹的身世依然很悲惨,而且这个身份总是要经常被揩油的(瑶妹:为什么虐的总是我QAQ





-


金光瑶病愈后就重新上台了,蓝曦臣来得也没有前几日勤快。

苏老板看着心里着急,总觉得金光瑶没办成事,反倒害得蓝曦臣不来了。

其实他确实是想多了,之前来得多了他就认定了蓝曦臣就是来得这么多,而现在不过只是回到了先前的状态而已。

总之,苏老板想着不能干晾着金光瑶这么个好货色,蓝家大公子又不是天天来,时时来,反正他不来也不会知道,不来也是白白浪费,不如就先允了那几个垂涎金光瑶的老爷,趁机大敲一笔。

 

苏老板直接就把人给领金光瑶屋里去了。

领来的这位王老爷在姑苏城里也是出了名的好男色,家里就一个正房夫人,还只是为了传宗接代才娶的,倒是洞房那一晚后就怀上了,生下孩子之后就再没碰过,除此之外便是一群男宠,各种各样的,整日是饱暖思淫欲。唯有金光瑶,王老爷也是傲苏园的常客,自打他进了傲苏园,便是心心念念,却始终没碰过,后来竟然被那从不拈花惹草的蓝家大公子给包了,恨得他是咬牙切齿,却又不敢作对。这回苏老板许了他们几个老爷,得空可以把金光瑶让给他们玩上几回,王老爷便砸下重金拔了这头筹。

王老爷其实年纪也不大,比蓝曦臣稍长了几岁,只是提前接手了家业,外人便称他做老爷。

 

金光瑶刚卸下妆容回屋休息,听到敲门声还以为是蓝曦臣来了,便面上带着笑,小跑着去开门了。

结果只看见门外站着苏老板和一个见过几面有些印象的男人。

苏老板使了个眼色,把王老爷请进来,立马就走了。

金光瑶自然明白苏老板的意思,他本就是寄人篱下,没身份拒绝,只好请王老爷坐下,给他满上一杯酒。

 

醉翁之意不在酒。

王老爷随意喝了两杯就停了,他酒量不大,只这么几口就能红脸,瞬间添上了几分猥琐之态。他一把抓住了金光瑶的手,放在自己的大手掌里揉来捏去。

金光瑶没能挣开,只好忍着。

忍着忍着便直接被王老爷揉怀里去了。

王老爷把嘴凑过去想亲一口,被金光瑶躲开了。

 

金光瑶蹙起眉来小声说:“王老爷您别这样。”

王老爷平日里最爱看的便是美人这样欲拒还迎的模样,配上金光瑶着柔柔媚媚却又清清冷冷的姿态,更是看得他兽性大起,淫笑着说:“小骚货想让爷疼你就直说,爷来让你舒服舒服。”

说着便把人往桌边一压,把桌上物件都给扫地上去了。

 

蓝曦臣过来的时候没碰上苏老板,乐得清净,便自己往后面走了,正巧听到屋里传来一阵瓷器碎裂的声音。

门是虚掩着的,透过门缝他就能看见一个壮实的男人正压在金光瑶身上,把人按在桌上,脚下一地的酒杯酒壶的碎片。

男人顺着金光瑶的脖子亲到了胸口,眼下正停在胸口处胡乱地亲。

金光瑶满脸通红,眼含怒意,嘴里却被塞了团布,说不出话来,双手紧紧攥着拳头。

 

蓝曦臣见状便没了往常的淡定姿态,直接就一头热地冲了进去,一把拽开了王老爷,把人推地上去了。

他扶着金光瑶到床边坐下,金光瑶看着他欲言又止。

王老爷骂骂咧咧地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衣服,准备好好干一架,结果一见着蓝曦臣的脸便噤了声,憋红了一张脸,有气撒不出。

蓝家在姑苏的地位不必多说,王老爷就是家底再雄厚也不敢和蓝家人叫板,他本是不敢打金光瑶的主意了的,这一回也是受了苏老板怂恿才想趁蓝曦臣不在偷吃一把,既给苏老板赚点好处,也让自己抱抱美人。

他连连道歉:“抱歉啊蓝公子,我不应该动你的人。”

说罢捡起外衣连滚带爬地出了房间。

蓝曦臣也懒得和他计较,便随他去了。

 

屋里又只是蓝曦臣和金光瑶两个人,和往日一样,又好像有哪里不一样。

金光瑶想道谢,却又觉得蓝曦臣应该不需要他的道谢。

就算蓝曦臣不来,他也是有本事脱身的,那时候他正准备伸手够桌角的一个碎瓷片,先往王老爷手臂上划一道口子再说,哪怕把王老爷激怒了也没事,之后他是可以有办法的。

只是他还没自救,蓝曦臣就出现了。

戏子被人干这种事,对所有人而言都仿佛是天经地义的,下贱的人本来就该任人玩弄。

所以也从来没有人在看见他被欺凌之时会站出来解救他。

蓝曦臣是第一个,是唯一一个。

 

他愣愣地盯着蓝曦臣,眼波流转,又是两股截然不同的想法在相互缠斗。

而蓝曦臣却是突然尴尬地别过了头。

金光瑶低下头,才意识到自己此刻是大敞着胸口,上面还留着被王老爷啃出来的斑驳红痕,实在是叫人目不忍视,叫蓝曦臣陷入了窘迫的境地。

只听蓝曦臣说道:“阿瑶,你先把衣服穿好吧。”

 

金光瑶忽然觉得这可能是个好时机,他只要稍稍地越了界,说不定就能彻底把蓝曦臣推开了。

他抬起头看着还扭着视线的蓝曦臣,媚眼如丝,说:“涣哥,你来帮我穿吧。”

蓝曦臣愣了愣,却没有推拒,回过头来和金光瑶眼神交汇。

金光瑶顺势伸出手臂勾住了蓝曦臣的脖子,另一只手抓着蓝曦臣的手按在自己胸口:“既然都这样了,就别浪费了,不如涣哥同我上个床吧?”

蓝曦臣连忙挣开金光瑶的手,拂开他的手臂,面带愠意:“阿瑶,自重。”

金光瑶不理会他,仍是笑意盈盈:“你难道不想和我上床的吗?”

“你别这么对自己……”

金光瑶轻笑出声:“戏子无情嘛。”

 

蓝曦臣的心里顿时凉了大半截,他有些慌乱地逃离了金光瑶的房间,没看见身后金光瑶一下子黯淡了的眼神。

出门的时候碰上了苏老板,苏老板刚被没出发火的王老爷教训完,正憋屈着呢,又看见蓝曦臣一脸严肃地走出来,吓得想找个地方躲起来。

可惜来不及了,蓝曦臣直直地冲他走过去,一把抓起苏老板的衣襟:“金光瑶是我的人,你别想动什么歪心思。”

苏老板哪见过蓝曦臣戾气这么重的样子,又是被吓了一大跳,忙不迭地点头:“是我错了我错了……”

幸亏蓝曦臣终究还是个脾气好的人,警告了这么一句便扬长而去。

 

苏老板长舒一口气,气冲冲地跑去金光瑶房里,金光瑶仍是那么敞着衣服坐着,两眼空洞无神。

“贱货。”苏老板朝地上啐了一口,“就知道勾引男人,还不好好伺候着,弄成这副样子,还让不让我赚钱了!”

金光瑶抬头看他一眼,又低下头去。

苏老板使劲拽了他一把:“你得把蓝大公子给哄回来!”

金光瑶沉思片刻,回道:“好。”


Tbc.

 
评论(6)
热度(39)
© 一颗喵|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