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澄】红娘助攻手记

*逻辑废,小白文

*红娘羡视角,围观两个直男谈恋爱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都是wifi写的(喂

*明明是柳澄但仿佛忘羡一直在虐狗别问我为什么因为是wifi写的(喂喂喂




-


在蓝二哥哥一天好几次姿势不重样的猛烈攻势下,我扶着我的夷陵老腰溜回了云梦。

虽然江澄很有可能会气冲冲地跑到大门口就赶我走。



但江澄今天好像不太对劲。

他无视了我的存在。

浑身散发着一股强大的“不要靠近我”的气场。

对面还站着一个男人。

两个人看上去都有点狼狈。

据那个男人称,他叫柳清歌,人称柳巨巨,从隔壁世界穿了过来,是隔壁世界一个叫做百战峰的地方的峰主,听起来还挺厉害。

重生我懂,穿越我还真不懂。

我就只好虚心地听柳巨巨自我介绍。

柳清歌一过来就稀里糊涂地跑来了云梦,江澄这暴脾气也不问问怎么回事,两个人一言不发地就开打了。

据围观群众称,打得还挺和谐,画面挺好看,毕竟两人都长得帅。

我有点后悔没有早点回来。

都怪蓝二哥哥太持久了。

然后画风就不对了。

柳清歌使了个绊子把江澄绊倒了,绊倒了也就算了,江澄这小子活该摔几下,但是人家柳巨巨居然又冲过去扶了一把,把江澄给结结实实地砸进了自己怀里。

……这听着怎么像撩妹呢?

……我不是很懂你们直男。

这下我真的后悔没有早点回来了。

江澄被人抱了啊!

他活了这么多年除了带血缘关系的还有谁抱过他吗?

没有!

他相亲了那么多次都没抱着过姑娘啊!

今天被个大男人搂怀里了!

啧啧啧。

江澄被人抱一下可比我和蓝二哥哥上个床稀奇多了。

好吧这根本没法比。

总之,大新闻啊这是。



我看了眼低气压的江澄,把柳清歌拉到一边,小声说:“哎,柳巨巨,你快把江晚吟那小子给掰弯了吧,省得他老骂我。”

柳清歌高冷地朝我翻了个白眼:“我是直男。”

我不能放弃啊,就说:“那你先把自己给掰弯了吧。”

然后我就被紫电给一鞭子卷飞了。

江澄你个混蛋!

考虑一下我的腰啊!

江澄也送我一个白眼。

不是我说,你们真挺配的。



江澄虽然说话不中听,但好歹也是我亲师弟。

为了亲师弟的终身大事,我决定在云梦多留一段时日。

然后我的二哥哥就出现了……

“含光君你怎么来了?”我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

“来找你。”

“我想在这儿多住几天。”我眨巴着眼睛,试图以美人计诱惑之。

“做什么?”

“江澄快要有男朋友了,我得助攻啊。”

“嗯?”

蓝湛的眼神里透出一丝凉意。

完蛋,我的二哥哥又乱吃飞醋了……

“躺下。”

“啊?”

蓝湛解下抹额把我的手捆住,压倒在床上。

……救命。

我的夷陵老腰又一次经受了磨练。

要是腰能修仙,我的腰大概已经飞升了吧。

反正蓝湛最后也留在了云梦。

我又感觉到了江澄带着刺的目光。

他根本用不着紫电啊他那眼神甩出去都能杀死几百号人了好吗?



虽然亲师弟待我如此令人心寒。

但我必须以身作则,不能亏待他。

所以我天天拉着蓝湛在江澄和柳清歌面前晃悠,企图通过直观的视觉刺激来擦出他们俩之间的火花,让他们感受到爱情的美好,紧接着就可以自然而然地牵起对方的手,无法自拔地沦陷在对方的怀里,最终完成生命的大和谐。

简直计划通!

为自己鼓掌!

我拉着蓝湛在他们面前要亲亲,蓝湛也从善如流地亲我,亲着亲着就走了火,一把拎我回了房间,临走前我看到了他们俩的脸越来越黑。

我试了好几回,回回都是这样,反正我的腰也习惯了。

江澄也见多了,习以为常,一脸鄙夷。

但我没想到柳清歌竟然也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和江澄的表情如出一辙,嘴里还念叨:“跟那两个家伙一模一样……”

我对他嘴里的“那两个家伙”产生了强烈的兴趣,下回一定要让柳清歌介绍着认识一下,说不定还能交流一下经验。

但是当务之急是把这两个配一脸的家伙给凑一对啊!

我可不是强行拉郎。

不然你们看看,这两个人嫌弃我的表情都是一样的!是不是配一脸!是不是天生一对!



说起来,柳清歌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在云梦住下了,江澄也没有赶他走。

江澄可是经常赶我走的啊!

这说明了什么?

