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澄】旧日去·一

*一个婆婆妈妈的金凌凌追舅记

*先发着考完试再继续写(如果考完我的创作欲还在的话(。

*逻辑硬伤请不要在意(╯▽╰)



-


金凌近来很少去云梦。

到底是年纪太小,即便江澄提着紫电在金麟台上转了一圈替他立威,也还是难以服众。

一人撑不起来,当舅舅的总是要多操心,就这么从金凌被拎去云梦受舅舅管教,到了如今江澄亲自跑来兰陵帮外甥重整家业。

江澄终究也是个家主,云梦自家的琐事也多,既要处理好那边,又要分神管这边,江澄就算是性子再强硬也得吃不消。索性慢慢地把江家的事移交给了几个心腹,自己在兰陵多留一阵当个金家人了。

孰轻孰重,事态缓急,毕竟是一目了然。连金凌平常去个夜猎,江澄都要偷偷派人跟着,现下一堆破烂事等着收拾,江澄又怎么可能甩手不干,丢给金凌这个二十不到的小子呢。


在兰陵住下的这段日子,江澄天天拉着金凌在几个对金家虎视眈眈的旁系人面前转悠,跟地痞流氓到处恐吓似的。

表面功夫做到家了,内里也不能落下。

金凌起初是一旁看着江澄替他处理事务,慢慢地开始被江澄手把手带着,也能自己处理一些了。

他的大小姐脾气收敛了不少。在事不多的时候江澄也放他去和蓝家几个小辈夜猎,他自己倒是没觉得自己有什么大变化,许久未见的蓝景仪一惊一乍起来,拉着蓝思追说金大小姐怎么转性了。

金凌倒也不是真的转性了。

只是这段时间他老是胡思乱想的,尤其是待在江澄身边的时候。江澄挡在自己身前甩着紫电的模样,江澄坐在书案前提笔写字的模样,江澄斥责仆从们做事不力的模样,每一个模样都线条硬朗地刻在他脑子里,面容严肃而冷峻,他却是觉得有说不出的温柔。


金凌正盯着江澄的侧脸发着愣。

江澄边写着东西边说了几件要紧的事务给金凌听,说完却不见回应,扭过头去才发现他两眼直勾勾地看着自己,刚想骂他两句却又察觉他的眼神根本就恍恍惚惚的,便伸手在他头上敲了一下,一脸不满道:“想什么呢,这样怎么做得好事?”

金凌回过神来,支支吾吾地也没吐出个有用的字来。

总不能说是在想江澄多笑笑一定很好看吧。

说出来怕是真要被江澄打断了双腿。

江澄见状也不理他,继续边写边道:“不跟你重复,我给你都写下来了。”

金凌为了表现自己确实是认真负责十分可靠的,连忙凑过头去看,结果一下子没注意,用力过猛没收住,差点撞上江澄的肩膀,两人几乎是脸贴着脸。

江澄微微侧过头来,更是一呼一吸都扑到金凌脸上去了。他蹙起眉头斥了一句“干嘛呢”便又转了回去。

金凌的脸烫得快要烧起来了。

若非如此,他说不定还能看见江澄耳根处飘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红。


金凌再不敢在江澄面前瞎想了。

一是怕江澄训自己。

二呢,他还真是说不出口。

他对江澄的感情愈发奇怪了,似乎已经不仅仅是外甥对舅舅的亲情了,还掺了点什么他不敢去想的东西。

他觉得是自己学着当家给学傻了。

但心里那份情愫却始终是驱赶不了。

苦思冥想了好半天,金凌打算拉着江澄去做一些小时做过的事,相同的事,若是心境不再相同,那便真是感情变味了吧。

在感情事上无半点经验的金凌也就只能这么计划着了。


忙忙碌碌到了年关,金凌才得闲找机会证实他的感情。

为了能还原小时候的事,他还特地一个人躲房里练了好久的撒娇技巧。

他一大早便拽着江澄的衣袖甩来甩去,说是要喝莲藕排骨汤,像十多年前的他一样撒起娇来。

江澄本是满脸的不耐烦,却在听到莲藕排骨汤这五个字后缓和下来,应了一声就去后厨准备了。

金凌跟在他身后,他走到哪儿就跟到哪儿,跟当年那烦人的小金凌一模一样。

那时候他总吵着要喝他娘做的莲藕排骨汤,可母亲却已经不在了。江澄虽是打心眼里不愿再看见莲藕排骨汤,它着实是一道旧伤疤,不碰也罢,说服自己不去想就好,一碰就不可避免地想起姐姐和魏无羡来,曾经的担惊受怕、愤恨失望都一股脑地涌上来,拦也拦不住,纵然如此,江澄还是硬生生压了下去,顺着金凌的心意,在厨房磨练了好多天的厨艺。

成果倒是没有多好吃,毕竟江澄天赋有限,也不可能一蹴而就,却还是入得了口的。唯独莲藕排骨汤总也做不好,做不出姐姐的那种香味和口感,做了一锅又一锅,都只尝了一口就倒干净了,最后也是尝得他快没味觉了,才勉勉强强端出一碗来放到金凌面前。

金凌欣喜地舀了一勺送入口中,立刻就皱起眉头来,嚷嚷着这不是他的汤这不是他娘做的,泪眼汪汪,看着怪委屈的。

江澄是真委屈,却只是叹一口气。

他其实也想哭,但他不能哭。


这段记忆并不存在于金凌的脑海里,那时候他还太小,只懂得无理取闹,总觉得自己的爹娘还在世上,却屡屡被泼一盆冷水。

他记得的是后来江澄也会偶尔给他做一碗莲藕排骨汤,他还是会嫌不好喝,但不会像不记事那会儿大吵大闹了。

倒是江澄还全部都记得,因为就是那个时候,让他真正意识到他姐姐不在了,魏无羡也不在了,说好要和自己彼此扶持的人都已经远去了,他需要担负起更大的责任,他要撑起江家,也要保护好小金凌的脆弱和执着。

江澄清楚金凌长大了,也不会像以前一样无理取闹,大概是快过年想他娘了吧,但对于这莲藕排骨汤,却依旧怀着满满的诚意来做。

他端出来的时候难得有些紧张,很久没做过了,也不知道咸淡对不对。

嘴上却催促着:“快喝,喝完了自己玩去。”

金凌端起来抿了一口,味道是不可能比得上江厌离的,他却觉得很好喝,甚至可以盖过小时候的记忆了。

他隐约在汤里尝出了一点点的爱意,或许只是他强加给那碗无辜的汤的。

金凌走出了坚定自己对自家舅舅逾越了的感情的第一步,脑海中顷刻间充满了想要和江澄永远永远在一起的念头。


Tbc.

 
评论(1)
热度(107)
© 一颗喵|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