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澄】旧日去·四

*前文走这里   



-


难得两人能这样彼此坦诚地喝酒,魏无羡也就在一开始时还记着引江澄说了些以前的事,但江澄这人吧,既然瞒了这些年了,也不会是几杯酒就能灌出来的,句句都避着那件事,喝着喝着魏无羡这脑子自然就不灵光了,哪还管什么套话,两人就开始互相嘲讽以前做过的糗事了。

魏无羡嘴上嫌酒,喝着还是很痛快,胡吹乱扯了一阵就迷迷糊糊了,蓝忘机倒也是掐得准时,自己就过来把人给扛走了。魏无羡手脚并用地勾上蓝忘机,嗲声嗲气地要他抱着,得逞了之后还不忘回头冲江澄做个鬼脸。

江澄被嗲得掉了一地鸡皮疙瘩,也无暇反击回去了,酒醉倒是抖得清醒了几分。

蓝忘机以眼神询问江澄要回去吗。

江澄朝他们挥挥手:“我自己坐一会儿,你们赶紧走,别污了我的眼。”


金凌一个人在房里也没睡,他一听到门外传来蓝忘机的脚步声和挂在他身上的魏无羡的胡言乱语,就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起身来回踱了几步,还没等到江澄回房的动静,有些不放心起来,其实有什么好不放心的,江澄那么大的人了,难不成还会醉得摔地上爬不起来吗,但他还是偷偷摸摸地溜去了江澄的书房。

他就想看看江澄而已。

就看一眼也行。


江澄并没有像他所说的一样单纯坐着,更没有醉得摔倒,而是依旧一杯一杯地灌着酒,两眼无神,像是在想很久远的前尘往事。

替魏无羡引开温狗那件事,确实一直梗在他心里,但他永远不会说。就像若不是温宁情急之下告诉了江澄魏无羡剖丹的事,魏无羡也绝不会告诉江澄一样,他们二人在这一点上还是很相似的。

做了就是做了。

本来就不需要对方知道。

他此刻就是说出来又有什么意义呢?

什么也不会改变了。

当初的云梦双杰无论如何都已经回不去了。

幸好魏无羡现在过得很好,这也让他心里舒畅不少。

那他呢?


金凌生怕打扰到江澄,很小心地唤了一声:“舅舅。”

江澄这才发现金凌在这里,便招招手让金凌过来坐他边上。

金凌正想开口,却突然感到肩上一沉。

江澄把脸埋在金凌的肩膀上,在这一刻,他觉得金凌确实是长大了,肩膀已经足够宽阔到承受一个他了。

“舅舅……”金凌被江澄的举动弄得不知所措。

“闭嘴。”江澄哑着嗓子说。

金凌使劲扭过头想要看看江澄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又收到一句闷声的轻斥:“不准看。”

然后。

就在金凌还不知道应该怎么摆自己的手才好的时候,肩膀处传来了一阵颤动,还有江澄的小声抽泣。

继而是放声大哭。

这不是金凌第一次见江澄哭,却是江澄第一次放下防备地在他面前哭得这样狼狈。

只在他一个人面前。

金凌受到了极大的震撼,他想要有能力去照顾的人此刻就趴在他身上哭得像个孩子一样,他轻轻抬起手,一下一下地抚过江澄的背。

“没事了,都过去了。”


金凌的话让江澄一怔,他埋在心里多年的心结好像一下子就解开了。

很奇怪,明明还是没有说出口,明明是想大哭一场随泪水一起风干的,却好像随着金凌话音落下,一起远去了。

过去的一切都是旧事了,都没有必要被带到现在,所有的恩恩怨怨早就该淡了。

只是他还一直在固执。

他还抓着过去的人事不放。他还在害怕。

如今,金凌却轻而易举地将他一直以为的会孤独一人到老的这种想法给推翻了。

金凌会一直在他身边。


一定要陪在他身边,好好照顾他。

金凌此刻也是这样想的。

他这个在人前坚强得要命到了死要面子地步的舅舅啊,在他面前都已经撕开了全部的伤口,让他看见了里面的脆弱和迷茫。

他还怎么舍得不爱江澄呢。

他已经不需要再用什么重温旧事的方式来试探了,旧日里他不过还是个孩子,只能受着江澄的照顾。

这些都已经过去了。

重拾起来也没意思。

终究是个只会撒娇的孩子。

如今却不一样,他也可以照顾他爱的人了。


江澄哭累了竟然直接趴在金凌肩头睡着了。

金凌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人拖到床上去,纠结了好半天还是没有趁人之危,很正人君子地回自己房里睡去了,结果还是因为老想着江澄而一夜无眠,干瞪着眼到了天亮。

