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瑶】戏梦一曲·四

*前文走这里  | 




-


聂明玦见蓝曦臣还是毫无反应,看不出他心里究竟是怎么想,好像本来就知道一样,他问:“你不会早知道了吧?”

蓝曦臣避而不答:“我有分寸。”

聂明玦抛出这大炸药也没能炸开这两个人,便连连摇着头离开了。

 

蓝曦臣当然不是早就知道。

听到聂明玦的话,他的心里也是慌张的。

他从来没有了解过金光瑶这个人,但他知道金光瑶藏了很多事。

他一瞬间的反应并不是金光瑶一定没有杀过人,而是金光瑶杀人是有苦衷的。

他虽然同金光瑶说想和他交朋友,同聂明玦说只是有些喜欢,但他将自己看得清清楚楚的,他对金光瑶的喜欢是很喜欢,十分的喜欢,否则他又怎么会答应买下金光瑶这种荒唐事呢?

 

蓝曦臣起初是想找金光瑶问个明白的,至少让他心里放宽些。

可在往傲苏园走的路上,他这个念头就越是消退下去。

他和金光瑶本来就不是什么坦诚相待的关系,两个人也只是你情我愿,聊以慰藉,互不相逼。

他又何必非要问个一清二楚呢?

金光瑶愿意说便说,不愿意说就随他去吧。

 

敲敲金光瑶的房门半天不见反应,蓝曦臣便小心地推开门进去了。

金光瑶穿着单衣拥着厚被子缩在床上。见他这样,蓝曦臣一下子就忘记了之前还在脑子里纷纷扰扰的事情,他在金光瑶床边坐下,用手背碰了碰金光瑶有些苍白的脸。

很烫。

“阿瑶,你染风寒了,怎么这么不小心?”

金光瑶睁开眼睛,发现是蓝曦臣,本来无神的眼睛突然亮了几分:“昨夜翻着话本不小心睡着了……”

“说你什么好……”蓝曦臣无奈地起身打湿了手巾,替金光瑶擦脸。

 

金光瑶这场病拖了好些时日,久到蓝曦臣几乎忘记了聂明玦对他说的那些话,又或者是他自己不愿意记得,他不愿意看到金光瑶的任何一点不好。

他差不多是每日忙完了家事便赶去傲苏园看金光瑶。

金光瑶染了病好像黏人了不少,总是拉着蓝曦臣的衣袖不让他离开半分。

 

大病初愈那天,蓝曦臣进屋的时候金光瑶已经下地了,一个人坐在梳妆台前,刚刚拿起梳子,脸色仍是有些发白。

他刚抬起手来就被走到了他身后的蓝曦臣夺去了手里的梳子。

“我来吧。”

蓝曦臣只在蓝忘机很小很小的时候为了履行兄长的责任,替他梳过头发,就这一次后便被蓝忘机拒绝了,后来也没再替任何人梳过头。

他没有看金光瑶,只是低头专注地看着手中握着的黑发,一下一下地温柔地梳着金光瑶柔顺的长发,每一下都是一梳到底。

 

过了一会儿,蓝曦臣抬起头来,才发觉金光瑶竟是眼眶发红了。

他手上的动作不禁一顿:“阿瑶,怎么了?”

“没什么……”金光瑶张了张嘴,犹豫了片刻才说:“我爹……我养父以前也这么给我梳过头。”

“你想他了?”

金光瑶却是揉了揉眼睛,死咬着嘴唇摇了摇头,坚决地说道:“不想,一点也不想。”

 

蓝曦臣知道自己无意中戳中了金光瑶黑暗的过去,可能就与聂明玦说过的事有关,但他没有趁着这个机会问出口。

他只是继续着手上一下一下的动作。

依旧是温柔无限,不含半分虚情假意。

他看着镜子里的金光瑶:“往后我可以常常为你梳。”

 

金光瑶也透过镜子看着身后的蓝曦臣,他点了点头,可那样认真的神情让他不由得内疚起来。

这一场大病,事实上是他故意的。

他在前一晚洗了冷水澡。冰冷的水从头浇到脚。

他哆哆嗦嗦地去倒水的时候还碰上了苏老板,苏老板一脸莫名地看他:“你这是要干嘛?”

金光瑶浑身还是湿着就出来了,夜里本就寒气重,他这副模样看得苏老板也是一阵发抖。

“你可是我们傲苏园的招牌,搞成这样你是不想上台啦!”苏老板恼。

“我想留住蓝公子。”

“啊?”苏老板听完这没头没尾的话愣了半天,才又恢复他特色的猥琐表情,“想装可怜啊?你倒是挺有心计嘛,蓝大公子这人最容易心软了。”

“苏老板就准我几天假吧。”金光瑶坦荡荡地告诉了苏老板,正是看准了苏老板一门心思钻钱眼里,不会说出去。

“那没问题,只要你给我把人给牢牢拴着。”

苏老板一本生意经读得通透,自然也知道蓝曦臣看不惯自己,早晚会不给自己当贵客来,眼下有这么个好货色把人留住了,别提他心里有多美了。

 

金光瑶当夜便烧起来,他也没管,于是严重到了后来缠绵病榻数日的地步。

他的身子发着热,眼底却是冷冰冰的。

他觉得自己的行为挺可笑的。

为什么这么做?

他独自一人漂泊已久,在人堆里滚来滚去,至今活得好好的,便是靠的他这些年练出来的预感。

他也非两日不闻窗外事,所以他也能听到外面的风言风语,以及一些关于他的真实的流言。

这真实的一面自然是他不愿意让蓝曦臣知晓的,他当时并不知道会有人告诉蓝曦臣,只是觉得一下子很没有安全感,觉得蓝曦臣可能会离开他。

 

明明一边装着浪荡多情的样子企图把蓝曦臣推开,一边又喜欢他喜欢得不行,哪怕只是像现在这样,两个人保持着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关系,甚至暧昧关系也不是,只是金钱关系而已,但他还是想要蓝曦臣在他身边多待上一段时间。

等他享受够了,他便又能决绝地离开,毫不留恋。

不拖累蓝曦臣。

自己也依旧只是那个随心所欲,冷血薄情的戏子而已。

就当是大梦一场。

再过回可悲的孑然人生。

辗转各地享受台下的掌声和流传民间的美誉,再拿钱走人。

多好。

 

更可笑的是什么?

是他自己心思重得很,算计着蓝曦臣的好意,而蓝曦臣仍是这样对他笑,对他好。

他知道自己舍不得了。

所以要尽快,尽快脱身。


Tbc.

 
评论(2)
热度(39)
© 一颗喵|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