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瑶】戏梦一曲·一

*拿曦瑶来写一写一直想写的没有那——————么虐的戏子文

*蓝家傻白甜大公子涣哥哥和漂泊四处城府深小戏子瑶妹

*私设有,OOC非常有,越写越有,越放飞自我(。

*为了写长发飘飘写个爽,无良作者强行把昆曲《桃花扇》搬去了古代,因为要借戏谈情,并不是在瞎科普,介意者慎入🙈

*反正没多长,应该不会坑,就先发着吧╮(╯▽╰)╭



-


乍暖风烟满江乡,花里行厨携着玉缸。

 

蓝曦臣还未踏入傲苏园的大门,便听到里面传来这样一句唱词。未见其人,却好似能看见一个多才又多情的公子,以他婉转的曲调俘获人心,既是清甜可人,又是柔情无限。

他平日里常来傲苏园,却未曾听见过这个声音。

傲苏园既然敢在这姑苏城里以一个“傲”字为名,可见其野心和信心。它也确实拥有整个姑苏唱腔最美、演技最动人的一批戏子。

只是现在这个人……他绝对没有见过。

 

他随着这绝美唱腔的牵引,仍是步履从容地慢慢靠近戏台,心里却是迫切得很。

只一抬眼,台上那位一身水蓝戏服打扮的公子便直直地撞进了蓝曦臣的眼眸里。他眉目间传情,明明只是在叹春景,却像是在一颦一笑之间与你谈情。

 

蓝曦臣叫来傲苏园的老板:“苏老板,台上这位公子是新来的?”

苏老板连忙答道:“是,来了三天了。蓝公子您正好前几天没来,没碰上他。”

“他叫什么?”

“金光瑶,兰陵人。”

“兰陵?竟然唱昆曲唱得这么好?”

“是啊,这不是当宝贝似的供起来了嘛。”

 

要说金光瑶唱得有多好,蓝曦臣还真是有口难说,哪怕他已经算是个老戏迷了。

可能是兰陵人的缘故,金光瑶唱姑苏这一带的经典戏曲,与本地人有所不同。但并不是口音上有什么问题,若是拉一个本地人,估计他也听不出金光瑶不是姑苏人。

蓝曦臣连着来傲苏园听了好几场金光瑶的戏,也还是辨不出那唱腔里有什么独特之处。有点儿像是岁月的沉淀,可那金光瑶明明比他还小上几岁,又怎么会有这般沧桑。

越是想,对金光瑶的兴趣就越是深。

几日下来,金光瑶的戏他已是场场都不落下,每一场都坐在苏老板给他留着的黄金位置,专注地盯着台上人。

 

这日演罢,蓝曦臣终是按捺不住想要和金光瑶说说话的冲动,便和苏老板打了个招呼,直接朝后面的梳妆间去了。

此时金光瑶刚卸下脸上的妆,仍穿着那件水蓝色戏服,但已是素面朝天。

蓝曦臣在台下透过妆容也能大概看得出金光瑶的容貌,定是相当好看的,但是比起他这样的姑苏世家公子来说,肯定还是差了些气质。

可如今他当真见着了金光瑶的素颜,却是一瞬间被惊艳到了。那是一种与他在台上唱着戏时全然不同的气质。他在台上是个俊秀公子,而在台下更是柔美上了好几分,叫人只想拥入怀中好好怜爱一番,可那一双眼,却透着一股子凉意,就像是蓝曦臣曾在他的唱腔中感受的那番苍凉一般,和他的容貌、他的年纪都有着强烈的违和感。

 

听到有人进来,金光瑶也没回头,自顾自地拿起画笔在眉间点下一点朱砂,开口说道:“公子有什么事吗?”

蓝曦臣怔怔地盯着那点朱砂看,仿佛眼前又变了一个人一样,片刻后才答道:“金公子,我很欣赏你的戏,不知可否与你交个朋友?”

金光瑶仍是没看他:“公子想做什么直说便可,何必这么扭扭捏捏,给了银两什么都行。”

听到这话,蓝曦臣突然想到方才招呼苏老板时他眼里的了然,十分的猥琐,现下金光瑶直接点破了,蓝曦臣倒是有些尴尬起来。

他确实对金光瑶有些好感,但目前而言他也只是想和他认识一下,只是从前他未曾抱有过想和哪个戏子深交的想法,便一下子没想起来戏子这行当背后常常伴随着的卖身勾当。

金光瑶若真是这样的人……他也还是抑制不了对他的好奇。

他无奈地笑了笑:“金公子不要误会了,我真心是单纯地想和你交个朋友,喝酒谈天,仅此而已。”

言语之间真诚得很,绝无半分掺假。

金光瑶听完也是一愣,握着笔半晌没动,他第一次碰到这样坦荡的客人,确切地说,他碰到过许多男人张口便说要买他一晚,坦荡的好色,而眼前这人确实坦荡的君子。

他这才转过头看了一眼还规规矩矩站在门口的蓝曦臣。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绝非表面功夫。

这是金光瑶对蓝曦臣的第一印象。

蓝曦臣既是姑苏世家名公子,那一定是长得好看的。他眉目如画,既不过分张扬又不过分柔弱,恰到好处地温柔着,无论看谁都是眼神专注,含着笑意,嘴角也是弯弯,叫人一眼都移不开来。

姑苏城中容貌好的公子很多,却多是飞扬跋扈,放荡不羁,要说是端方雅正的君子,那皆是蓝家所出,尤其是蓝家一对兄弟,蓝曦臣和他弟弟蓝忘机。若是排个君子榜,怕是蓝曦臣称第一,蓝忘机称第二,便没人敢称第三了。

 

蓝曦臣已是自己开口介绍起来:“我是姑苏蓝家的蓝曦臣,金公子才从兰陵过来不久,可能还不认识我。”

“我知道。”苏老板平日里看重金光瑶这棵摇钱树,没少对他提点与贵客的相处之道,其他人多半是出卖色相便能打发了的,唯独这蓝家大公子。而最近蓝曦臣却是一反常态地只盯着金光瑶的戏看,苏老板便觉得其中有戏,这两天对金光瑶灌输了不少蓝曦臣的性格爱好等等,只盼着能早早拴住这个大钱袋。

先前金光瑶还以为苏老板说的什么蓝曦臣待人谦恭有礼全是些套话,只是安抚安抚他而已,实际上定是个贪图美色的纨绔子弟罢了,如今一见,竟是个真君子。

 

金光瑶对蓝曦臣的好感一下子高了不少,只是防备心理多少还在,便仍是一副柔媚戏子的模样,走到蓝曦臣面前,仰着头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若是蓝公子不嫌弃,我就住在傲苏园,往后有什么想和我说的,叫苏老板直接带公子来我房间便可,随时奉陪,只是眼下我有些累了。”

蓝曦臣也不强求,了解对方本就不急于一时,他点点头:“好,有空便来。”


Tbc.

 
评论(5)
热度(57)
© 一颗喵|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