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瑶】戏梦一曲·三

*前文走这里  | 




-


蓝曦臣再来的时候,苏老板的表情更是猥琐到了极点。

他对蓝曦臣说:“怎么样蓝公子,要不要我再给您点助兴的好玩意儿?让您玩得久一点尽兴一点。”

蓝曦臣虽是有些疑惑,但还是客气地拒绝了。

 

金光瑶见他这样子便知道苏老板跟他说了什么流氓话,不禁笑出了声。

蓝曦臣是第一次见金光瑶笑,不由得呆了呆,而后才恢复了不解的表情:“怎么了?”

金光瑶还是扬着嘴角:“我跟苏老板说,你把我给睡了,而且我很舒服。”

蓝曦臣皱皱眉。

金光瑶忙说:“蓝公子不要生气,若不这么说,苏老板怕是还要在我耳边唠唠叨叨,让我尽快把你弄上床,说不定还要骂我没本事,不如将错就错了。”

蓝曦臣心想也是,苏老板那猥琐样也是看得他心里直犯恶心,傲苏园之前的老板倒是个文人雅客,和蓝曦臣也聊得来,只是后来和妻子归隐去了,便让苏老板接了手。苏老板是个做生意的好手,可实在不是蓝曦臣愿意打交道的那类人。要不是傲苏园的戏曲还最能入他眼入他耳,他还真是不想踏足这烟火气日益浓重的地方来。

眼下又多了个金光瑶。

他更是舍不得了。

 

金光瑶这算盘打得他心里有些许不悦,可见他笑得这般单纯快乐,要真斥责他蓝曦臣自己也不忍心,这么想来心里也是愉悦了不少。

却又听金光瑶说:“蓝公子不如真买了我吧?”

蓝曦臣脸色一沉:“金公子胡说什么?”

金光瑶虽然还是笑着,心里却很不是滋味,他既是想着蓝曦臣怎么能这么好,又是想着自己永远也配不上他。

既然靠近不了,不如让蓝曦臣彻底断了念想,断了对他的好感,也好让他放弃。

 

他是实实在在地倾慕蓝曦臣了。

本就没人真心待他,这样一个人突然出现,他怎么可能不动心。

只是他不敢动心。

他还是害怕失去。

他便试图以一个风尘戏子的姿态与他相处,让他们的关系真的能够单纯到只有金钱的交易。

这样下去蓝曦臣必定不会再喜欢他了。

那样便能断得干净。

 

金光瑶又是柔柔一笑:“我说着玩的,不过……蓝公子不妨考虑考虑,若是蓝公子真的跟苏老板买下我,那我以后也不用再伺候那些自以为是的大少爷了,蓝公子也可以常常来同我聊天。”

蓝曦臣眼皮一跳:“经常有人要你伺候?”

“嗯。”

“他们会和你……”

“嗯。”

“你……愿意?”

“不愿意又能怎样?”

 

蓝曦臣叹一口气,他始终是摸不清眼前这个看上去温顺却难以接近的人,但他却不想拉远和他的距离,他打心底里想让他过得好一些。

“好。”顿了顿又说,“我不会像他们那样的。”

“那蓝公子往后叫我阿瑶便好。”

“……阿瑶。”

“嗯。”

蓝曦臣稍作思考后又说:“我姓蓝名涣,你不用叫我蓝公子,也不用像外人一样叫我的字了,你叫我的名便可。”

“那我……叫你涣哥吧。”

“好。”

“我拿你当自己人,你也不必太拘束。”蓝曦臣伸手在金光瑶头上揉了揉。

金光瑶仍然有些拘谨地低下头:“嗯……涣哥。”

 

临走时,蓝曦臣跟苏老板说了要金光瑶的事,顺便塞了他一大袋子银两,苏老板自然是接受。

蓝曦臣说金光瑶往后只归他一个人,不许别人找,苏老板听完有些不高兴,这样可损失了不少收入,却还是碍着面子连声应了。

往后,蓝曦臣依旧常来金光瑶这里,即便只是去他屋里坐一会儿,每次也都会照着听戏的价目给钱,苏老板也依旧乐得合不拢嘴。

 

蓝曦臣不是不知道外面的人怎么看他。

他本是以君子之姿闻名,从不嫖妓,为人端正,如今却是整日大大方方地进出一个戏子的房间,公然地在戏园子里养着个小情儿,叫人如何不在私底下议论纷纷。

蓝曦臣却全然不当回事。

他不在乎世俗眼光,也自知自己把该做的事都做得很好,更是从未对金光瑶做过什么过分的事。

清清白白,何须解释。

 

蓝家与清河聂家交好。

蓝曦臣也与聂家大少聂明玦是生死之交。

聂家以武道著称,如今聂明玦带着一伙人正在姑苏这带发展家业,便也对民间流传的恶意诽谤蓝曦臣的话有所耳闻。

他一向很欣赏蓝曦臣的君子作风,眼下无论这谣言是真是假,他是都咽不下这口气了。

他派人偷偷去查了一下金光瑶的底细,便急不可耐地冲去了蓝家找蓝曦臣当面问个清楚。

 

见蓝曦臣仍是像个没事人一样翻着书,聂明玦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你倒好,我替你着急,你倒是在这里看书。”

“怎么了吗,聂大哥?”

聂明玦在蓝曦臣对面坐下,开门见山道:“涣弟,你最近养了那个傲苏园的戏子?”

蓝曦臣放下书:“不能说养,我没碰过他。”

聂明玦更是一头雾水:“那你们算怎么回事?”

“我有些喜欢他,愿意和他说说话,仅此而已。”

“你竟然跑去喜欢一个戏子,平日里喜欢听戏就算了,现在都喜欢上人了,闹得那些个纨绔都知道了,我看不多久也要闹到你家来了,你是生怕你叔父不被气死是吧?”

“聂大哥别生气。”蓝曦臣替他沏了一杯茶,“阿瑶人很好,我想护着他。”

聂明玦为人正派,一向看不惯抛头露面的戏子,冷哼了一声:“我看他是别有所图,想从你这捞财吧。”

“我信他。”

聂明玦重重地叹了口气:“我明白你一向与人为善,总是只去看别人善良的地方,多半不对人设防,可你这般轻信于一个戏子……”

“我跟你直说了吧,”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我派人查了他,你想知道吗?”

“不想。”

“不想也得听。”

蓝曦臣不说话。

“我听说他在清河也待过一阵儿,挺出名的,老板也喜欢他。”

“后来说是卷着赚来的钱偷偷跑了。”

“你知道他为什么离开兰陵吗?”

聂明玦本还顾虑着他的感受,见他这一副被那戏子勾了心智的模样,便也不管不顾地说出口了。

“他杀过人。”


Tbc.

 
评论(4)
热度(37)
© 一颗喵|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