蓝忘机和魏无羡二人第二天便走了。

后来的几天里,金凌和江澄都没有再提过那一晚的事。

金凌总是偷偷拿眼睛瞟江澄,想看看他是不是根本就把那晚给忘了。江澄依旧是那副不想理你的模样,但对金凌的态度明显要比之前温柔多了。所以一定是没忘的,只是他太要面子了。

对待江澄这样的傲娇,金凌打算还是再主动表表心意,否则谁知道他是不是就这样翻脸不认人了呀。


江澄怀疑自己以前一定是把金凌当狗养着了。

傍晚吃过饭金凌径自跟着江澄回房去,猛地把人给扑床上去了。

就跟大狗扑上来要舔人一样。

江澄朝金凌脑门上砸一记,说:“你干嘛呢?”

金凌这回倒是不羞不恼地说:“江晚吟,我喜欢你。”

江澄不屑地回他:“这话你说过了。”

“我不能再说一遍吗?”金凌突然觉得江澄这冷静的反应不大对劲,“你这是什么意思呀……”

“没什么。”

“你是不是愿意接受我了!”

“嗯。”

金凌激动得差点踩着江澄从床上跳起来,他双手抓了江澄的肩膀摇来晃去,不停念叨:“真的吗真的吗……”

江澄快被晃晕了,一掌把人给拍开。

“不然你觉得你现在的腿还能是完好的吗?”


金凌哪还管他说什么,抓起江澄的手指狠狠咬了一口。

“哎哎哎想造反了啊!”江澄吃痛地把手抽回来。

还真是条小狗。

会咬人的呢。

咬人这技能是金凌从小带着的。

江澄以前确实是用过养狗的方式带金凌的,既然没带过孩子,那养过狗也是差不多的,对此他还是自信满满的。他第一回带小金凌出去的时候差点就拿根绳子系着金凌的手,后来是自己也觉得哪里不太对,怎么有点像遛狗去?

小金凌爱缠着他而他又不耐烦的时候,他就随手拿起手边的东西往金凌嘴里塞,结果害得小金凌养成了见什么都要咬一咬的奇怪毛病,小狗似的,尤其是江澄靠近他的时候他都得抓起江澄的手臂咬一口。

在金凌好不容易纠正过来这毛病之前,江澄可没少被咬。

现在倒好,这么大的人了高兴起来还是小狗似的张嘴就咬,像什么样子。


咬一口哪里过瘾。

金凌凑到江澄脖子那里,在喉结处又是轻轻一口,咬了几下还不够,伸舌头细细地舔了好几圈,舔得身下的江澄浑身一酥。

金凌又趁机往上蹭了蹭,朝江澄嘴巴啃了过去。

起初是随随便便的啃咬,渐渐就变为了唇贴着唇,呼吸缠着呼吸。

金凌试探着用舌尖在江澄嘴唇上划了两下,继而从唇缝间溜进去,撬开牙关,坦坦荡荡地闯了进去,与江澄的纠缠到一处去。


两人皆是吻得喘不过气来。

身体紧紧相贴,可以感觉到对方身体上的每一点变化。

金凌眼底的情欲满得快要溢出来了。

江澄当然不可能没有察觉,何况下面正被金凌那精神着的东西顶着呢。

金凌眨巴着眼睛对江澄说:“舅舅……我想要你。”

“这么急赶着去投胎呢?”江澄真是想给这热血沸腾着的年轻人翻一个大白眼。


Tbc.

 
评论(4)
热度(88)
© 一颗喵|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