他们俩之间肯定有些什么。

就算现在还没有以后也得有。



功夫不负有心人。

我推开江澄房间的时候,发现地上滚着两个人。

柳巨巨正把江澄压在身下,两个人都杀气腾腾地抬头看着我。

衣服还穿着,看来没有进行到关键步骤,还好还好,万一害人家软了呢,那我会愧疚一辈子的。

我赶紧连说了好几句不好意思你们继续然后掩上了门。

我琢磨了一下,以我对江澄的了解,这个进展也太快了吧。

柳巨巨不得了啊。

这么快就搞到手了。

佩服。

后来我才知道他们在打架。

可是打架用得着打得一起滚成一团吗?

江澄你的紫电呢你的三毒呢怎么不拿出来用?

这架势别说是我,就是金凌那小公主过来看也得想歪吧。

我真的不是很懂你们直男。

好好的干嘛要打架呢?

打成这样为什么不直接来一发呢?

有什么事是上个床不能解决的?

如果有,那就再来一次。

对吧蓝二哥哥。



我算是知道了。

江澄让柳清歌住下可能只是想打架。

江澄和柳清歌这俩人大概每天都要打上一架,赤手空拳那种打,在哪儿都能打起来,有一回还在河里打得船都翻了,两个人湿着衣服上岸,就跟在水里那啥了一样。

啧,看来有必要下回让蓝二哥哥带我来试试。

一定很爽。

哎跑题了。

说真的啊,我觉得他们俩跟我和蓝湛也没什么两样,他们不也“天天就是天天”地打着架吗?

总有一天得打到床上去。



过了几天,我明显地感觉到他们俩的关系好了不少,虽然架还是照打,但起码能坐下一块儿聊天了是吧。

我怀疑他们一定是通过聊了一些和我有关的话题,然后达成了一致,成立了一个单身狗联盟或者是直男公会之类的。

别问我为什么。

他们看着我那眼神简直默契得叫我没眼看,叫我这个有男朋友的人都没眼看啊。

那种默契,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俩偷偷数着一二三再一块朝我放箭的呢。

妈。

的。

死。

给。

箭上还带字的,你一支我一支,你再一支我再一支,一点也不含糊。

难道这就是单身狗之间真挚的友谊吗?

原谅我这个有男朋友的人不太懂。



这么多天了,江澄和柳清歌连牵个小手的程度还没到,我心里那叫个急啊。

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

这回是真的,不是坑人。

我和蓝湛牵着小手在莲花坞散步呢,瞧见江澄和柳清歌两个又坐着小舟在水面上漂着。

还喝着小酒呢,真有情调。

下回一定要带上酒和蓝湛在这儿做一回。

蓝湛紧了紧握着我的手,嗯了一声。

……等等我刚刚说话了?

我拉着蓝湛在荷塘边的草丛间藏起来,凭借着我的高超耳力听到如下对话——

“江晚吟,你真没谈过恋爱啊?”

“你不也没有嘛。”

“那你亲过女孩儿吗?”

“……哼。”

“你不想找个伴吗整天看着那两人秀恩爱。”

“那得有人看得上我啊。”

“哎,说的也是,我不也整天看着我那倒霉师兄秀恩爱。”

“哼。”

“要不你让我亲一口?”

“……你说什么?”

“我们来感受一下。”

“凭什么跟你呀?”

“说不定就看对眼了。”

我听见了什么!

柳巨巨不愧为柳巨巨!

这么奔放!

憋不住了吧!

我赶紧探出个头偷看,江澄那小脸红的呀,柳清歌也不怎么样,话说得出口脸上不还是一片红,柳清歌的红脸朝江澄的红脸蹭过去,两个人的嘴唇就那么贴上了。

贴了一会儿就分开了,舌头都没伸。

我的天,没想到他们俩走的是纯爱路线。



等他们走了,我发现蓝湛不知道什么时候拿了两壶酒来。

他把我拉上了小舟。

我们喝着酒,然后就在这儿做了……好几回。

蓝二哥哥真棒。

完事之后蓝湛抱着我回去,路上又碰见了那两个人,他们还待在一块儿呢。

我挑着眉冲他俩暧昧地笑。

这回他们居然没有用他们的情侣眼神杀死我,而是来了个情侣脸红,眼神还躲躲闪闪的。

一看就是心里有鬼。

我仔细瞧了瞧他俩的腰,发现都没什么异样,哎他们这也太纯情了,我都不好意思了。



不是我瞎说。

江澄和柳清歌绝对是在一起了。

别看他俩还是照打不误,可是打着打着就差点抱一块儿去了,这得傻子才看不出他俩在一起呢。

但我知道他们俩都是好面子的,所以也不说破,最多给他们送几个暧昧的眼神,反正他们现在也没立场嫌弃我了。

要是再跟我来什么“妈的死给”,我也能反弹回去。

作为一个称职的月老,我得把他们的红线牵牢了才算功成身退啊。

金凌过来看江澄的时候我跟他说他舅舅有男朋友了,他还不信,死咬着说他舅舅是个很直很直的纯直男,才不会跟我一样。

我就苦口婆心地劝导他说,江澄和柳清歌这两个被虐久了的单身狗,肯定得空虚啊,哪怕是宇宙大直男,这么一碰上,干柴烈火的,什么都可能发生对吧。

金凌还是不信。

只好靠事实说话了。

我把他拉去江澄和柳清歌总偷情的荷塘边,时间掐得刚刚好,两人正忘情地亲着呢。

还挺给我面子。

我朝金凌勾了勾嘴角,你看吧。

金凌大概被吓坏了,半晌没说出话来,然后转身就跑了。

小孩子心理承受能力还是不行啊。



我找了个机会把柳清歌灌醉了,灌得我自己都有点晕乎,终于从他嘴里套出了他表白的第一手资料。

据当事人说,他们第一次那个试探性的吻结束以后,他心里头就一团乱麻似的,大概是直了这么多年一时接受不了自己对一个大男人产生了一些不一般的感情。他估摸着江澄那会儿也是这么想的。

