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澄】旧日去·三

*前文走这里  



-


好歹是个家主,虽说江家现在也没什么大事,但江澄也不能总待在兰陵,把江家的事都丢给心腹,所以过完了年江澄就打算回去了。

金凌和江澄黏糊了这么一阵,还想趁热打铁,当然舍不得江澄走,可撒了半天的娇也没让江澄答应带他一块儿回去,就是一天也不行,江澄叫他只能乖乖待在金家,不许贪玩,哪儿也不许去。

临行前夜,金凌一想到江澄要走不知道多久才再过来,就烦闷得睡不着,心里那些说不出口的感情都缠着他,缠得他一团乱。

他蹑手蹑脚地起身走到江澄房里,半跪在江澄床边,注视着床上人安静的睡颜。

江澄的呼吸平稳,面容看上去比白日里柔和不少,却始终蹙着眉头,一个人要承受了多少事情,才会在睡梦中仍得不到一丝舒展。

金凌一直想离他更近一些,但中间总是隔着一道屏障。好像没有人能真正地走进眼前这个人的心里,曾经有过的那么几人,他交付一颗真心对待的家人,都没有落得个好下场,云梦依旧,却是物是人非。

他情不自禁伸出手在江澄的眉间轻抚了一下,企图抚平那里所有的不安和痛苦。

触碰到的一瞬间,金凌又触电般缩回了手,江澄睡眠很浅,金凌担心这么一碰就能惊醒他。

他愣愣地等了一会儿,江澄的呼吸依然平稳,这才放下心来,动作也愈加大胆,上半身倾了过去,在江澄的嘴角处落下一个浅浅的吻。


江澄就在这时候突然睁开了眼睛。

金凌吓得后退几步一屁股摔在了地上,眼神躲闪,不敢去看江澄。江澄的目光冷冷的,但他一向把那些他认为是复杂多余的情绪藏得很好,一眼望到底好像也没能看出点厌恶的意思。

都这样了,破罐子破摔吧。

金凌咬咬牙,从地上站起来,像是在祠堂牌位前祷告宣誓一样,一字一顿地说:“江晚吟,我喜欢你。”

江澄只是默不作声地看着他,半晌才答道:“阿凌,我是你舅舅。”

“我知道,我还是喜欢你。”金凌得到了想象中的答复,但依然收不住地心里难受,攥紧了手心。

江澄叹了口气道:“你脑子里都装的是些什么?是不是该让你独立了?”

金凌一番想要证明自己确实很认真的言辞几次滑到嘴边却无从开口,他想说他没有舅舅帮忙也可以做得很好,他想说即便是这样他也要舅舅陪在自己身边,最后却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出来,只是低着头沉默,换来对方一句“你好好想想吧”,便被撵出了房间。


回房后金凌更是久久未能入眠,一边在后悔为何如此冲动,一边又在懊恼怎么不再争取一下,两方争执了许久才睡着。

睡醒已近晌午,他连忙叫来随从却被告知江澄早就走了,连个招呼都没打。

金凌闷闷不乐,起身更衣都拖拖拉拉的没有半分精神,魂不守舍地在房里飘了一会儿,才发现桌上放着一碗粥。

随从说是江宗主临走前做的,吩咐了他在金凌起来后再热一热端过来,看着金凌吃完,不准不吃东西。

金凌的眼底又透出一点光来。


就是这么一件小事,让金凌觉得他和江澄之前还是有希望的。

至少江澄对他的告白没有完全的抵触。

在江澄不在的这段时间,他尽心尽力地处理金家大小事务,还不忘隔几日便给江澄写去一封信,用尽了修辞地表达思念之情。

再看江澄那边,每回收到金凌这乱七八糟的信,他胡乱扫一眼便皱着眉头把信揉成一个纸球,都扔在院子里的枯叶堆上,从未回过一封。

有一回,他经过院子时,看见下人正打算清理那片枯叶堆,突然就着急地几大步冲过去让那下人别动。

下人被江澄气势汹汹的样子吓了一跳,畏畏缩缩地退到一边,只见江澄亲自在那堆东西里翻出了十来个纸团,捧着它们回房去了。

江澄把那些纸团一一展平,用砚台压了好一会儿才看上去有个模样,好在字迹都还清晰可辨。悬了半天的心放下之后却突然不明白自己到底在做什么了,他将那些书信翻来覆去地看了半天,然后郑重地放在了一个匣子里,抽出一张信纸,提笔写道:“过一阵便回去。”


虽然江澄没有明说哪天会过来,金凌却每天都把江澄唯一一封只有一句话的回信拿出来反反复复地读,当宝贝似的,一天天数着日子,只等着江澄突然风尘仆仆地出现在他面前。

江澄回来的时候两人已有好几个月没见过了。

金凌是打算不管之前的事,先好好黏自家舅舅几天再说的,却发现江澄后面还跟着两个真的黏在一起的人。

光天化日的,除了魏无羡和蓝忘机那一对还能有谁?

金凌心里打着的如意算盘就这么哗啦摔散了。


魏无羡和蓝忘机二人小日子过得惬意极了,这会儿正携手四处云游,途径云梦的时候本想在那儿待一会儿,却正巧碰上要出门的江澄,便干脆一路跟着一块儿过来了。

看江澄那黑着的脸就知道一路上没少受这两个人的刺激。

魏无羡一瞧见金凌,就从蓝忘机身上跳下来,朝他跑过来,跑了两步又顿足四处张望,生怕仙子突然从哪边扑过来,确定了人身安全后,他才放心地跑到金凌面前,使劲揉了一把金凌的脸,说道:“哟长这么大啦。”

“魏前辈,别揉了……”金凌整张脸被揉得发红。

眼看着魏无羡还准备捋起袖子继续调戏下去,江澄和蓝忘机两人便走过来,一人拽开了金凌,一人拉走了魏婴,金凌在外人面前也不敢对江澄怎么过分亲近,倒是魏婴那边又瞬间缠上了蓝湛,黏一块儿去了。


蓝、魏二人本意是云游,自然不会在金家逗留太久,小住了两日便打算告辞。

临别前,魏无羡一人拎着几坛子酒去了江澄书房找他一起喝,江澄愣了愣,虽说两人的关系现下已然缓和了,但细细算来,他们都有十多年没有心平气和地坐在一块儿喝酒了。

魏无羡来喝酒其实是有目的的,虽然他自己是个神经大条的人,但蓝忘机可不是。蓝忘机说江澄这些年一个人过得太痛苦,虽然魏无羡这边是把事情都说开了,但江澄心里肯定还藏着不少事,如果可以的话,让他都说出来纾解一下也是好的。

魏无羡始终把江澄当作是自己的亲师弟,即使中间发生了这么多波折,他还是希望江澄能真正地放下,有个好归宿。


“金家的酒不如姑苏天子笑啊。”魏无羡咂了一口,摆出一副嫌弃脸。

“嘁,你都跑去当蓝家人了,当然觉得姑苏什么都好。”江澄鄙视。

“我这是大实话,讲道理的好嘛!”魏无羡挑挑眉,“那这么说你还是我娘家人呢!”

“哼,以后别和蓝湛吵架了哭着跑回来找我,我一定把你关门外,丢人。”


Tbc.

 
评论(4)
热度(63)
© 一颗喵|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