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澄】旧日去·二

*前文走这里 



-


江澄见金凌喝得一脸满足,不免心情大好,甚至轻易地就答应了金凌想要一起出去逛逛的主意,让抱着得多磨磨的念头的金凌一下子没反应过来,难以置信,愣在原地。

“还走不走了,不走算了。”

金凌怕江澄反悔,连忙站起来拉着江澄往外走。


金凌如今也是二十的年纪了,过去这段日子更是个头窜得飞快,和江澄肩并肩走着,几乎是一般高。

他总是有意无意地碰上江澄的肩,而后又迅速地缩回去,搞得江澄还以为这孩子喝碗汤都给喝醉了,路都不会好好走了。

江澄嫌弃地揪起金凌的衣领就当是把人给固定住了,跟拎个小孩儿似的。

金凌心想着这是个好机会呀,便道:“你以前都是牵我手的。”

江澄翻了个白眼说:“你都多大了。”

金凌也不害臊,飞快地伸手过去,把江澄的手给握住了。见江澄没什么反感,手指更是在江澄的指缝间状似不经意地擦过,想摆出个十指紧扣的样子来。


小时候可没这么多的心思,金凌也还是不情不愿地才让江澄牵着他。

江澄当然也不是自己乐意,他本就不是块带孩子的料,说是领着金凌来逛街,常常也就是他自己走自己的,根本不在意周围的人。可是金凌实在是太精力充沛了,到处跑跑跳跳,走得快了一下子就混在人群里没影儿了,或者是被边上铺子的什么新奇玩意儿吸引了,就又一步一回头慢慢地挪动,等江澄反应过来早就不知道落在后面哪里了。

总不能真把小金凌给弄丢了吧。

江澄只好一把将金凌给拉到身边,牵着他的手再走。

彼时金凌才到江澄的腰的位置,伸长了小手被江澄拉着,怎么看怎么像是被当做小狗遛呢。他委屈得一路上都瘪着嘴。

没一会儿金凌又被冰糖葫芦给勾起了食欲,抬脚就想往那边过去,却是被身后的江澄给拽住了。他可怜兮兮地看着江澄说:“我想吃。”

江澄整张脸都写满了不爽,但还是跟了过去。

卖糖葫芦的老爷爷慈眉善目的,弯下腰来递给金凌一串,又拿了一串给江澄,对他俩说:“兄弟俩感情真好,多送你们一串吧。”

江澄皱了皱眉倒也没有否认,接过糖葫芦刚吃了两口,发现金凌正眼巴巴地盯着自己手里这串,干脆丢给了金凌。

于是金凌一手拿着两串糖葫芦,一串咬一口,一手还是被江澄拉着,但吃上了糖葫芦也就没那么苦闷了。


街上卖冰糖葫芦的人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了,好些年过去了,当初那个和蔼的老爷爷到了年纪便过世了,现在是个看着挺有趣的大叔。

金凌牵着江澄的手走到糖葫芦的摊子前,江澄自然伸手给钱,金凌自然也伸手拿一串糖葫芦。

那大叔思想开放得很,见这两人都相貌堂堂的,还牵着手呢,直接就问了一句:“两位公子是道侣吧?”

金凌面上一红。

江澄可不是这么好说话的人,硬邦邦地回了一句“不是”,一转身就潇洒地走了。

金凌小跑着追上去,食指在江澄的手心里勾了勾,浓浓的讨好意味。

“真麻烦。”江澄反手把金凌那只胡乱作怪的手抓紧了。


江澄和金凌也不是光吃串糖葫芦就好了,既然逛了,总是要买点东西回去的。

他们置办了不少过年的物什,即便眼下也没几个真正亲近的人,过起年来好像也没什么意思,可还是得有点过年的味道。

晚饭又是江澄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子的菜,金凌每一口都嚼得愉悦极了,他估摸着还要趁舅舅心情好再多走一步看看。

于是他在朝浴桶里倒满了热腾腾的水之后,跑去敲了江澄的房门。

江澄刚刚沐浴完毕,随意地穿着一件单衣,长发披散着,还未干透,无意识地在金凌心上撩起了一小撮火苗。

他盯着金凌,一脸莫名其妙。

金凌也不管他,拉着他就往自己房间走,边走边说:“舅舅,帮我洗澡。”

到了金凌房间,江澄看看他,又看看房里的浴桶,还真不似开玩笑,眯起眼睛上上下下打量了金凌一阵,说道:“金凌你今天没病吧?”

“没病,就要舅舅洗。”金凌说着就把门给关上了,刚要脱了衣服又不知怎的害羞起来,扭扭捏捏地对江澄说:“你……你先背过去。”

江澄一听这话乐了起来:“要我洗还不让我看?”

“转过去转过去!”金凌直接上手把自家舅舅给扭了半圈儿。

“好好好,我不看,又不是没看过。”江澄抱着臂背对着金凌,也没回头偷瞄,弄得金凌一边脱一边瞎紧张。

“我不是小孩子了!”金凌顶回去一句。

“那又怎样?”

“长大了!”

“啧。”

两个人互相顶了几轮,金凌才把自己沉进浴桶里去,叫江澄转了回来。

江澄径直走过去,拿起垂在浴桶边的手巾,将金凌贴在背后的几绺长发捋到前面,坐下替金凌慢慢擦了起来。


多少年前,江澄也曾经常常像这样替金凌洗过身子,那时候金凌还只是一个小肉团子,细皮嫩肉软乎乎的,江澄没照顾过人,用力不知轻重,搓得小金凌嗷嗷直哭,哭得江澄耳朵都发疼了,他才不耐烦地慢下动作,小肉团子又说不清话,问他怎么样他也只是吸一下鼻子当做回答,江澄整个人都快被搞疯了,换了好几种方式试图让那金贵的小肉团子舒服些。

洗一回,哭一回,反正小肉团子是永远也没适应得了江澄那直爽的搓身子风格。


小肉团子长成了小公子了。

金凌倒是乖乖地趴在浴桶边缘,闭着眼睛享受着舅舅的伺候。偶尔江澄的手指不小心擦过他的肌肤,就能引起他一阵颤栗。

小小的暧昧勾得他心里痒痒的。

过了一会儿江澄就把手巾扔到了金凌脑袋上,说道:“前面自己来。”

金凌还不想让江澄察觉到他的心思,虽然百般不愿意,还是自己洗了。只是热气氤氲着,让他也有点迷乱起来,他在浴桶里转了个身,江澄正往前倾着想要起身,他一伸手勾住了江澄的脖子,阻止了他的下一步动作。

金凌轻轻把头搁在江澄的肩上,喃喃道:“晚吟……”

江澄的身体僵了一下,低声说:“你刚刚叫我什么?”

金凌也被自己随口便吐出的称呼吓得清醒了几分,立刻收回了手说:“啊……我没说话啊……”

江澄揉了揉金凌的头发,把长发都顺到了背后,语气严肃:“别整天瞎想。”

“嗯……”金凌的脸红扑扑的,是被水汽蒸的吧,他想,但更多的肯定是被江澄撩的。


Tbc.

 
评论(5)
热度(81)
© 一颗喵|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