然后他大半夜的失眠了,一个人跑荷塘边散心,就看见了蓝湛伏在我身上卖力地干呢。

好吧我和蓝二哥哥尝试了一次荷塘之后觉得特别愉悦又去了好几次,没想到居然被柳巨巨看了个现场……

柳清歌当时就被点了把火,脑子里冒出来的都是江澄那傲娇模样,怪气人的,但他居然一点也不生气,反而有点喜欢?

我知道他想的一定是把江澄那啥的场景,他不好意思说而已。

这么想着他就跑去了江澄房间,冲进去一看到江澄还坐在书案边没睡,就把人拎起来狠狠亲了一顿。

江澄当然一脚把他踹开了。

两个人又扭打起来。

柳清歌心里燥着呢,把江澄推着压在墙上直接就说:“我喜欢你,江晚吟。”

“你不是直男吗?”

“我不喜欢男人,我就喜欢你。”

“你说我不是男人?”

“不是……哎……反正我对你有感觉,我觉得你对我也有。”

“你这么肯定?”

“你敢说没有?”

“……有。”

“那你跟我在一起。”

“……”

“说话。”

“哦。”

听后感:柳巨巨真汉子,江晚吟死傲娇,活春宫没给柳巨巨白看,这可是一记大助攻。



蓝湛有事回姑苏去了,我就精神得很,居然没赖床,一大早就起来了,翘着腿坐院子里喝茶磕瓜子。

蓝二哥哥把我调教得好啊。

然后我就瞧见柳清歌从江澄屋里出来了。

满面春色,神清气爽。

我都能脑补一本春宫图了。

我朝他哟了一声,他竟然当没看见我就走了。

哼。

好歹也是要入赘我们云梦的人啊。

虽然我嫁出去了,这里还是我娘家好吗?

没多久江澄就出来了。

他看见我顿了顿,脸上泛起不知是尴尬还是害羞的复杂神色。

不细看还没发现,江澄走路的姿势有点别扭,还强忍着让自己看上去跟平常一样。

嘿,江晚吟果然是被压的。

我不怀好意地跑过去搀着他,问他:“昨晚感觉怎么样?”

他一把拂开我的手说:“闭嘴!”

“以后我们可以交流交流经验嘛。”

“你给我闭嘴!你不是一向睡到中午的嘛今天怎么起这么早!”

“蓝湛不在啊。”

江澄瞬间就噎住了,一看就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

有了经验的江晚吟就是不一样啊,一下子就能听懂我话里的意思了。

我跑回房里摸了本龙阳十八式扔给江澄,江澄接起来一看,涨红了脸,又朝我扔了回来。

我捡起来放在石桌上,对他说:“这本我和蓝湛都做熟了,用不着啦。”

我特意走开了一会儿,再回去的时候桌上的书果然不见了。

江晚吟这个死傲娇。



这天以后江澄和柳清歌就不再一言不合大庭广众打架了。

毕竟刚刚开了荤,这么打来打去的,肯定得擦枪走火,我懂的。

不过他们也不那么刻意地偷偷摸摸了。

所以时不时地就能看到几个经过荷塘大惊失色的江氏弟子。

一看就是那两个人亲亲抱抱虐狗了。



再后来嘛,柳巨巨不知找了什么方法把他们隔壁世界和我们世界打通了,我有幸见到了感兴趣很久的他口中的“那两个家伙”。

洛冰河和沈清秋。

因为江澄总是傲娇地不乐意和我分享经验,我就拉过了沈清秋想和他好好交流一下。

结果还没来得及开口呢,那个洛冰河就扑过来,那么高的个子就直接往沈清秋怀里一钻,黏黏糊糊地叫了一声拖长音的师尊。

酸得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扯了扯蓝湛的衣袖,问他:“蓝二哥哥,你能这样吗?”

他回我:“不能。”

也是。

我也不敢想。

我又瞅了瞅不远处的柳清歌和江澄,这两个连床都上过了还不牵个小手的人啊,我是更加不敢想象他们俩的任何一个这样撒娇了。

还没敢想我就倒吸一口冷气。



也罢。

这样就很好了。





据我对沈清秋和江澄的观察,我得出了以下结论。

洛冰河的技术一定很差。

柳清歌的技术应该挺不错的。

但还是我家二哥哥最好。


 
评论(14)
热度(293)
© 一颗喵|Powered by LOFTER